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吾与汝孰美(十七)
    不知道写什么,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他假爹也是张口就来:“哦,  刚好你爹我也不喜欢玉天宝这个名字。”

    彼此彼此的两人似乎站在了统一战线,  谭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牵着小孩就走进了这家平平无奇的粮食米面铺子。

    在西域,  粮店是最赚钱的,同样也是风险性最高的店铺。一来西域不产粮,古代运输困难,想要运输粮食十天半个月都算短的,  所以能够在西域这片土地上开粮店,  无一不是此间大佬。

    辅一进去,  谭昭就闻到了一股米香味,不如扬州铺子那般敞亮,  却有股独特的粗犷意味,  甚至……他微微眯了眼睛,心里将玉罗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他就不应该对玉罗刹所谓的贺仪有所期待,  看着面前两位容颜姝丽的女子,谭昭咧开了嘴,  张口就来:“蓉姐姐,丽姐姐,近日过得可好?”

    倒映在他眼睛里的,是蓉丽两姐妹惊讶且冷厉的眼神。

    他大概猜到玉罗刹的意图了,可他恐怕……是要让人失望了:)。

    系统:宿主你记得就好,  千万不要动手杀人!

    玉天宝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蓉丽姐妹先开始看到人还以为是普通的客人,  可当她俩听到声音时,心里的震惊几乎控制不住地出现在脸上。

    就像谭昭猜到一般,她俩作为曾经玉天宝的贴身侍女能够活下来,三年前可能还以为是她俩的哭诉得到了教主的怜惜,而三年后的今天……并不天真善良的两姐妹瞬间就明白她俩存在的意义。

    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如谭昭所言人能活着便不会选择去死,蓉丽二人也一样。

    一时,剑拔弩张。

    谭昭摆了摆手,拉着西门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我自问对你俩不错,倘若不是我幼年将你俩捡回来,此刻你俩还不知道在哪里,如此恩将仇报,定是有些缘由的吧?”

    蓉丽二姐妹,可以说是作为玉天宝身边贴身侍卫一般的存在。怎么说呢,玉天宝这人确实毫无建树,又特别喜欢仗势欺人,纨绔子该有的东西他一样不少,但对于身边人,却是纵容颇深,那个所谓的西域小国为何湮灭,也不过是惹了两人嫌弃告状到玉天宝面前,玉天宝听了才去求的玉罗刹。

    “恩将仇报?倘若有缘由,少教主便会怜惜奴婢吗?”说话是姐姐蓉玉。

    容颜姝丽,好看的姑娘落泪恳求,总是会得人怜惜的,倘若6小凤在这儿,怕是脖子上架把刀都会点头,可谭昭却摇了摇头:“不会,但我可以给你俩一个活命的机会。”

    西门睿从怀中掏出个小窝头啃得开心,他眼睛眨呀眨呀,觉得这两小姐姐长得真好看,只不过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怕不是……神经病?!哎,年纪轻轻就眼神不好,也怪可怜的。

    被个小孩同情的蓉丽姐妹本就没有与谭昭谈条件的意思,以己度人,倘若她俩被人打下悬崖侥幸不死,绝对不会放过打杀她俩的人,故而在她俩拿出武器后,便直攻……西门睿而去。

    一个与玉天宝长相神似的小孩子,年纪看着也就三岁左右,两人几乎毫不质疑他的身份,甚至作为心灵相通的两姐妹,一个更大的扶摇天梯出现在了她俩的脑海里,只可惜……吧嗒两声,是两人坠地的声音。

    那眼神的不甘于惊讶皆是化作新鲜的血液溢满在地面上,也让粮店悬梁上的人终于落了下来。

    “少教主,属下来迟,罪该万死。”一声玄衣,像是黑夜的使者一般收割着人的生命。

    谭昭根本来不及救人,他有些生理性的不适,但也第一时间将西门睿抱在了怀里,他已经让这孩子看到过一次鲜血,如今绝不会让他在这个年纪看到第二回。

    两条鲜活的生命啊,是他错估了玉罗刹的算计。谭昭隐下眼中的怒意,随即又狠狠踢了对方一脚:“来得这么迟,要你们何用!我爹呢!”

    假爹也是爹。

    “少教主恕罪,教主派属下前来迎接,这二人假意扮作使者冒犯少教主,还请少教主给属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这个机会,自然不需要谭昭给,但谭昭却给了,他也突然就明白这个是人杀人的江湖,人命不值钱,只有拳头才最值钱。

    刚来的时候,他还觉得西门吹雪一味钻研剑道有些疯魔,而如今……反倒是他认不清这现实。

    ——这不是他所生活的现代,而是刀光剑影、有血色也有情怀的江湖。

    而如今,他被这江湖最大的黑势力胁迫,正在……

    “二叔……爹,我怕!”

    小孩声音细微的带着难得的恐惧意味,谭昭恨极玉罗刹的算计,却明白这出下马威并非是给他的,而是给西门睿的。

    不会养孩子就不要养了,整这种把戏给个小孩子看,谭昭心中——怒火燎原。

    谭昭又轻轻一笑,愣是让没有实体的系统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

    再次醒来,山松轻摆,落叶纷飞,好一副秋日美景图。

    “少教主,我们快要出关了,要不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是个柔美的女声,声音里带着一丝尊敬,两丝彷徨和七分压抑的激动。

    谈昭刚醒来就听到这么一句,随口就直接拒绝了她:“不要。”

    女人就没再说话了,相反一把钢刀直穿轿顶而来,精致的轿子瞬间在内力下四分五裂,谭昭就地一个后仰,钢刀擦过耳边还能听到须断裂的声音,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提前动作,此刻他的头颅已经滚在了黄沙土地里。

    [系统,这就是你所谓的干票大的?]

    系统:……你这样说也没错[害羞.jpg]!

    谭昭却已顾不得与系统讲话,他视野之处被五人围攻,两名女子皆是姝色,还有三名男子,其中一人甚是魁梧手中拿着钢刀,正是破开轿子之人。

    他肃着脸,开口:“为何要杀我?”

    五人呈围攻之势,似乎是笃定了他无法遁逃,那为的女子娇俏着开口:“少教主恶赌成性将我西方教圣物罗刹牌输了出去,竟还好意思问这个!”

    西方教?罗刹牌?

    只还未等他想明白,一把弯刀已至他眼前,这具身体里内力实在不多,身体也重得很,谭昭几乎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将将躲过,可即便如此,他的胳膊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伤了。

    打是打不过了,如果再不想办法,估计是又要回到中转站了。

    这可不行,谭昭也顾不得手上的伤口,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显然这是一处绝地,秋日美景的美好外表下,后方是险峻的绝壁,要不要赌一把?

    谭昭几乎是没有思考过半秒,拼着又受了一刀的代价滚到了悬崖边。悬崖高绝,此时天气其实并不和暖,寒气不停地上涌,系统刚想说咱们还有机会不用这么拼,谭昭一个翻身就直接坠了下去。

    此刻,还能传来悬崖上女子淡薄的声音:“他掉下去了?”

    “放心,这里乃十死无生之地,凭那废物的武功,就是长翅膀也飞不上来。”

    “也好,咱们也可去回禀护法了。”

    许久,山风轻轻掠过山巅送来远方的问候,谭昭背着降落伞,晃晃悠悠地平安落在崖底。出乎意料,这里并不寒冷,甚至称得上炎热。

    似是一处火山活跃之地。

    系统:幸好幸好,宿主你真是太机智了,么么哒!

    ……谭昭并不去管恶意卖萌的系统,看着系统屏幕上只有八个小时多的时间,他的心情就好不起来,更何况他的手臂上还有两道碗口大的刀伤。

    用降落伞和原身身上翻出来的金疮药将伤口处理好,已是到了日落黄昏的时候。谭昭匆匆走了一遍这个狭小的崖底,四面都没有出路,像是天然的斗兽场一般,也因温度偏高,连植物都很少,翻了一圈,只能又花一个小时买了包方便面充饥。

    时间就是金钱,他这个系统贯彻得非常彻底。

    系统原名战胜绝症系统,主要功能是带着绑定的宿主往返各个时空钻天道的漏洞降落到将死之人的身上偷取时间,将死之人可以免去死亡的痛苦直接回归,而作为宿主则是可以自由支配这些偷取的时间,降落伞和方便面等都可以在系统空间里购买,用时间购买物质,谭昭觉得开系统的人当真会做生意。

    109/109823/48053250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