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朕的皇位呢(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这真的是一双好看又会说话的眼睛,其间万种风情,美不胜收。

    谭昭也不自觉地晃了下眼睛, 却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 习武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双眼睛的主人绝非易于之辈。

    他的直觉是对的。

    他一掌挥出去, 继而俯身一个翻转, 却未料来人的一双手好像是黏在他身上一般, 无论他如何逃脱都不得其门。试了几回都不行,谭昭索性贴着墙站好,这身体太差了,他就是想发挥下武功都发挥不出来:“前辈, 有话请说。”

    “小郎君真是不可爱,奴家只是想请小郎君帮个忙罢了。”

    这婉转柔肠的声音在这小巷里能把人的鸡皮疙瘩折磨死,谭昭忍了又忍,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前辈,帮忙就帮忙,咱能正常点说话吗?”

    然后……然后爱说实话的谭昭就被人打晕了。

    再次醒来,谭昭揉着脖子四望, 竟是发现到了自家的书房里。他想要站起来, 却发现自己的腿被人捆在了椅子腿上= =。

    “哟~醒啦?”

    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还是个清朗的男声, 谭昭一惊刚要转头, 眼前便看到一位玉面朱唇的世家公子, 五官精致却丝毫不显女气, 这是谁?

    似是看到他眼中透出的疑问,这位冬日都执扇而立的公子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扇子一开说了第二句话:“状元郎看来记性不太好,刚才不知是谁说……”

    这声音,这婉转程度,谭昭觉得自己要瞎。

    系统:宿主你少见多怪,没听过口技吗!

    谭昭好歹崩住了面皮,踢了踢被绑着的腿,却是一点儿都挣脱不了:“前辈?”

    “是我。放心,我并非要你性命,你那老母已经安睡了。”公子灼灼,哪里还有方才的妩媚动人。

    你们武侠世界真会玩,这易容术也不知与司空摘星比如何,他这般想着,便听到这玉面公子开口说着:“状元郎可想搭救你那位李姓好友?”

    看到谭昭十分上道地点头,他又说道:“既然如此,状元郎不妨与在下做个交易,你也好帮他洗清冤屈,如何?”

    说实话,不如何。这个江湖和朝廷分得很开,一般朝廷衙门也不会管江湖械斗,但这回牵扯到翰林院,大理寺势必要查个究竟,这种时候再有江湖人不断掺和进去,这趟水只会越来越混,就像李兄预料的那样,他这官怕是做到头了。

    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谭昭也不会傻到直接说出来:“非我不可?”

    这公子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这李家小子的朋友挺有趣的:“非你不可。”

    “那就请前辈让我做个明白鬼。”

    “状元郎,你话这么多难怪在官场上混得这般差。”他啧了一声,扇子也收了起来,随后一瞬就移动到了他的旁边:“既然文的不行,那就只能来武的了。”

    谭昭的下巴被人狠狠撅住,还没等他闭上,一股苦涩的味道冲击鼻腔里,他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喉间便涌起一股腥甜,他想要控制住,可他控制不住寄几啊,血意上涌,噗地一口全吐在了这位公子的白衣上。

    这公子一看就是喜洁之人,下摆上沾染了血液让他十分不适,可谭昭的脸色越来越差,再等片刻恐怕真要变成死人一个了。倘若那李家小子出来看到,怕是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如此他也顾不得整洁,一股内力送入对方身体,却是发现这小子身体内脏损耗极度严重,也不知是用了什么药物吊着生机,他刚才用的不过是会使人气血翻涌的药,并无任何毒素,却不小心加速了这种虚耗程度,脾内受了刺激一下子就发作出来了。

    好生奇怪。

    他一边用内力续着命,一边思索如何控制下来,这天底下他王怜花想救的人还没有救不回来的。

    谭昭一瞬间确实失去了意识,但很快他就醒转过来,感受到对方浑厚的内力不断冲刷着自己的经脉,看来不是真想置他于死地,只是手段这么偏激,绝对不是什么温和之人。

    这般想着,他十分熟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然后在对方神奇的眼神中一仰头全部吞了下去,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对方也迅速撤了内力。

    系统:卧槽好悬!宿主你差点就挂掉了!

    “你……我并非要你性命。”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一些明白鬼该知道的事情了吗?”

    **

    第二日,是个大朝会。按照本朝的规矩,京官七品以上都要出席,作为翰林院编修,谭昭刚好擦着七品的底线要去上朝。

    说实话,和上刑是没多少区别的。

    大殿虽然建的气势恢宏,可林林总总文武大臣少说几百号人,平日里是挤得下的,但一到这种时候六七品官就只能站在外面,大冬天的凌晨五六点还要跪地拜万岁,这当官的千年老寒腿估计都是这么来的。

    天蒙蒙亮,谭昭刚随着同僚跪拜完毕,外面的人是听不见里面人说话的,只有看着里面的人站起来才能站起来,也有尊卑的意味在里面。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天特别冷,站了小半个时辰天都不见亮,里面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谭昭被个小太监推进去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活过来了。

    一直走了小一百米,谭昭才停下来跪拜口称万岁,很快便听到成华帝叫他起来的声音,随后才是关于李寻欢的问询。

    谭昭一一如实道来。

    “那谭卿以为朕该如何处置李探花之事?”

    谭昭立刻拱手:“臣以为当以律法办之。”

    成华帝这会儿才看清这状元长什么样,看着……也不比李家三郎差太多,当初他是为何要点他做状元来着,算了算了不记得了:“既然如此,大理寺卿,依律法该如何判罚?”

    大理寺卿立刻出列道该罢官,流徙三千里。

    适时,谭昭再次跪地,口称:“请皇上恕罪,臣愿以官位担保,李寻欢绝非杀人偷窃之人,请陛下给臣七日时间,七日之后,定将真凶缉拿归案。”

    “准了。”

    这也太好说话了一点,早知道就说一个月了。

    叶雪闻言断剑一指,便厉声道:“挡我者死!”

    吓得叶孤鸿分分钟就想拉人,只可惜他内力被封,能用点轻功都是靠着爆发力,此刻他哪里拦得住叶雪,不过他拦不住,却并不代表别人拦不住。

    两根纤细却有力的手指夹在断剑上,明明这两根手指并不粗壮,可无论叶雪用多大的力气去挣脱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她气得想一掌打上去,可还未等她动作,谭昭已经到了她的身后点住了她的穴道。

    “姑娘家家,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多不好啊!”

    那边熊孩子刚好听到自家二叔说话,立刻就附和了:“对呀对呀,小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凶都不漂亮了!”

    叶雪脸上的狰狞立刻就减退了七分。

    叶孤鸿:……他竟不知道他这妹妹这般爱护容貌?!

    武当山下的小镇由武当派庇佑,寻常的江湖人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寻衅滋事的,但倘若有人,那必是任何人都惹不起的存在,小二和掌柜的极有眼色,这会儿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至于旁的客人,怕是都离开了。

    “你怎么会灵犀一指?”

    花满楼轻轻放开夹剑的二指,开口:“姑娘勿恼,在下花满楼,冒昧了。”

    公子风度翩翩,一点儿都不像是江湖中人。

    可他却偏偏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陆小凤的朋友,江湖传闻花满楼的成名绝技流云飞袖陆小凤也会,同理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也传授给了好友花满楼,如今一见,确是真的。

    叶孤鸿这个剑痴不由地来了兴趣:“你竟也会这个,那你与陆小凤比如何?”

    花满楼就摇头:“自然不如何,不过学了些皮毛而已。”

    叶雪……叶雪直接气秃,这是说她的剑连学个皮毛的功夫都可以对付吗?

    叶氏兄妹一个被点穴一个被封内力,这上山看道士自然就无法成行了,难得小祖宗竟然也没闹,围着叶雪喊着小姐姐在讲话。

    只是叶雪此刻无心与个三岁小孩胡言,一直对着叶孤鸿使眼色,叶孤鸿也并非缺心眼之人,但几天相处下来他也明白谭昭和花满楼带着他定是要阻止他去做一些事,以他如今内力被封的样子哪里打得过二人,更何况如今西门吹雪在。

    在更早的当初他看到西门吹雪的儿子活蹦乱跳还能一脚踢疼他小膝盖的时候,他就知道西门吹雪追杀陆小凤绝对是一场戏了。既然如此,那么之后的事情就都经不起推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