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朕的皇位呢(十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两人继续点头。

    “你们是如何知道他是当真悔过的?万一他只是为了活命无奈之举呢?”这并不像是花满楼会说的话, 可却偏偏是他说的。

    叶雪毫不犹豫地开口:“公子多虑了, 在幽灵山庄,一切都逃不过老刀把子的耳目。”

    这就很有趣了,谭昭在门口听到玩味地笑起来, 这是一言堂啊,跟传销组织似的,用特殊手段掌控一群亡命之徒?这不是有所求他跟那位老刀把子姓。

    西门睿没有听到这话,他拿着个嫩黄带绿的李子, 一口啃下去, 酸得皱紧了眉毛,呸呸呸吐了三口才说话:“二叔,那卖李子的叔叔是个大骗纸, 给睿儿尝的是甜的,卖给我的却是酸的!大骗纸!”

    他说话声音不大, 可江湖人耳目聪慧隔着门自然能够听到,叶雪没什么感觉,叶孤鸿却是心里一突,猛地有种不好的感觉, 先开始是甜的后面却是酸的……不,不会的,他告诉自己, 即便这个江湖已经将陆小凤传得神乎其神, 但陆小凤是人, 是人就会犯错。

    他几乎魔怔地催眠完自己,谭昭正好拎着小祖宗进来,西门吹雪提着篮李子跟在后面。

    小魔头看到三人同时转过头来,眼睛一转,从篮子里抱出三颗李子,乖乖地开口:“吃李子,可甜哩!”

    三人:……

    凝滞的气氛瞬间被冲散。

    **

    隔日,小家伙起得贼早闹着要看亲爹练剑,天蒙蒙亮,一切都还在晨雾笼罩中。山野小店,后方就有大片的荒地,西门睿还非要拉着赖床癌晚期的二叔一起看。早上露水还很重,便是春日也依然很凉,谭昭打了一大个哈欠,连眼睛都是眯着的:“西门睿,你二叔要通知你一个惨痛的消息。”

    四十五度抬头纯真微笑:“什么,二叔?”

    谭昭一指头将小魔头戳远:“你这招对我没用,告诉你,你的腌渍糖李子没有了。”

    !!!不能忍,小魔头立刻张牙舞爪就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只可惜人矮气短,被人顶着头后怎么都翻不出谭昭的五指山。

    谭昭是开心了,只可惜惹了小的,那边还有个大的!

    系统:宿主,小心!

    适时,晨光初露,一抹红霞从东方乍现,于此而来的还有一道剑光,这剑光如同朝露又如同秋霜,只一刹那便夺人心魄,该不会是认真的?!

    谭昭吓出一层薄汗,他到底对敌机会少,只狼狈地往旁边侧翻了过去,晨露带着泥土,一身好好的月白长衫瞬间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西门小朋友笑着拍掌,一边还开口喊着好好好,当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只可惜此时谭昭已顾不得这些,只因为另一道夺目的剑光又转瞬而来。真要命,可不知为何他竟然莫名地兴奋起来,可能男人骨子里都有种好战的因子,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不服输的东西陡然就冒了出来。

    谭昭的眼神变了,懒散的睡意已经完全被战意取代,他理智地知道如今的他定然打不过西门吹雪,但他仍然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连系统都惊讶得掉了下巴,这怕不是他睡醒的姿势不对,这……这这这真的是他绑定的狗宿主吗?他的宿主不可能这么帅!

    西门睿已经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人执剑可破天地,一人出掌意在乾坤,他一个小小人儿,抬头看着两人过招,平日里都是机灵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星子。

    好棒,好棒!他也好想这样!超帅的!

    谭昭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重境地,他知道自己在出掌,在勾拳,可按照他往日里的武功,他绝不会这么快!就像是闭门造车一样,他这三年一直在练武,所练皆是上乘武功,可他到底在什么水平,便是常常与他过招的花满楼都不清楚。

    可现在不同,他感觉冷冷的剑锋擦过颈部,那种让人汗毛竖起的感觉简直令人的灵魂都为之颤抖,像是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一般,谭昭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他妈的棒!

    系统:宿主你冷静啊,不要玩命啊!咱好不容易能到一个能养老的世界,你悠着点啊!你再下去,西门吹雪的剑就要吻上你的脖子了!

    西门吹雪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明明只控制着五分力,可对方却偏偏能诱得他使出十分力。可在挥出这一剑后,他并不后悔,因为谭昭值得他使出全力。

    谭昭的手臂在流血,滴答滴答地落在草尖上,红的红,绿的绿,鲜艳夺目,西门睿一下子就吓坏了。

    荒地上的草长得本就很好,且野草锯齿锋利,谭昭便将西门睿放在一处已经踩实了的草地上,可这会儿他吓得没了神,叫着二叔就直接跑了过来,小脸被划出血痕也不哭,就直愣愣地跑过来,看到谭昭滴血的手臂,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二叔!”

    遭了,吓到小孩了,不知道现在申请倒带还来不来得及?

    系统高贵冷艳:呵呵!

    谭昭刚要伸手碰碰他,疼痛就直达他的脑仁,听到他抽痛的声音,小家伙哭得更加厉害了:“呜呜呜呜~二叔你千万别死啊!”

    ……

    西门睿哭得声音太大了,花满楼最疼他,将叶氏兄妹点穴后道了声抱歉便飞快地奔出来,还未等他靠近,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他的脸色一变,厉声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遭了遭了,老好人发飙了!

    谭昭就笑了,玉天宝原先白胖白胖,看着就十分讨长辈喜欢,可他瘦下来之后却显得清俊有余,亲切不足,但他一笑气质又平易近人起来,陆小凤心中就不由概叹这样的人实在让人难以讨厌起来。

    “眼熟吗?那可能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

    “……谭兄,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此刻,热气球已经升到了半空中,陆小凤并不恐高,他看着脚下的冬日万千景色,已是陶醉其中,只听得旁边的人开口:“我们帅哥没有良心。”

    陆三蛋大爷竟也十分认同,两人一拍即合,凑在一起感叹美景难得,却是并无美酒相伴。

    系统:……我家宿主都不理我了,伐开心,要抱抱!

    只可惜,热气球的使用时间只有半个时辰,很快谭昭就找了个地方降落,两人下来之后他便任由热气球飘去山坳,其实是系统默认收回了使用权。

    陆小凤却疑惑:“谭兄竟是要舍弃此物?你不要送与我啊,我还没坐够呢!”

    谭昭笑而不语,陆小凤也明白这是别人的秘密不好探究。两人相伴而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镇。

    小镇并不热闹,冬日里百姓本就很少出门,陆小凤请谭昭喝酒,两人很快就坐定在一个小酒馆里。

    二两温黄酒,一碟茴香豆,一碟卤牛肉,小店味道粗野,却也风味十足,于已经在崖底呆了两个月的谭昭而言,无异于人间美味。

    “看谭兄长相,似是关外人?”

    说句实话来讲,谭昭并没仔细看过现在的脸,只稍微对着水影看过两眼:“可能吧,四海为家的旅人罢了。”倒是难得的一句实话。

    陆小凤就举杯了:“是也是也,为这句四海为家干杯!”

    喝到日落黄昏,冬日里微微泛黄的阳光洒在店里,酒已见底,陆小凤看着外面的天色,含混道:“谭兄这是要往哪里去?前些日子银钩赌坊的蓝胡子邀请我去赌钱,不如同去?”

    陆小凤近年来声名鹊起,自然有很多人请他喝酒吃饭看美人,蓝胡子就是其中一人。说实话他与蓝胡子并无任何交情,只不过他前几日听说了银钩赌坊不错,又闲着无事便答应下了邀约。

    银钩赌坊吗?玉天宝似乎就是在银钩赌坊输得底朝天连那罗刹牌都当出去了:“好啊,只不过我前段时间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怕是赌不成了。”

    陆小凤就笑了:“谭兄豁达。”

    豁达吗?可能吧。

    两人就一起结伴去银钩赌坊玩,可临到了赌坊门口,谭昭却说有事要离开一趟。陆小凤不解,又想拉着没钱的赌鬼进赌坊实在有些残忍便直接应了下来,虽然他这位朋友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赌鬼。

    两人分别后,谭昭终于有时间去买一身像样的冬衣,顺便也问系统一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