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数风流少年(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西门吹雪的眉间皱了起来,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可却并不恼人, 他皱着眉,最后还是提着儿子来到了谭昭面前:“勿闹,替你出气便是。”

    随即就将西门睿放在板凳上,对着谭昭开口:“听说你虐待我儿子?”

    谭昭闻言就睨了一眼又在啃鸡腿的小魔头, 心想真的是白疼你了,转头就说:“三岁小孩的话你也信?”

    西门吹雪竟然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信。”

    谭昭就被西门吹雪追着打了,叶孤鸿一脸受宠若惊地抱着西门吹雪甩过来的乌鞘剑,这柄剑……这柄剑他做梦都想摸啊,试问江湖上哪个学剑之人不想……不想摸啊!

    哦这个想做他便宜弟弟的人好奇怪,抱着柄剑都能脸红,果然脑子不太好, 啧!

    花满楼也没想到西门吹雪竟然也会……也会这般,不过他到底有些担心, 追着两人的声音就出了客栈。

    三年前, 花满楼和陆小凤在小楼喝酒听其足音还以为是一般的行脚夫, 可三年后谭兄早已非吴下阿蒙。可若要与一剑成名的西门吹雪相比, 这就……作为朋友担心也无可厚非。

    可他却也没有想到, 不出剑的西门吹雪竟然能与谭昭过五十回合而不弱,这进步也未免太骇人听闻了一些。

    西门吹雪本就没有要谭昭命的打算, 所以他并不出剑。可打着打着就愈发心惊起来, 同时又有些可惜, 悟性这般高倘若他学剑,十年后他恐怕就可以得一对手了。

    恰是此时,小祖宗也吃好饭被叶孤鸿抱出来,他那白皙的袖口上赫然有两个油乎乎的小爪印,而那柄重达七斤十三两的乌鞘剑则被西门睿抱在怀里。

    剑很重,三岁小孩抱着实在吃力,可他被放下来一路蹒跚,却并没有一点着地。

    西门吹雪眼睛暗了暗,接过西门睿递过来的剑,问了一个问题:“可喜欢它?”

    小祖宗一听,眼睛一眯:“不喜欢,太沉啦,睿儿喜欢糖葫芦、血糯糕……,哦对了,眉毛叔叔曾经带过一家叫做合芳斋的糕点,敲好吃,爹爹可以给睿儿买吗?”

    这个画面实在是有些违和感,一直觉得不太真实的叶孤鸿少年稳了稳心神,便听到自己偶像十分土豪地开口:“都可。”

    谭昭喘着气过来,便听到这小破孩又在跟人要糖吃,便虎着脸开口:“你看看你的牙齿,你以后出名难道要叫‘没有牙齿西门睿’吗?”

    二叔真讨厌,小祖宗露出一口小米牙:“哼!爹,二叔说我无齿!”

    可不就是无齿,个小孩子这么多话,连西门吹雪都隐隐有了笑意,更何况谭昭,直接笑得小魔头挥着小胖爪就要打人。

    三岁和三岁半的争斗,花满楼决定不去参加。

    夜深,西门睿虽然亲亲热热喊着爹,可最后却十分自觉地跟着自家二叔回房,在他的世界观里,他可以有爹可以有娘也可以有祖父,这些他有别人也有没什么好稀奇的,他已经见过了,人又不会跑,自然还是要跟着二叔的。

    西门吹雪竟然也没觉得不对,叶孤鸿眨着眼睛看了看,只觉得这对父子太奇怪了。可他到底偶像滤镜太重,什么都没有问,只花满楼蹙了蹙眉,转身回了房。

    **

    本来谭昭就答应了小祖宗带他去万梅山庄看爹,可如今爹已经提前看到,小祖宗又闹着要去峨眉看娘,随后被谭昭断然拒绝。

    “为什么?”

    “峨眉多是女弟子,你二叔我进不去。”

    这话算是半真半假,倘若孙秀青知道西门睿要去定然欢欢喜喜来接,可见了之后呢?母子分离抑或是西方大佬震怒?谭昭倒是不怕,只不过小祖宗年岁尚小,提前知道这些并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这小祖宗要去看娘,显然心思不纯:“说吧,又想闹什么,说明白点。”

    “二叔你真笨。”西门睿一脸嫌弃:“你可以女扮男装啊,扬州的小姐姐都说你长得斯文俊秀,女装……哎呀,打小孩啦,大人打小孩啦!”

    谭昭追着西门睿出门,破小孩就抱住练剑归来的亲爹大腿,一大早就告起了状。

    这闹心孩子,不要也罢!

    谭昭索性拉了花满楼和叶孤鸿出门,也是给这对父子一个独处的环境,小鬼头想什么他能不知道吗,不就是想出去祸害别人!

    还当他不知道,谭昭笑了笑,呼唤小二给上些早点。

    花满楼却有些不放心,开口:“你就这么让他俩在一块儿?”

    叶孤鸿听来却十分奇怪,插话道:“花公子这话好生奇怪,他们不是父子吗?”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吃饭!”谭昭随手塞了个馒头过去,武力制服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的人,这才开口:“七童你看不到真的可惜了,听说西门吹雪喜洁,他那衣服今天又纤尘不染,大早上出去不知是练剑还是买衣服去了!”

    ……分分钟就谈不下去。

    房间里面的父子也差不多。

    西门睿这孩子虽然熊,可他想撒娇的时候谁都有些挡不住,可他今天却踢到了铁板:“爹,听外面的人说,你为了睿儿追杀眉毛叔叔,他们说是因为你在乎我,是真的吗?”

    西门吹雪的声音硬邦邦:“假的。”

    西门睿的笑容裂在脸上。

    “陆小凤惹了祸来求我追杀他,并非因你。”实话中的大实话。

    可小祖宗不爱听,他选择假话:“所以爹爹你在乎睿儿吗?”

    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剑客最在乎的是他手中的剑,可论说不在乎,这实在是谈不上,所以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小祖宗开心了,拍着手咯咯笑着。他实在有太多问题想同西门吹雪说,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剑客是他亲爹,这说出去实在是太有面子了!

    吃过饭,谭昭便要兑现诺言带某个小破孩上山看道士。

    说起武当,叶孤鸿更有话语权,他本就是武当的俗家弟子,更是新一代弟子中的翘楚。剑术师从武当木道人,名师教导、天赋卓绝,还得了个武当小白龙的称号,也难怪他以天下第一剑客为目标。

    只他们还没出客栈房门,客栈的大堂竟然嘈杂了起来。

    谭昭刚打开房门便听到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只听得她开口:“西门吹雪,你杀了我兄长,今日我便要替我兄长报仇!”

    说着,便听到剑体被折断的声音,女子惨叫一声,谭昭还未动作,叶孤鸿斜着便窜了出去,急得连楼梯都没走,直接轻功跃了下去。

    谭昭也不怕小祖宗出事,毕竟西门吹雪在那放着,即便是武当木道人来了他也不怕,更何况还是个听着就不怎么厉害的女子。

    他慢悠悠走到二楼的走廊往下看,那清冷女子拿着一柄断剑看到叶孤鸿,竟然满目错愕,半晌才惊道:“哥哥,你怎么没死?”

    这话说得,太会说话了,谭昭乐得一笑!

    叶孤鸿也觉得在此地见到叶雪甚是奇怪,他听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道:“我好端端在这儿,你怎么说我死了!”

    “可是勾魂和陆小凤都说你被西门吹雪杀……不好!”叫做叶雪的姑娘脸上惊恐一闪而过,刚要跑出去,却被西门吹雪拦住了去路。

    他的脚边还有个小娃娃,拉着西门吹雪的衣摆,眨着两只大眼睛看人。

    叶孤鸿此时也脸色不对起来,忙问:“雪儿,到底怎么回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山庄……”

    叶雪闻言断剑一指,便厉声道:“挡我者死!”

    吓得叶孤鸿分分钟就想拉人,只可惜他内力被封,能用点轻功都是靠着爆发力,此刻他哪里拦得住叶雪,不过他拦不住,却并不代表别人拦不住。

    两根纤细却有力的手指夹在断剑上,明明这两根手指并不粗壮,可无论叶雪用多大的力气去挣脱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她气得想一掌打上去,可还未等她动作,谭昭已经到了她的身后点住了她的穴道。

    “姑娘家家,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多不好啊!”

    那边熊孩子刚好听到自家二叔说话,立刻就附和了:“对呀对呀,小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凶都不漂亮了!”

    叶雪脸上的狰狞立刻就减退了七分。

    叶孤鸿:……他竟不知道他这妹妹这般爱护容貌?!

    武当山下的小镇由武当派庇佑,寻常的江湖人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寻衅滋事的,但倘若有人,那必是任何人都惹不起的存在,小二和掌柜的极有眼色,这会儿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至于旁的客人,怕是都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