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铁口直断李狗蛋(十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小郎君真是不可爱, 奴家只是想请小郎君帮个忙罢了。”

    这婉转柔肠的声音在这小巷里能把人的鸡皮疙瘩折磨死,谭昭忍了又忍,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前辈, 帮忙就帮忙,咱能正常点说话吗?”

    然后……然后爱说实话的谭昭就被人打晕了。

    再次醒来, 谭昭揉着脖子四望,竟是发现到了自家的书房里。他想要站起来, 却发现自己的腿被人捆在了椅子腿上= =。

    “哟~醒啦?”

    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还是个清朗的男声, 谭昭一惊刚要转头,眼前便看到一位玉面朱唇的世家公子, 五官精致却丝毫不显女气,这是谁?

    似是看到他眼中透出的疑问,这位冬日都执扇而立的公子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扇子一开说了第二句话:“状元郎看来记性不太好, 刚才不知是谁说……”

    这声音, 这婉转程度, 谭昭觉得自己要瞎。

    系统:宿主你少见多怪, 没听过口技吗!

    谭昭好歹崩住了面皮,踢了踢被绑着的腿, 却是一点儿都挣脱不了:“前辈?”

    “是我。放心, 我并非要你性命, 你那老母已经安睡了。”公子灼灼, 哪里还有方才的妩媚动人。

    你们武侠世界真会玩,这易容术也不知与司空摘星比如何,他这般想着,便听到这玉面公子开口说着:“状元郎可想搭救你那位李姓好友?”

    看到谭昭十分上道地点头,他又说道:“既然如此,状元郎不妨与在下做个交易,你也好帮他洗清冤屈,如何?”

    说实话,不如何。这个江湖和朝廷分得很开,一般朝廷衙门也不会管江湖械斗,但这回牵扯到翰林院,大理寺势必要查个究竟,这种时候再有江湖人不断掺和进去,这趟水只会越来越混,就像李兄预料的那样,他这官怕是做到头了。

    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谭昭也不会傻到直接说出来:“非我不可?”

    这公子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这李家小子的朋友挺有趣的:“非你不可。”

    “那就请前辈让我做个明白鬼。”

    “状元郎,你话这么多难怪在官场上混得这般差。”他啧了一声,扇子也收了起来,随后一瞬就移动到了他的旁边:“既然文的不行,那就只能来武的了。”

    谭昭的下巴被人狠狠撅住,还没等他闭上,一股苦涩的味道冲击鼻腔里,他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喉间便涌起一股腥甜,他想要控制住,可他控制不住寄几啊,血意上涌,噗地一口全吐在了这位公子的白衣上。

    这公子一看就是喜洁之人,下摆上沾染了血液让他十分不适,可谭昭的脸色越来越差,再等片刻恐怕真要变成死人一个了。倘若那李家小子出来看到,怕是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如此他也顾不得整洁,一股内力送入对方身体,却是发现这小子身体内脏损耗极度严重,也不知是用了什么药物吊着生机,他刚才用的不过是会使人气血翻涌的药,并无任何毒素,却不小心加速了这种虚耗程度,脾内受了刺激一下子就发作出来了。

    好生奇怪。

    他一边用内力续着命,一边思索如何控制下来,这天底下他王怜花想救的人还没有救不回来的。

    谭昭一瞬间确实失去了意识,但很快他就醒转过来,感受到对方浑厚的内力不断冲刷着自己的经脉,看来不是真想置他于死地,只是手段这么偏激,绝对不是什么温和之人。

    这般想着,他十分熟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然后在对方神奇的眼神中一仰头全部吞了下去,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对方也迅速撤了内力。

    系统:卧槽好悬!宿主你差点就挂掉了!

    “你……我并非要你性命。”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一些明白鬼该知道的事情了吗?”

    **

    第二日,是个大朝会。按照本朝的规矩,京官七品以上都要出席,作为翰林院编修,谭昭刚好擦着七品的底线要去上朝。

    说实话,和上刑是没多少区别的。

    大殿虽然建的气势恢宏,可林林总总文武大臣少说几百号人,平日里是挤得下的,但一到这种时候六七品官就只能站在外面,大冬天的凌晨五六点还要跪地拜万岁,这当官的千年老寒腿估计都是这么来的。

    天蒙蒙亮,谭昭刚随着同僚跪拜完毕,外面的人是听不见里面人说话的,只有看着里面的人站起来才能站起来,也有尊卑的意味在里面。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天特别冷,站了小半个时辰天都不见亮,里面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谭昭被个小太监推进去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活过来了。

    一直走了小一百米,谭昭才停下来跪拜口称万岁,很快便听到成华帝叫他起来的声音,随后才是关于李寻欢的问询。

    谭昭一一如实道来。

    “那谭卿以为朕该如何处置李探花之事?”

    谭昭立刻拱手:“臣以为当以律法办之。”

    成华帝这会儿才看清这状元长什么样,看着……也不比李家三郎差太多,当初他是为何要点他做状元来着,算了算了不记得了:“既然如此,大理寺卿,依律法该如何判罚?”

    大理寺卿立刻出列道该罢官,流徙三千里。

    适时,谭昭再次跪地,口称:“请皇上恕罪,臣愿以官位担保,李寻欢绝非杀人偷窃之人,请陛下给臣七日时间,七日之后,定将真凶缉拿归案。”

    “准了。”

    这也太好说话了一点,早知道就说一个月了。

    叶孤鸿是不是个好东西谭昭不知道,但他觉得陆小凤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随即便对着一脸无奈的花满楼开口:“他要再去扬州,你就别借给他银子不给他酒喝,他没钱没酒,就是一只废鸡了!”

    花满楼恍然点头:“谭兄此话有理。”

    过了嘴瘾,那边厢小祖宗已经趾高气昂地发表过演讲了,宗旨就是我是谁儿子关你什么事,长得这么不讨喜难怪被人绑着许许。

    反正谭昭提着早餐过来时,叶孤鸿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他看到谭昭进来,便冷着声开口:“你作为他的长辈,便是这般教授人的吗?”

    这自说自话有些严重啊,谭昭一边摆吃的,一边让小家伙去洗漱,说话颇有几分不在意:“哦,那你觉得该怎么教?”

    叶孤鸿被绑着,也十分理所当然地开口:“自然是学剑,西门吹雪三岁学剑,七年有成,十一岁便声惯江湖,他作为西门吹雪的儿子,难道不理当继承父亲意志吗?”

    “强盗逻辑!听起来你好像很想当西门吹雪的儿子?”

    “你——”

    ……怕不是说到心坎上了?!这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难怪心理素质这么差,陆小凤刺几句就心理承受不住要自杀了。

    小祖宗被花满楼领着回来刚好听到这话,脸上一喜:“你要给我爹当儿子,那就是要给我当弟弟咯!”随即又十分苦恼托腮:“可是你这般老,我想我爹并不想要你这么大的儿子。”

    叶孤鸿直接气秃!

    如此再看,叶孤鸿就完全不像西门吹雪了,除了一身衣服一个发型,谭昭再也瞧不见他身上有一处与西门吹雪相同的地方了。

    模仿的永远超不过正版,这个道理都不懂,你学剑干啥呢!

    谭昭三人就落座吃饭了,吃的是豆腐花配生煎,街角的玉子虾仁小馄饨配小葱烩饼,鲜香味美,对于饥饿之人来说,能看到吃不到简直就是万般的折磨。

    叶孤鸿艰难地撇开眼睛,可鼻尖的香味仍然欲拒还迎地涌向他。

    花满楼虽然看不到,可他的耳朵再灵敏不过,他也知道谭兄为人促狭,却没想到这般……他轻轻笑了笑,随即动手个西门睿夹了个煎饺,半点没有要出口阻止的意思。

    ——连自己性命都不爱惜的人,凭什么要别人爱惜。

    “酷刑”终于结束,叶孤鸿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便看着谭昭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陆小凤呢?”

    “你说眉毛叔叔吗?他来了吗?他上次说好给我带礼物的,又说谎,还陆大侠呢,太丢脸了,竟然骗小孩!”西门睿一脸悲愤。

    叶孤鸿竟然也被带了过去,他却是也觉得陆小凤挺不要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