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小僧心里软(十五)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提着一篮新鲜的李子回到客栈,叶雪已经被解开了穴道,兴许是因为花满楼温和的态度, 她试图用自己的真诚去说服花满楼放她离开。

    幽灵山庄之人虽都在江湖“死了”, 可打探消息的路数却并没有死。花满楼的名头她自然也知道, 花家七公子为人心善、尊崇生命, 必不是奸邪之人。

    “如姑娘所言, 幽灵山庄只收留犯错且悔过之人, 意为给悔过之人一个活的机会, 是吗?”

    叶雪点了点头,连带旁边的叶孤鸿也点了点头。

    “那我能问个问题吗?”

    两人继续点头。

    “你们是如何知道他是当真悔过的?万一他只是为了活命无奈之举呢?”这并不像是花满楼会说的话,可却偏偏是他说的。

    叶雪毫不犹豫地开口:“公子多虑了,在幽灵山庄, 一切都逃不过老刀把子的耳目。”

    这就很有趣了,谭昭在门口听到玩味地笑起来,这是一言堂啊,跟传销组织似的, 用特殊手段掌控一群亡命之徒?这不是有所求他跟那位老刀把子姓。

    西门睿没有听到这话,他拿着个嫩黄带绿的李子, 一口啃下去,酸得皱紧了眉毛,呸呸呸吐了三口才说话:“二叔, 那卖李子的叔叔是个大骗纸, 给睿儿尝的是甜的, 卖给我的却是酸的!大骗纸!”

    他说话声音不大,可江湖人耳目聪慧隔着门自然能够听到,叶雪没什么感觉,叶孤鸿却是心里一突,猛地有种不好的感觉,先开始是甜的后面却是酸的……不,不会的,他告诉自己,即便这个江湖已经将陆小凤传得神乎其神,但陆小凤是人,是人就会犯错。

    他几乎魔怔地催眠完自己,谭昭正好拎着小祖宗进来,西门吹雪提着篮李子跟在后面。

    小魔头看到三人同时转过头来,眼睛一转,从篮子里抱出三颗李子,乖乖地开口:“吃李子,可甜哩!”

    三人:……

    凝滞的气氛瞬间被冲散。

    **

    隔日,小家伙起得贼早闹着要看亲爹练剑,天蒙蒙亮,一切都还在晨雾笼罩中。山野小店,后方就有大片的荒地,西门睿还非要拉着赖床癌晚期的二叔一起看。早上露水还很重,便是春日也依然很凉,谭昭打了一大个哈欠,连眼睛都是眯着的:“西门睿,你二叔要通知你一个惨痛的消息。”

    四十五度抬头纯真微笑:“什么,二叔?”

    谭昭一指头将小魔头戳远:“你这招对我没用,告诉你,你的腌渍糖李子没有了。”

    !!!不能忍,小魔头立刻张牙舞爪就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只可惜人矮气短,被人顶着头后怎么都翻不出谭昭的五指山。

    谭昭是开心了,只可惜惹了小的,那边还有个大的!

    系统:宿主,小心!

    适时,晨光初露,一抹红霞从东方乍现,于此而来的还有一道剑光,这剑光如同朝露又如同秋霜,只一刹那便夺人心魄,该不会是认真的?!

    谭昭吓出一层薄汗,他到底对敌机会少,只狼狈地往旁边侧翻了过去,晨露带着泥土,一身好好的月白长衫瞬间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西门小朋友笑着拍掌,一边还开口喊着好好好,当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只可惜此时谭昭已顾不得这些,只因为另一道夺目的剑光又转瞬而来。真要命,可不知为何他竟然莫名地兴奋起来,可能男人骨子里都有种好战的因子,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不服输的东西陡然就冒了出来。

    谭昭的眼神变了,懒散的睡意已经完全被战意取代,他理智地知道如今的他定然打不过西门吹雪,但他仍然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连系统都惊讶得掉了下巴,这怕不是他睡醒的姿势不对,这……这这这真的是他绑定的狗宿主吗?他的宿主不可能这么帅!

    西门睿已经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人执剑可破天地,一人出掌意在乾坤,他一个小小人儿,抬头看着两人过招,平日里都是机灵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星子。

    好棒,好棒!他也好想这样!超帅的!

    谭昭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重境地,他知道自己在出掌,在勾拳,可按照他往日里的武功,他绝不会这么快!就像是闭门造车一样,他这三年一直在练武,所练皆是上乘武功,可他到底在什么水平,便是常常与他过招的花满楼都不清楚。

    可现在不同,他感觉冷冷的剑锋擦过颈部,那种让人汗毛竖起的感觉简直令人的灵魂都为之颤抖,像是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一般,谭昭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他妈的棒!

    系统:宿主你冷静啊,不要玩命啊!咱好不容易能到一个能养老的世界,你悠着点啊!你再下去,西门吹雪的剑就要吻上你的脖子了!

    西门吹雪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明明只控制着五分力,可对方却偏偏能诱得他使出十分力。可在挥出这一剑后,他并不后悔,因为谭昭值得他使出全力。

    谭昭的手臂在流血,滴答滴答地落在草尖上,红的红,绿的绿,鲜艳夺目,西门睿一下子就吓坏了。

    荒地上的草长得本就很好,且野草锯齿锋利,谭昭便将西门睿放在一处已经踩实了的草地上,可这会儿他吓得没了神,叫着二叔就直接跑了过来,小脸被划出血痕也不哭,就直愣愣地跑过来,看到谭昭滴血的手臂,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二叔!”

    遭了,吓到小孩了,不知道现在申请倒带还来不来得及?

    系统高贵冷艳:呵呵!

    谭昭刚要伸手碰碰他,疼痛就直达他的脑仁,听到他抽痛的声音,小家伙哭得更加厉害了:“呜呜呜呜~二叔你千万别死啊!”

    ……

    西门睿哭得声音太大了,花满楼最疼他,将叶氏兄妹点穴后道了声抱歉便飞快地奔出来,还未等他靠近,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他的脸色一变,厉声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遭了遭了,老好人发飙了!

    要说到了今朝,寒门与世家子弟的机会相差并不算太大,这下注难免看运气,运气买中了还能去状元楼给新任状元郎敬杯水酒蹭蹭喜气,运气不好也无伤大雅。

    可这次不同,那山西李家三郎少有才名,在此之前更是解元大老爷,那李家更是了不得,一门七进士,李家大老爷和大郎更是三甲及第探花加身,荣耀满门。要知道这进士可不是什么大白菜,三年一试只取六十余人,能在这六十余人中独占鳌头,已经是那文曲星转世了。

    只不过坊间传闻,李老爷和李大郎并非因才学问题而屈居第三,而是因李家男儿多风流俊秀,探花虽位居第三,约定俗成有些品貌需求,又因那几届贡生长相抱歉,便点了两人做探花。据说那李老爷临死之前都在嘱托儿子考个状元,也是天可怜见。

    所有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都觉得今年李家三郎定然摘得魁首,成为新科的状元郎。

    可这事儿吧,还得看皇帝。

    成化帝这人吧,他不喜欢随大流。倘若有人非要他怎么做,他就偏偏要逆着来。当然他也不是不欣赏李家三郎,相反他对李家人的基因很是羡慕,所以殿试当天便赐了李家一个“一门三探花”的佳话。

    先不说李家三郎感觉如何,这状元郎却是气死了。

    寒窗苦读多年,谁不想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干取得成就,明明该是高兴的事情,出门后老百姓都在讨论这届的状元郎白捡了个大便宜,说他长得面如猪鬆,声大如雷不配探花之名,又说他才学不及榜眼探花,端的是浪得虚名!

    这声音听得多了,心里难免不舒服,特别是状元宴的时候,同科进士和官僚都在窃窃私语排挤他,说他名不副实,本来的朋友相继疏远他,这状元郎回来心里过不去,半夜就要服毒自杀。

    这药都吞到胃里要发作起来,谭昭就穿过来了。

    他辅一进入,胃里便如同火烧一般。随后还没等他清醒三分,这疼痛便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粘稠的血液从鼻腔里喷涌而出,谭昭扣着喉咙不停地灌水,心里大骂卧槽。

    系统:宿主你挺住啊,我给你翻商城的解毒药!

    见血封喉的毒药,发作快得吓人,即便谭昭稀释毒素又买了颗解毒药,身体的伤害却已经形成不可逆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