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别逼我出手(八)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而今这些小玩意儿,就一并连同“皇位”交到了谭昭和西门一霸手里。

    这有好处, 同样也有弊端。好处是小鱼虾相对而言好对付些,坏处就是……没有了玉罗刹坐镇又没有绝顶高手襄助,在西域这片各大势力盘根错节的地方,他要扶持一个三岁小儿坐稳这个位置, 玩的绝对是地狱模式的通关游戏。

    可不管如何,路在脚下, 端看是什么人走了, 谭昭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店铺, 对着自家傻侄儿开口:“现在, 给你最后一个练习的机会。”

    西门一霸张口就来:“爹, 睿儿不喜欢玉一霸这个名字。”

    他假爹也是张口就来:“哦, 刚好你爹我也不喜欢玉天宝这个名字。”

    彼此彼此的两人似乎站在了统一战线,谭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牵着小孩就走进了这家平平无奇的粮食米面铺子。

    在西域,粮店是最赚钱的,同样也是风险性最高的店铺。一来西域不产粮, 古代运输困难,想要运输粮食十天半个月都算短的,所以能够在西域这片土地上开粮店, 无一不是此间大佬。

    辅一进去, 谭昭就闻到了一股米香味, 不如扬州铺子那般敞亮, 却有股独特的粗犷意味,甚至……他微微眯了眼睛,心里将玉罗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他就不应该对玉罗刹所谓的贺仪有所期待,看着面前两位容颜姝丽的女子,谭昭咧开了嘴,张口就来:“蓉姐姐,丽姐姐,近日过得可好?”

    倒映在他眼睛里的,是蓉丽两姐妹惊讶且冷厉的眼神。

    他大概猜到玉罗刹的意图了,可他恐怕……是要让人失望了:)。

    系统:宿主你记得就好,千万不要动手杀人!

    玉天宝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蓉丽姐妹先开始看到人还以为是普通的客人,可当她俩听到声音时,心里的震惊几乎控制不住地出现在脸上。

    就像谭昭猜到一般,她俩作为曾经玉天宝的贴身侍女能够活下来,三年前可能还以为是她俩的哭诉得到了教主的怜惜,而三年后的今天……并不天真善良的两姐妹瞬间就明白她俩存在的意义。

    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如谭昭所言人能活着便不会选择去死,蓉丽二人也一样。

    一时,剑拔弩张。

    谭昭摆了摆手,拉着西门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我自问对你俩不错,倘若不是我幼年将你俩捡回来,此刻你俩还不知道在哪里,如此恩将仇报,定是有些缘由的吧?”

    蓉丽二姐妹,可以说是作为玉天宝身边贴身侍卫一般的存在。怎么说呢,玉天宝这人确实毫无建树,又特别喜欢仗势欺人,纨绔子该有的东西他一样不少,但对于身边人,却是纵容颇深,那个所谓的西域小国为何湮灭,也不过是惹了两人嫌弃告状到玉天宝面前,玉天宝听了才去求的玉罗刹。

    “恩将仇报?倘若有缘由,少教主便会怜惜奴婢吗?”说话是姐姐蓉玉。

    容颜姝丽,好看的姑娘落泪恳求,总是会得人怜惜的,倘若陆小凤在这儿,怕是脖子上架把刀都会点头,可谭昭却摇了摇头:“不会,但我可以给你俩一个活命的机会。”

    西门睿从怀中掏出个小窝头啃得开心,他眼睛眨呀眨呀,觉得这两小姐姐长得真好看,只不过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怕不是……神经病?!哎,年纪轻轻就眼神不好,也怪可怜的。

    被个小孩同情的蓉丽姐妹本就没有与谭昭谈条件的意思,以己度人,倘若她俩被人打下悬崖侥幸不死,绝对不会放过打杀她俩的人,故而在她俩拿出武器后,便直攻……西门睿而去。

    一个与玉天宝长相神似的小孩子,年纪看着也就三岁左右,两人几乎毫不质疑他的身份,甚至作为心灵相通的两姐妹,一个更大的扶摇天梯出现在了她俩的脑海里,只可惜……吧嗒两声,是两人坠地的声音。

    那眼神的不甘于惊讶皆是化作新鲜的血液溢满在地面上,也让粮店悬梁上的人终于落了下来。

    “少教主,属下来迟,罪该万死。”一声玄衣,像是黑夜的使者一般收割着人的生命。

    谭昭根本来不及救人,他有些生理性的不适,但也第一时间将西门睿抱在了怀里,他已经让这孩子看到过一次鲜血,如今绝不会让他在这个年纪看到第二回。

    两条鲜活的生命啊,是他错估了玉罗刹的算计。谭昭隐下眼中的怒意,随即又狠狠踢了对方一脚:“来得这么迟,要你们何用!我爹呢!”

    假爹也是爹。

    “少教主恕罪,教主派属下前来迎接,这二人假意扮作使者冒犯少教主,还请少教主给属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这个机会,自然不需要谭昭给,但谭昭却给了,他也突然就明白这个是人杀人的江湖,人命不值钱,只有拳头才最值钱。

    刚来的时候,他还觉得西门吹雪一味钻研剑道有些疯魔,而如今……反倒是他认不清这现实。

    ——这不是他所生活的现代,而是刀光剑影、有血色也有情怀的江湖。

    而如今,他被这江湖最大的黑势力胁迫,正在……

    “二叔……爹,我怕!”

    小孩声音细微的带着难得的恐惧意味,谭昭恨极玉罗刹的算计,却明白这出下马威并非是给他的,而是给西门睿的。

    不会养孩子就不要养了,整这种把戏给个小孩子看,谭昭心中——怒火燎原。

    谭昭觉得该认怂的时候就该认怂,好脾气的人若是惹毛了,他可承受不住,手臂的疼痛一阵阵的上涌,粘稠的血液从袖管里流淌出来,他本来是想装晕的,可不知为何脑海里也天旋地转起来。

    噗通,是谭昭再也支撑不住倒地的声音。

    花满楼一时气到了顶峰,看都没看西门吹雪一眼就将谭昭扛了回去。

    陆小凤的心情并不算好,老刀把子终于在他和鹰眼老七他们的设计下露出马脚,而今也已然死在了木道人的剑下,一切都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束,可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件事还没有完。

    当陆大侠不开心的时候,他总是很想喝酒,倘若能够和知己好友喝酒,那就更好了,所以他思虑片刻,便找来了这小镇寒栈。

    问了小二花满楼他们的房间,陆小凤一个纵越便从窗户里跳了进去,只他刚刚推开窗户,嚯!这什么情况?!

    “我说谭兄,你这是遭了谁的暗算?”这也未免太凄惨了,而且:“七童,你脸色怎么也这么差,不会是真的被人偷袭了吧?老刀把子?”

    越猜越离谱,谭昭翻了个白眼,随即又扯动了伤口,他嘶地一声,又获得了老好人朋友一个冷厉的眼神,瞬间……瞬间就安静如鸡了。

    这气氛不对啊,陆大爷最会察言观色了,而且那小兔崽子竟然还不在,这宝贝二叔受伤了……:“该不会是小祖宗也出事了吧?!”

    花满楼脸色依然不太好,可他到底开口了:“没事,睿儿和……西门庄主在隔壁。”

    谭昭醒来后其实也挺后悔的,这种打架一时爽,架后一身伤的感觉实在是太糟心了,悠悠荡荡过了三年再度回味起躺在病床上的感觉,这滋味当真是不好受,而且他这条手臂已经二次受伤了。可不好受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跪着也要受着,更何况:“花兄,楼兄,七兄,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怪西门吹雪,倘若我……我没有诱使他使出全力,可能并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谭昭谈不上有多喜欢西门吹雪,却也没有让别人背锅的意思。

    闻言陆小凤满脑袋的疑问,花满楼却怒了,不过温润公子即便生气,也非是怒发冲冠:“你也知道他用了全力,倘若不是他最后收势偏了三分,我能做的就不是为你治伤,而是给你收尸了!”

    !!!

    陆小凤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惊得一下跳了起来:“谭昭,你莫不是真的生了虎胆,竟然真的去挑衅西门吹雪?”

    谭昭给了他一个眼神,陆大爷立刻意会:彼此彼此。

    花满楼的“眼神”扫过来,不自觉低人一等的两人排排坐,老好人发飙实在是太吓人了,要知道陆小凤上一次看到花满楼发飙,还是在花老爷寿辰他假扮铁鞋大盗那会儿。

    天呢,早知道如此,他肯定在外面和鹰眼老七喝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