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别逼我出手(十七)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谭昭又轻轻一笑, 愣是让没有实体的系统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

    再次醒来,山松轻摆, 落叶纷飞, 好一副秋日美景图。

    “少教主, 我们快要出关了,要不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是个柔美的女声, 声音里带着一丝尊敬,两丝彷徨和七分压抑的激动。

    谈昭刚醒来就听到这么一句,随口就直接拒绝了她:“不要。”

    女人就没再说话了, 相反一把钢刀直穿轿顶而来, 精致的轿子瞬间在内力下四分五裂, 谭昭就地一个后仰, 钢刀擦过耳边还能听到须发断裂的声音, 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提前动作,此刻他的头颅已经滚在了黄沙土地里。

    [系统, 这就是你所谓的干票大的?]

    系统:……你这样说也没错[害羞.jpg]!

    谭昭却已顾不得与系统讲话, 他视野之处被五人围攻, 两名女子皆是姝色, 还有三名男子, 其中一人甚是魁梧手中拿着钢刀, 正是破开轿子之人。

    他肃着脸, 开口:“为何要杀我?”

    五人呈围攻之势, 似乎是笃定了他无法遁逃, 那为首的女子娇俏着开口:“少教主恶赌成性将我西方教圣物罗刹牌输了出去,竟还好意思问这个!”

    西方教?罗刹牌?

    只还未等他想明白,一把弯刀已至他眼前,这具身体里内力实在不多,身体也重得很,谭昭几乎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将将躲过,可即便如此,他的胳膊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伤了。

    打是打不过了,如果再不想办法,估计是又要回到中转站了。

    这可不行,谭昭也顾不得手上的伤口,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显然这是一处绝地,秋日美景的美好外表下,后方是险峻的绝壁,要不要赌一把?

    谭昭几乎是没有思考超过半秒,拼着又受了一刀的代价滚到了悬崖边。悬崖高绝,此时天气其实并不和暖,寒气不停地上涌,系统刚想说咱们还有机会不用这么拼,谭昭一个翻身就直接坠了下去。

    此刻,还能传来悬崖上女子淡薄的声音:“他掉下去了?”

    “放心,这里乃十死无生之地,凭那废物的武功,就是长翅膀也飞不上来。”

    “也好,咱们也可去回禀护法了。”

    许久,山风轻轻掠过山巅送来远方的问候,谭昭背着降落伞,晃晃悠悠地平安落在崖底。出乎意料,这里并不寒冷,甚至称得上炎热。

    似是一处火山活跃之地。

    系统:幸好幸好,宿主你真是太机智了,么么哒!

    ……谭昭并不去管恶意卖萌的系统,看着系统屏幕上只有八个小时多的时间,他的心情就好不起来,更何况他的手臂上还有两道碗口大的刀伤。

    用降落伞和原身身上翻出来的金疮药将伤口处理好,已是到了日落黄昏的时候。谭昭匆匆走了一遍这个狭小的崖底,四面都没有出路,像是天然的斗兽场一般,也因温度偏高,连植物都很少,翻了一圈,只能又花一个小时买了包方便面充饥。

    时间就是金钱,他这个系统贯彻得非常彻底。

    系统原名战胜绝症系统,主要功能是带着绑定的宿主往返各个时空钻天道的漏洞降落到将死之人的身上偷取时间,将死之人可以免去死亡的痛苦直接回归,而作为宿主则是可以自由支配这些偷取的时间,降落伞和方便面等都可以在系统空间里购买,用时间购买物质,谭昭觉得开发系统的人当真会做生意。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就是,甚至他十分感谢系统和它背后有可能存在的人。

    勉强填饱肚子,谭昭找了一处山洞生火,火光通亮,他也终于有时间了解下这个世界。说实话,他过了五个世界这还是第一次活到需要去了解世界。

    显然,这是个武侠世界,而他的原身叫做玉天宝,西方罗刹教的少教主,玉罗刹唯一的儿子。只不过……这个儿子是打引号的,一个被推出来当靶子的假儿子,谁会尽心竭力地去教导?

    原身从小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只要他想要没有得不到的。西域小国说看不惯就灭了它,玉罗刹也完全纵容。但论说才学武功、驭人之道,那就没什么好谈了,他在崖上被逼得跳崖保平安就是最大的说明。

    只不过现在这个境地,当真也好不到哪里去。

    系统:不啊,我觉得这里简直棒呆,宿主你只要每天花三个小时购买所需的粮食,那么一天就可以积攒下二十一个小时,你只要活到老,简直血赚啊宿主!

    [要我夸你数学学得不错吗:)?]

    系统: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他虽然喜欢独来独往,但他是个人,人是群居性动物,如果脱离人群过枯燥无味的苦行僧生活,那他宁可归于尘土。

    [简单明白说吧,你家宿主我喜欢热闹,懂?]

    系统表示不懂,但它的内置并不能左右宿主的选择,只能憋着脸不说话了。

    一夜轮回过去,谭昭在一片炎热中醒来。身上穿的衣服虽是好料子,但架不住一层又一层,又因为原主吃得好……谭昭有生之年第一次体会到肚子上有肥肉被热醒的感觉。

    暂时找不到出路,谭昭就过上了养伤锻炼学武顺便减肥的生活,他是个惯爱享受的,自然没有为难自己一天吃三顿方便面的可怕想法,也是因为此即便过了两个月,他现在的获得时间也仅仅只有七天十四分零三秒而已。

    勤俭持家的系统觉得自家宿主实在是太败家了,这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攒够回家的时间啊!当系统的操碎了心,谭昭却不为所动。

    是日,他身上的伤口早已结痂长好,身体也轻盈了许多,肚子上脸上大腿上的肥肉也早已因为克制的饮食和习武锻炼消失无踪,谭昭抬头望着看不见的山峰,开始思考怎么上去的问题。

    系统:宿主,你上去后准备做什么?

    这个暂时是没想好,谭昭这人虽然喜欢看热闹,却并不喜欢麻烦,可玉天宝这个身份就是个巨大的麻烦,那日在崖上准备下杀手的五人乃是他从小到大的护卫,什么人能够买通从小到大跟随他的人对他下杀手,想也知道不过是那几个人。

    西方罗刹教这是要变天啊,已经大致了解过这个武侠世界的谭昭给“玉天宝”的死下了定论。不过也是,带着罗刹牌大张旗鼓地入关,便是犹如那抱金过市的孩童,也无怪利欲熏心之人蠢蠢欲动。

    他的死,该是导火索,也是马前卒过河。而他倘若还活着,许多事便都不存在了。

    真是麻烦,谭昭抬头抬得终于有些累了,试图跟系统讲讲道理:[我说系统,以后给我找身份,能不能不要找这么复杂的?]

    系统想了想,拍着胸脯就说下个世界绝对简单直白。

    ……答应得这么快,总觉得有点危险。

    系统:哦对了,宿主你要不要租赁设备啊?

    说着,系统的控制面板上出现一个界面,不知它从商城哪里拉出了一个租赁商城,上面大大小小从航空母舰到手机平板,只要出得起时间,都能借给你。

    谭昭:……

    [你有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用七天时间买下一小时的热气球使用时间,谭昭黑着脸按照使用说明升起了热气球,似乎是为了与古代气息融合,这热气球并非现代人常见的古彩斑斓,而是灰棕色的,点火装置也做得十分隐秘,一路扶摇直上,气温越来越低。

    谭昭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此时,陆小凤陆大爷正穿着红斗篷漫步在荒野之上,四下无人猛地听到喷嚏声,略略抬头,刚好四目相对。

    显然,陆大爷是见过大场面的,当口就是一句:“兄台好本领,可否带在下一程?”

    叶雪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如果仔细看你就会发现她握剑的手此刻都是颤抖的,一个剑客连拿剑的手都不稳,西门吹雪皱了皱眉,十分自然地提着儿子转身离开。

    这莫不是眼不见为净?谭昭笑乐了,他此刻也和花满楼从楼上下来站在了西门吹雪原先站的位置,而那边眉目清冷的叶雪已经要拉着叶孤鸿离开。

    “诶,你走可以,他不行!”

    虽然陆小凤实在不算一个合格的朋友,但谭昭和花满楼还是选择帮陆小凤把计划圆下去。

    叶雪闻言断剑一指,便厉声道:“挡我者死!”

    吓得叶孤鸿分分钟就想拉人,只可惜他内力被封,能用点轻功都是靠着爆发力,此刻他哪里拦得住叶雪,不过他拦不住,却并不代表别人拦不住。

    两根纤细却有力的手指夹在断剑上,明明这两根手指并不粗壮,可无论叶雪用多大的力气去挣脱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她气得想一掌打上去,可还未等她动作,谭昭已经到了她的身后点住了她的穴道。

    “姑娘家家,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多不好啊!”

    那边熊孩子刚好听到自家二叔说话,立刻就附和了:“对呀对呀,小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凶都不漂亮了!”

    叶雪脸上的狰狞立刻就减退了七分。

    叶孤鸿:……他竟不知道他这妹妹这般爱护容貌?!

    武当山下的小镇由武当派庇佑,寻常的江湖人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寻衅滋事的,但倘若有人,那必是任何人都惹不起的存在,小二和掌柜的极有眼色,这会儿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至于旁的客人,怕是都离开了。

    “你怎么会灵犀一指?”

    花满楼轻轻放开夹剑的二指,开口:“姑娘勿恼,在下花满楼,冒昧了。”

    公子风度翩翩,一点儿都不像是江湖中人。

    可他却偏偏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陆小凤的朋友,江湖传闻花满楼的成名绝技流云飞袖陆小凤也会,同理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也传授给了好友花满楼,如今一见,确是真的。

    叶孤鸿这个剑痴不由地来了兴趣:“你竟也会这个,那你与陆小凤比如何?”

    花满楼就摇头:“自然不如何,不过学了些皮毛而已。”

    叶雪……叶雪直接气秃,这是说她的剑连学个皮毛的功夫都可以对付吗?

    叶氏兄妹一个被点穴一个被封内力,这上山看道士自然就无法成行了,难得小祖宗竟然也没闹,围着叶雪喊着小姐姐在讲话。

    只是叶雪此刻无心与个三岁小孩胡言,一直对着叶孤鸿使眼色,叶孤鸿也并非缺心眼之人,但几天相处下来他也明白谭昭和花满楼带着他定是要阻止他去做一些事,以他如今内力被封的样子哪里打得过二人,更何况如今西门吹雪在。

    在更早的当初他看到西门吹雪的儿子活蹦乱跳还能一脚踢疼他小膝盖的时候,他就知道西门吹雪追杀陆小凤绝对是一场戏了。既然如此,那么之后的事情就都经不起推敲了。

    可他即便知道,也无能为力。甚至他以隐秘的方式传递的消息也是石沉大海,他以为已经传递出去,可叶雪这般……他哪里还不明白。

    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

    “你们想问什么,便问吧,我叶孤鸿学剑以来,从不做无愧无心的事情,便是让人知道了又如何!”叶孤鸿如此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