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我重生了
    火红狂躁的烈火猛然间窜满了整个小别墅。张牙舞爪,灼热异常,外边的墙壁像是纸糊的一般,滋啦一声,焚烧的变形。

    里面撕心裂肺的咒骂声,喊叫声,绝望又惨烈。

    “梵芊菡,你不得好死——”

    火海之中却有一个人笑的张扬肆意,“哈哈哈……不,是你们不得好死……”

    停下疯狂的笑声,冷眼看着那三个身影在火海中滑稽的你推我攘。

    哼,都是披着人皮的贪婪白眼狼,到死了还不是大难临头推着别人去挡火,平时装的母慈子孝蒙蔽世人,还大善人,滑天下之大稽。

    转眸双眼望着远处奔跑而来的人群,耳边听着那尖锐的咒骂声,眼中带上了释然之色,“妈妈,我帮你报仇了……”

    “轰——”

    爆炸声冲天而起,小别墅彻底崩坏殆尽!咒骂停歇——

    ——

    高档大气的别墅,里面一间杂乱的小房间里。已经洗的褪色了的单薄被子,床脚都腐朽了的小床上。

    女孩巴掌大的柔弱小脸上浸满了汗水,黑发杂乱的黏在脸上,睫毛颤颤,孱弱的像只小猫儿。

    她惨白的小嘴呢喃着,眉头紧锁,像是梦见了什么烦恼的事,睫毛颤动的越发的快了——

    “吓——”猛然间一声轻叫,女孩突的从床上拥被坐起。

    乌黑的双眸中一闪而逝的狠辣之色。转而快速警惕的看向周围,像是蓄势待发的迅猛豹子,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能会迅速蹿起,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不过——

    前方,老旧的古董电脑呼哧呼哧的转动着,屏幕上还有那让她厌恶到死的男人的照片——

    女孩瞬间一懵,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之处。她不是炸死了那恶心的一家人,然后自己也葬身火海了吗?

    可是现在,怎么回事?

    双眼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沉闷漆黑的破烂小房间,堆满了破书和杂物,还有那台她打工赚来的古董电脑。

    一切的一切既熟悉又那么陌生,这个不是末世前她的小房间吗?

    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还是白皙的,只有点点薄茧的手,和记忆中的那双充满了斑驳裂痕的手相去甚远。

    呼吸猛然一窒,慌张的拿手摸上自己的脸蛋,滑嫩的,光洁的,没有半点疤痕……

    这是——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一把掀开被子,赤脚完全不顾寒冷,一路连连撞翻了几个书堆,跌跌撞撞的就抓住破桌子上的镜子一看。

    “这是我,还没毁容的我?怎么会,怎么会……”镜子中的柔弱女孩双眼充满了震惊和迷茫。

    “难道是重生了?”作为年少时只和书作伴的人,自然看过这些幻想的让人好奇,寄托身心的书了。以前觉得很是滑稽,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信了。

    眼中闪过一丝狂喜,飞奔到电脑前,查看上面的日期。

    “2040年2月15,十年前,末世开始前的半个月,哈哈哈……哈哈哈……我重生了,重生了……”

    不一会儿,原本的笑意猛然一收,眼中寒光连连,“梵霖、刘雅芝、梵清涵,这一次,我让你们在末世前就生不如死——”

    苍白柔弱的脸上闪着狠色。

    呼的,寒意泛上心头。

    她这才发现现在是冬天,黑亮的眸子闪过一丝懊恼之色,搓了搓手臂,又跳回了床上。不过,那单薄的被子还是遮挡不住这严寒。

    坐拥在被窝里,好一会儿,之前发热的脑子却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开始思考起了现在的处境。

    她,梵芊菡,现在应该是十八岁,以着超高的智商自学完了大学课程,成功拿到计算机系的毕业证书,怎么说也是网络上数一数二的黑客了。

    当然,这件事这个家里没人知道,不然,她也不会还好好的活到现在了。

    而她现在之所以住在这个高档别墅,却是一间小破杂物房的原因很简单。狗血的父亲不喜,后妈虐待罢了。

    要把这个事情讲的再详细一点的话,就是亲爸是个白眼狼。

    黑亮的眸子闪过点点寒光,当初母亲家是农村里的包产大户,凭借着外公的手段,包了千来亩地,成功成为村里最富有的一员。

    而母亲从小被外公娇生惯养,成为村里一枝花,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单纯善良,像是古时候闺阁里的娇弱小姐。

    一次出门游玩,偶然间救了家里学历高,家里公司倒闭,被人追债的城里公子哥,也就是梵霖那个白眼狼。

    外公看着他斯文俊秀,又有学历,母亲也被他花言巧语骗的渐许爱慕,两人就在一起了。

    外公帮忙还了梵霖的债务,还把家里的产业都交给了他,之后没两年就去了。而这也是母亲苦难的开始——

    梵霖原本压抑的富二代靡乱作风开始显露,在母亲怀着哥哥的时候就出去乱搞了。当然,那时候她还没有出生,是她后来查到的。

    他在外面的女人其中就有她那个继母刘雅芝,这女人手段高超,成功跃过不少女人捕获了梵霖的心,后来更是在第二年,母亲生下她不过半年的时候被明目张胆的带了回来。

    原本就敏感细腻的母亲,软弱可欺,在没了外公的庇护后,她也只不过是个小女人罢了。

    在那对狗男女的欺辱下,也一日日的憔悴消瘦,最终在哥哥被拐走之后,抑郁成终,撒手人寰!

    那时候,她才三岁。别人以为她还不记事,而且还是个女孩,所以那位继母也没采取什么手段。

    但是她却清清楚楚的记得,她开慧的早,在两岁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的记得人了,有母亲温软慈爱的怀抱;梵霖白眼狼的恶言相向;还有继母刘雅芝的冷嘲热讽。

    最终还是哥哥被那恶毒女人骗卖的消息成为了压垮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恨,恨那三个披着人皮却贪婪成性的白眼狼——

    可那时候她人小,甚至连自己的监护权都还捏在那白眼狼的手里。所以只能逆来顺受,好在她那张像极了母亲的柔弱脸在他们眼中没有威胁。

    平时当牛做马的任凭他们使唤,倒是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她的不妥之处。

    除了梵清涵嫉妒她的脸长得漂亮,每每的刁钻为难之外,她的日子清苦了点,但也还算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