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钱一文不值
    “没了——”元童眼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大夹了最后一块肉放进嘴里,声音那叫一个可怜啊。

    “嗯,没了。”林鹤轩看着那空空荡荡的,只剩下点油花的碗,也是一脸的可惜。

    倒是楼炎枭吃舒服了,在几个人炙热的注视下,脸上依旧淡定,随后慢悠悠的吐出一块小骨头来。

    双眼微眯,没想到那女人看着气人了点,但是这手艺还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连刚才那怎么也消除不掉的暴躁感也在吃了这鸡肉之后消散了。

    “怎么样,好吃吧!”看着他们的模样,梵芊菡将筷子一放,身体放松的往后一躺,修长的双腿就往旁边的小凳子上一架,笑眯眯的道。

    “嗯嗯,好吃好吃。”这会儿元童可没犹豫了,当即就乐颠颠的点点头。

    “呵呵……那还想吃吗?”梵芊菡继续诱拐道。

    “想吃想吃。”元童双眼顿时一亮,眼巴巴的就看了过来。

    其他人的眼神也毫无意外的全落在了她身上。

    楼炎枭眉梢一挑,这会儿恢复了平常的理智,倒是不觉得这个女人会这么好心。

    林鹤轩狭长的眸子也是一眯,“说出你的条件吧。”

    “呵呵……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梵芊菡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我的条件嘛,很简单,帮我一起杀**,褪毛完好的五十只换一只怎么样?”

    “什么,要我们去杀鸡褪毛?”元童眼睛一瞪,简直不可思议。

    “就是,你这个姑娘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我们分分钟就是几千万上下嘛,大不了等我们出去了多送你点钱,你要枪也没问题啊。”闵律风脸色就是一摆,要不是看在这姑娘有实力还漂亮的份上,他们能这么好说话吗?

    现在居然还让他们,世界第一军火商的高层人物去拔鸡毛,这是要上天啊还是咋地?

    就连楼炎枭也皱着眉头,眼神锋锐犀利的看向她,像是在说,你这个女人可不要不知好歹!

    “噗嗤——”

    “你笑什么?”几个男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严肃。

    “啧啧……我笑啊,笑你们还搞不清楚外面的状况呢!”梵芊菡漫不经心的收起架在那里的长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

    “你什么意思?”楼炎枭带着磁性霸道的声音响起,一双犀利的眸子落在她身上不动了。

    “好了好了,看在你们都是劳动力的份上,我就给你们科普科普吧。”梵芊菡抬眸看了他们一眼。

    “二零五零年三月一日,也就是今天凌晨,因为不知名原因地球上发生了异变,有的人还活着,有的人变成了丧尸,就像之前追着你们进村的那一群,它们见人就啃,只要被咬到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变成丧尸,当然也有百分之一的例外。”

    楼炎枭眉头一皱,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沉声问道,“例外会变成什么样?”

    梵芊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例外嘛,你不是知道了吗,就像你这样的。”

    “我?”

    “老大?”

    几人齐齐一惊,老大被咬到了?那他没变成丧尸啊?

    “能具体说说吗?”林鹤轩双眼凝重的道,他明确的能感受到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

    “唔,当然可以,不过,作为情报费,你们得多帮我褪五十只鸡鸭的毛。”梵芊菡表示只要他们肯劳动,她还是很好说话的。

    “额……”几人齐齐嘴角抽了抽,这姑娘还真是时时刻刻都惦记着他们的劳动力啊。

    “好,那五十只我来。”元魁听闻,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倒是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憨傻嘛,就这股勇往直前的劲儿确实有点强者的味道。

    “嗯,可以,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点了点头答应了这交易,随后道,“被咬了之后的例外嘛,相信这位,额……老大,应该是能体会了,首先是发烧,随后身体能量被激活,衍生出异能,至于是什么异能,每个人都不同,就靠你们自己体会了。”

    “嗯。”楼炎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咦——那你是不是也有异能,之前的那团水?”元童双眼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

    “嗯,小弟弟看来还是有点眼光的嘛!”梵芊菡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嘿嘿。”元童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是老大落汤鸡的形象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咳咳……”

    看到几双犀利的眸子看过来,元童赶紧收声,嘤嘤嘤……差点忘了老大还坐在这里呢。

    “呵呵呵……”梵芊菡倒是无所顾忌的笑了笑,眼中波光流转,随后继续讲道,“这个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们接下来再谈谈钱的重要性吧。”似笑非笑的就看了他们一眼。

    顿时,元童几人心上齐齐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外面丧尸横行,人类秩序混乱,交通瘫痪,电力网没人抢修,人人自危,就连军部都同样深陷更遑论救人了。你们说的钱嘛,现在可是一文不值了,这个世道就连一个小卖部都比银行抢手,换句话来说就是拿来擦屁股也嫌它脏。”漂亮的樱唇吐出了这一句话却没人觉得她粗鄙。

    一个个的注意力全都落到了她口中的外面状况上了。

    “你是说,外面的钱已经不能用了?”元童张了张嘴,眼睛瞪的老大了,一张娃娃脸上明晃晃的就写着五个字:这不可能吧!

    “草,那老子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娶媳妇儿钱不是白存了吗?”闵律风抓了抓头发,暴躁了。

    至于元魁还是那样大柱子似的站着,唯独脸上震惊的表情能显示他此刻的心情。

    楼炎枭也眉头深深的皱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是林鹤轩最快回过神来,神色严肃的看着她,“这消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撒,谁知道呢——”梵芊菡唇角微勾,漫不经心的笑起~

    “……”几人额上齐齐一头黑线。

    这姑娘的话真靠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