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百年难得一见的福利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看上我老大了?”闵律风被吓了一跳,赶紧一边拿着锅铲炒了炒,一边挺身挡在楼炎枭身前。

    以前也有女人看着他老大,觊觎老大的美色,算起来没有上千那也有上百啊,脑子没拐弯条,件反射的就自行动作了!

    梵芊菡:“……”嘴角抽了抽,不是很懂这货的脑回路!

    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她还是去坐享其成吧!

    “额……”闵律风挠了挠头,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现在想想那女魔头看上老大的机率是微乎其微的!

    要是真看上了那还好了,他们没准能多套点消息呢,总觉得那女魔头好像懂挺多的样子。

    “行了,别抓头发了,都掉到菜里了,本来就做的不怎么好吃的,脏了就更吃不下了。”林鹤轩站在一边推着眼镜道。

    扎心了,老铁!

    他做菜还是不错的,虽然跟老大没法比,但好歹比你个丫的不会做的强啊!

    不过,在对上那双轻蔑的眼神时,默默的又把话咽了回去!得,看在以后还是小伙伴的份上,他忍!

    于是,又开始了一轮热火朝天的烧菜行动!

    “上菜了,上菜了——”没过一会儿,闵律风就嚎了一嗓子。

    瞬间外面的元童两个齐齐应声:“来了来了……”

    随后,饭菜齐齐上桌,虽然食材不咋地,但是却被做的色香味具全。梵芊菡也不免得惊呆了,这两个男人手艺不错啊!

    “来尝尝,我们老大亲自下厨可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福利啊!”闵律风一脸蜜汁自豪感。

    “嗯,确实不错。不过你做的卖相差了点!”梵芊菡半勾着唇笑道。

    扎心了,妹子!

    闵律风此刻是崩溃的,女魔头不愧是女魔头,打击起人来还是这么直戳重心。

    不过对上她那笑容,默默的又想到了之前脖子上阴森冰凉的感觉,好吧,你美你狠你说的对!

    “哈哈哈……那是,风哥怎么能和老大比!”元童笑的一脸天真又插了他一刀。

    闵律风:小心我给你叉出去哦!

    “嗯,老大做的最好吃。”元魁也笑的傻憨憨,但是动作一点不慢,直接一筷子就夹了个大鸡腿。

    “啊——我的鸡腿!”闵律风忘记了心伤,赶紧的加入到抢食的行列!

    “是我动鸡腿,下午的事别忘了!”林鹤轩又夹走另一只,笑眯眯的道。

    “嗷嗷……你个没同伴爱的大鸟,我明明说的是一只鸡爪子……”闵律风一脸悲痛欲绝!

    楼炎枭一手举筷,一手拿碗,端的是君子优雅之风,眼神淡漠霸道的一瞥:这几个不知道餐桌礼仪的家伙!真丢脸!

    “呵呵……”林鹤轩显然对这已经习以为常了,在闵律风悲痛的眼神下咬了一口。

    “啊——鸡腿啊!”

    看着他们的兴奋劲儿,梵芊菡也将筷子伸了过去,夹了一块鸡肉,嗯,香酥里嫩,味道不错!

    看了一眼那边埋头大吃的欢的女王喵也表示满意,几个大男人心还挺细的,可一点不像那传言中冷漠无情,下手狠辣的军火商呢!

    “啊……元童,你小子也敢抢——”

    “哼,风哥,你不是说先下手为强嘛!”

    “麻了个叽的,老子那是对待敌人的时候,现在这情况是你应该尊老爱幼!”

    “啊——谢谢哥,其实我今年还十八,是挺幼的!”

    “……滚粗,元小童,你小子跟谁学坏了!”

    “……”

    可真逗!梵芊菡很是开怀的看着这桌子上的人互怼,真是难得一见的温馨热闹啊,她好像长这么大从来没这样一起吃过饭。嗯,觉得这饭还可以再吃一碗。

    楼炎枭继续一脸高冷范儿,举止优雅,但是下手的速度可不慢,往往在闵律风的前一刻夹走了他看中肉,不过闵律风敢怒不敢言,谁叫他是老大呢!

    “砰砰……砰砰……”在这热闹的一刻,几道诡异的碰撞声打断了他们的抢食。

    “什么声音?”一个个立马脸上严肃了起来来,闭上了嘴。双目警惕的看向楼下。

    倒是梵芊菡不慌不忙的咽下最后一口饭,拿着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嘴。

    “哦——应该是丧尸来了,准备准备,十分钟后离开!”

    “啊——丧尸来了?”几人瞪大了眼睛,差点一根鸡骨头卡在脖子里。也顾不得许多,拿着碗筷赶紧的站起来冲到窗户边,往下一看。

    果然,那一片密密麻麻的丧尸群就围在那里,已经突破了院子外的大门,现在正朝着里面的小别墅而来。

    刚才的响声估计是已经有几只在下面撞门了。

    “咕咚——”咽了口口水,虽然这些玩意儿行动缓慢,但是大晚上的,而且面目狰狞,密密麻麻的一群,比之前追着他们的还多。乍一看还是很让人头皮发麻的好吗!

    可偏偏的在几个有点紧张的男人身边站着的梵芊菡,只是一脸意料之中的站在窗边,脸上淡然笑意依旧。

    果然不愧是女魔头啊,就是这么**!

    哎,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特么的他们被包围了啊!

    “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啊?”

    “该死的,居然被包围了,刚才怎么没人发现啊?”

    简直警惕性不止少了一点半点,常年刀口舔血的人不应该这么迟钝啊!

    闵律风几人懊恼的锤头,就连一向运筹帷幄的林鹤轩也不免的皱了皱眉头。

    倒是唯独楼炎枭还是那抿着唇,一副镇定霸气的模样,不愧是他们老大!

    旁边梵芊菡瞧着他们那模样,眉梢一挑,“啊,之前忘了告诉你们我家的隔音效果比较好!”

    渣爸和那继母总是有这样那样见不得人的事,所以这幢别墅还特意被安装了据说是最好的隔音层,所以——

    现在看来效果确实不错啊!

    林鹤轩:“……”

    他们还能说什么?

    “咳……不要这么看着我,放心,你们答应我的报酬还没给,不会让你们就这么死了的。”梵芊菡又特别补充了一句。

    扎心了,妹子!

    说的好像他们很怂的样子。还需要一个妹子的保护!

    “收拾东西,准备——”看着自己手下的几人连个女人都比不了,楼炎枭不免的皱起了眉头,看来以前对女人的观念还得纠正一下,至少这里还有个不是只知道爬床走捷径的妖艳贱货!

    “哦哦……”元童赶紧的应了一声,从厨房拿了个大饭盒将桌上还没吃完的饭菜装上。

    闵律风直接跑到厨房将电饭锅抱起来;元魁更是一手扛着一个米袋;林鹤轩倒是轻便,将那些调料装到一个袋子里,自己提好。

    一群人整装待发,最后楼炎枭直接一个命令,“好了,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