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刺龙芽的袭击
    只是一瞬的神游,梵芊菡很快的就恢复了镇定。

    转而双眼严肃认真的看着周围,只见那艳丽的杜鹃花园充斥着危险气息,长长的灰褐色带刺藤蔓张牙舞爪,像是在昭示它的利爪,随时给人致命的一击。

    当看清楚了这袭击之物的庐山真面目时,淡漠霸气如楼炎枭,也有一瞬间的怔愣,这是什么鬼东西?藤蔓也成活的了?

    “楤木,又称刺龙芽,为攻击性变异植物,危险性极强,最重要的是没经过处理的刺龙芽有毒,小心别让它刺到身上。”梵芊菡略带严谨的声音传来,虽然软绵却又让人信服。

    “嗯——”楼炎枭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身体警觉性更强了些。

    甚至还非常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未免懂的太多了吧?植物都认识?

    梵芊菡骄傲脸:那是,她上辈子不光有名人录笔记,还把隔壁组同事的变异植物百科也借过来记熟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来了——”

    刺龙芽强势来袭,两人一猫左躲右闪,雷电、爆炸齐来——

    但是那一院子全是这个玩意儿,就算是本事通天也难免的躲的狼狈了些,衣服裤子被划出了一道道口子。

    还是女王喵动作迅速点,块头又小,在这密集的刺龙芽当中倒是蹿的如鱼得水。

    “啧……谁那么有闲情逸致养这么个玩意儿?这是被打鸡血了还是咋地,不过是一阶变异植物居然这么凶?”梵芊菡皱着眉头抱怨了一声。

    据上辈子她的记录里记载,这玩意儿可是生长在东北部地区的,现在居然出现在这儿了,可不就是那养的人缺心眼吗!

    “……”楼炎枭看了她一眼,霸气的眼神中也透着一抹无语。

    “不行,得找到它的主根才行。那个谁——”梵芊菡对着楼炎枭的位置就喊了一声。

    那个楼炎枭薄唇一抿:“……知道了。”

    于是,两人瞬间转变动作,梵芊菡开始往外转移,而楼炎枭则变为主动攻击。

    “嘭嘭嘭——”枪口所指之处,刺龙芽寸寸被打断,不过很快的又卷土重来,像是数不尽的枝条抽打而来。

    硝烟,银枪,帅男,跃动的节奏,构成一幅绝色的动态图。

    而唯一看到此景观的梵芊菡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双水眸谨慎、快速的在那一片杂乱的地上扫过。

    “不是,这里也不是,到底在哪里呢?”深皱着眉头,梵芊菡皱着张脸满是暴躁,要是再不解决掉这玩意儿,就这乱七八糟的乱扫荡,要是把小鸽子爸妈的遗体弄坏了可就不好了!

    “对了,遗体——”梵芊菡瞬间朝着那边看过去,只见在那些张牙舞爪、随意挥舞的刺龙芽中间,却没有半点损伤,依旧完完整整的躺在那里。

    顿时她双眼一亮,“找到了——”

    声音一落,她快速的就朝着那个方向掠去。

    眼看着那一根粗壮的刺龙芽迎面而来,梵芊菡水眸一眨,一个弯腰,转而快速的往旁边一跃,一道雷电轰隆的直劈而下——

    瞬间,那刺龙芽组成的遮天大网土崩瓦解,化为飞灰,烟消云散。不过,主根还在,那连绵不断的带刺枝条仍旧继续组织而来——

    梵芊菡神色一凌,顾不上许多,直接快速的躲开其余杂枝,就冲着遗体的方向继续前行。

    强烈的动作刺激着之前受伤了的手臂,上面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运动过激。

    不过,这点痛梵芊菡还没放在眼里,只是稍皱眉头,“呵——抓到你了!”

    五指一伸,五条紫色雷蛇迅速蜿蜒而出,交错纵横,爬满了整个地面。

    “吱吱吱——”电闪雷鸣,那刺龙芽整个被电焦的一塌糊涂,甚至蔓延到了地下,枝桠根部极速焦裂,像是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其余在外的刺龙芽也因为失去了主根,全都颓丧、掉落在地。好好的一片杜鹃花院子凌乱凋谢,繁花落尽,散乱成一片。

    “呼,结束了。”眸光闪动,梵芊菡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就朝着那边的两具遗体走去。

    楼炎枭剑眉微挑,早已屹立在那侧了,双目犀利的在上面扫过,“手脚捆绑,颈处有明显的刀伤,致命伤是人为杀害!”

    “嗯。”梵芊菡的视线也在那两处伤痕伤定了定,再看看夹在女人衣领上还在抖动的两片嫩芽,倒是对过程有了些大致的猜测。

    想必是那几个绑匪看着两人毫无用处,就在这里动手了吧,却没想到,末世来临,鲜血刺激了生长在这里的刺龙芽,助长了它的变异生长,也激发了它的凶性,那么接下来,吸尽浇灌它的血液。所以,他们看到的这两具尸体才会变成这幅模样,干扁凹陷的,不像是自然死亡。

    “你在干什么?”楼炎枭看着她毫不费力的将两具遗体托起来就往外走,略带诧异了几分,按理说这女人要是不进去搜刮一番肯定不会罢手的,从之前那他们去过的小村子就知道了,怎么现在——

    “如你所见,既然找到了,那就走人了。”梵芊菡耸了耸肩,事实上楼炎枭对她的了解非常正确,若是她没找到小鸽子的父母的话——

    “那里面……”

    “里面的事就不用担心了,既然刺龙芽发狂,里面的那些血气旺盛的绑匪八成是活不了了,不用担心他们会出来突然出来给你来上一枪。”

    “嗯。”他是怕这个的人吗?

    楼炎枭抿了抿唇,没再说话,反正是陪着她来的。

    ……被自己这突然来的意识给震了一下,他什么时候会为女人着想了?

    抿着唇,皱着眉,颇为不解!

    不过,这就不关梵芊菡的事了,感受到身后的人突然低沉下来的气压,她现在完全没兴趣去理会。

    只是抱着两个人已经一马当先的回到了小鸽子他们的那栋别墅。

    “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们这是——”还在大厅内争争吵吵的几人被突然出现的两人吓了一跳。

    林鹤轩撇开还在跟他叨叨的闵律风就走了上来,微皱着眉头看向梵芊菡手上的两具尸体,“这就是小鸽子的父母?”

    “嗯。”梵芊菡微敛下眸,声音中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沉重。

    ------题外话------

    是的,没看错,小鸽子的父母死了。落在穷凶极恶,本就是亡命之徒的绑匪手上死了,因为他们没有价值,捞不到油水,又阻碍了他们的计划,所以不得不带出来除掉。或许在末世来临之前,在看尽丑恶之前死去对于他们这种爱与恨鲜明的人来说是幸福的,至少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而死去的。死虽看似鸿毛,却重喻泰山,父爱母爱之伟大,给小鸽子也留下了最珍贵的回忆!

    比之末世后,那些曾经海誓山盟的情侣为了生存却推对方去死,父与子、母与子、坚贞不渝的夫妻之间只为了一口饭、一块饼干却争斗不休来的干脆利落,他们死得其所,他们保留了最干净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