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千里眼顺风耳
    梵芊菡耸了耸肩膀,不是很明白这军火头子到底在想什么。也没多管,叫上小鸽子就往楼上走,然后就是一番豪言壮志:“走,今晚把这个别墅给我翻个底朝天,一粒金沙都不给剩下。”

    “哦——”半夜三更的,小鸽子一点不困的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兴奋着张小脸,积极回应道。

    楼炎枭:“……”嘴角抽了抽,这对表姐弟还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他那双蕴含锋利的眸子也不由自主的在周围扫视着。犀利的眸子准确的在不远处捕捉到了一个影子——

    嗯?那角落里还漏掉了一个小金元宝。

    啧……他皱了皱眉,真是丢三落四的还想不留一粒金沙!

    抿着唇,一脸疏冷的走过去,然后自认为纡尊降贵的弯下腰捡起来,放到桌上。

    看着那明晃晃的在桌子中间一颗金闪闪的亮光,又忍不住的眉头一皱,大手动了动,将它推到一旁暗色的角落里。

    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高大挺拔的身子在旁边站了半响,想了想,又把之前的那只翡翠葫芦放在了金元宝的一旁。一金一绿,这才扬着性感的薄唇,迈开长腿回到了原来的椅子上坐好。

    不过,下一秒,楼炎枭的眉头又是一拧,心里再次哼了哼,嫌弃了一句,真是丢三落四的。

    然后再起身,捡回来个小玉珠放到桌上和金元宝、翡翠葫芦作伴。

    ……

    而楼上,此刻的梵芊菡看着前面那个顶着两片小嫩芽,一脸欢脱样儿,一路小跑走了的小表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挺精神的。索性这个别墅里已经没什么其他危险了,由着他去吧。

    而她自己则随意的打开一间房间,进去了。

    双眼敏锐的往四周扫视了一圈,咦,居然还有个小保险柜,那双水眸跟着就是一亮。

    她就喜欢有钱人这样保管好东西的方式,这密码锁对她来说简直是顺手拈来的事儿。

    一脸喜滋滋的就跑了过去,然后利索的开了锁。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里边没有什么翡翠金银的,而是一大堆对于末世前的人来说很值钱的合同房产,但是末世后擦屁股都嫌脏的纸。

    唯一还能看得上眼的是那一块压着纸的翡翠小石头。

    “啧……真是一点都没有收藏金银、玉石,坐等涨值的经济头脑。”嘴上唏嘘了一番,随手就将那些纸放了回去,密码也给顺带的弄了回去。

    随后抛着那块石头打算收起来。

    “咦——”看了看这封闭的房间,正好没人在。

    梵芊菡眼睛就是一转,从红包储物格中将那个空间手环拿出来。

    欣喜的上手摸了摸,那双眼睛顿时就亮了。嗯,不仅看起来很符合她的品味,就连摸起来也十分舒服啊。那光滑莹润的手环表面居然还自带了一点温润,轻轻一碰,让整个人都身心舒畅了起来。

    好东西啊,不愧是出自精灵族之手的!

    又喜不自胜的摸了摸,担心了一下小精灵的屁股,然后就往自己手上一套。

    一到手腕上,就见着那片的细长的绿叶上发出了一抹莹润的绿光,转而她就感觉到了他们之间存在着一股特殊的联系了,好像是除了她就没人能打开了的样子。

    梵芊菡双眼亮了亮,这样就不用担心手环丢了会被别人发现其中的秘密了。

    心念一动,怀着好奇的心里就进了空间内部,“看”到了里面的空间了。

    这里面并不是她所想象一片纯白的,单纯的储物空间。而是铺了一层肥沃的土地,一眼望去上面还长着一片绿色的小草,像是地毯一样,整齐舒适。

    她简直又惊又喜,真是捡到宝了。这空间虽然不如某些末世里面写的,女主的空间里拥有灵泉、丹药、修真功法什么的,但是光这样的已经很让她惊喜了。

    眉梢轻扬的将自己手上的那颗翡翠石头放了进来,等她再找几块翡翠就给小精灵送去。哦,还有之前得到的那个不知名小箱子,啧……这玩意儿在刚才打斗的时候好几次掉到了地上,不知道有没有碎了,等有时间再打开看看好了。

    心情非常良好的她一点也没掩饰的激动,恨不得现在就跑到系统的另一头,真给小精灵来一个么么哒!

    楼炎枭:你还记得楼下,一直默默帮你收集东西的我吗?

    梵芊菡:不是很清楚,谁叫你这么闷骚呢!

    “嘶——”太兴奋了,一不小心把伤口给扯到了。梵芊菡吸了口凉气,赶紧的退出了这片空间,看来她也得吃一个“营养不良”的小苹果了。

    匆忙之间,她并没有看见在那一片绿草的中间,两株小苗正在欣欣向荣的成长着。

    梵芊菡吃完了果子,身上的伤瞬间全好了,让她不得不感叹一下这果子的好处啊,果然不愧是精灵出手的东西,效果杠杠的,不过可惜,这小苹果里面似乎并没有果核,不然可以放在那长草的空间里种一种,试试里边能不能种东西。

    这想法出了一瞬,就被她抛诸脑后了。现在还是收集宝贝要紧——

    这样想着,又对其他的房间内进行了一顿如法炮制的大搜刮。等这一大一小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张满足脸了。

    刚坐下去的楼炎枭手指一顿,若无其事的闭上眼睛装作闭目养神。

    “咦——表姐,那里还有一堆宝贝呢,我们之前怎么没看到啊?”小鸽子清脆的童音响起,双眼放光的就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朝着角落处那一处跑去。

    梵芊菡看了一眼那角落桌子上,堆着的一堆零零碎碎的价值不菲的东西,双眼狐疑的在那个闭着眼,一脸没什么表情的男人身上扫过——

    “表姐,你在看什么呢,这里有宝贝,快来快来啊!”小鸽子欣喜的声音打断了这探测狐疑的目光。

    “嗯,来了——”她语气上也带上了一丝喜色。因为她在里面看到了翡翠的影子——

    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消失了,楼炎枭那“霸气严肃”的面上瞬间松了一口气。不过转而又有点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失落!

    睁开双眼,他那双犀利的鹰眸准确的捕捉到了那个笑脸如花的小屁孩,正拿着他找到的一堆东西献宝呢。

    眉头没由来的就是皱了皱,这小屁孩怎么看着有点嫌弃呢!啧啧……真矮!

    等梵芊菡笑意盈盈的将东西收好,再看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收回视线了,正在那里装雕塑呢!

    啧啧……这个军火头子意外的有点可爱!

    梵芊菡心里想着,就带着小鸽子走过来了,“走吧,我们回去了。”

    “嗯。”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微敛,紧闭着唇。起身,就大步的往门外走去。那架势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

    但是已经有些了解了他一些性子的梵芊菡可不这么认为,她一双水眸灼灼,非常感兴趣的对着那个背影看了几眼。在心里啧啧称奇——

    “表姐,你在看什么呢?”

    “嗯,没什么,一只别扭的狼崽子罢了。”梵芊菡挑眉,兴致盎然的随口来了一句。

    “啊?狼崽子?狼崽子在哪儿,小鸽子怎么没看到啊?”小脑袋左摇右晃的,这里除了一片空旷还有的就是被表姐嫌弃剩下来的椅子了,哪儿有狼崽子啊?

    一张小脸上有点懵!

    原本走在前面大步流星的高大身影浑身一僵,不过只是一瞬,脚步又加快了往前走去。

    “行了,别找了,我开玩笑的,赶紧跟上。”梵芊菡拍拍那个还在东张西望的小脑袋,唇边噙着笑意的安慰道。

    “哦。”小鸽子有些蔫蔫,还真以为能看到狼崽子呢!

    “喵喵——”哼,你这个小姐姐的小表弟,怎么这么不识货呢,狼崽子有什么好的,有本喵厉害吗?

    “啊,还是女王厉害。”小鸽子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又高兴起来了。

    “喵喵——”算你小子有见识!(傲娇脸)

    “哈哈哈……”于是,那低落了一下子的心情又好了。一猫一豆丁欢快的小跑了起来,超过了前面在走的楼炎枭。

    幽暗的黑夜里,树影重重,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了,好在前面有小鸽子的声音拉动了一下氛围,使得后面两个一前一后走的人之间不那么沉冷了。

    不过,还是相对无言,一路回到了小鸽子家的别墅。

    刚在院子里做伸展运动的元童早早的就停下了动作,然后对着门口看着。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双眼一亮的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一小豆丁和猫。“咦,小个子你真的回来了,老大和小姐姐呢?”

    “啊,他们在后面呢,马上就回来了。”小鸽子笑嘻嘻的道,随后带着女王就往里面走去,“女王,今天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喵喵——”

    一人一猫没理会前面的几人,绕过他们就往里面走去。

    哼,叫他小个子的人都是坏蛋,这个嫩脸叔叔!

    “哎——”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小后脑勺。元童脸上一垮,“这个没礼貌的小个子!”

    “说什么呢?”梵芊菡一走进门就听到了这一句,眉梢一挑,双眸犀利的就看了过去。

    “额……没什么,没什么……”元童干笑着,秒怂。咦,这个小姐姐怎么走路没声音呢,他居然都没听到就出现了!

    “哼,那就好。”梵芊菡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后双眼就落到了院子里。

    “嗯?”看着这里东一个坑,西一个土坡,那边还有几处水洼,还有那秃了头的树枝,和一地已经与泥土混为一体了的腊梅花瓣……

    梵芊菡额角跳了跳,也亏得刚才小表弟一股脑的就往楼上走,要是看到这比施工现场还破败的地方,没准要哭——

    她揉了揉额角,语气压抑了些,“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把这里搞成这样的吗?”

    就连跟着进来的楼炎枭也是眼底闪过一片惨不忍睹之意。

    “啊,这个是他们弄的,跟我没关系,我才刚醒来。”元童立马举起双手作投降状,一脸我是无辜的样子!

    梵芊菡看了他那无辜脸一眼,好吧,确实他觉醒的异能也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而那些水嘛,泥泞巴巴的……

    双眼就看向了那站在昏暗灯光的阴暗角下,一个半靠着墙的人身上。

    “咳……”林鹤轩推了推眼镜,从“藏身之地”走出来。

    隐藏在镜框底下的双眼闪过一丝暗芒,总觉的这姑娘好像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异能似的,这是错觉吗?

    “是我不小心。不过,既然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也不用太过紧张。”这话说的风轻云淡,像是在陈述一个非常有理有据的事实。

    “对啊,对啊,大鸟说的对。不用计较了吧,而且你看,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再过五六个小时我们就要从这里离开了,这里整理起来可是得超过这个时间呢。而且,这罪魁祸首还是元魁——”闵律风话音一转,就把罪状给推了出去。

    哼,反正他只是吹掉了几片花瓣,这地是元魁弄得,这水是大鸟放的,虽然不是很想承认自己拼命练出来的异能只能当当电风扇,吹吹花瓣,但是这个时候,怎么能认!

    “啊——我,我的力气有些用大了,没想到这土就自己动了……”元魁挠了挠头,傻大个的脸上满是真诚的歉意,反倒是让人有些不忍心责怪了。

    梵芊菡嘴角一抽,“算了。”

    “明天早饭交给你们了,早上五点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闵律风赶紧忙不迭的点头,生怕这女魔头反悔,万一让他把花瓣给弄回枝头他该咋办?

    “我也会帮忙的。”元魁憨憨的笑着,很是耿直。

    唯独林鹤轩脸皮很厚的在旁边道,“放心,他们会准备好的。”

    闵律风脸上的笑意就是一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该死的大鸟。不过看到那扫过来的眼风,没敢这时候怼回去。

    好声好气的又冲梵芊菡讨好的笑笑。

    “嗯。”梵芊菡满意了,至于劳动力分配不均的问题就不归她管了,就当做兄弟间的小情趣好了~

    随后到厨房放下了一点食材就上楼去了,这一身的狼狈,是该好好清理清理了。

    目送她离开,院子里的几个男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不对啊,我们也有异能了,还怕她干什么?”闵律风脸上就是一变,很想给自己呼一巴掌,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林鹤轩斜了他一眼,“就你这吹落花瓣,给人当当电风扇的力气,还是别上去螳臂当车了。”

    闵律风:“……”卒!

    元童:“哈哈哈哈……风哥刚才要是敢上去,我直觉一定很惨。”

    元魁一双浓眉大眼也是炯炯有神的点点头。

    闵律风憋屈脸:“你,你们……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没你这么蠢的兄弟。”

    闵律风:“……。”胸口中了一箭。

    “啊,是挺蠢的,我都知道的道理,风哥怎么就不知道呢?”元童天真道。

    闵律风:“……”胸口再中一箭。

    “行了行了,你们够了,信不信不给你们做饭吃——”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闵律风眼睛一瞪,他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们了。

    果然,这话一出,立马消停了不少。

    看着这一个个耍宝的人,楼炎枭的眉头越皱越高——

    还是林鹤轩看出了他的异样,瞥了一眼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兄弟,“好了,跟老大汇报一下情况吧!”

    “哦哦。”原本逮着机会想要嘚瑟一下的闵律风瞬间怂了。

    tut,差点忘了,送走了女魔头,他们老大还在这儿呢!

    于是,赶紧的小跑上前,“嘿嘿,老大回来了,我觉醒了风系异能,大鸟有水系和空间,元魁有土系,还有力气好像也变的大很多,瞧,那地上的坑全被他砸出来的。”临了了,还不忘告一把状,之前肩胛骨快碎,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仇不能不报。

    楼炎枭倒是没注意他后边的语气,只是有些诧异的看了过去,这坑确实挺深的,嗯,看来力气还挺大。

    “嘿嘿。”元魁傻笑着挠了挠脑袋,笑的一脸腼腆。

    “还有呢?”无视闵律风等看元魁挨骂的幸灾乐祸表情,楼炎枭那双深邃的眸子越过他,就看向了那个还傻兮兮站在那里的人。

    “啊,元童啊,这个……”闵律风挠了挠下巴,一脸深思,这他还真没琢磨出来是个什么异能。

    元童撇撇嘴,傲娇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自己很高兴的介绍道,“我好像视力比以前好了,听的也比以前清楚了,还有闻的……咦,老大你身上味道好臭啊,还有血腥味,难道你受伤了?”

    楼炎枭脸色一沉,没理会他担忧的小表情,沉声的就问了一句,“真的很臭?”

    “嗯嗯。”元童不明所以,还是很实在的点了点头。就这一点,和元魁不愧是亲兄弟!

    于是,楼炎枭的脸色更难看了,即使那张俊美的脸也依旧不能将他那难看的脸色颜值提升。

    绷着脸,抿着唇,脸色难看的迈开长腿就朝着别墅内走去。

    留下院子里的四个人相视无语。

    元童一脸懵逼,“我说错什么了?”

    “谁知道呢,没准老大新增了洁癖这一特殊癖好呢。”闵律风耸耸肩,很欢快的就跟了进去,还有三四个小时,他可以再回去睡一觉。

    元童眨眨眼,很无辜的看向自家亲哥。难道老大以前不爱干净吗?

    “呵呵呵……我们也进去吧。”元魁摸了摸他的脑袋,他也不是很清楚,还是把人带上去休息吧。

    唯独林鹤轩推了推眼镜,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那个远走了的挺拔僵硬的背影。

    凭着他敏锐的大脑,他可以肯定,这件事跟那个姑娘有关,没准老大就要开窍了呢!

    薄唇一扬,笑的诡谲莫测!

    原本还想回来叫他一声的闵律风,瞬间打了一个哆嗦,赶紧的蹭蹭蹭又上楼了。哼,大鸟肯定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呢,他还是不在他面前晃了吧!

    随意找了间房间进去的楼炎枭,第一时间就是进浴室——

    他一脸正色的看着镜子中的那个模糊身影,发型脏乱,脸色难看,衣服还破了几道口子,脏乱的比刚从乞丐窝里出来乞丐才好上一点儿。低头嗅嗅,果然有一股味道——

    自己嫌弃的那双剑眉都扭曲了。

    看来那个女人后来离他那么远走路还不说话,一定是因为他身上臭!

    楼炎枭唯独还没变的深邃眸子闪过懊恼之色,该死,看来以前的形象全被败坏光了!那女人还不知道怎么笑话他呢!

    这让本就在意外表装逼的楼炎枭心里十分别扭!

    可是他完全没想到的是,第一次见梵芊菡时他的样子,可比现在糟糕多了,至少现在这脸色还不是暴怒的,让人恨不得给他一拳的暴躁脸。

    抓了抓蓬乱的头发,一头就扎进了浴缸,仔细洗了起来。

    至于衣服的问题,拿上小鸽子的凑合了,比之前穿梵芊菡家里的,那些估计是她爸爸的男人衣服好多了。

    而此刻的梵芊菡也没在乎他身上臭啊不臭的,她的鼻子确实是灵,但是没那美国时间去注意一个男人臭不臭啊!

    她赶着把翡翠发给小精灵,自己好好睡一觉呢,今天连续经过两场大战,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了啊!

    更何况她还只是个小女子罢了!

    将之前得到的翡翠小石头,还有一个翡翠大白菜雕塑和一条翡翠项链……

    至于还有一个翡翠葫芦……她微挑着眉,抬手摩挲了几下,想了想,还是没发出去。鬼使神差的将它放进了刚得到的空间内。

    随后,红包点击发出去,得到了小精灵的欢呼声和几个果子的回礼,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蒙蒙亮,被楼下早起移动的声音吵醒了,微皱着眉头,穿上衣服下楼了。

    “哟,起床了,快来吃饭。”闵律风扬着一口大白牙,笑的一脸灿烂的跟她打着招呼。

    “表姐来了,快来吃饭了……”小鸽子也抬起小脑袋,一脸精神的看着她。

    坐在首位的楼炎枭脸上微僵,还是朝着那个方向挪了视线过去,眼神闪烁,脸色忽明忽暗的,不过那张俊美严谨的脸还是绷的牢牢的!

    嗯,这个女人脸还没洗,头发还没梳,邋里邋遢的,哼,真难看!

    ……比他昨天还难看!

    脸皮抽动了一下,还是没说话,将视线挪了回来,继续吃桌上的鸡蛋。

    林鹤轩看的一脸若有所思,那双狐狸眼丢丢的放着精光,看的旁边闵律风那叫一个抖的不行啊!

    这大鸟,总是一肚子坏水这是想要干啥,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嗯。”梵芊菡淡淡的应了一声。抹了一把脸,啧……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洗呢!

    皱了皱眉,很是嫌弃的就直冲洗漱间而去。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不过一分钟时间,很让人怀疑她究竟洗干净了没有!

    楼炎枭不自觉的眼神好几次在她脸上扫过,剑眉敛起,光看表面还是挺干净的。不过不是说女人一般出门都需要好几个小时吗?这女人怎么不一样?

    比他还快,啧……

    果然不是一般女人!

    心里一边暗暗评估比较,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饭。林鹤轩好几次光明正大的看他都没发觉,闵律风也跟着看了好几次,结果被一眼扫了回去。

    闵律风:“……”tut,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总的来说,这一顿饭,除了眼神扫射乱了一点之外,还算平静的过去了。

    “小鸽子,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我们要走了!”梵芊菡吃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筷子问道。

    “没有了,我都收好了表姐。”小鸽子拍了拍自己几个口袋,小胖手扒拉扒拉小脸,表情略带惆怅。

    “嗯。”梵芊菡双眼在他身上上下扫了一圈,“我看还差点,我再去一趟楼上,你们准备准备吧。”

    “哦哦。”被看了一眼的闵律风利索的点点头。

    那样子,就连元童也很看不起他,今天凌晨那得瑟劲儿哪去了?

    那边,梵芊菡来到小鸽子的房间,这是一间充满温馨的儿童房。天蓝色的装修,淡蓝色的床,上面还有很多玩具,飞机、坦克、变形金刚,每一样都非常精心的保养了,此刻都被收在了一个纸箱子里,一样样摆放得很整齐。

    看来是小鸽子自己收拾过了,但却没带上。梵芊菡唇角抿了抿,这小子怎么就不知道跟她求助呢!

    那一向张扬的脸上落寞一闪而逝,随后转眼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抿着唇,将整张床直接收进了空间,旁边衣橱里的小衣服也一并收了。

    有个空间就是这点好,不用再跟小十一讨价还价也能随意存放东西了!

    再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看着没什么可带了之后,这才踏出了门。

    外面,楼炎枭几人已经将车开出来了。

    闵律风四个很自觉的坐到了后边,顺带着把小鸽子也抱到了林鹤轩腿上坐着了,看着比昨天坐的还舒适不少。

    经过了一天的消耗,车子内能吃的东西也不多了,电饭锅什么的也被扔在了别墅里。反正就要到z市了,这些东西的来源完全不用担心,他们就是这么自信。

    梵芊菡一挑眉,很是满意的绕到了副驾驶坐着了。

    门一关,“走,出发吧!”

    “z市里面的丧尸和我们之前见过的没法比,人口多,代表着丧尸也多。你们这几个……”

    梵芊菡看了一眼后边那几张跃跃欲试的脸,还是决定打击他们一下,“你们这几个还没长好的异能者还是别随意冲过去了,虽然被咬了不会变成丧尸,但是被咬多了没准会被啃成骨头架子,那你打算活也活不了了。”

    闵律风几人:“……”他们看着像这么傻的人吗?

    梵芊菡眼尾一扬,一眼横过去,很像!

    闵律风几人:……好吧,他们不说了还不行!

    “嘿嘿,表姐真厉害!”小鸽子拍着小胖手,那张小脸又精神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表姐厉害!”闵律风龇着牙捏了捏他那张软乎乎的脸,哼,这个小屁孩真讨厌,不过这脸还挺软乎的!

    “哼,你这个黑皮叔叔——”小鸽子被捏的水汪汪的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两只小胖手试图前来救援。

    不过却被闵律风灵活的躲过了,继续捏——

    “尼……尼再捏窝的脸,窝就……脚小龙兄弟咬你了……”

    含糊不清的话刚说完呢,就见他肩膀上的那根草蹭蹭蹭的长高了一截——

    闵律风顿时脸上一僵,嘿嘿嘿干笑的放开了,差点忘了,这小子身上还有个大杀器在呢!

    “哼——”瞧着他松手了,小鸽子傲娇的一扬下巴,他可是要成为像表姐一样厉害的人,怎么能栽在这黑皮叔叔的手上。

    “喵喵——”女王喵乐滋滋的从前面探过脑袋来,也是一猫脸的神之蔑视。

    闵律风:“……”嘿,他还就拿着女魔头的一家三口,哦不,一家四口没辙了是吧!

    瞬间感觉到身体被掏空,摊在后面不想动了。

    坐在前面的梵芊菡满意的勾起唇,一双漂亮的水眸就看向了前方。

    这军火头子的车开的倒是挺稳的。一路开过了里面有些弯曲的小道,出了别墅区的大门,呼呼的就往外的大路上开去。

    没一会儿的就到了一段宽阔的大道上。

    不过,比他们更早的还有人在。

    梵芊菡眼力很好的就看到了开在前方几百米外的三辆车。一辆非常普通的大巴,两辆非常炫酷的赛车,现在她正好看到那两辆炫酷的赛车嚣张的超过了那大巴——

    眉梢就是一挑,啧……看来昨天的红毛还没被教训怕啊!依旧嚣张的不行!

    “咦,我看到了,看到了,而且还听到了——”元童突然欣喜的声音响起。

    原本在还郁闷中的闵律风一眼看过去,“你咋咋呼呼的干什么呢?”

    “哈哈哈……。风哥,我看到前面两辆车了,而且还听到那大巴车内的人正在骂骂咧咧说该死的小混混呢!”

    “嗯,这么神奇?”闵律风一脸狐疑的看过去,对着他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没看出来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啊,还是粉嫩粉嫩的。要说真有变化的话,那就是更粉嫩了。想着,就想上手感受一下是他的脸嫩呢,还是刚才那小屁孩的脸嫩?

    不过,这手才刚伸过去,就被他给躲开了。

    “哈哈哈……。风哥,我就直觉你会捏我的脸,哈哈哈,我猜对了吧,你别想捏,别想捏……”说着,就嘻嘻哈哈的往后躲,最后一把拉过元魁的大手遮住了自己的脸,这下子彻底安全了!

    闵律风郁闷了,这小子这到底是觉醒了什么异能啊,不仅耳朵好使了,眼睛变亮了,居然还能让直觉变准的?

    小鸽子小眼神偷偷的羡慕,他怎么就没有直觉呢,不然就没人可以捏到他的脸了!

    “哈哈哈哈……”元童笑的一脸得意。

    坐在前面的梵芊菡眼神闪了闪,眼底带着若有所思。上辈子资料记载,元童有着一双千里眼,顺风耳,是最好的侦查前锋,可是现在看起来,或许不止如此啊!看来,上辈子的名人录笔记里记载的也不详实啊!

    至少就楼炎枭这几个人都不是笔记上记录的那么简单。

    “咦,我又听到了,听到了,那辆大巴车上的人还在说……”元童脸上的笑意一僵,双眼有些微妙的看向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人。

    吞了口口水,心里有些怕怕。

    “嗯,是在说我吗?我也有些好奇呢,说来听听——”梵芊菡侧过头,手指抚过樱红的唇角,笑的一脸诡异兴味。

    那辆大巴车上的应该是昨天的那位热心少女和她的信众一群人吧,她们昨天也不过一面之缘罢了,还真跟她杠上了啊,有点意思啊,真有点意思啊!呵——

    “啊——”元童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眼珠子一转,专心听了起来。

    闵律风撇撇嘴,这女魔头还真是恶趣味,不过不妨碍他感兴趣啊。他还真有点好奇,那些人会说这个女魔头什么?

    就连在开车的楼炎枭也不免的耳朵动了动,虽然一本正经的开着车,但是注意力还是分了一半出来!

    随后车内就安静了下来,元童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一句句话,被他学的有声有色的:

    “雪倩,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啊,人美心善,可比昨天那个漂亮女人好多了,你放心,等找到了我爸,我让他给你们很多钱。”

    “嘿,你个王百万,你爸给你取这个名你还就真知道钱了,现在钱有什么用,拿来擦屁股都嫌脏。雪倩啊,我爸爸是开保全公司的,等找到了我爸,凭着他手下的保镖,一定能让你在末世过上好日子的。还有昨天那个见死不救的女人,我一定要她好好尝尝被绑上三天三夜的滋味。”

    “哼,我说你们两个得了吧,林正勇,你爸给你的名字也取的不行,正勇正勇的,没想到长大就歪了,改叫无耻吧。不就是就看着这叫雪倩的女人长得漂亮吗,讨好什么呀,救我们的可是旁边站着的浩子小兄弟,这女人不就是仗着自己的美貌,站着说话不腰疼吗!我看还不如昨天那个见死不救的呢,人家长得可比她漂亮了几百倍,而且不虚伪不做作,虽然蛇蝎心肠了点,但好歹真实啊……。”

    这话一落,车内的几个人顿时眼神诡异了一点,没想到昨天骂的最凶的那不良少女居然还对女魔头“赞誉有加”?

    梵芊菡也是一挑眉,脸上依旧挂着淡笑,看了一眼那像是按住了停止键的元童,“嗯,很好,继续——”

    “哦哦。”乖乖的点了两下头,然后继续绘声绘色的学着。

    “嘿,丁玉,你这人怎么回事?人家救了我们你懂不懂感恩啊,而且那昨天那女人虽然漂亮,长得跟天仙而似的,这不是我们动不了吗,现在这雪倩……”

    “咳咳……怎么说话呢,雪倩也是你小子能肖想的,你这泡妞的语气怎么回事呢你——”

    “我怎么了,我就,难道你别说自己没这个心思,哼,有种我们公平竞争啊!”

    “谁怕谁,来就来啊——”

    “……”

    零零碎碎的一大串话下来,最后还是那叫雪倩的少女忍不住了,“王少,林少,你们别为雪倩起争端了,大家好好相处不好吗,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互相帮助。至于昨天的那个女子,虽然她……她脾气坏了点,心思狠毒了点,没救人确实是她的错,但是得饶人处且饶人,雪倩还是希望两位少爷能看在雪倩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这句话复述下来,元童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女人怎么回事儿,这话说的。怎么这么让人起鸡皮疙瘩呢!

    闵律风也搓了搓手臂,一脸受不了的模样,“行了行了,你还是别听了,我都快受不了了,这女人光听着都觉得假,那一车的人是怎么受得了的。”

    “啊——”元童虽然对他的话很赞同,但是——

    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朝着前面漂去,下意识的还是想看小姐姐的意思。

    梵芊菡眉梢一挑,一点没心理负担的就笑了,“那就别听了,省着点异能,等到了市区还得靠你侦查呢,浪费在这种事上确实不大好。嗯,不过那少女说我心思狠毒,呵呵呵——等下次见面我可得给她好好演示演示不可了——”

    语气意味深长,让车内的人胆战心惊!

    果然女魔头就是女魔头,还是瑕疵必报,他们还是为那位“很作”的少女默哀一秒钟吧!

    楼炎枭听的唇角微扬,向上提拉了一个弧度。

    脚下油门一踩,又拉近了两车的距离。

    林鹤轩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唇边也带起了一抹果然如此的笑意。

    “哦……”元童默默的应了一声,将接下来的话默默的咽了回去。耳朵动了动,他也想不听啊,但是耳朵实在是控制不住怎么办?

    嘤嘤嘤……那女人说的话真是太恶心了,作,实在是太作了,简直比以往他在老大身边见过的那些倒贴上来的女人还让人受不了。

    怎么办?他现在不要顺风耳了,怎么停下来不听啊——

    欲哭无泪!

    越野风驰电掣,在那辆大巴车边上呼啸而过,原本充满了对梵芊菡讨伐的声音,那叫雪倩的圣母慈悲,祈求放过的声音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快……快看,昨天的那个姑娘——”

    车内的人一个个的,一脸惊异的看着出现在左侧越野车内,那张正好对着他们的姣好侧脸,她笑的绝色动人,却又诡异莫测。那张漂亮的樱色唇瓣硬是让他们看出了一丝妖魅的威胁弧度——

    ------题外话------

    万更万更~

    明天是什么好日子,宜嫁娶吗?居然让我去接新娘(⌒▽⌒)~

    其实我跟那个结婚的堂哥真的不太熟(⊙0⊙)

    不过确实要开始忙起来了,明天开始我妈要领着我走街串巷,去亲戚家吃饭了,行程排的满满,哈哈哈哈……每年的初五开始是最热闹的时候~一群亲戚在聊一切工作怎么样啊,男朋友有了吗?有点麻烦有点烦……没男朋友怎么了,哼,我就喜欢单身,哈哈哈——

    好了好了说正事,这几天码字的时间又要少了,不过我尽量更哈。

    预先说一下明天更新的时间或许要到晚上了,各位小可爱们多担待,送一个大大的么么哒,爱你们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