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第一军火商老大楼炎彪
    她那双乌黑漂亮的水眸,洞察人心,像是把他们心中的龌龊探究的一清二楚。透过窗户看过来,他们简直浑身一怔,再也不敢有一丝动作了——

    那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直到她樱唇缓缓勾起,大风吹起她凌乱的黑色长发后,只剩下那一抹带有深意的笑意,随着越野车扬长而去——

    “我……我们……她听到了……”大巴车内,一个个呆若木鸡,面带惊愕,吓得他们整个人都懵了!

    风呼呼的响,远远的离开了好几百米也没听到半点动静了,元童满意的点点头,终于不用再听到那个难听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了。还是小姐姐厉害!

    而直到梵芊菡他们一辆越野车彻底离开了他们的视线之后,大巴车内冷冻的气氛这才活跃了过来!

    “卧槽,那女人的眼神太吓人了!”

    “是啊,不过她那张脸确实挺好看的。”

    “嘿,瞧你这色心不改的,那女人的眼神明明在说你们的一切都被我看透了,再敢招惹,宰了你——”

    “你小子眼神够好使的啊,这都能看的出来,厉害了!”

    “……”

    两位大少爷一人一句的,话题全围着梵芊菡在转了,气的在旁边站着的赵雪倩唇角发白,脸色扭曲,眼中透着的尽是恨意。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绝对是她在末世里最强大的劲敌,只有除掉她,她才能成为这末世的唯一女主角——

    旁边的不良少女白眼一翻,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这女人的嘴脸。她呵呵……就这样的也想当什么圣母救世主,先把你表面的那层虚伪皮披稳了先吧!

    不过,刚才的那姑娘还真特么的帅气,要是之前救了他们就好了,她肯定膜拜她,可惜……哎!

    无奈的摇摇头,看看那两还在争锋相对的蠢货,心里又升起了一股无力感。就他们这样的只知道吃喝嫖赌的大少爷,真能横跨两个省找到他们老爸吗?

    至于被他们当做谈论中心的梵芊菡,此刻正一脸慵懒的眯着眼小憩呢!

    也是看的后面闵律风那几个啧啧称奇,心中不住的感慨啊,女魔头的功力又更上一层楼了,这都还没开口说话呢,就把他们给吓懵了,简直叹为观止啊!

    心中暗搓搓的幸灾乐祸,不过面上却没笑出声来。女魔头现在可是闭着眼睛呢,要是把她吵到了,那待会儿被吓到懵逼的没准就是他们了。

    小鸽子挥舞着小胖手,一脸美滋滋,一手揉着女王喵,一手捏着小龙兄弟,还沉浸在表姐很厉害的回味中。

    “咦,那是什么,那个叔叔脸烂掉了居然还不叫,好厉害啊!”一道带着惊奇的童声引起了车内人的注意。

    梵芊菡缓缓的睁开双眼,视线也朝着前方扫去。前方路标上明确的已经指示这里离z市只距离五百米了,看来确实是该有人出现的地方了。

    顺着小鸽子的声音看过去,一只丧尸正绕了个圈转回身朝着他们的方向缓慢的走过来,梵芊菡在它脸上的腐烂处一扫,只是一只零阶丧尸罢了。

    “撞过去——”冷声带着凉意的声音想起,双眼看向那只丧尸时已经尽是一片冷酷默然了。

    “嗯。”楼炎枭一挑眉,油门一踩,砰的一声,直接撞上了丧尸。

    顿时那腐烂的液体迸射,在他们眼前炸开一朵恶心的烂花,随后整个身体飞了出去,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却又在大路的一侧晃晃悠悠的慢慢站起,然后继续朝着他们的方向跟过来。

    “咦——那个烂脸的叔叔好顽强啊!”小鸽子一只小胖手捂嘴,脸上带着惊讶的小表情。

    却是一点都不像害怕的,这让原本做好安慰准备的元童几人一脸懵。小个子,难道你的重点不是卧槽,那是什么玩意儿?

    卧槽,怎么能随便撞人啊之类的吗?

    现在这是闹那样儿啊,这个小屁孩难道真被教歪了?还是一点撞死人了的观念都不知道啊?想想,他们也是无语了!

    倒是梵芊菡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只要不是害怕就行了,不然这样的孩子在末世可活不长久的!

    随后,总算是有点表姐意识的开始给小鸽子科普了,“看到了吗,这就是之前我说过的丧尸,等到了市区,它们会满大街的都是,你只要看到脸烂的,都使劲的砸,只有砸掉了它的脑袋它才不会动了。不然的话,就像是现在,即使它被撞的满地翻滚了,也会闻着你的味道冲上来咬你的。”

    “哦,小鸽子一定会砸掉它们的脑袋的。”小鸽子绷着张小脸,满是严肃的点点头。

    闵律风:“……”满脸狐疑,就他这么个矮个子,确定砸的到脑袋吗?可别连刀举起来都没丧尸脑袋高。

    “嗯,很好。不过你要是看到会喷火喷水,或者会操控泥土、雷电的,反正有特殊能力的,那你就快点逃吧,或者找人求助。不过一般陌生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的可能不会帮你,帮你了也有可能是有其他意图的,所以你要加倍小心。当然必要的时候你也可以听一听那些丧尸在讲什么,和它们聊聊天没准也会放过你。”梵芊菡也是一脸认真的教导着。

    喂喂,你这么教小孩子真的好吗?还是想让他干脆被丧尸吃了?

    还聊天,不是很懂你们的脑回路,丧尸除了吃掉你,啃了你,还能说什么?

    “哦哦,表姐我记住了,一定不会随便相信陌生人的。妈咪也教过我了,除了表姐,谁的话都不能信,小鸽子一直有记住的。”说着,绷着张可爱的小脸还满是煞其事的点点头。

    闵律风、元童:这话他们可就不同意了,什么叫做除了表姐就不能相信别人了?他们不是人啊,他们也没什么别的心思啊!就你这个小豆丁,还能图什么?

    不过,要是抓住了这个小豆丁可以威胁到女魔头的话,那倒是可以试试!

    摩挲摩挲下巴,闵律风一脸的若有所思。

    “啊——表姐,前面有很多烂脸叔叔啊!”小鸽子一只小胖手指向前方——

    车内的众人也随之看了过去,眼睛快突出来了,这可不止是多啊,那是非常的多,人山人海了简直!

    “吼吼吼——”黑压压的一片,满地的丧尸迎面而来。

    “卧槽,这全市的人都变成丧尸了吧!”

    “来了来了,都过来了,我们要被包围了怎么办?”

    “怎么这么多,不行了不行了,我刚才怎么没听见,没看见,耳朵不好使了。老大,我们赶紧撤啊,被它们围上了,就算是想撤也撤不了了!”元童嘤嘤嘤,一脸欲哭无泪,说好的前锋侦查员呢,全被他搞砸了!

    “嗯——”楼炎枭也皱着剑眉,眼底闪过一丝沉色,之前没仔细注意,刚从大路上开进市区小道就被这些玩意儿给包围了,确实始料未及。况且,这里还不是正经的z市市区内。

    就连早有准备的梵芊菡也是一脸的狐疑之色,她也是见识过z市的丧尸满地的,但是却没有像这时候这么聚集,而且还来的这么快。该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百忙之中,还抽空问了一句,“小鸽子,有听到它们在说什么吗?”

    闵律风:“……”都什么时候了,还搞什么教育体会啊这是?女魔头啊,搞得他也好想吼一声,还能不能认真点啊!

    不过,还没等他疯呢,小鸽子却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嗯嗯,表姐,它们在说这里有好吃的,快来啊……”

    “表姐,好吃的是在说我们吗?可是妈咪说人肉都是酸臭的,最难吃了!”小鸽子眼睛眨巴眨巴,歪着小脑袋一脸迷茫。

    “唔……或许是它们心智还没长全,没吃过更好吃的。”梵芊菡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句,试图做个能解惑的好表姐!

    可是这一句却听的车内的人一脸无语,连原本就快要跳车了的紧张感也被缓解了一些。

    “呼呼……深呼吸,不要着急,妈咪说,人到了险境就要冷静,只要冷静了就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小鸽子配合着小嘴发出声来,腮帮子变得鼓鼓的,瞧着还真可爱!

    林鹤轩托了托眼镜,暗笑了一声,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他居然连个小孩子都比不过。

    他那双隐在镜框底下的双眼快速的扫过四周,判断地形,迅速分析,试图找到最佳的退路方案。

    梵芊菡同样的扫过四周,试图找到不和谐之处。

    “来这里,来这里……”突然一道大吼声响起,传入几人的耳中。

    “嗯?”梵芊菡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左侧方不到百米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大型加油站,而在加油站的二楼窗口,一个憨厚大汉正朝着他们挥手大声喊着。

    她之前好像从没看到这个大型加油站似的,这现在突兀的出现,必然有鬼。

    眉头不由的就是一皱。

    “这么大声,也不怕把丧尸招过去?”闵律风首先提出了质疑。

    “可能他们有什么特殊方法吧!”梵芊菡一双水眸在那个方向上扫过,只见那一个大型加油站前方十米左右的距离,居然连只丧尸都没有。

    即使他们这边距离也不远,但是那些满山满海的丧尸却视那里如无物,一只只的全朝着他们奔过来了。

    诡异,古怪至极——

    林鹤轩也眯起了一双眸子,要是换了别人,绝境逢生或许没在意着突然出现的加油站,但是他们——

    他心中也同梵芊菡一样的怀疑。

    “老大,我们怎么办?”元童有些着急了,再等一会儿的话他们就要被全部包圆了,而且,他们之前来的退路口子太小,越野车也不能转弯了。

    “过去——”楼炎枭蕴含锋锐的眸子一沉,就做下了决定。

    “嗯,还是先过去吧。即使那里是陷阱,但我们也得闯一闯不是,更何况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没有其他的选择。”梵芊菡半眯的眸中透出一抹亮精光,只要活着,还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那好,快,快过去……”闵律风赶紧催促道。一手抽出一把刀,将旁边伸进来的丧尸爪子一把拍开。

    脸上抹了把冷汗,差点……差点把他俊俏的脸给划到了,那以后还怎么勾搭小姑娘啊!

    “嗯。”低沉的应了一声!

    随后下一秒,就是楼炎枭的表演时间了。

    只见他快速挂档,抽离、侧开,转方向……很快的就撞开了一层挡路的丧尸——

    “哦哦哦……厉害厉害……好棒好棒……”元童挥舞着手臂,双眼放光,果然老大就是老大,这车技厉害了!

    梵芊菡也不由得侧目,嗯哼,不错哦。这角度只是撞开了周围的丧尸,却没有撞死,也成不了越野的拦路石,倒不用担心车被卡住的问题。

    将车子的位置调整之后,楼炎枭眼神一利,油门一踩,整辆车就如风驰电掣一般飞速往前行驶而去——

    周围的一群丧尸全都像是两旁的绿化带,快速倒退而去。

    风呼呼的从窗外吹进来,即使带着那恶心的腐臭味,但是依旧挡不住他们的好心情!

    “嘿嘿……它们追不上了!要是它们没那么多的话,我肯定上去大干三百回合了,就这速度,随随便便都能跑路。”一脱离危险,闵律风立马忍不住扬唇得瑟了。

    “啧……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豪言壮志啊!”林鹤轩瞥了他一眼,这个马后炮也是没谁了。

    “哼,你这个大鸟别说你没这想法!”闵律风立马怼了回去。

    “呵呵……”林鹤轩冷笑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懒得理这个“脑残货”了!

    “等等——我,我又听到了!”突然元童插了一句,将闵律风还想说什么的话给堵了回去。

    “听到什么了?”话音一转,视线就落到他身上了。

    “听到那些人打算等我们进门就绑住我们!”元童眨眨眼,“咦,这是把我们当成肥羊了?”

    “额……可能是。”车上的人表情不一,或是愤怒的,或是兴味的,或是若有所思的,当然也有面无表情的。

    梵芊菡樱唇一勾,“有点意思,绑我们啊,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一双漂亮的眸子又看向了元童,“听听,他们还说了什么,比如说异能啊,还不如说多少人,或者他们用了什么方法才能让这些丧尸视他们如无物啊?”

    梵芊菡总是相信群众的思想是伟大的,这个方法她上辈子也是闻所未闻,看来还是有的学习了。

    “哦哦。”元童乖乖的点点头。

    楼炎枭也配合的将车开的慢了一点儿。

    不过他们这一动作,可把加油站内的让人疑惑到了。

    “咦,他们怎么慢下来了?”站在另一个窗口观望的一个瘦子男人疑惑道。

    “难道是发现我们使坏了?”还在后面坐着的人立马按耐不住了,凑上来就想要看看究竟。

    “你们站着别动,别过来,哼,没准是他们车子坏了。我们的计划这么天衣无缝,怎么可能被发现了。”站在窗口的那个憨厚大汉一转回头,就变成了一脸凶相,和之前判若两人。

    双眼横了他们一眼,眼中的狠辣之色尽显。

    “哦,知道了老大。确实,我们有王苗那小子的异能在,他们肯定发现不了的,嘿嘿!”

    “不过,老大,要是再这么下去,王苗那小子的异能快要用完了,那辆车要是还不过来的话就有点麻烦了。”

    “嗯,知道了,要是在王苗异能用完之前他们还不过来的话就不用管了,不要开门。还有,让楼上的人准备好,继续往路中间投放血肉,他们要是不进来,哼,就不要挡住我们的道了——”

    这声音说的阴测测,残忍至极,元童也是复述的咬牙切齿,哼,那汉子看起来那么憨厚,居然是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嗯。”梵芊菡双眸一闪,点点头,这情景,貌似以前听说过一耳朵。

    不过没多深入想,只是柳眉一挑,抓住机会教育道,“小鸽子,听到了吧,这就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小,所以得多长点心眼。也多学着点,小是你的优势!”

    “嗯嗯。”小鸽子一脸受教了的点点头。并且还能举一反三了,“表姐,我一定伪装成好宝宝的样子,让那些人都以为我是个小孩子,然后就像奥特曼一样突然出现打倒坏人。”

    闵律风:“……”嘴角抽了抽,这是要把人教成表里不一,阴险的小魔头吗?还奥特曼……

    不过,这小屁孩貌似之前就已经学到了精髓了,明明看着一副天真可爱,懵懵懂懂的迷糊样儿,实际上就是披着羊皮的小狼,精明着呢!那双小爪子,逮住机会就会给人挠上一下子,让人防不胜防,早上他碗里的最后一个小馒头就是这么被顺走的,tut!

    林鹤轩瞟了他一眼,瞧这出息!

    不过虽然这姑娘教育的方式有点歪,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她教出来的人一定是能在末世生存的最好的人,他很期待小鸽子成长起来之后的样子!

    而且,老大手底下也有一帮子的憨货,要是让这姑娘好好教育教育,没准还能多生存些日子,将来成为顶尖人物也说不准!嗯,也许之后可以向老大建议建议——

    林鹤轩抚着镜框,很认真的思索着这个可能性。

    “要到了。”梵芊菡眉梢一挑,软绵无害的声音响起,让车内的人顿时浑身一怔,这就开始伪装了?

    “嗯嗯……表姐那些丧尸好可怕啊,小鸽子很怕怕,我们赶紧躲进去吧。”小胖手抓紧前面的靠背,小声音带着怯怯,还有小颤音。

    让元童、闵律风顿时瞪大了一双眼睛,大写的一个服字。

    小个子,你行的,i服了you!

    各个脸上麻木的就摆上一张严肃脸,直到车子一路开进了加油站,被“迎接”进了大铁门,依旧还保持着。

    梵芊菡脸上透着无辜无害,双眼却精明灵动的开始打量起了四周。

    周围一片的都是大型的油罐子,上面标志着禁火标志,依照梵芊菡的眼力劲,还是能看出来这里面是满油状态的。想来这个大型的仓库就是这个加油站内的储油仓库了。

    她的心中微动,石油啊,也是末世里必不可少的能源之一,而且到了后期,更是急需的能源之一了。这里的仓库,可以考虑打包带走。

    想罢,视线从两侧收回,再转眸就对上了前方,只见前面一个大汉正带着一群的小弟站在那里,一脸笑呵呵的像是在迎接他们呢!

    闵律风顿时就是一声唏嘘,装,接着装。不过他们再装也没他们车上的两个能装啊!

    翻了个白眼,打算暗搓搓的等待女魔头的表演,嘿嘿!

    车子随着楼炎枭的动作,刚一开到门口,就快速的转了个弯,车头朝外,最佳的出门角度停好了车。

    让一群笑呵呵等着他们的大汉们笑脸一僵,傻眼了。

    “噗——”元童差点没忍住的笑喷了。不过好在元魁的大手比较快,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梵芊菡往倒车镜上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后边那一群人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了

    于是,干脆的在位置上调了调位置,换了个舒适的坐姿,好整以暇的等着了。

    而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楼炎枭,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拿出来的一个铁制打火机把玩着。一双深邃狭长的眸子半眯着,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让后边过来的大汉心中猛然一提,那张憨厚的表相差点没绷住的抽了抽,他们莫不是碰上了一个硬茬子了不成?

    身后小弟看过来,视线询问着:老大,这票还干不干?

    大汉一眼就瞪了回去:干,当然要干,都到这份上了,想赶也赶不出去了!

    “咳咳……”清理了一下喉咙,他脸上又凝出来一个更加“和蔼可亲”的笑脸来。“几位兄弟,你们现在安全了,快点下车吧,我们这里有很多食物,正好可以下来品尝品尝。”

    “咳——”后边听着的闵律风差点没噎死,好家伙,这人好无耻,脸上这么贱的表情到底是怎么皱出来的?他表示深思不解。

    “怎……怎么了?”大汉狐疑,一眼就看了过来。

    “不不不,没什么,我是觉得像这位老哥一样的好人真是没谁了,我们这一路开过来可是一整天都没吃饭了,多谢老哥款待啊!”闵律风赶紧的扬起笑脸,笑着道。

    “呵呵呵……没什么没什么,习惯了。等你们下车,我会更好的款待你们的——”那张恶心的大嘴往两边一扯,硬是拉出了个后娘似的笑脸来。

    啧……不就是让他们下车好逮一点嘛!

    闵律风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对对对,快下车,快下车吧,我们这里有好吃的面包哦。”大汉后边还伸出个猥琐的脑袋来,手上拿着一个剥开了的面包诱惑道。

    闵律风:“……”他们才刚吃饱了出来,会稀罕这面包?而且,那干巴巴的,一点也没有食欲好吗?

    忍不住的想要翻脸,不过看了一眼那装柔弱装上瘾了的女魔头,他咽了口口水,还是忍住了。

    “嘿嘿,这面包看着真不错,我马上下来马上下来。”说着,对着旁边坐着的林鹤轩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开门下车了。

    不过比他更快的是前面副驾驶坐着的行动派。

    梵芊菡像是饿极了的样子,一脸怯怯,又忍不住的想要饱餐一顿的模样就下了车。

    看的在外面候着的小弟几个一脸懵逼,这是个什么情况?

    “哎——老大,这是个大美人儿啊!”一个在车门外的小弟,一眼就看了个正着,那娇美绝色的脸庞,顿时惊为天人,连原本的伪装都顾不上了。

    “嘿,你小子吼什么呢,别吓着各位兄弟了!嘿嘿嘿……”那边大汉一嗓门的吼了一声,要是把他们快到手的肥羊给吼没了,看他怎么收拾这小子。

    不过,他刚才光注意这些小子了,真忘看姑娘怎么样了,不知道是个啥模样,这小子叫的这么大声?

    估计模样不错,顿时有点心痒痒,那姑娘到底长啥样啊?

    于是加紧了催促声,“嘿,兄弟快出来啊!”

    “就出来了。”嘿,这哥们儿还等不及了,闵律风心中幸灾乐祸中,动作也不慢的紧跟而出。

    随后,一股脑的人全数出来。而那一群人隐藏着的獠牙也紧随而出。

    “别动,我告诉你们被包围了——”说着,一把把明晃晃的刀不知道从哪儿拔出来的。

    原本的憨厚热情的嘴脸瞬变,一个个黑嘴白牙,笑的猥琐。

    梵芊菡看着那指向他们的亮晃晃刀子,柳眉一挑,不错啊,质量好像比她之前买的那批西瓜刀还好啊!

    闵律风几个一副正常脸,不是很害怕!

    “你……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我告诉你们,我们彪哥可是第一军火商老大楼炎彪,就问你们怕不怕,赶紧的站好,要是我们老大心情好,没准赏赐你们几个面包。”一瘦子从人群中走出来,笑的一脸我很牛逼,你快来敬佩我吧的模样!

    瞧,那笑的鼻毛都出来了~~

    咦——就连小鸽子都忍不住的两只小胖手捂眼睛。噫,这个猴子叔叔好辣眼睛啊!

    “什么,第一军火商老大?”

    “楼炎彪……噗嗤……”

    元童一下子没忍住,噗嗤的一下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太……实在太好笑了。”

    “是啊……”闵律风一把擦去眼角边上笑出来的眼泪花,原本还想陪陪女魔头装一把弱小的,但是现在,“哈哈哈……”

    梵芊菡脸色有点微妙,带着点挪揄之色就看向了旁边站着,脸色难看的楼炎枭,呵呵……军火头子啊。

    楼炎彪……哈哈……这个汉子的名字取的也是够厉害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取的,还真有两个字对上了。

    就连林鹤轩也忍不住捂唇笑了,留下楼炎枭一个人站在原地,刷刷刷的放冷气像是个空调似的。

    “你……你们笑什么?严肃点。”瘦子脸上有点扭曲,今天已经接二连三的失利了。前面来的那几个小子也是一脸桀骜不驯的,现在这几个小白脸居然还笑的满地打跌的,究竟怎么回事?

    老大不是说第一军火商当家的名号很好用吗?

    看着那几个越笑越大声,理都没理自己的人,瘦子有些狐疑的看向自己老大,试图寻求后援:怎么办?

    “蠢货——”大汉那张憨厚脸横了他一眼。

    “对对对,老大骂的对。”瘦子赶紧忙不迭的讨好脸。

    然后一双眼珠子机灵的一转,矛头就对上了旁边比较“软弱可欺”的人,也就是梵芊菡。

    手一指,“你这个小姑娘要不要跟着我们老大,保准吃香的喝辣的。这些小白脸肯定没前途,我老大可是第一军火商当家,多少女人投怀送抱呢,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了,小姑娘你得好好珍惜!”

    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就对着她上下打量着,啧啧……这么仔细一看,真是说倾国倾城了也不为过啊,要是换了古代的话,凭着这身段样貌,没准就是一宠妃。瘦子满脸的啧啧称爽!

    结果他这话一出,闵律风几个瞬间不笑了,瞪大了眼睛,比之前可是一本正经多了。

    瘦子一脸狐疑,这几个小白脸是怎么了?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的,脑子瓦特了?

    “咦——这个叔叔的话好熟悉啊!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小鸽子拉拉梵芊菡的衣角,悄悄的说出了众人的心里话。

    闵律风给他竖了根大拇指,可不就是吗,光他们遇上没两天,这话就已经听了三次了。结果第一个被女魔头给抹了脖子,口吐白沫的死了;第二个挨了一拳,鼻子流血、屁滚尿流的逃了;至于这第三个……

    他们很感兴趣他的下场!

    “小鬼,你说什么呢?”瘦子眼睛一瞪,露出了个狰狞的吃小孩面孔,一般小孩子还真不敢和他对视,可惜小鸽子不是啊。

    “略略略——”拉下眼睑,就给他做了个鬼脸,简直就是一个捣蛋鬼的样子。

    “你——”瘦子气的脸都涨了,这些个小白脸不怕他也就罢了,这小鬼居然也不怕他,真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撸撸袖子就打算给这个小鬼一个教训。

    “好了,瘦猴,别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了,先把他们绑了。还有你那叫什么眼神儿,除了那个眼睛大点的,其他的能叫小白脸吗?”憨厚脸汉子横着就是瞪了他一眼,这没眼力劲儿的东西,这几个男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而且看那大块头,这肌肉比他的还结实,要是他是小白脸,那他是啥?大黑脸啊?

    哼,要不是他们人多势众,而且还抓准机会借着第一军火商的名号,他还真没敢跟这几个杠上。这没眼力见儿的居然还在这儿瞎逼逼,嗤——要不是看着他嘴皮子利索,早特娘的就丢出去喂丧尸了!

    “眼睛大点的是指我?”元童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满脸疑惑,“可是老大的眼睛也挺大的啊?我哥的也很大,还有还有……。”

    “别废话了,给我绑了。”憨厚脸的大汉不耐烦了。

    “是,老大。”瘦子很是听话的咧开了嘴,原本就撸好了袖子,现在顺手的就盯上了站在他不远处的那道他垂涎已久的纤细身影。

    刚一伸手扑上去——

    “女……美女,哦不,女侠,你小心点儿——”感受到顶在自己脑门上的那冷冰冰的质感物体,瘦子那双眼睛都成斗鸡眼儿了,整个人颤抖的不行。

    一张本就不咋地的脸一拉,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原本明明看着是个菟丝花的,怎么一下子变成冷酷杀手了?

    这一叫声,瞬间原本打算围上去的一群人视线都看了过来。

    憨厚脸汉子暗啐了一口,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当下就把腰上的枪一拔,“小妞,你可想清楚了,看看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而且,就你这把玲珑小手枪,该不会是把仿真玩具吧?”

    身后闵律风几个人也甚是奇怪啊,“这女魔头不是说她只是个乡下村姑吗?哪儿来的枪啊?”

    “嗯?看来你真得回炉重造一下。”林鹤轩嫌弃脸。

    “喂喂,大鸟——”闵律风不乐意了。

    “之前还记得在高速路口的那只雷系二阶丧尸吗,就是被这把枪一枪打破脑袋的,里面的晶核也差点被打碎了。我猜这把枪估计是第一军火商里面的最新型产品,不然威力不可能这么大。”林鹤轩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做着猜测,让人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相信。

    就连闵律风也是一脸的狐疑之色,真的吗?他们什么时候设计出来的这么一把女式小巧的枪了?而且还威力巨大了?

    这提前给这女魔头了?难道是瞒着他做的?

    眼底还是狐疑,“可是——”

    “可是什么啊可是,你不清楚,这不是第一军火商的老大在这吗,你可以问问是不是他们的制造的。”梵芊菡一挑眉,唇边带着轻笑的就顺着林鹤轩的话茬,接了过去。一边,看向了那大汉。

    原本拿着手枪正对着梵芊菡的大汉脸上一僵,难道真是新型产品,可是没听说过啊?

    不过,转眼的就想到了他现在就是军火商的老大,不能怂,“是……是吗?咳……可能是我刚才没太看清楚,所以走眼了,现在看看确实有那么几分像。不过,小姑娘,我们的枪是不会外传的,你这是在哪儿得来的高级仿制品啊,还怪真的。”

    他那双带着精芒的眼闪了闪,可不会轻易相信这几个人和一个小姑娘说的话,能知道第一军火商老大消息的事,至少证明他可是有些门路的。而且能在加油站设下这局,自然不会是善茬。

    梵芊菡唇角微扬,盛开出一朵漂亮纯粹的妖艳笑颜,之前的伪装全然消失不见。既然恶趣味也装不起来了,那就算了吧,好玩罢了。

    漂亮的桃花眸就是一挑,“呵呵——是真是假空口无凭,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开一枪试试了,不过事先可说清楚了,我的枪法可是不准的,要是打歪了,打到周围的油罐子上那可就,砰——”

    唇角一扬,恶劣的比了个爆炸的声音,吓得在场的小弟们浑身一抖,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你……你别吓……”大汉唇角一抽,眼睛瞪大,满是不敢相信。

    楼炎枭蕴含锋锐的眸子一扫,身手利落的就从自己腰间掏出了一把枪,然后对准两旁的油罐子。

    这下子是彻底的信了,“哎——别别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们之前可都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呵呵呵呵……这不是举行一下特殊欢迎仪式嘛,现在已经完成,那就欢迎兄弟几个进入我们的加油站。”

    干笑的说着,一边放下了枪以示诚意。开玩笑,他的命可比这几个人之前多了,可不能跟他们同归于尽,这几个疯子,脸倒是长得挺好的!

    “真的?不绑我们了?”梵芊菡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手枪,随后往后退了几步,一脸嫌弃的扫了一眼她前面的那个瘦子和他下面的那一滩水渍,啧……真恶心!

    “真的真的。”大汉忙不迭的点点他,狠狠的等了一眼那没出息的蠢货,一边吆喝着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真的,赶紧的把刀都给我放下。”

    “是老大,都是真的,老大。”一个个的赶紧收起了手上的刀,应和的跟着点点头。

    “嗯。”梵芊菡这才装着满意了的样子,然后手一转,枪就消失不见了。

    其实这支枪还真就相当于一支玩具枪了,之前的那一发原子弹早就开完了。不过就算是她没有这支枪,也能把周围的油罐子给点燃了,所以这点她可不是吓唬人的。

    “砰砰砰——”这沉寂下来的仓库内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原本强颜欢笑的大汉瞬间脸上一沉,“该死,又来了吗?”

    “是啊老大,王苗那小子的异能已经用完了。”

    “那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把堵上啊,等着被丧尸啃啊。还有,叫楼上的人往隔壁街道投放点血。”一巴掌拍到了旁边小弟的脑袋上,脸上表情气呼呼。

    再转脸对上梵芊菡他们几个的时候,脸色就不似之前那样讨好了,反正这些个人也没惹急了,没冲动了,也肯定不会想着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满是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走吧,都跟我上楼吧。”

    ------题外话------

    啊……没想到接新娘这么累,残了,在新娘床头柜上睡了一会儿,腰酸背痛。

    人家在斗地主我在码字,人家在逗小孩儿我在码字,人家吃完饭在聊天,我在码字……感觉身体的力气被掏空,可是万万没想到我这么努力了在外面还是只有九百多字,哈哈哈……

    好在早上爬起来的早,多码了点,还是万更,啦啦啦……

    不过我手里已经没存稿了,明天的还是要等到晚上才能发啊,今晚打算好好洗个澡,睡个觉,就不熬夜码字了。么么哒,大家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