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很厉害的军火商老大
    楼炎枭看了一眼那红毛,剑眉皱了皱,只不过眼睛瞪的大了点,长相也是一般般,就连他们组织看门的阿大都比他长得好看点,还有那一头红毛真是伤眼睛,那个女人究竟在意他什么了?

    “老大?”身旁林鹤轩解决完最后一个人,轻叫了一声。

    “嗯。”楼炎枭身体微僵了一下,眼神闪了闪,立马将视线收了回来。

    红毛林洛这才松了一口气,呼,这男人的眼神可真吓人!不过,为什么他会从里面看出点嫉妒的意思呢?

    额……这男人长相好,身材好,实力还强,看着身份也铁定不一般,不是他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是这男人真心是男主角,神之宠儿的那种,会嫉妒他这个小混混什么?

    错觉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赶紧晃了晃脑袋,双眼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女煞星,试图用眼神表达一下自己需要解绑的意愿。好歹也是拿了他一个小箱子的情谊,这点忙应该会帮吧?

    “呵——”梵芊菡意味深长点看了他一眼,哟呵,过了一晚上,这脑子开窍了不少啊!不过,这解开了也好——

    刚打算弯下腰动手呢,那边的楼炎枭就一个眼神扫过来,“我们上楼,让小鸽子在这里。”

    语气低沉带着磁性,还有隐隐的急迫。

    梵芊菡挑眉一想,倒是没在意,既然要叫上她凑热闹,那就上去凑凑吧,她是无所谓了。不过他们上去是要问机密的事吧,就这么直白的袒露在她面前真的好吗?

    就连林鹤轩也隐隐的有些诧异,随后就是了然了,他噙在唇边的笑意越发扩大了。

    “大鸟,傻笑什么呢,还走不走了?”闵律风凑过来,悄悄的问了一句。

    “嗯,这事儿你可得问老大。”林鹤轩看了他一眼,声音降低了一个度。

    “老大——”闵律风眼睛一瞪,哼,别想把他拿枪使,他不会上当的。

    梵芊菡看了他们这几个已经站好了的人一眼,随后招招手叫上那边站着的小鸽子。

    “表姐——”小鸽子肩膀上顶着两片小嫩芽,扬着笑脸就蹭蹭蹭的跑了过来。

    “嗯,你帮着几个毛色不一样的叔叔解开绳子,至于其他人——”双眼落在那几个受惊过度,光她看一眼就缩一下的人身上。

    眉头皱了皱,“其他人就先不要松绑吧,要是叫起来就麻烦了。还有,你领着这几个杂毛叔叔把地上晕过去的那些人绑起来,不过要是他们动静大,发出声音了,就让小龙兄弟抽他们。”

    杂毛叔叔们:“……”被堵着的嘴巴依旧抽了抽,还真把他们当兔子了,还毛色一样?

    还有,小龙兄弟是什么?

    没等他们狐疑完呢,小鸽子就举着小胖手,轻轻的喊了一声,“是的表姐,我和小龙兄弟保证完成任务。”

    说着,把肩膀上的两片小嫩芽放到地上,小手指挥着。然后就在几个杂毛叔叔的眼神下,那两片小嫩芽蹭蹭蹭的疯涨,然后长出带刺的藤蔓来——

    嗖的一下就攀爬到了他的脚边,那尖锐的刺看的人毛骨悚然!

    林洛瞳孔一缩,这不就是昨天晚上捆着小跳,把他折磨的浑身鲜血淋漓的那根诡异藤蔓吗?

    居然是这小鬼的?

    林洛震惊了!

    赶紧忙不迭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照办,求别抽啊,很疼的。而且要是出血了,外面那么多丧尸,他们岂不是人形标靶了?

    今天还好小跳那小子留下没跟来,不然肯定被啃成一个骨头架。

    “嗯,那就好。”梵芊菡很是满意他们的态度,拍了拍小鸽子的小脑袋,随后就朝着楼炎枭他们那边走去,“走吧!”

    “嗯。”瞬间几个人神色一变,严肃认真了起来。

    一行六人没惊动下面的一群人,小心翼翼的就朝着楼上走去。

    还好加油站内怕燃火,设计的比较阴暗,所以,他们选择的小楼梯上被暗色包围,也有利了他们的行动。

    几人对视了一眼,没发出半点声音的就来到了楼上。

    而派了人手在下面看着的楼炎彪半点没担心的在上面为所欲为中。

    “老大,王苗这小子不肯再使用异能了怎么办?”

    “什么,那小子又要造反啊?”一道粗壮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来——”

    刚隐藏在下楼梯内的六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由梵芊菡和楼炎枭在前,小心一探,也顺利看到了里面的场面。

    偌大的空旷处,比之楼下更为空旷,而且还有满满十个架子的吃食,一眼看了个大概,目测这里的可比楼下的好多了。

    果然,这几个人是他真正的手下,这区别待遇!

    再往这架子外边就看到了十个左右的人站在那里,还有几个人气息奄奄的被绑在了角落处。旁边还有一滩血迹——

    而那个楼炎彪则站在另一边,十米左右的地方,此刻他正一脸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低头笑呵呵的看着那瘫坐在地上的年轻男人。

    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王苗吧,也就是那个会让丧尸无视的特殊异能者?

    梵芊菡带着点好奇的看向那个方向,只见他双手双脚被绑着,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他被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身上白衬衫沾着许多灰尘,还有其他的恶心的污渍。

    此刻正皱着眉,一脸坚强不屈的抬头看着那个楼炎彪。

    “你小子就是为了那么几个娘们儿不打算用异能了?呵——还记得是她们推你去挡丧尸的吗,现在你还为了她们竟敢违抗我,圣父也没你这么当的吧。”楼炎彪脸上挂着一脸讽刺。

    “我——”王苗一噎,“我只是看着她们和我老婆一样的年纪,把她们扔下去喂丧尸实在是太残忍了!”

    “哼——残忍,那好啊!既然你说我残忍,那还有更残忍你想不想要试试啊!”大汉粗糙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诡异的笑意。

    王苗心中不详的预感顿生。

    只见楼炎彪动动手指,示意着手下人将那几个女人的嘴巴松开,然后笑着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选择救下她们;要么,不要管这些闲事,你就给我好好的使用异能,不然的话,你老婆和孩子的事情瘦猴已经跟我说过了,距离这里不远是吧,信不信我派人过去把她推出去喂丧尸了,嗯?”

    “我——”王苗脸色铁青。

    “哈哈哈……怎么,觉得我残忍了?不过现在她们的命可是掌握在你的手上的。”楼炎彪带着邪恶、肆意的大笑着。

    一面看向旁边那几个女人,“嗯,叫啊,刚才不是叫的很大声吗,现在你们的命可是掌握在王苗手中的,只要他放弃了他的老婆孩子。那你们就可以活下来了,怎么样,去求他啊!”

    带着诡异诱惑的声音,这其中的恶意明显。

    可是那几个女人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还真就信了。

    “王苗,王苗救救我们啊,我们还年轻,我们不想死啊!”

    “你也说过,你说我们想你老婆一样的年纪舍不得,那就救救我们啊,反正你老婆她们也没有找到,没准已经死了喂丧尸了。也没准他们找不到呢!”

    “是啊是啊……救救我们啊……”

    王苗当听到那个“喂丧尸”了三个字的时候,瞳孔瞬间就是一缩,不,不会的,他老婆和孩子一定在等着他回去。他不能……

    而且这些女人居然还是这么可恨,原本就是看在他老婆的份上的,可现在——

    僵硬的将头往旁边一扭,孰轻孰重他分的清楚。最亲的人和这些不要脸的女人,他还是会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们还没死,她们还在等着他回去。至于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即使一点带给她们的危险,他也不会让她们受到的。所以这个选择很容易,真的很容易……

    “哈哈哈……看来你是做好选择了,很好,把她们给我扔下去。”随后笑的一脸恶意的对着她们道,“记住了,让你们去喂丧尸的可不是我,而是王苗——”

    “动手吧——”冷漠残忍的声音从楼炎彪口中传出,那边站着的几个手下也高声应了一句,“是。”

    随后就朝着那些虚弱喊叫着的女人走去。

    “啊……不要啊,不要啊……”尖锐的叫声刺破耳膜,当真是生死之间潜力最大啊,人都快奄奄一息了居然还能叫的那么大声。

    躲在阴暗处的楼炎枭不由的眉头一皱,“动手——”

    “嗯。”瞬间,楼梯内的人突然出现,六道身影快若闪电而出。

    站在最外面的两个人首先被撂倒,倒地闷哼的声音瞬间引起了他们的警惕。

    “什么——”楼炎彪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六个人,“你……你们怎么上来了?”

    梵芊菡几人看了他一眼,哟呵,不知道反派多半死于多话啊!

    连眼神都没分给他一个,直接动手,又是两个。

    “快,快抓住他们——”

    “是,老大——”几个原本抓着女人的人快速的放开手,面色狰狞的就冲了过来。一把刀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飞射而来。

    “元魁,小心——”梵芊菡眼尖的看到了那道银光。

    这里居然出现了异能者了,看来这次的冒牌货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叮——”就听着一声脆响,原本的刀片撞上了一小块土盾。

    只一秒,它就掉落在地,而土盾也消散不见。

    “哈哈哈……大哥,好样的。”元童欢呼了一声,身子灵活的一跃,身手也不差的一拳向着前面的人抡去。

    “嗷嗷——”一声惨叫声响起,又打响了这战局。

    “来人,楼下的来人——”楼炎彪眼看着形势不妙,快速大声喊道。

    “速战速决。”楼炎枭眉头一皱,紧随而上,不给他拔枪的机会,直接一个巧劲打断了他的手腕。

    “啊——”骨头错位的声音,夹杂着惨叫声,让人牙酸不已。

    “老大——”几个人一惊,快速的扑了过去。

    楼炎枭那双蕴含着锋锐的眸子一闪,动作快速利落的来了个侧翻身,旋转、出脚,拳头凌厉快速的直击脑门。

    “嗯哼——”瞬间两个倒地不起。

    其余几个也在林鹤轩五人的联手之下快速趴下覆灭,那个使刀子的更是被元魁拧断了两条手臂,那力道可不是盖的。

    梵芊菡目测,就算是现在医院还在正常运行,也接不上了。

    “全子,癞子……”楼炎彪双眼瞪大,瑕疵欲裂,只不过转眼之间,原本肆意嚣张,畅谈未来的他到现在的孤家寡人,仅仅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这几个人究竟是……

    “啊——我跟你们拼了!”一团如拳头大小的火焰快速的轰向旁边的油罐子,一双赤红的眸子充满了疯狂之色。

    额上青筋暴起,一双黑眸随着那跳动的火光愈加兴奋。随即双眼就疯狂的转向他们,“哈哈哈……就算是我死,也要拉着你们同归于尽,我的火系异能虽然没用,但是点燃油罐子却是绰绰有余了,哈哈哈……”

    “呵……怪不得能当老大呢,这股狠劲儿确实不错。不过可惜了,你这火系确实太没用了点,要是再大一点,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梵芊菡一脸可惜的摇摇头。

    “什么?”楼炎彪瞪大了眼睛,在他惊愕的眼神中,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出现一团比他的火焰还要大一圈的水球,然后只见水球开了个口子,嗷呜的一口就把那团火给吞了进去。

    再接着就看见那一团火红的颜色在那蓝色的水球中慢慢慢慢,一点一点的熄灭,直到最后都没有挣扎出来。

    他的心中的疯狂狰狞也随着这一团火噗嗤的一下灭了。

    “你们想怎么样?”声音一下子颓废了下来,脑子恢复了一下冷静,所以他知道,留着他还有用处,而他也还有机会。

    “老大,老大,我们来了,发生什么事了?”楼下,一大帮子的人急哄哄的拿刀拿枪,火急火燎的就冲了上来。

    “……”楼炎彪大汉嘴角抽抽,不觉得你们来的太晚了吗?

    这帮没用的小子,是在楼下吃撑着了吧,跑得那么慢,早知道他一天就发一个面包了,哼——

    楼炎枭剑眉一皱,伸手将人往后一拎,离开了这个楼梯口。

    “老……老大?”几人拿刀拿枪的上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一脸懵逼?

    说好的老大很厉害呢?

    说好的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和大当家伙伴们无人能敌,就算是赤手空拳也能打死老虎呢?

    可是现在这是……

    大当家被抓了,大当家的伙伴们躺了一地。而站在那里拎着大当家的则是之前被他们抓上来的几个人。

    这到底是发生了啥?

    要是梵芊菡听到他们的懵逼点,一准会告诉他们,之前他们的以为全都没错,第一军火商的当家确实很厉害,可惜,他们认错人。

    现在还站着的才是货真价实的第一军火商大当家和他的伙伴们!当然她不算在其内!哈哈……

    “老……老大,我……我们怎么办?”为首的一个小年轻拎着刀,年轻,体力好冲的快,所以就到了第一个。但是现在这情况,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啊?

    他瞪着双乌溜溜的眼睛,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

    “蠢货——”楼炎彪要是手没伤的话,准得一巴掌捂脸,之前他怎么就没看清楚人,让什么傻货都进了他的手下呢,这是出来丢人的吗?

    早知道就不图这点人手,只要认他做老大的就收了。怪不得那些高大企业得搞个面试、笔试的,这是选拔精英人才啊,要是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也一定要搞一搞!

    “蠢货,当然是动手救老大啊!”身后一个汉子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这还用问吗?

    “哦哦……但是……”

    “但是什么啊但是,要我说我们现在应该撤退,老大都打不过的人我们能打过吗,还是等老大他们谈完了我们再上来助阵。”另一个比较机灵的小年轻道。

    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哼,之前还以为认了个很厉害的老大,没想到这么挫,那还认什么啊,趁早散伙。

    于是,瞬间着上来救援的人就分成了两伙。

    一部分人选择要救老大,一日为老大终身为老大。

    另一部分人则以为,啊呸,这个老大一点都不厉害,现在都要倒霉了,就算是他们这几个细胳膊细腿的上去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别自找苦吃呢!

    眼看着这气势汹汹的一伙人向着逗比分歧方向发展,梵芊菡是感兴趣的。嘿,现在这戏唱的是男孩年轻不懂事,误入歧途,误认老大,现在幡然悔悟了哈!

    这发展,也是神了!

    不过也能理解,这些人本就是乌合之众,有的是年轻人年轻不懂事,热血文看多了,打算认个老大,抱个大腿,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可是现在老大完了,他们的梦就碎了!

    也有的人纯粹是为了吃为了喝,为了生存,抱成一团总比孤身奋斗的强。

    还有的估计就是死忠粉了,因为这个楼炎彪平常时候还是挺有几分睿智的。当然,要是他们没看到这三楼上的残忍手段的话。

    当下,梵芊菡就走了出来,“考虑留下救人的可是想清楚了,哦,或许你们可以先看看那边——”

    ------题外话------

    哈哈哈……这章有点晚,能看到的小可爱们看完了也早点睡哦~~晚安!

    啊,对了,还有谢谢小可爱们的月票、打赏、花花和钻石,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