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顺手牵羊
    “咦,真的好像是啊。”在仓库内的几人惊喜的停下小声的探讨,开始侧耳倾听起了外面的动静来。

    两侧的门上砰砰砰的撞击声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随时都能把门都给撞破了的那么激烈了,而是越来越缓,越来越缓的小的敲击,到了现在,好像已经渐渐散去了。

    顿时,仓库内的一群人喜出望外,一反之前的战战兢兢、担惊受怕,心中也有了点盼头了。

    “真的这么神奇啊,居然都走了。”元童瞪大着眼睛,支着耳朵。

    他可谓是这里听的最清楚的人了,从刚开始把他耳膜都快震破了,到现在那些窸窸窣窣的移动离开的声音,都快把他给好奇死了,只是堵上个通风口就真的真么神奇吗?

    其他人也是又惊又喜的眼神,从之前拼命只知道逃命,到现在居然呆在一个地方就能等到丧尸走,可谓是打开了一扇新的世界大门啊。

    于是,一双双怀着好奇的看向那方距离光源最接近的那个人。

    梵芊菡无悲无喜的一一接受了这些眼神。

    唇瓣轻启,像是开坛讲座一般淡淡道来,“丧尸,相信在座的各位或多或少的都看过类似的,它们靠气味、呼吸、血液来判断周围是否有猎物,而不似活的生物拥有智慧,所以只要屏蔽了让它们追踪的一切媒介,它们自然会被另一处的猎物吸引,而转移方向。”

    “所以,堵上了通风口,那么丧尸鸟闻不到我们的味道了,再加上外面还有很多的移动标靶,所以——”

    她眉眼弯弯,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在灯光下更显得这张脸上带着几分氤氲的光辉,看起来像个灯光下的天使。可是这话中的深意却是令人心里发寒,毛骨悚然。

    林洛几人顿时心中一凉,外面的移动标靶,可不就是之前跟他们一起从楼上跑下来的那群人吗?

    要是他们没跟着一起进这里来的话,会不会也成了那些标靶?

    颤巍巍的往那个弯唇笑的一脸“圣洁”的人看去——

    ……tut,他们觉得他们也一定会是引走那些丧尸丧尸鸟的标靶之一,逃不过了,谁叫这个女煞星“毫无人性”呢!

    不过再仔细那么一想,之前那群人也太没良心了,女煞星几个在后边垫底,而他们却只顾自己逃走了,要是再留那么一分钟,没准也会被顺带着进入这个临时庇护所呢。

    哎,自己作死也别怪人家把他们当标靶了。

    抓了抓自己的杂毛头发,林洛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好在他们之前坚定不移的相信了女煞星的话,不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

    外面少说也有五六十人吧,不知道他们能有几个能逃出去?不过,这就不是他们现在该担心的了,因为就算是外面的丧尸鸟和丧尸散去了,也不代表他们现在就安全了。

    看着一群人默不作声的样子,梵芊菡很满意的点点头,至少没有同情心泛滥指责她错的,很好,很识趣,那么她也不吝啬的帮一把,提点一句。

    “虽然丧尸都走了,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待一辈子,现在这里属于密闭空间,里面的氧气能支持我们几个人大概两天的时间,但是两边的门却防御不了了。要是再来一波猛烈的撞击的话,它们能支撑的时间超不过半天,所以,准备好跑路吧。”

    这一句话一出,现场瞬间又紧张了一下。最终都是沉声的应了一句,随后开始调整心情,或者是小声交流着整理东西。

    梵芊菡交代了一句让元童注意这外面的情况,等待最佳时机,然后自己就带着小鸽子到一旁吃东西去了。

    当然不是吃那些干的不行的饼干了,适当的吃一些巧克力和其他小零食调节一下口味还是不错的选择。

    闵律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之前一肚子的饼干怎么就还没饱呢,难道这女魔头之前应付那莫展离的话是真的?真的还没饱?

    tut,这胃是得多大啊!

    心里默默地吐槽着,不过看了一眼旁边沉默的老大和几个兄弟,连找个八卦的人都找不到,就连原来“志同道合”的元童也在面无表情的做正事了,于是,他只能悻悻的收回喉中的话。双手一抱胸,装逼——

    林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自己手里的包,嘴巴咧开大大的,心里很是开心。这包里鼓鼓的,可比他之前分到的东西多多了,他不由的很佩服自己之前眼疾手快,在别人在担惊受怕的时候他掏了个包,然后开始装东西,临跑了,还在隔壁的一堆抓过几样东西,这可比他分到的又多了一点,他能不开心吗。

    “大哥,快看,我把隔壁那小子忘记拿了的巧克力都拿来了。”

    “是啊是啊,我也顺手的把地上的那些不要了的零食给抓了一把,看,还有这个牌子的qq糖,这可是我以前小时候做梦都想吃的,可惜太贵了买不起。”

    “我还顺了几瓶饮料,嘿嘿这个也是进口的,以前没瞧见过。”

    “我我,我也是……”

    几个小弟也是一脸喜滋滋的炫耀着这次自己的战利品。

    林洛与有荣焉,哼,看,这就是他教出来的小弟,就是跟他一样聪明。行走江湖,啊呸,行走末世,怎么能少的了小混混的必备绝技之一,顺手牵羊呢!

    嘿嘿,那些惊慌失措的精英们怎么能比的上他们吗?

    一个个喜气洋洋的和自家大哥盘算着这次又多得了多少东西,然后又分包装好,俨然已经一个鼻孔出气了。

    梵芊菡看了一眼被围在中间的一头红毛,心想着,没准这小子以后还真有点出息也说不定。上辈子可是听说这小子在被科研院的人抓住之前也组织了个不大不小的车队,大大小小也算是个小队长了,唔……。或许提点提点,以后会混的更好一点,没准等他风光了后也是一条可以讨账的鱼。她心里这么想着。

    双眼再转向他们一侧的五个人。

    富二代三人组,此刻两个那人正一脸懵逼的听着少女的数落。

    “我说你们啊,分到了的东西怎么就不拿上呢,蠢不蠢啊,对得起你们之前差点吃的翻白眼儿了的辛苦吗?”丁玉看着两人的怂样儿,那叫一个气的不行啊。以前有权有钱的时候,一起玩觉着这两个人还算聪明,至少知道万花丛中过,叶子解决干净了。

    可是现在,她呵呵——

    王百万呐呐,“小玉啊,我们这不是还没进入状态吗,而且之前吃饱了我可以一天一夜不用吃饭了。”

    林正勇也是一脸赞同的接话道,“是啊是啊,我们可都是富二代,什么时候为一点吃的愁过了,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脑筋没转过来吗,下次,下次我们一定记得带上。”

    “什么——还有下次,你们知道下次在哪儿吗,外面那么多丧尸,你们特么的以为吃的东西好找啊。怎么就这么蠢呢,等见到了林伯伯和王伯伯,我一定要告状。”

    “啊,别啊——”两人哭唧唧,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王百万悲愤了,“你……你不是也没拿多少东西出来吗?”

    双眼往她怀里瞄了瞄,可不就只有几包小零食,几块饼干,还有两颗巧克力吗!

    “嘿——”丁玉逮着他就瞪了一眼,“我能跟你们一样吗,能跟你们一样吗,我起码有这个意识带东西出来了,而且那些东西那么多,我一个小女子又没有空间异能能咻咻咻利落的收东西,能拿得了多少,这里的几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哦,小玉说的对,说的对……”

    两个男人赶紧讨饶,被怼的头都没敢再抬起来。

    和之前梵芊菡他们见面的第一眼完全是两副模样,之前是嚣张的富二代,而现在是怂蛋,啧啧……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像这三个富二代也不是那么可恨。至少按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之前那嚣张只是浮夸的表面,内里就是个二货加怂货。

    一脸嫌弃的从他们身上挪开视线,转而到了旁边。

    少妇表姐妹一组,两个女人正一脸的笑意冲淡了之前的悲伤惊恐。

    “表姐,你真的有空间了,那真是太好了。”秋寻雁一脸笑意的为她高兴着,也为她们庆贺着。

    “是啊,虽然空间不大,但是至少也不会像前两天那样东躲西藏,连找到的食物都丢了。”少妇一手拍着怀里的小星星,一边呆着笑意温柔。

    “是啊是啊,再等我们找到了表姐夫,小星星就不用哭着找爸爸了。”秋寻雁笑的纯真,之前的怯弱退去,还真有一番少女娇俏大方的风韵。偶尔间,羞涩一笑,又是那个带着点自卑的小姑娘,看着也有那么几分矛盾。

    梵芊菡在她的身上视线停了许久,越发的好奇这姑娘觉醒的到底是什么异能了。

    “嗯——”说到这里,那少妇的脸上却多了几分哀愁,“也不知道王苗去哪儿了,哎,明明说不是已经到z市商场了吗,我们在那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不知道现在还活……”

    “表姐,别说丧气话,表姐夫那么厉害,我们两个小女子都能活下来,表姐夫也一定能的。”

    听到这里,梵芊菡却是眉梢一挑,“王苗?”

    她的双眼又在那位少妇和孩子上打量了一圈,善良大方,一看就是个贤良淑德,有教养的女子,确实值得王苗那个看似斯文实则精明的男人惦记着,一丝一毫的可能都不让她们受到伤害。

    末世里见惯了母女反目,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场面,这王苗的这一对倒还真是难得的夫妻和睦的,梵芊菡唇角微弯,想到了王苗的价值,就起身走了过去。

    “你们是在说王苗吗?”软绵带着梵芊菡特地善意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瞬间,原本兴奋的秋寻雁脸上一红,腼腆了起来,一双眼睛看着她还带上了一丝怯意。

    梵芊菡这就郁闷了,这姑娘到底怕她什么?

    旁边的少妇云香倒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自家表妹向来都不胆大,但是现在也没空安抚表妹了,她一心就扑在了王苗两个字上了。

    “是,是王苗,你见过他吗?”云香暗含期盼的双眼,带上了些许湿润和着急。

    “啊——是啊。”从秋寻雁的身上将视线移过来,落到了云香的身上,还有她怀里眨着眼睛,可爱灵动的小女娃。

    “那,那他现在——”司云香那叫一个开心啊,也顾不得许多的就开口问道,他没事就好好,没事就好啊。

    “嗯,他没事,之前我们遇见过,不过他着急着来赶着找你们,所以就没跟我们一起来。不过倒是没想到,居然是我先遇见了你们。”梵芊菡扬唇轻笑着,一点没提之前也同样救过王苗的事。

    这就叫围观的闵律风几个看不懂了,这女魔头不是向来爱拿人把柄或者轻易,明面暗面的占大便宜吗?怎么这次——

    之前的王苗是如此,现在这个司云香也是如此?

    他双眼狐疑的在那两大一小两个女人身上扫过,没看出来什么区别啊,而且她们看着不像是之前认识或者是亲戚什么的关系啊?

    啧啧……这个女魔头还真好搞不懂啊,搞不懂啊!

    “哎!”听的梵芊菡一说,司云香不疑有他,也为着这一次失之交臂叹息了一声。

    “放心,王苗很有本事。等出了这里,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他总会找到你们的。”梵芊菡难得柔声的安慰了一句,随后起身回去了。

    “哎——”原本还想多问一句,说声谢谢的司云香顿时脸上闪过失落之色,不过到底也没再凑上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姑娘的真实性子怎么样,但是就刚才那几句,已经很好了。至少她的心中也有个安心了。

    看着表姐稍微好了一点的脸色,秋寻雁又上来轻声细语的安慰了几句,两个表姐们之间的气氛很是融洽。

    或许那姑娘真是个不善于表达的好人啊!秋寻雁心里再一次的闪过这个念头,有些怯怯的往着那个方向看去,不过,当梵芊菡一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又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立马的挪开视线,脸上微红。

    林鹤轩摩挲着下巴,镜框下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梵芊菡这姑娘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女通吃?

    等梵芊菡回去做好的时候,小仓库里又恢复了之前的轻声讨论,气氛和谐。

    可是她此时不知道的是,以后的北方基地班底在这里已经初具雏形了。

    “正门那些人已经开车逃走了,丧尸鸟都去追他们了,我们侧门的丧尸也被他们带出去了一半多。”元童有些兴奋的声音在这里突兀的响起。安静的气氛忽的一怔,一边为那群人默哀,一边兴奋他们马上就要逃出生天了。

    “嗯,很好,再等五分钟我们出发。”梵芊菡点点头,满意的道。

    此时双眼又落在了少妇她们身上,眉头微皱,“我们车里已经坐满了,那你们——”

    原本正高兴着的秋寻雁两人和富二代三人兴奋的脸上也跟着一僵,是啊,他们没有代步工具,出去了也跑不远啊,万一被周围的丧尸发现追上了——

    “哼,我们车里挤一挤五个还是可以的,再不济后备箱也能躺两个人,反正现在也没有人管超不超载了。”林洛那边扭扭捏捏的声音响起,但是不妨碍那五个人高兴啊!

    “太好了,谢谢,谢谢。”司云香抱着小星星,带着秋寻雁就上前道谢。

    丁玉也拽着两个人过来说了声谢谢。

    不过同样也是很郁闷,很复杂呐,他们身为富二代,以前什么样的车没见过,没开过,现在倒是没想到,居然还要蹭车,还可能躺后车厢,由奢入简的,他们也不容易啊。

    “嗯哼,那现在先上车,我们先排排位置。”林洛点点头,随即就招呼着几人上车准备了。

    不过本身他的小弟也不少,一辆车上已经是多出来一个人了,现在再这么多了五个人,于是,只能副驾驶上再安排一个,后边人坐人,叠一叠——

    梵芊菡看了一眼,这几个杂毛小混混还是有那么点绅士风度的,至少给司云香三个女人,外加一个小女娃都安排了在中间的位置,两边坐着的两男人就成了叠罗汉。

    挤挤塞塞的,还刚好,没人去躺后备箱。

    于是门一关,两辆好好的跑车就成了沙丁鱼罐头,死命的挤压在一起。除了驾驶座上的人,没一个是好受的。

    “我们可以走了吗?”林正勇靠着窗户坐着,被上面的两个人叠罗汉在最底下,压的那叫一个泪眼汪汪,憋的痛不欲生。

    “嗯——”梵芊菡双手抱胸的靠在车门上,挑眉一笑,“再等等——”

    瞧着那张脸那憋屈样儿,她觉得还怪有趣的,而且她可还没忘记呢,之前元童在大巴车上听到的,就是这个林正勇说要绑她个三天三夜的,虽然他以后都不可能成功,但是该记着的仇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着的。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题外话------

    谢谢小可爱们的月票,么么哒。

    今天开始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该上学的上学了,上班的也上班了,大家要加油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