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画风清奇卖军火
    夭寿了,漂亮小姐姐的这个阴恻恻的笑容吓死人了!

    元童暗搓搓的离她远了点,他直觉,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惹小姐姐记仇了,相信下场肯定不好,他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好,以免殃及池鱼。

    于是在过了她所说的五分钟之后,也依旧没人敢上来催她。

    直到梵芊菡自己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潇洒的转身上车,“我们走吧——”

    “好——”后面那两辆车内的人同时兴奋的欢呼了一声。

    随后就见后面的互联网电子门缓缓的打开,最后一辆车的林洛瞄准时机,一个利索的倒车,也顾不得被撞的凹进去了的车头了,快速的回转方向盘,倒车、侧身、后退,前行,一气呵成,没一会儿的已经正常开上路了。

    紧接着追了楼炎枭他们尾的那辆车,技术稍微差点,但也算在这个仓库内挪了个车身,也是有惊无险的出去了。

    最后轮到了楼炎枭,只见他那双犀利的眸子带着漫不经心,单手操控方向盘,利落的一个后退、旋转、甩尾,只堪堪两秒钟之内就把车开上了正途。

    其动作潇洒利落,要是外面有人在看的话,一定得大呼一声:开的漂亮!

    不过,就算在里面的梵芊菡也不免的一扬唇,说了句,“漂亮!”

    绝色的脸上神采飞扬,即使没有阳光的照耀,但是依旧能看的出来她那张白皙的脸上熠熠生光。

    楼炎枭余光微扫,如果有人注意的话,没准就能看到他那削薄的唇缓缓的上扬了一个度,然后潇洒的油门一踩,一辆车快速的在这小道上疾驰。

    周围零零散散的丧尸还没聚拢过来呢,他们就已经开远了,这一行可谓是相当顺利。

    车子飞驰,颇有一种逃出生天,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身后的元童扒拉着前面的椅背,探过头来问道。

    “嗯——”梵芊菡往旁边侧了侧,调整了个位置,姿态慵懒的看向他,眉梢一挑,“你们说说你们去哪里吧,我再看看我们同不同路。”

    “我们——”元童眼睛眨了眨,他还真不知道,于是转眼看向楼炎枭,“老大,我们去哪儿啊?要是小姐姐不同路的话,我们能不能陪着一起去啊?”

    楼炎枭原本听到梵芊菡的话时,脸色就有些不好了,这女人居然还想着跟他们分道扬镳,这可绝对不行。

    这时候,听到了元童的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就舒缓了下来,顺势的点了点头,“可以。一个女人,一个小孩不安全。”

    听着淡淡的几个字,但是从楼炎枭嘴巴里蹦出来的就有点不一样的意味了。

    还明显搞不清楚状况的闵律风嘴巴一张,惊呆了好吗!

    什么时候老大居然也有怜香惜玉,担心一个女人不安全的时候了。哦,昨天晚上好像老大也是这样的,那这个暂且略过。

    而且,他们不是还要赶着去分部,然后再去南方基地,处理了那个吃里扒外的叛徒和那几个碍眼的老家伙吗?

    真的有时间陪这女魔头?

    一向雷厉风行的老大居然还有这个耐性,他表示很怀疑。

    一双眼睛带着好奇疑问的就朝着驾驶座的方向看去,试图看出一点敷衍不耐烦,或者其他表情来,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居然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老大的脸上还带上了一丝笑意。

    这是什么鬼?

    林鹤轩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他早就知道老大会是这个选择了。

    而且现在上赶着去南方基地怕是也讨不了好处,那几个老家伙必定已经在那里布置了一番,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呢。

    虽然他们几个以前因为特殊原因也在组织内部也没有透露过长相,但是人员配置还是非常明显的。元魁的身形,老大的气度,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焦点,怕是到南方基地的第一时间就会被那些人认出来吧。不过要是带上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就不一样了——

    林鹤轩的双眼往副驾驶上瞟去,而且还是一个这么会伪装的女人,想必那些人就算是看出了他们身形很像,但是只要他们队伍里面有女人和小孩,那些人就不敢确认,因为老大的身边,向来不会有女人的出现,更何况还是这么近距离的!

    唇边就扬起了一丝狐狸般的笑意。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小姐姐,你要去哪儿啊,我们不着急。”元童脸上笑意满满,他直觉老大就会答应的,果然没错。

    “嗯——”梵芊菡柳眉微挑,也是诧异的看了楼炎枭一眼,这男人看上去比第一次见面的那暴君的样子是真好多了。

    不过,上辈子为什么脾气那么暴躁呢?时不时的就给哪儿爆炸一下来显示显示存在感。暴君的名声可是在各个基地都扬名已久了的,她还以为是异能对性格影响的缘故呢,可是现在看来,异能对他的影响不大啊?还是说现在等级低了,所以影响小?

    梵芊菡表示有那么点好奇,虽然她不是科研院那些研究疯子,但以前在那里呆过传染而来的好奇心难免蠢蠢欲动了。

    “看什么?”楼炎枭低沉的声音响起,脸上严肃,浑身紧绷,在众人没注意到的耳尖微红,这个女人看着他干什么,怪别扭的,还是他的脸上脏了?又或者是像别的女人一样迷恋上他了……

    可是……为什么,他并没有以前那种烦躁感呢?只是觉的有些别扭——

    “咳——没什么。”梵芊菡大大咧咧的就将视线收了回来,即使她刚才想拉着人家去研究一下也毫无愧疚感,脸皮就是这么厚。

    “我要去花鸟市场,你们呢?”

    “咦,这么巧?”元童的双眼跟着就亮了亮。

    “嗯?”梵芊菡疑惑的看向他。

    就听的元童嘿嘿一笑,“我们也正要好去花鸟市场呢,我们的分部就在那里。”

    “嗯,在南边的花鸟市场,距离这里不远。”楼炎枭在旁边补充了一句,一双蕴含锐利的眸子闪烁着一丝笑意,第一次觉得这选址还不错。

    不过这回可就轮到梵芊菡诧异了,“咦,军火商的分部选在花鸟市场?难道不是什么酒吧会所,高档别墅区之类的吗?”

    她嘴角就是抽了抽,这第一军火商也真是太接地气了吧,谁能想到他们的分部建在那种地方啊。花花草草,可爱动物中间猛不丁的出现一家卖军火的,这画风真是贼特么的清奇!

    “哈哈哈……我们老当家说这叫做大隐隐于市……”元童一点没客气的就把主谋人给报了出来。

    “哦,那你们老当家应该也是一个人挺有趣的人吧。”梵芊菡眼含戏谑,若有所思的道。

    “嘿嘿,那可不,老当家私底下是一个特别逗的人,还经常给我们讲笑话呢,不过,就是有时候有点不着调了点,比如说他喜欢看老大生气炸毛的样子,还经常往老大身边塞女人呢!”元童笑着笑着就得意忘形了。

    “哦——”梵芊菡挑眉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那个脸色突然难看下来了点男人,啧啧……不错,艳福不浅啊!

    不过这个脸色是怎么回事,还是元童给他说出了他的隐秘不高兴了?她装没听见总行了吧。

    “咳咳……”显然发现气氛诡异的林鹤轩轻咳了一声,一手按住还想说什么的元童,一边上来圆场,“哈哈哈……不过那些女人全被老大让人丢出去了,实在有些难缠、矫情的,也被老大给一脚踹出去了。老大是完完全全的片叶不沾身,纯纯正正的童子鸡。”

    唰的一下,原本脸色缓和下来了的楼炎枭脸上一红,脚下油门一个用力,车猛地就直接撞了上去。

    不过好在他眼疾手快,及时转了个方向,没造成追尾事故。

    车上的人还没从这一次冲击中缓过劲儿来,就听到了他低沉的带着点压抑的声音响起,“鹤轩——”

    梵芊菡理了理头发,好在这次她把头发扎起来了,不然又得出一次丑。不过,这声音,确定不是恼羞成怒?

    梵芊菡在他身上扫了一圈,这样子应该有二十五六岁了吧,身为一个大型组织的老大居然还是个童子鸡也是厉害了,还挺守身如玉的嘛!

    她暗暗点头。

    而注意到她打量视线的楼炎枭,脸上又烫了,看什么看,这个一点也不知道害臊的女人!

    眼睛朝着她就是一瞪。

    身后元童、闵律风战战兢兢,老大生气了吗?生气了吗?

    “哼——”楼炎枭忍不住的把头一扭,作一副严肃状。

    老底被掀,其实楼炎枭并没有表面上的看上去那么生气,只是有点别扭,对,别扭。童子鸡什么的有点羞耻,尤其是在这个女人面前被说出来,看着她那打量、欣赏的眼神,其实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高兴的吧……

    “呵呵呵……”林鹤轩勾着唇轻笑着,一副已经了然于胸了的表情。

    随后又继续笑着道,“不过自从老大遇上你之后,好像又那么点变了,居然有女人能离他十米之内了,而且还知道担心一个女人的安全了,你说是不是变了?”

    一双狐狸眼直视梵芊菡,试图看出她脸上的窘迫。

    可是,这么明晃晃的意图,梵芊菡怎么可能会露出破绽,虽然听到这句话心里有点微妙,但是也并不觉得楼炎枭对她有什么不同啊,反正她是没有亲眼看见他怎么对待其他女人的,之前在村子里那个格外妖娆讨厌的女人不算。

    想罢,当即就是耸了耸肩,“撒,谁知道呢,我又没见过以前的他。”

    端的就是一副坦荡荡,我真没见过,你能逼我说什么的样子。

    林鹤轩跟着就是嘴角一抽,好吧,好像对待一般女孩子的方法用在她身上没用。要是换了一般女孩子的话,这么明显的暗示早就脸红,害羞说不出话了吧。

    同样听到了的楼炎枭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削薄的唇紧抿着,脸色严肃的直视前方,一副认真开车的模样。

    车内的气氛瞬间冷却了下来,自知造成这样结果的林鹤轩摸了摸鼻子,唇边依旧带着笑意,反正他又不企图一次成功,先给他们打打预防针嘛。

    一路跟着前面那两辆跑车行驶着,来到了一个比较高档清幽的小区外,这才缓缓的停下了车。

    梵芊菡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这个地方还不错,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明天再去花鸟市场,那里的变异植物和变异动物肯定比较多,我们得做做准备。”

    “嗯。”楼炎枭低沉的应了一声,眼神幽深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内的其他人也是没有意义的,在这种事的大方向上,他们已经习惯听从梵芊菡的话了。

    “那就好。”梵芊菡点头说了一声,随后拿出笔记本电脑,快速的敲击着。

    从林鹤轩的角度看来,他能清楚的看到上面方程式的跃动,字母的闪烁,随后跳出来一页的房产证明,“金都花园”,正是这个小区的名字。

    “门禁什么的想必林洛可以搞定,我们就来选一选住哪个房间吧,这里属于高档公寓式小区,平常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一般除了在附近上班的,其他的很少住在这里,我筛选了一下,总共有八十户公寓现在应该是空着没人住的,再减去十个还没有装修好的,那就剩下七十户还可以任我门选择。不过,我建议选这一家。”

    说着,手指点开开,指了指其中的一间,“这里是z市的一个还算有头有脸的富豪买给他儿子儿媳的婚房,目前属于刚装修完毕,一周之前刚好竣工,属于无人居住过的房子,干净整洁,而且还有阿姨特意清扫过,还买了许多菜填充冰箱。现在我们去,没准冰箱内的东西还没全坏。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门采取的是最新防盗门,坚硬程度不错,至少没那么容易被撞坏,住在里面很安全。你们觉得呢?”

    抬眼,看向他们。

    闵律风嘴角抽抽,滔滔不绝的话下来,居然还问他们觉得呢。

    他们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吗?

    而且,话说这个女魔头是怎么调查出来人家什么时候装修好的,安装的是什么门?而且还请了阿姨打扫,买东西塞满冰箱啊?

    对他们充满好奇的眼神,梵芊菡只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秘密!

    她会说这里是她早就物色好了的吗?

    这一间房可不是她有什么天眼通知晓万物,而是它和渣爸继母买的房是对面,当初监视渣爸他们的时候,顺便观察到的。所以顺便注意了一下而已。

    所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请不要用那种看待神仙的眼神看待她,谢谢!

    双眼落在前方,眸色淡然,“好了,跟上去吧,里面的门禁开了。”

    “嗯。”楼炎枭低沉的应了一声,随着前面的那两辆跑车就进了里面。

    沿路看见好几只丧尸在游荡,不过全被利落的撞飞了。

    三车前后而开,颇有一种气势汹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倒还真没有遇上什么大的危机,不过,这也算的上是最为正常的末世初期。

    丧尸虽然危险、吃人,但是只要你有点胆子就会跨出去,拿根棍子就能与它们搏斗,而且人类赢的几率占百分之九十。

    谁叫这些零阶丧尸跑得慢,除了瞎吼吼,骨头也就比平常人硬了那么一点,很容易就能干掉了。

    至于之前他们遇上的那些什么三阶植物啊,丧失群啊,丧尸鸟啊什么的,全属运气不好。当然也是机遇,有高阶的丧尸也就意味着你的生存模式一下子就被调到了高级版本,等再回来初级版本,就觉得很轻松容易多了。梵芊菡他们就是这样的!当然这也是她这么期望的,末世初期的得到最强度的锻炼才能提高异能,拉开与后面成长的异能者的距离。

    车子一路行驶着,直到梵芊菡所看中的那一户所在的楼层,前面两辆车也正巧的停了下来。

    梵芊菡唇角一勾,还真是挺巧的。

    随着前面的人下车,这一条不算宽广的路上也没见到什么危险。

    林洛带着几个人就打算楼上走。

    “等等——”梵芊菡走上前叫了一声。

    “嗯?”一群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咳——我只是跟你们说一声,我们在这里也有住的地方,就不跟你们一起了。还有,明天早上我们很早就会出发,跟你们也不是同路的。”

    “什么?”林洛当场就愣了,他还打算跟着这个女煞星一起呢,起码保证了安全不是。

    司云香两表姐妹也是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梵芊菡一抿唇,将她们的动作尽收眼底,“末世能靠的只能是自己,分分合合很正常,所以,还是按照每个人自己要走的路去吧。林洛,还记得我的提醒吗?”

    “嗯。不要去南方基地——”这个他记得很清楚。

    “对,如果信我的话,就千万不要去南方基地,就连靠近最好也不要。”梵芊菡这一句是真心的忠告。

    林洛神色一肃,“和我大哥有关?”

    ------题外话------

    有点晚了,小可爱们,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