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食人花出没
    37小说 .37xs.

    之后梵芊菡吞了一颗小还丹之后,异能又迅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两个小时之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砰砰砰——”

    盘坐在床上的梵芊菡瞬间双眼睁开,水润明亮,不带一丝迷茫的。

    樱色的唇缓缓的一勾,“走了——”

    “嗯。”楼炎枭看了她一眼,见着脸色已经恢复了,这才满意的下颚一点。起身,跨步的就朝着门口走去,狂狷邪傲,端的就是一副铁血霸道之风。闵律风、元魁紧随其后——

    门一开,瞬间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站在门口的吴军卓浑身就是一怔,脸上一闪而逝的诧异,随后就是了然。随后,脸上的神色也严肃了些许,“该到时间出发了,你们这边出几个人?”

    “四个。”楼炎枭语气低沉的说道,神色冷厉,霸气天成,一双犀利眸子直视而来,让人不敢挑出错处来。

    吴军卓脸色又是凝重了些许,一双鹰眸在为首的楼炎枭脸上扫过,带上了狐疑之色。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身上的冷煞气势比他还要强上些许,他可是在军中经过严酷的训练才磨练出来的,不是他自夸,当初的鬼才教练也说千百年来才出现一个像他这般的人物,可是现在,这男人,难不成是个妖孽?

    “怎么?看什么?觉得他比你帅?”突然一道软绵戏谑的声音打碎了这凝滞的气氛。

    吴军卓一头黑线的看过去,就见那个漂亮的姑娘正双眼笑眯眯的看着他,脸上还带着挪愉之色。

    瞬间脸上松怔了下来,双目灼灼,“哈哈哈……姑娘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你自家的老公在你的眼里自然帅一点。”

    “啧……”梵芊菡唇角一挑,脸上不可置否的转开了视线,“真是一点都开不起玩笑。”

    嘴里嘀咕了一声。

    楼炎枭的气势也跟着缓和了下来,脸上带着点尴尬,不过心中却升起了一丝不可察觉的窃喜。随后就见他抬眸看向门外,“你们那边几个?”

    “也是四个,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吴军卓带着笑意的开口道,双方的气氛比之刚才融洽了不少。

    “嗯。”几人点点头,随后朝着门外走去。

    一起下了楼,悄悄的打开了大门,果然,前面死了不少的丧尸动物们和丧尸,还有一地的仙人掌刺和花瓣、豌豆的,这战况可谓是十分激烈。

    梵芊菡看的啧啧称奇,见猎心起,好奇的躲在门边捡了一颗豌豆来,打算在无空间内试着种种看。据上辈子科研院的研究,这些豌豆里面含着少量的病毒素,异能者吃了没事会自动消化掉,但是普通人吃了可不行,一般不是变成丧尸就是直接死翘翘。

    梵芊菡觉得这个非常有培养价值,以后若是没蔬菜吃了还能尝尝清炒豌豆,也是一道好菜。

    “你在干什么?”看着她的动作,旁边的一个小兵眨着眼睛,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梵芊菡回头看了他一眼,将豌豆放在他面前晃了晃,“哦,你说这个啊,我打算去研究研究这玩意儿能不能吃,如果能吃的话,以后素食的菜就有来源了,养一盆豌豆射手就相当于以前一地的豌豆苗了。”

    某小兵:“……”这姑娘还真有闲情逸致啊!

    不过对上她明亮的水眸,到嘴边的话又一转,“咳咳……你对科学研究还真是孜孜不倦啊!”

    “啊——”梵芊菡勾唇一笑,“也就一般一般了!”

    在旁边目睹的闵律风一脸无语:“……”就这女魔头还科学研究?搞没搞错,他想着八成是打算拿回去尝尝味道怎么样吧!

    瞬间浑身抖了抖,希望这豌豆吃下去人会没事吧。

    “你们嘀嘀咕咕在那里干什么呢?”那边正在商讨怎么出去的吴军卓双眼就看了过来,一看自家没出息的小子又看漂亮小媳妇儿去了,顿时脸上一僵。

    转眸看了一眼旁边的“醋坛子”,好在没之前那么黑脸了。

    呼,瞬间松了一口气!

    而楼炎枭则是注意到了她手上的豌豆,想到她或许又有什么奇思怪想的,等再看旁边蹲着的一个自己人,一个尴尬的小兵,也就没什么气闷暴躁的感觉了。

    一双深邃的眸子微闪,就朝着旁边的吴军卓看去,“就按照你说的方法出门吧。”

    “嗯,那好,我让人去把东西拿来。”说着,吴军卓一挥手,就看见一旁的小兵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一块块大铁块就出来了。

    楼炎枭首先接过,放在手里颠了颠,这高度可比他们之前使用的锅盖更长了一点,更适合当盾牌。而且这重量也不算是太重,虽然有些累赘,但是抵挡那些如暴雨梨花针似的植物攻击,还就需要这么个类似的盾牌。

    削薄的唇一抿,低沉的声音随之而出,“好,就这个吧。”

    “嗯,那就准备出发吧。四人挡外围,四人在里面。”吴军卓也当即的道。

    “好。”楼炎枭俊美的脸上也划过一丝赞同之色,于是,这个阵型就这么决定了。

    躲在门边又扒拉了几颗豌豆种子的梵芊菡三个,看到情况也跟上来汇合。

    于是,外面的四个拿“盾牌”的人为楼炎枭打头阵,元魁护在右侧,吴军卓断后,还有一个不认识但是身材魁梧的大兵在左侧。

    梵芊菡和闵律风还有两个看着眼熟的大兵就居中间,八个人在屋内就直接武装防备好了,随后,吴军卓见状,一声大喊,“开门——”

    瞬间,大门打开,八个人步调一致的朝着外面走去。

    “砰砰砰——”

    “叮叮叮——”络绎不绝的攻击快速的传来,不过都被一一的挡在了外面。

    丁零当啷的声音却敲击在了人的心里。

    为首的楼炎枭眉头一拧,喊了一声,“走——”

    随后有些适应了的几人便随着他的步调也加快了速度。八人也都算是精英,所以这路走起来可比梵芊菡他们之前进来的顺利的多。而且——

    梵芊菡侧耳一听,心中默默的记着那敲击上传了来的攻击频率,却是比他们过来的时候慢了一拍,攻击减弱了些许。

    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看到地上的丧尸时闪过了一丝了然,看来是之前的攻击太猛,现在跟不上了,毕竟这些刺啊,豌豆啊之类的,即使变异了的植物再生快,但是依旧及不上之前消耗的快。

    心里微微一松,她站在中间就帮着做起了导航,“前面再过十米就出了这条店铺街,进入中心市场了,各位注意加强戒备。”

    “嗯。”几人齐齐应了一声。

    很快的,随着他们快速的步调就进入的中心市场,后边的植物也不再穷追猛打了。但是中心市场内的变异植物同样不可小觑,而且这里面的植物也变的更加多样化了。

    虽然“盾牌”上不再叮铃咣啷的响了,但是他们却依旧没有撒手,以防万一。

    梵芊菡一边走着,一边透着空隙顺眼的瞟过去,沿路的还能看到几个卖种子的摊位,不过已经被掀的乱七八糟了,有些可惜的皱了皱眉。

    “小心——”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就感觉一滴水花溅在了脸上。

    梵芊菡眉头一紧,脸色有些僵硬的摸了摸脸上的水,当看到是干净的之后,瞬间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含硫酸的酸性液体。

    闵律风暗看了她一眼,这个女魔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一滴水吗?

    梵芊菡白了他一眼,哼,井底之蛙!不知道有些丧尸鱼会喷腐蚀性液体啊,还带着丧尸病毒的呢!不过,这玩意儿谁碰谁知道,她还是不给这小子科普了!

    闵律风:“……”摸了摸鼻子,收回视线。不过下一秒就瞳孔一缩,大喊了一声,“卧槽,这是在泼水吗——”

    “嗯?”梵芊菡看着前方直面而来的一滴滴滚圆水珠组成的倾盆大雨,顿时神色一凛,抬手在腰间一模,“啪——”的一声打开。

    “噗噗噗——”黑色的阴影遮天众人只觉得自己头上一罩,上头的倾盆大水就没遮挡在了外面,弹了回去。

    不过仍然还是有人一头湿。

    “呸——”闵律风闭着双眼,抹了一脸的水,整一只出水的掉毛鸡。

    “……”心中暗叹了一下自己帅酷无比的发型啊,就这么天妒英才的给毁了!

    随后慢慢的睁开眼睛,一脸懵逼的看向四周,再看看周围三张完好无损的脸,头发丝都没湿一根的三人正瞪着眼睛在看着他。

    还有,那两个陌生的小子,别以为你们憋笑我就不知道你们在笑了啊!

    暗暗的磨了磨牙,然后抬头往上看去,就看到了头顶上的那把独独没挡住自己的伞,再顺着伞骨往下看,伞柄上正握着一只白皙滑嫩的小手。

    于是,这伞的主人呼之欲出。

    他瞬间脸色阴郁了,“为什么不挡住我?”

    梵芊菡抬眸,语气不咸不淡,“嗯?可能是伞太小了。”

    “啊——哪里太小了,你明明可以把往前挪的伞往我这边挪一挪不就可以遮住了。”闵律风气疯。

    梵芊菡瞟了他一眼,依旧语气淡淡,“不就是一脸的水吗?”

    闵律风:“……”他就知道女魔头记仇!

    “好了,继续往前走吧。”断后的吴军卓一脸的无奈转过来,这几个人难道没看到他也是一背的水吗,真是,殃及池鱼了。

    “哦,抱歉,下一次会记住的。”梵芊菡很没诚意的就说了一句。看了一眼他湿哒哒的背,实际上没有半点愧疚感,反正现在这大热的天,降降温正好。

    吴军卓:“……”还有下一次啊,得,女孩子就是任性一点,他得冷静。于是,回过头继续断后。

    梵芊菡扫了他一眼,无趣的移开视线,随后扬手甩了甩手上的伞,继续撑着。因为她看到了前方两旁还有不少的鱼。

    他们这是走到卖鱼的区域了吗?

    瞧着那一条条的原本可爱的小金鱼、观赏鱼全都变大了一圈儿,摆着尾巴有些拘束的的躲在水箱里,鼓着大胖子的两腮,一双双死鱼眼正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梵芊菡放眼看过去,都是一条条活灵活现的鱼,好在没什么丧尸鱼,她这也就放心了不少。这些零阶的鱼,除了喷人一脸的水之外,没什么太大的杀伤力。当然前提是它们的变异方向没歪,要是观赏鱼全都变异成了食人鱼那她也拯救不了,表示只能打破鱼缸,送它们上西天了。

    眼看着它们鼓着嘴巴,又要喷水了,梵芊菡当机立断的吧伞往最前面一挡,“噗——”

    这一回水珠全都完美的被反弹了回去,叮叮当当的,大珠小珠掉了满地。

    闵律风:“……”果然刚才这女魔头就是故意的!

    暗暗的磨了磨牙,哼的一声把头一扭,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嘛!

    “小心,前面好像是卖花的地方了。”梵芊菡隐隐约约的看着前方一片花团锦簇的模样,那姹紫嫣红早就在随风摇曳,像是在欢迎他们似的。

    梵芊菡眸光微深,将伞收起来,视线落在了那一旁的一株色彩妍丽的芍药花上。现在不是花开的季节,但是它却直接将根系扎在地上,梵芊菡顺着那方向看去,周围凌乱了一地的种子,而这一株芍药应该是运气好,刚好发芽变异,生长开花,不过却也尤为难缠。

    而且这一株是——二阶变异植物。

    “怎么了?”察觉到女魔头身上的气势变了,闵律风赶紧的回头看过来。

    “嗯——”梵芊菡眯着双眼,尽显锋锐,紧紧的盯着那株花苞极大的芍药花。“那朵花看到了吗,它很危险。”

    “啊——”已经见识过了变异植物的凶残,此刻闵律风也不无相信,一脸警惕的看着前方。

    随着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个个浑身跟着紧绷了起来,双眼警惕的看着周围,随时等待躲闪战斗。

    可是,直到他们到了跟前,这些花都没有像之前那些变异花一样朝着他们发射锋利的花瓣,难道它们其实是朵假花?

    闵律风一时间脑子有点犯抽,看着最边上的第一株花,伸出手越过一旁的元魁就想要去挠一挠这花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梵芊菡却眼疾手快,啪的一声拍掉了他的手。

    “你干什么?”

    “想死的别带上我们,更别带上挡在你前面的元魁。”梵芊菡带着冷声的扫了他一眼道。

    “啊——”

    在闵律风还在愣神的时候,梵芊菡就利落的一把将他拉到旁边,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朵“假花”张开血盆大口,牙齿锋利,伸长脖子朝着他们的方向扑面而来。

    “哼——”只听得梵芊菡一声冷哼,手中长伞已经直戳而去。

    “吱吱吱——”被抵着锋锐牙齿的食人花发出尖锐的叫声,脑袋一甩,就直接咬断了伞的一截,瞬间,一把伞已经支离破碎了。

    梵芊菡眼神一冷,手腕微转,柔韧而有力,“给你——”手上剩下的伞柄直抛=射那朵食人花的口中,横向戳穿了它的整张大口。

    “吱吱吱——”细小而尖锐的声音传来,那艳丽的花瓣狂乱的纷飞,凋落满地,腐蚀的液体随着它的疯狂滴滴哒哒飞溅了满地,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花苞脑袋朝着他们撞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这一句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前方的艳丽花朵纷纷张开了獠牙,口中飞溅着腐蚀性的液体,落在地上发出噗滋、噗滋的响,伸长了脖子朝着他们扑来。

    周围四个防御阵型瞬间解散,转为纵向排列。以楼炎枭为主,盾牌在前,强势开路;梵芊菡为次,侧面辅助;身后依次为闵律风、元魁、两个不认识的大兵、吴军卓。

    几个人体力、应变能力都不差,从刚才的惊现一秒钟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迅速的展开了危机意识。

    梵芊菡看着两侧一个个扑上来的花脑袋和液体飞溅的大口,眼中厌恶一闪而过。手中又是一把长伞而出,翩然回转之间,转掉众多腐蚀液体,随后雷霆一击,飞速而出。

    紫色的镭射快速的攀爬上伞尖,朝着那一张张血盆大口直刺而去——

    噼里啪啦——

    强势的雷蛇攀爬到整朵花上,强烈的焦灼,王牌顶尖的异能实力也不是盖的,只眨眼之间,只听得一声尖锐的细叫而起,整朵花都化成灰飞烟灭,剩下的花茎叶随着掉落在地,就像是失去了脑袋的丧尸,已经完全死亡了。

    后方的几个人纷纷一声感叹,干得漂亮!

    不过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们这些个男人居然还没有女人有用。

    一时间心里又是五味杂陈,元魁、闵律风早就已经被打击惯了,他们一点没见失落的,反而兴致勃勃,摩拳擦掌。

    “龙卷风——”就听见闵律风一声大喊,地上突然升腾起一个小型的肉眼可见的龙卷风,迅速盘旋而上,那些腐蚀液体全都被卷入其中,无有遗漏,随后就朝着那巨大的花脑袋杂砸去。

    “吱吱吱——”大口周围的花瓣被腐蚀的蜷缩,整个花脑袋速度变慢。

    随后元魁紧接而上,大手一伸,直接抓住两侧的花瓣,大力一撕——

    瞬间,那张巨大的长满锋锐牙齿的食人花被撕成了两半,砰的一声砸到了地上,不再动弹了。

    ------题外话------

    万更完成,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