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危机四伏
    37小说 .37xs.

    身后的三个兵瞪大眼睛,齐刷刷的咽了口口水,好……好大的力气啊!

    “老杨,你不是也觉醒了力量异能嘛,能不能也来个徒手撕食人花啊?”一个兵一边躲闪,一边忙里偷闲的问了一句。

    另一个兵收起掉了的下巴,再看看地上的那已经被辣手摧残成了两半的花,和一地的腐蚀液体,语气生硬艰难的道,“不能!”

    “草,这还真特么的厉害啊!”第三个兵也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短刃,再看看前面那几个人造成的声势,顿时整个人都蔫了。原来还以为他们隶属特种部队,现在还觉醒了异能,已经算是很厉害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最前方爆炸开路,第二雷电强势,居三强力龙卷风反弹伤害,第四直接力挽狂澜,手撕食人花,这四人组合——

    强,很强!

    “都特么感慨什么呢,羡慕嫉妒恨这些娘们儿的情绪全都给老子忘掉,现在抓紧时间对敌,别让人觉得我们就是来蹭分的。”吴军卓暴躁的一吼,简直是操碎了心,这帮没点眼力劲儿的小子,现在是议论别人厉害的时候吗!

    可就算是别人再厉害你也不能说出来啊,这不是摆明了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即使他们现在是临时同伴也一样。

    “啊,是,是,队长。”三人赶紧诚惶诚恐的收起钦佩的表情,开始认真对敌。

    力量异能者虽然不能像前面元魁那样直接手撕食人花,但是他可以借助工具打残那些花啊。第二个速度异能者的兵,好吧,这里没有他发挥的空间,他只能快速利落的躲闪那些溅出来的腐蚀性液体,一边拿刀狠砍。

    第三个金系异能者,之前他还以为这是最有用的异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只是他以为而已。看看前面声势浩大的爆炸,再看看前面华丽连击的雷击,再看看他自己手里只有一把金属刀,特么的谁能告诉他金系异能者有用在哪里?

    于是只能继续挥舞着小短刀,使劲力气的就是加油干!

    前面的人已经斩杀了大多的食人花了,说实话,留给他们的还真没什么特别危险了。这个感触在落在最后断尾的吴军卓身上格外的深。

    说实话,他看着前面那第二位使用雷系异能的妹子也不是没有羡慕嫉妒恨的,没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居然能比他还要厉害一两倍,原先他是不服气的,可是现下不论功夫擒拿,但光论这异能,他确实还差得远。

    没想到这雷系在她手上被运用的活灵活现的,花样还不少,最重要的是全都直击要点,没有半点浪费的,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看来他这个少将也要努力了!

    心中想着,手上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手上的雷电虽然不见涨,但是运用却特多样化了起来。

    而丝毫不知后边的人已经受到了她的启发,开始花样玩电了的梵芊菡此刻正一门心思的盯着最前方的那株二阶芍药花,眼中锋锐一闪,快了,快了,就要接近了——

    “小心前面。”拍了一把在前面的楼炎枭,梵芊菡轻声的提道。

    “嗯——”感受到肩上的一抹温热,楼炎枭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暗光。

    转瞬已经看到了前方的那一朵更大的芍药花,不似周围的那些已经暴露了的食人花那般群魔乱舞,血盆大口,依旧静静的立在那里,但却更让人心中防范几分。

    楼炎枭眸色一冷,在快接近之际,一道爆炸直接轰了过去。

    瞬间地动山摇,身后的一个个人摇晃了一下身子。面露惊诧,“发生了什么?”

    “吱——”就见前面的被炸出了根系的食人巨花连根拔起,抖了抖根系上的泥土,还带着炸伤后的焦黑枝叶,就朝着他们奔过来。那比之前更大了两倍的巨型大口狰狞的张开,一根根白色尖锐的牙齿在阳光底下散发着寒光,锋锐程度堪比钢刀——

    “卧槽,这花居然能跑了?”身后的几个兵连眼珠了都快看的掉出来了。

    倒是闵律风几人先是一愣,随后就了然了,因为小鸽子身边的小龙兄弟也能自己跑了不是。

    “还愣着干什么,都跑啊——”眼看着那一把把雪亮的钢刀就悬在众人头顶上方了,那一个个的居然还在摆架势没动,装逼也不是现在这时候好吗?

    “啊……哦哦……”一个个回过神来,泪牛满面,他们这不是装逼,这是惊呆了好吗!

    这一回神,瞬间原本一个纵队的人变得七零八落的。

    与那大型食人花正面相对,位置最近的楼炎枭所面对的危机也是首当其冲,只见他剑眉一皱,飞快的闪身退开一步,顺便捞了一把身后的娇小人儿就开始往外撤退。

    “啊——”梵芊菡一声惊呼,整个人已经被抱入了怀中,强健有力的胸膛,灼热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正好塞了一嘴,让她的白皙小脸上生理性的有些发烫。

    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就看到了那个坚毅的点着点胡茬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眸子透着霸气凌厉,有力的胳膊更是紧锢着她的小腰。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这男人抱在怀里了,但是唯独这一次最出乎她的意料,她明明自己跑也是来得及的。一时之间还真有几分分神,有些酡红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心里唯一的感觉是这男人还挺帅,挺有安全感的。

    不过,下一秒就从这小女儿般的心态中快速的回过神来,眸色晦暗了一瞬,转而又恢复了明亮灼灼,直视前方,现在的情况不容有失。

    身后,除开梵芊菡和楼炎枭,其次就是闵律风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老大抱着人跑了,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他直面那巨型食人花了——

    tut,重色轻小弟啊老大——

    心中不由的哀嚎了一声,眼看着那雪亮狰狞的大口就朝着他咬过来了,他赶紧当机立断,朝着一侧翻滚而去。手上西瓜刀更是不带停顿的,顺手砍了一刀那暴露在外的根系。

    “叮——”

    “吱吱吱——”原本就被激怒的食人花瞬间发狂,啪啪啪的就朝着闵律风的方向奔去,掀翻路上摊子无视,东西摔的乒乓作响。原本举手已经准备好了的元魁也只能跟它失之交臂。

    绕过元魁直接冲着闵律风也就是四个兵们的方向而去——

    “卧槽——”几个大兵暴躁了一句,看着那满地打滚过来的兄弟,纷纷的给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兄弟,你牛啊!可是要不要这么陷害他们啊,tut!

    “跑——”吴军卓神色一凌,当机立断的下达命令。

    这时候速度异能者就充分的发挥优势了,一个闪身跳跃就到了几米开外,让他的队友一阵羡慕嫉妒恨。

    恨恨的咬牙,这小子以为自己速度快了不起啊!

    随后自己玩命的开跑——

    “嘶——”闵律风一路翻滚,直到撞翻了一个鱼缸这才停了下来。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龇牙咧嘴的看看身上那被强烈液体腐蚀下来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个洞一个洞的,怎一个惨字了得!

    于是心中暴躁了,早特么的知道他就不犯贱的去砍根了,明明砍叶子多好啊,没看到把它炸出来的老大都没被穷追猛打吗,怎么偏生的就追上他了呢。

    眼看着远处又朝着他甩着一嘴狰狞牙齿的食人花又过来了,他心里苦啊!

    眼见着那血盆大口占据了整个视线,腐蚀恶心的味道已经传至鼻尖。卧槽,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赶紧起身逃跑,顺便摸了一把地上还在弹跳的鱼,直接往前扔去——“嗷呜——”

    “吱吱吱——”就见那张血盆大口一张,接个正着,那条鱼还没挣扎一下的就被吞了下去,下面纤细的花枝上凸起一小团,然后慢慢的又平复了下去。

    闵律风瞬间瞳孔一缩,“靠,这消化居然这么快!”

    于是,心里对这食人花的危险评价又往上增加了一个度,一边跑着,一边暗自吞口水,他要是被吞下去,怕是也挣扎不了多久了。

    一边跑着,一边鄙视一下那帮没同伴爱的人。当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吴军卓时,顿时眼睛就是一亮,朝着他的方向就急哄哄的跑去,嘿嘿的笑了一声,双手双脚像是划桨似的,张牙舞爪的就扑了过去,“救命啊,救命啊——”

    吴军卓:“……”

    看看他那双眼发亮的可耻表情,再看看他身后的那朵紧追不舍的巨型食人花,心中暗骂了一句,这小子够无耻的啊,祸水东引啊——

    不过也没办法,好歹也是临时同伴了,见死不救可是会严重的影响他们的口碑的,于是,手上雷光闪过,举步上前一起抗。

    将之一切看在眼里的梵芊菡也忍不住一笑,就这厚脸皮的无耻样儿,足够他在末世多活几年了。

    拍拍还在旁边袖手旁观的楼炎枭,“怎么样,异能恢复的差不多了吗?”

    “嗯。”楼炎枭手上最后一颗白色脑核慢慢的褪去光亮,他深邃的眸光闪过一丝暗流,“走——”

    随后,利落顺手的继续捞过旁边的梵芊菡就朝着那个方向闪身而去。

    梵芊菡再次享受了一下速度的快感,只见眼前一花,他们就已经来到了闵律风两人的身侧。气场强烈的往那边一立——

    吴军卓刚回头一看,就见他那强大傲然的气场全开,即使怀中还抱着个人却依旧不损伤他的气势,随后只见他大手缓缓伸出,一团灰色的流光在他手上快速盘旋生成,扬手一转,速度利落的往前一抛——

    啵的一下正中那血盆大口——

    “咕噜——”食人花来者不拒,大口微闭,将那一团东西直接吞进了嘴里。

    “咕咚——”闵律风、吴军卓也随着那一股一股的花茎咽了口口水,双眼瞪大,“吞……它给吞了……”

    两双眼睛如出一撤的诧异,然后转眸看向身后的人。他高冷的表情,霸气凌冽的气势,一双犀利的眸子直视前方,像是胸有成竹——

    正在他们狐疑的时候,就听的“轰——”

    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强劲的风快速席卷而出——

    那巨型花朵瞬间被炸的七零八落,沙尘飞溅,木屑炸开,那宛若钢刀的一颗颗牙齿也砰砰砰的落了一地,插入泥土之中,摊位之上——

    “啊——”周围的人一个个的抱头鼠窜,快速躲开那掉落下来的东西。

    余震层层叠叠,直到三秒钟之后这才缓缓的尘埃落定。

    闵律风看看前面地上那炸的已经血肉模糊,啊不,是枝叶都焦成一团了的食人花,眼睛瞪的老大了。

    干干涩涩的来了一句:“厉……厉害……”不愧是老大!

    啧……梵芊菡看了一眼他这没出息的样儿,哼,这才是二阶的,要是让他知道他们前天晚上还干掉了一朵三阶的,他可不得眼珠子都一起掉啊!

    刚想让他吧口水收回去呢,却突然神色一凌——

    漂亮的柳眉皱了皱,一眼就看到周围慢慢聚拢过来的丧尸动物们,该死的,居然把它们给忘了,这些东西才是最需要防范的。

    显然楼炎枭和吴军卓也同样看到了这情况,两人齐齐剑眉一皱,低沉严肃的声音脱口而出,“走——”

    其余几个小兵、元魁迅速警惕的往周围一看,随即纷纷有志一同的快速朝他们的方向围聚了过来。

    梵芊菡仗着有人带着跑,自己就开始迅速的观察起四周的情况,随后快速的在脑海里分析,寻找最佳的脱身方式。

    周围是一个巨大的中心广场,而他们之前从那店铺街直入,采取直线方式直接前行,现在已经处于中央地带了,距离他们所要到达的市场一条街还差一半的距离。

    可是周围的丧尸动物们已经被刚才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要想包围他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那包围圈一成,那他们的处境就更加堪忧了。

    紧皱着眉,双眸扫过一个个的地方,最后落在最左侧的一个方向,眼中一亮,“走,那个方向,那是丧尸动物围拢的缺口,又是变异鱼的地盘,它们的能力不强,虽然绕了一点路,但是我们可以快速通过变异鱼的地方,转而再经过一片食人花就能穿过这个中心广场了。”

    话音刚落,楼炎枭、闵律风、元魁三人无条件的支持。

    吴军卓虽然讶异她竟然有如此的领导气魄,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美貌的姑娘,不仅实力强,连脑子也很好使,比他见过的那些女军们更是强上不少。可惜,现在是末世了,不然将她征召入伍,没准也是一位惊才艳世的女将军啊。

    心中感慨,速度同样不慢,大手一挥,命令快速的下达,几个人飞速的朝着梵芊菡按所指的方向跑去。

    “嗯?走啊?”梵芊菡诧异的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人,居然还不动?

    “受伤了?脱力了?那快把我放下来吧……”

    有些担忧的声音脱口而出,但是楼炎枭却提前一步动了,只见他快速的闪身进入之前炸出来的坑,然后从里面扒拉出一块指甲盖似的绿色晶体。

    “给你——”就见他随意的往自己身上擦了擦,就塞进了她怀里,然后抱着她快速的跟上前方的人。

    “啊——”梵芊菡反应慢了半拍,这是给她找晶核啊?

    这军火头子是闹哪样儿,难道她爱珠宝,抠门的性子已经深入人心了?

    嘴角抽了抽,但她也不至于冒着生命危险回去拿吧,要不是楼炎枭还有瞬移异能,怕是刚在这落后一步就凶多吉少了。抬眸看了一眼身后紧追不舍的一大群丧尸动物们,梵芊菡抿了抿唇,将这东西放入空间,和之前的那枚三阶晶核放在一起作伴去了。

    “快快快——”八个人玩命似的使劲的往前逃窜,经过了变异鱼区,又被喷了一脸的水,这回可没有梵芊菡的雨伞保驾护航了,几乎一个个的除了楼炎枭和梵芊菡全都淋成了落汤鸡。

    这还没完,等好不容易拖着沉重的身躯跨出了变异鱼区,前方就是一片危机四伏的花瓣刀子雨,凶险食人花齐齐而来。

    显然啊,这里花的种类又增多了不少,带了老半天的铁板盾牌终于又派上了用场。

    “砰砰砰——”

    “叮叮叮——”

    加之身后砰砰砰追上来的沉重脚步声,撞击声,压迫着整个人的神经,他们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逃——”

    梵芊菡手上雷电不要命了的往外冒,楼炎枭更是一边吸收脑核一边抱着人跑的飞速,身上气势强大,整个人不容半丝亵渎,一脸狂霸拽的前行,转眼就又成了领头开路者,这等实力强悍,看的后边吴军卓连连挫败。

    他这个少将也当得太窝囊了点,那双黑白分明的鹰眸中,快速的划过了一丝戾气,不过转瞬即逝——

    伸手利落的砍翻了从旁边跳出来的一只丧尸猫,神色冷硬,“走——”

    “是,队长。”差点被伤到了的兵暗自懊恼,在这等时刻他们居然没有半点插手之力,现在能做的只有,跑,跑,再跑快一点——

    “快到了,再坚持一下。”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在这焦灼的心上瞬间传出一丝清凉,像是抓住了曙光一般,已经疲惫了的双眼噔的一亮,一个个又加快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