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砸墙开路
    37小说 .37xs.

    几个人呆在楼梯上半响的没动,楼上的仙人掌也没再发动攻击,一时间,有些僵持不下。

    过了一会儿,吴军卓剑眉一皱首先开口,“我去楼下拿铁块上来,先把这里面的解决了再说。”随后一个跨步的就朝着楼下走去。

    “嗯。”梵芊菡表示同意,这一出头就被扎成刺猬的情况还真不好受。啧……把她空间内的大锅盖都快消耗光了,下一次难道要拿个大锅出来?

    等了一会儿,吴军卓拿了个铁块盾牌就上来了,然后一个人,在众人敬佩的眼神下,像是孤胆英雄似的,就轰轰烈烈的闯入了三楼。

    “砰——”

    “当当当——”

    乒乒乓乓的一连串响之后,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梵芊菡眼眸一转瞧着差不多了,抬步就往上走。

    等站在门口往里看去,此时的房间内已经是一片凌乱了,扎的到处都是刺,地上还有打碎了的花盆和泥土,被吴军卓解决了砍成段段了的仙人掌和汁液也溅的到处都是,将地板染上了绿色的各种图案。

    要是不清楚情况的话,还真以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惨案呢!

    梵芊菡一双明眸四处扫了一圈,随后有些戏谑的落到了那个站在中央一脸尴尬的男人身上。啧……真惨!

    随后眉梢一挑,语带着一丝笑意的道,“身上扎的刺还真多,要不要药膏的?”

    楼炎枭也顺着看了过去,只见那张阳刚的俊脸上此刻扎着不少的刺,脑门上连着的三根格外明显,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三根毛。

    接着往下看,脸颊上也扎着几根,手臂、身上就更不用说了。这一眼看下来,怎一个惨字了得!

    原本还有点小情绪的,在看到他这么惨的份上,楼炎枭就大方的把气压了下去。一双深邃的眸子带着嫌弃的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哼的一声撇开了视线。

    哼,就他现在这个模样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这个女人应该就看不上了吧!视线微动,就瞄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呵……呵呵……。”看着楼炎枭那**裸的鄙视,吴军卓脸上笑容尴尬,狠狠的瞪了一眼跟上来的一个憋笑的大兵,其他几个人也就算了,但是这小子竟敢笑话他,哼,等着被操练吧。

    而且要不是这三个小子表现的太没用了,他用得着独自上来,表现一下他们四个人不是累赘,不是蹭分,也是有能力的。可是万万没想到结果……

    简直一言难尽,这些仙人掌到底被施了多少添加剂,居然这么生猛,连铁块都没挡住,而且居然还会转弯儿攻击了,草——

    “嘶——”瞪的太用力了,扯到了脸皮,吴军卓赶紧的下狠心伸手一囫囵,脸上的刺都被扫了下来,随后看向梵芊菡,带着点尴尬,“多谢姑娘关心,我这里的药膏还有剩下的,哈哈……。还有剩下的。”

    “嗯。”梵芊菡挑了挑眉,没说什么,笑着把药膏又收了回去。

    随后也不看这位队长的笑话了,转而开始扫视四周周围,之前的凌乱暂且就不管,她直接越过地上的那些脏乱来到了前面的窗口。

    放眼望去,这扇窗户已经碎了一片,微侧着身子往外看去。能见到的几家店铺内,窗台处都有一盆盆的花在那里花枝招展的伸展着花枝,像是耀武扬威,像是争奇斗艳。

    神秘高贵的黑色郁金香,热烈如火的红玫瑰,浪漫迷人的粉色风信子,优美淡雅的黄色金盏菊,富丽堂皇的紫红色牡丹……

    一眼望去,简直就是春天来了,万物骚动了。各色季节的花朵全开了,五彩缤纷的一片,就这一条街的看过去,煞是漂亮。不过,前提是它们没有杀伤力。

    梵芊菡瞳孔微缩,只是探头的几秒钟之间,她就看到了那些原本在伸展腰肢的花朵们纷纷张开了锋锐的獠牙,各色的花瓣更是直直的往她这边射来——

    “靠——”梵芊菡暗自咒骂了一声,起身就往后闪去,顺便还有点良心的提醒了后面的人一句,“闪开——”

    一直注意着她的楼炎枭当机立断的就闪离了窗口,以及窗口直线所及之处。

    “什么——”站在中央还在抹药的某个队长,瞳孔一缩,就觉的自己身上又被划开了几道伤口,顿时龇牙咧嘴的疼啊,现在哪儿还有什么队长气势,最年轻的少将魄力啊。在看到那片片花瓣飞来的时候,当机立断,一瘸一拐,连扑带趴的就朝着房间内的角落处扑去。

    不过,用力过猛了点——

    “砰砰——”像是地滚球似的,接连撞倒了好几张桌椅,这才砰的一下砸到了桌脚,停下了。

    不过,这不是结局,结局是——

    “咣当”一声,桌上的花瓶掉下来,又砸了一脑袋。

    “嘶——”房间内的人齐齐为他倒吸了口凉气。

    “队长,你没事吧?”躲在另一边的大兵有点着急,想要上去扶一把吧,但是中间又隔了一条花瓣彩带。一时间,两根黑色的眉毛扭曲的像两根毛毛虫。

    “蹭蹭蹭——”的,片片芳菲扎进了背后的墙壁,深不可测。

    于是,大兵也只能咽了口口水,踏出去的一只脚直接的收了回来。

    “没……没事。”吴军卓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来一句话。脸色青黑,黑历史,这绝对是黑历史。

    自从他救了那几个人进门的时候就错了,从知道那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小角色的时候就错了,不过最错的是他刚才就不应该以为那三个小子丢脸了就自己一个人上来当孤胆英雄,真的特么的大错特错了!

    现在好了,这黑历史妥妥的抹不去了。他这个现年最年轻的少将的脸面往哪儿搁啊!尤其是那个跟上来的大兵,要不要杀人灭口呢?

    一双鹰眸中闪过一丝暗色。

    原本还担心着自家队长的某个目睹了一切的倒霉大兵,头转着四处看了看,“咦,怎么感觉这么凉飕飕的,现在这个天气不冷啊?”

    暗暗的嘀咕了几句,随后继续看着前面那五彩缤纷的花海彩带。

    将之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梵芊菡挑了挑眉,摩挲了一下下巴,唇边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

    难得啊,算无遗策,城府深沉的少将,未来南方基地的雷系第一人居然还有这么丢脸的时候啊!唔……要不要也拍张照留念一下呢?

    不过对上那双带着狠色的鹰眸时,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以后在南方基地的是还要靠着他罩着的啊,万一恼羞成怒,撕破脸皮可就不好了。

    于是这一场黑历史风波就在梵芊菡看戏,楼炎枭嘲讽,闵律风偷笑,元魁呆愣,大兵着急,吴军卓脸黑的情况下就这么结束了。

    大家心照不宣的没再说话。

    一个个的就听着嚓嚓擦,花瓣入墙的声音,看着那被花瓣插满了的墙壁,有些心有余悸。没想到这一次的花瓣攻击这么强大啊,瞧这墙都快被插出个窟窿来了,这威力,可比他们刚才承受的力道强多了。

    闵律风看着那快被戳穿了的墙壁,双眼顿时一亮,“既然我们要去那家百年老店,我记得跟这间店铺是同一排的,要不我们在墙上开洞过去吧。”

    “嗯?”一个个人齐刷刷的双眼看过去——

    “怎……。怎么了?”视线中心,闵律风双目狐疑带着点忐忑,都这么看着他干嘛,难道总算是发现他长得帅了?

    梵芊菡看着他那张自恋脸,突然扬唇笑了,“嗯,这个办法不错,难得你说了一句这么有建设性的话。”

    “喂喂,平时我说的话难道就没有建设性了吗?”闵律风有点不满了,帅气的脸皮一抽,这女魔头说话总是这么气人。

    “呵呵……只是觉得有点污耳朵罢了。”梵芊菡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简而言之就是说你平时的那都是废话。

    “我……。”闵律风表示深受打击,刚想反驳呢,就看见自家老大居然还一副若有所思,略带赞同的样子,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咳咳……。我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不过,砸墙这件事也需要点力气和技术的。”此时,吴军卓已经坚挺的从地上爬起来了。

    唇边带着一副爽朗的笑意,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少将本色。

    当然,要是忽略他脸上那些细小的痕迹就更好了。

    “嗯,我们这里不是有两个力量变异的异能者吗,再加上我们,虽然比不上专业的拆墙人专业,但是总比他们速度要快的。”梵芊菡带着轻笑的视线看了过去。

    吴军卓的笑意的脸色微敛,看着她的眼神更带上了几分深邃,这个女子怕是比他之前猜测的更加有魄力有能力一点,从一开始的柔柔弱弱依附于男人的形象,到现在已经彻底的大翻转了。刚才那么危险的境地,居然还能注意到他们这边的人,这份心智、镇定简直不像平常的女人该有的,哦,不,或许平常的男人都没有。

    在之前的和平年代,普通的平常人,谁又能有她这样的宠辱不惊呢!

    既然力量异能者藏不住了,那么速度异能者显然也已经在她的掌握之中了。

    鹰眸暗了暗,看着她唇边的淡雅软绵的笑意时,此刻却无人敢小觑。

    “好,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可以试试。”吴军卓点点头。

    这边,既然是梵芊菡提出来的意见,楼炎枭皱了皱眉,也没有反驳。

    于是,砸墙开路的这个拯救计划就这么暂时决定下来了。

    又过了两分钟,那一片花瓣雨就结束了,梵芊菡首先冒头试探了一下,发现没靠近窗边,那些花就没发出攻击,众人这才放了心。

    “走吧,先去楼下,我们看看从哪一层的墙好打一点。”

    “嗯。”对她的话都没意见,隐隐的,梵芊菡又成了几人的领头,就连吴军卓都下意识的听了她的建议。

    这时,听着楼梯上传来的声音,楼下还在倒腾着铁板的两个兵瞬间抬头,看了过来,“咦,队长,你这是——”

    两双眼睛瞄啊瞄了两下,肿么队长上去了一趟,就变的跟他们一样了,这脸上的伤……

    “噗——”差点没笑出来,这是发生了啥?

    吴军卓的脸上又是一黑,暗暗的磨了磨牙,这两个愣头青,就是欠练。

    楼炎枭深邃的眸中带上了一抹暗笑,又往他那张脸上看了一眼,刚才还只是一个小洞一个小洞的,现在又多了许多条细小的血丝,啧啧……成花脸猫了,果然还是比不上他。

    于是,楼炎枭脸上更是带上了几分得意。

    而早就注意到了这两男人之间的“风潮暗涌”的梵芊菡,一双明亮的水眸闪了闪,咦,这军火头子还真有几分幼稚,就像是抢到了猎物的小狼崽子,平时看着还挺威风霸气,王者风范的,但是实际上就是个蠢萌的二货。

    啧……果然也是个表里不一的。都怪平时伪装的太好!

    “你在看什么,难道老大的脸上也和他一样变成花脸猫了?”闵律风的声音传来,带着调侃。

    “……”吴军卓再次中了一箭。

    咬了咬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男人的手下和他一样让人不爽。

    “哈哈哈……。现在可不是讨论我的时候,你们修复好了吗!”语气沉重,狠狠的就瞪了他们一眼——

    两兵收到视线,顿时嘴巴一闭,妈呀,差点忘了他们家队长是个瑕疵必报的,怎么办?难道又要被操练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欲哭无泪啊!

    “好了,现在修复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砸墙壁,我看着二楼的那面墙最好,中间位置,承重量不大。隔壁窗台上我也没看到什么植物。”梵芊菡开口道,也算是帮着那两兵解围了。

    于是,两个大兵泪眼汪汪的看过来,好人啊!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她算是好人?

    之前他是没看出来,但是现在看出来了,这姑娘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面上善良柔弱,这心比他还黑,还恶趣味着呢!

    这帮没见识的臭小子们,就知道被美色迷惑。又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随后转脸对着梵芊菡又笑道,“好,就照着你说的办吧。”

    两个大兵拍了拍胸膛,松了一口气,自家队长的眼神依旧犀利。看来跟他们这个花猫脸是配不上一起去了。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赶紧的从地上爬起来,跟着一起上楼了。

    八个人来到楼上,挪开了挡道的大麻袋,然后就齐刷刷的看着那面墙壁。

    “哝,开始砸吧。”梵芊菡提着一个大铁锤,就放到了元魁身前。

    几个兵们狐疑了一下,这铁锤哪儿来的,看着挺结实的。

    梵芊菡不惊不扰,扬唇一笑,“怎么,你们也想要铁锤?不过这把就在刚才的角落里,被我发现了那我就有权交给谁,至于你们,自己找工具砸吧,都是男人总不至于偷懒吧。”

    吴军卓:“……”

    三个大兵:“……”

    这姑娘怎么又换了个画风呢,瞧这话说的,就算是他们想偷懒,现在还能偷吗?

    当即讨好的笑笑,“那是那是,不能让着为兄弟一人辛苦了,我们马上就去找工具。”

    “对对对,马上找。”

    “嗯。”梵芊菡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自己抱胸和旁边的种子们相亲相爱去了。

    留下三个大兵和吴军卓:“……”

    顿时抓耳挠腮,怎么总觉得哪里特别不对劲儿呢,这姑娘有点邪门啊!说好的柔弱少女,乖巧小媳妇儿呢,怎么就变的这么“凶残”了呢。瞧这偷懒的光明正大的——

    一个个又转眸看向站在旁边的楼炎枭:真是辛苦了大兄弟!

    楼炎枭冷眸一扫,将这些同情收入眼底,也没说话。走过去就帮着一起砸墙了。当然用的是异能——

    “轰——”一击下去,地面跟着晃了晃,墙壁上的白色石灰尽数脱落,而且里面的砖块也哗啦啦的破碎了满地,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如人胳膊一般大小的洞。

    元魁见状,铁锤一敲,“轰——”

    “啪啪啪——”这墙壁就像是豆腐渣工程似的,哗啦啦的砖块都往下掉着,没一会儿的小洞变大洞,大洞越来越大,直接同中央到两侧,成了个不规则形状,但是一个人通过那是足够了的。

    还没来得及找工具的四人组:“……”

    不是他们想偷懒,而是队友太给力!

    那边梵芊菡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来,没想到军火头子加大力士组合,效果杠杠的啊。

    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还没查看完的种子,转头就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去,“还愣着干什么,进去啊!”

    “啊,哦哦哦——”

    不过这应声之后,却没人进洞,因为他们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吴军卓,刚才的惨状他们可是记得牢牢的呢!用橡皮擦都擦不掉。

    至于还不知情的两个兵,此刻也没敢轻举妄动,队长教过,敌不动我不动!啊呸,总之,这句话对于现在这个状况来说,也十分适用。

    “啧……”梵芊菡笑着看了他们一眼,还算是长了点脑子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没等到人过去,却没想到对面居然有人说话了。

    带着瑟瑟发抖的颤音,是一道带着点干涩的女声。

    梵芊菡一挑眉,这里居然还有个幸存者?

    楼炎枭剑眉一拧,退离了这个洞口三米,显然“恐女症”发作了。

    吴军卓也是皱着眉头,一张阳刚的俊脸上有点纠结。

    ------题外话------

    女神节快乐!

    现在有个女生节活动,分享、送花、点赞都可以获得一次抽奖的机会。应该抽的都是元宝,运气好的抽到的还不少,小可爱们可以试试。

    我也有发了红包,订阅了之后记得抢哦!

    还要,能厚着脸皮求朵花花吗?(羞涩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