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强娶农村小娇妻
    37小说 .37xs.

    “楼大?不是真名吧?”随后又听见钟召云这么问道。

    林鹤轩扬唇一笑,总算是可以把之前想着的理由说出来了,“呵呵呵……是啊,我们几个父母都比较奇葩一点,硬说这样的名字比较顺口,我们也很无奈啊,不过这都是他们老人给家起的,怎么也得有点孝道,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不改就是了。”

    钟召云:“……。”那张严谨精致的脸抽了抽,浅褐色的眸子睨了他一眼,这人的神态气质为什么看着那么像……

    而林鹤轩身后的几个小兵们也跟着嘴角抽抽,好吧,看来人家是真的应付的很顺利,不需要他们帮忙了。于是,双眼灼灼的继续看着——

    难得一味的枯燥有了打发时间的事情了,他们这些当兵的也是人,喜怒哀乐什么的还是有的,这不立马就看上了戏。

    林鹤轩像是没看见他们脸上的无语似的,继续说道,“想当初我们小嫂子也是嫌弃大哥的名字,宁死不嫁呢,不过还是被大哥的人格魅力给折服了,小嫂子,你说是不?”

    还在看戏,猝不及防被提起的梵芊菡:“……”哟呵,知道拉她下水转移注意力了!

    眉梢挑了挑,眼中带上了丝恶趣味,不过在众人是随之看过来的时候,立马转变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是啊,我当初确实很嫌弃这名字,我家虽然是农村人,但到底还是有些文化的,楼大这个名字可是连农村人都嫌弃的很。我家老父可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嫁个有文化的,他上门求婚的时候我家里人还不同意呢。可是没办法,这男人实在脾气大,还有钱,看上了我的美色就是不肯放手,哎——”

    美人轻叹,众人也随着忧愁,仿佛看到了那豪门高冷富二代,强娶农村小娇妻的一幕呢!

    顿时,脑补起来就停不下来了。

    林鹤轩:“……”脸皮子一抽,这姑娘咋还给自己加戏呢?

    楼炎枭脸色古怪带着点阴沉,这个女人好的很,玩儿的很开心嘛!

    梵芊菡回了他个眼神,喜气洋洋:那是!

    对面的钟召云也跟着眼皮子一跳,一双眼睛狐疑的在那两个相拥的身上扫过。

    女子绝色漂亮,柔弱的像朵小白花,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娇小玲珑的琼鼻;略薄柔软的樱唇,一张绝色清丽的白皙的脸蛋上还恰到好处的挂着一点娇俏,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鲜活。

    这样精致绝色的女子出自农村?

    可是她那浑身纯澈天真的气质也确实不像是大城市中的浮华能养出来的。

    于是,不能肯定,也只能在心里打上了个大大的问号。

    再看看旁边站着的男子,细碎的黑色短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看着俊美又性感,霸气又不失狂狷,高冷却又并不无情。至少在他看着怀里抱着的女子身上时,那本该锋锐的眸子却露出来的宠溺和无奈就足够感受到他的真情。

    难道他真的是看错了?

    钟召云那英挺温润的眉皱起,脸上还带着狐疑。这个男人,这样的气度,给人的压迫力,和大当家实在是太像了,而且他身边的那个林二、元三也特别像大当家手下的左右手。

    可是,传闻大当家从来不近女色,甚至得有恐女症,一旦女子近身就会让他直接一脚踹出去,然后回去洗上好几遍的澡,疑似过敏。那么现在——

    这个形似于大当家的男人此刻却抱着个女人,而且还宠溺非常,虽然脸上的表情不显,但是眸中流露的却足够表达了。这就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这等情绪可不是大当家能为了躲避他们追踪所特意表现的出来了。依照大当家的性子,应该就算是硬对硬的对撞,也不会屈尊来扮演这样的情绪吧。

    而且,他自认为看人、揣测人心还是很有几分本事的,不至于在大当家手下这么久了,连大当家什么性子都判断不出来……

    看着他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若隐若现的在挣扎着,林鹤轩满意的一笑,呵呵……谅这人也不能看出来隐藏在老大霸气凌厉表面下的柔和,还有对这姑娘的不同相待。

    暗自看了他一眼,随后接过梵芊菡的话茬,“哈哈哈……。小嫂子确实美貌无双,不然我家大哥也不至于一眼就看中了不想再放开了,而且后来我家大哥不是真心待小嫂子的吗,任劳任怨还抱做饭烧菜,天底下再也找不到像我家大哥这么好的男人了。”

    这么一嘴,原本高冷富二代强娶农村小娇妻的形象瞬间提升为为了爱放下一切,肯当忠犬的好男人。

    于是,几个大兵们也满是赞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少将好朋友,果然重情重义是个好男人!

    而钟召云脸上的表情却彻底崩了,他怎么也不能将这个那男人形容的那样,将任劳任怨,为爱痴情的形象往大当家身上套,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大当家铁血冷厉,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梵芊菡一挑眉,嘿,口才不错啊。

    于是接着演道,“是啊,确实是个好男人,所以我这不是被感动了吗。”

    说着又往楼炎枭的怀里靠了靠,装作一副很柔弱的样子,“哎哟,我的肚子又疼了,想去找个厕所,那位,额……巡逻官还有什么问题吗?”

    语气微微一停顿,恰到好处的表现了疼到声音颤抖的样子,看的几个小兵满脸的不忍,瞧这姑娘,连厕所都说出来了,可不是疼到了极致,难以忍受了嘛。

    于是,赶紧道,“啊,那快去啊,快……相信钟少爷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而且几位都是少将的朋友,怎么可能心怀不轨呢。”

    “是啊,是啊,既然钟少爷都问过了,那就先放这位姑娘去上厕所吧。”

    “对啊,我们少将的朋友怎么可能是可疑分子,钟少爷完全不必担心,我们少将还在呢……”

    “是啊是啊……”

    几个小兵们接二连三的出来“伸张正义”,而且还吧吴军卓给搭上了。

    而外面还在忙活着车内其他幸存人员事情的吴军卓,就这么被背了一口大锅却毫不知情。

    梵芊菡忍不住的眉眼弯了弯,没想到这几个兵还是挺可爱的嘛,不知道被吴军卓知道了会不会吐血。

    那边的钟召云还能说什么呢?

    那张俊美精致的脸上微微一抽,差点没崩,不过好在认忍住了。随后就见他一百八十度大变脸,一张白皙光洁的脸上,殷红如玫瑰花瓣似的性感薄唇一扬,漾起令人炫目的雅致笑容,“之前真是多有得罪了,职责所在还请几位不要在意,在下钟召云,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说话温润,令人如沐春风,光那张堪比女人般漂亮白皙的脸蛋儿就让人心生不忍。

    梵芊菡嘴角一抽,果然是能当叛徒的人啊,这等伪装还真的很少人能看透呢。恐怕就看在他这张脸蛋的份上也给他多几分宽容。

    当即,她那张带着点“苍白”的脸就是一笑,“没问题,没问题,到时候一定报钟少爷的名字。”

    随后,迫不及待的拉着楼炎枭就是一个转身,“走走走,我快忍不住了,不知道这厕所远不远……”

    钟召云:“……”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硬,什么叫做报他的名字?

    他总有种很不详的预感!

    林鹤轩却是笑了,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跟上。啧啧……被那姑娘盯上了,不知道这钟召云能不能承受的了,他就等着看好戏了。

    “钟少——”眼看着那三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跟在钟召云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几人终于上前询问了一句。

    “嗯——”钟召云收起僵硬,笑着轻瞥了一眼那边几个还支着耳朵在听的小兵们,眸光一暗,“我们走——”

    “是,钟少。”

    随后一群人走了一段路,彻底隔绝了那几个小兵的视线之后,他那张炫目的笑脸彻底的沉了下来,“那几个人,给我查——”

    “是,钟少——”

    而另一边,梵芊菡三人终于找到了厕所,她就径自的抛开楼炎枭,自己进去了。就算是装,她也得装一下不是。

    至于外面的两个人男人——

    “老大,钟召云是个极其谨慎小心的人,这一次怕是不能打消对我们的怀疑。”林鹤轩微皱着眉,一张斯文温润的脸上带着复杂之色。

    倒是楼炎枭依旧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斜看了他一眼,声音磁性悠长,“放心,他现在只是怀疑而并不够确定,而我们只要这一丝的怀疑就够了。”

    林鹤轩一想,确实是没错,至少他们没被直接认出来,那么后面还有很多谋划的机会,当即展颜一笑,“是,还是老大睿智。”

    “嗯。”楼炎枭一双深邃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没理会他的拍马屁,随后一双眸子就对着那厕所看去。

    林鹤轩:“……”还好这个厕所偏僻没什么人,不然老大这么盯着看真不会被当成色狼,偷窥狂吗?

    嘴角抽了抽,直到梵芊菡从里边出来,三人这才再一次出发。

    从小道上走出来之后,前面就是一个大型广场,而那个兵所说的任务大厅应该就是在广场的另一侧了。

    还没走到广场呢,就听到了一片人声鼎沸的声音,听着还是怪热闹的。

    梵芊菡挑了挑眉,已经大致了解了,毕竟上辈子她虽然来的迟,但是呆的却足够的久了。

    “来来来,来看一看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猜题夺大奖了,有奖竞猜啊,能获得全部答对并且夺得第一名的我们将免费赠送白色脑核五十枚和三枚一阶紫色脑核,参加仅需要交一枚白色的脑核……。”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过来瞧一瞧,看一看了,一枚白色脑核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是买的了五十枚脑核和三枚一阶紫色脑核了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错过可就要后悔一辈子了……”

    强烈的喇叭声在耳边响起,让人想起了当街大甩卖的时候。

    林鹤轩嘴角抽了抽,“呵,还挺有头脑的啊,以前做生意的本事全拿出来了吧。该不会待会儿还得来一个大促销吧?”

    “限时大促销了,先到先得,先到先得了……”

    林鹤轩:“……。”

    “姑娘,姑娘过来看看吧,我们的有奖答题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上来试试吧,没准能把脑核都带回家呢,我们提供的奖励五十枚白色脑核和三枚紫色脑核可以付南方基地一年的租金了。”一个长相憨厚,却双眼散发着精光的年轻人叫住了她。

    他双眼光芒一闪,这三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刚进来南方基地的,男人气势强大想必不差这一枚白色脑核,而这姑娘长相绝美,定是被捧在手心上呵护的人。最重要就是她那张小白花的脸上就差直接写着我很善良,我很好骗了!

    当即,他该出手时就出手了,这点不伤大雅的一块白色脑核想必就算是浪费了,对他们来说都是开心的吧。于是,在脑海里就暗搓搓的勾勒了一幅霸道总裁宠着小绵羊上天的场景了……

    梵芊菡看着他那张越咧越大的嘴巴就知道一定是在yy怎么骗她了,原本不打算上去占便宜的,这会儿这人都主动来拉她了,那她可就盛情难却了。

    毕竟五十枚白色脑核和那三枚一阶脑核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算的上是奖励挺大的了,虽然她的雷系已经升上二阶了,一阶的脑核其实没多大的用处,但是再小的蚊子腿也是肉嘛!

    当即露出了一个娇羞柔美的笑意,“好啊,看着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于是,这么一个笑容就彻底让这个憨厚中透着精明的年轻人更加坚信了。

    然后果然不负他的期望,小姑娘“娇娇弱弱”的走到男人身边,一脸羞涩的讨要脑核,“能,能给我一枚脑核吗?”

    站在旁边的林鹤轩嘴角一抽,这姑娘又要坑人了,虽然不知道这有奖竞猜是多难的题目,但是相信这姑娘只要上去了,那必定是有着绝对把握的。

    扬唇斯文的笑了笑,就站在旁边不动了。

    那边被梵芊菡这一脸柔弱看着的楼炎枭,抿了抿唇,脸带着紧绷,还真有些不适应她这么笑啊。当即,手不慢的,就在她白皙的,纹路清晰的手掌上放了一枚比指甲盖小点的白色脑核。

    旁边的年轻人就笑得更加欢快了,“走走走,马上上台,就要开始了。”

    “嗯。”梵芊菡对着他“傻白甜”的笑了一下,彻底把人迷的晕晕乎乎,差点没生出愧疚感来。

    不过,在此之前,梵芊菡已经登上了这个有奖答题的擂台了。

    这里的占地还算是不小的,起码占了一两百人的位置了,看来这生意做得还挺大的嘛。

    当双眼看到坐在上面的几个主事人的时候,倒也是了然了,这算得上是南方基地前期的一个大型的队伍了,能有这份魄力开办这个有奖竞猜的确实有几分能耐。

    至于其他的,站在她身边的还有几个和她一起被“忽悠”上来参加答题的人,目测上去大概有五十个人左右。每人上交一枚白色脑核的话,这么一轮下来估计也能赚上不少了,起码比在外面累死累活的打丧尸强,嗯,果然是有脑子的生意人在哪儿都吃的开啊!

    收敛了一下视线,将手上的白色脑核上交。

    “呵呵呵……。老大,你说这姑娘能赢回大奖吗?”底下的林鹤轩,双眼笑眯眯的看着台上的人,要是真赢了,这些脑核可是不少呢!

    “嗯——”楼炎枭一双犀利的眸子向上射去,看着她唇边噙着的漫不经心的笑意时,他也跟着唇角的弧度微扬,“等着吧!”

    “呵呵呵……。”林鹤轩扬声笑了,一双狐狸眸子熠熠生光,看向了那台上差不多要原形毕露了的女子,呵呵……希望他们不要被吓到才好。

    “咚——”一声锣鼓敲响,那个看着憨厚的年轻人此刻正笑呵呵的站在那里充当主持人。

    “哈哈哈……欢迎大家来参加本期的有奖答题活动,本次的主办方由南方基地暴风小队提供奖励支持,只要有人能夺得第一名,并且能成功答对十道题,那么就恭喜他获得了本次的冠军,就能抱得大奖回家,五十枚白色脑核和三枚紫色一阶脑核全都归你所有,全都归你所有了,你可以在南方基地连续住上一年的租金了。大家开不开心,激不激动,如果还有人想要参加的话,现在还有时间,在题目还没开始出之前大家都有报名的机会——”

    这热烈狂暴的煽动性语气,一点也不符合他那憨厚的表相。

    梵芊菡眼皮子一抬,落在周围那些被他的声音带的热血沸腾的人们,还真有几个傻逼受骗上当,当真上台报名了。

    这下子台上又多了几个人,这人头也看着有些密密麻麻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