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赢大奖买糖吃
    37小说 .37xs.

    “你—到—底—想要怎样?”魁梧男人,也就是台下的人正在议论的暴风小队队长武义康,此刻正一双瞪的如铜陵般的大眼,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梵芊菡,脸色阴沉的可怕,像是恨不得把她给吃了似的。

    李一然和梵清涵浑身就是一个哆嗦,往后瑟缩了一步。

    可偏偏梵芊菡这个当事人仍旧轻描淡写的站在那里。两人一对比,身形就犹如大灰狼和小绵羊,却偏偏让人觉得他们的气势旗鼓相当,哦,不,或许说还是小绵羊更甚一筹。

    只见梵芊菡听到了他这句问话之后,淡笑着的唇角一勾,“嗯——武队长这话问的可就有意思了,这个比赛不是你们挑起的吗,我可是被人拉着上来的,而且还交了参赛费的。一路披靳斩棘,大获全胜可谓是十分艰辛。现在出了两个冠军按理说呢你们都该兑现一下奖励的。不过由于你们舍不得,我也不想要和某个水货平起平坐,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要加赛的决定,怎么武队长还对我有这么大的不满呢,难道不该因为省了一笔奖励高兴吗?还要问我想怎样——”

    眼波一流转,随后就落在了梵清涵身上,“哦,这不是还有一个冠军也在呢吗,怎么就不问问她想怎样呢,武队长这可就是厚此薄彼了,还是说你们都是熟人了所以……”

    这话语意未尽,可是大家都能明白她语气中的意思。这下子,可是彻底把这场比赛的内幕给剥了开来,只剩下一层罩着的遮羞布还在岌岌可危中。

    李一然此时心中大呼卧槽啊,这姑娘,这姑娘实在是太可怕了,损人不利己啊,还把他拉下了水了,带她上台的人可不就是他嘛。

    对上武义康投过来的视线,他顿时浑身就是一个哆嗦,这下惨了!他们队长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好在,那凶狠的视线很快的就从他身上移开了,转而直射向他身侧的人,“那你怎么看?”

    武义康眼神阴厉,都是这个贱人,一点用都没有,要是她能有那姑娘的本事,他此刻还会陷入这千夫所指的境地吗?

    显然,这个答案梵芊菡可以告诉她,就算是梵清涵能将前面那十道题都自己答出来,她照样能让他们出大丑,当然这是建立在她感兴趣的基础上。

    啧,其实她也没打算让这个叫什么武义康的下不来台,毕竟他们可不认识,拿了奖励走就好了。可是,偏偏的,谁让梵清涵是他们那边的人呢。

    双眸一道幽暗闪过,“是啊,这位小姐,你可得好好提提意见,你可是又浪费了一段时间呢,我可是很忙的。”

    噗,梵清涵看着她那悠闲的模样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她哪儿忙了,明明还在这里悠哉的说闲话呢,摆明的就是玩儿他们。

    不过,对上武义康的眼神时,瞬间又打了个哆嗦,“我……我……”

    “我什么呀,我说你该不会是个结巴吧,说话慢吞吞的,我看要不就这样吧,你我各自出个问题,直到一个人没答出来为止怎么样,这可是最简单的了,最快速的解决办法了,而且你要是个结巴的话,我勉为其难再浪费点时间听你结巴一下。”梵芊菡看似非常好意的建议道。

    可还没说出话的梵清涵,眼睛一瞪,这口气憋的差点没心肌梗塞了,什么叫她是个结巴?她什么时候是结巴了?

    梵芊菡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满意的一笑,“嗯,很好,瞧,这小姐激动的脸都红了,看来是答应了,武队长你怎么看?”

    武义康一双幽暗的眸子一黑,充满煞气的看着她。

    梵芊菡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笑意盈盈。

    最终还是武义康先败下阵来,一双黑沉戾气的眸子扫了一下周围一群义愤填膺的群众们,知道他要是再这么坚持下去怕是不好看了,暴风小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怕是要毁于一旦。

    “好,那就这么办吧。”从牙齿缝内蹦出来拉着几个字来,浑身气势一个暴涨,却在下一秒平息了下去。

    最后看了一眼那还傻眼的站着的梵清涵,冷哼的一声,转身大步离去。

    “哎,队长——”李一然这是想叫都叫不住啊,眼看着那个已经转身就跳下台走了的人,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原本他想出来的捞钱计划,现在是全泡汤了,而且以后还能不能在暴风小队混下去都悬啊!

    转而双眼就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还一脸懵的女人,恨恨的咬了咬牙,早知道当初就不看在她是学妹的份上救她们一家三口了,特娘的就是个累赘。自己蠢也就罢了,偏偏还装成聪明样儿,还连累了别人。

    梵清涵此时也是一脸懵,她究竟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这么看着她,不,全都是那个贱人的错,对,全都是她的错。

    “嗯——”梵芊菡看着她瞪过来的眼神,双眸一弯,看来这梵清涵一家三口还没攀上刘伯康啊,呵呵呵……上辈子看来只是他们运气好罢了,而这辈子,就算是他们运气依然那么好,但是,她梵芊菡还是会叫他们生不如死的,毕竟她这辈子的运气也相当不错,还抱了条金大腿——

    一双明亮的桃花眸一眯,呵呵呵……趁着她还没有想好下一步报复的时候,你们可得好好享受一下这舒服的空气了,她的好姐姐——

    “好了,你瞪着我也没用,我也治不好你的结巴,咱们现在开始吧,这太阳可晒得又点猛啊,瞧你这脸给晒的,啧啧……。”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一向自诩美貌的梵清涵这下子可瞪不下去了,啊的一声叫出来。

    看的台下的人又是一声唏嘘。

    这段位可是差点远了,两人完全没法比啊。于是一个个的瞪大眼睛,兴致勃勃的继续看戏。

    “咳……”梵芊菡简直想翻白眼儿,就这脑子,也不是上辈子梵清涵是怎么活的那么滋润的,啧……。

    “你,你骗我——”一看到她脸上的笑意,梵清涵顿时回过神,恼羞成怒了。

    “没骗你,晒的跟猴屁股似的,难看死了,好了,别磨磨唧唧了,本姑娘真心没时间再陪你玩儿了。”梵芊菡看着这个天可是差不多了,下午还要去办一下住房手续呢,那门口的小兵可是说了,下午是截止日,错过了所有的房子都成征用的了,那她之前准备的那些可就成废纸了。

    “我——”梵清涵那叫一个气啊,一张看着还算漂亮的脸蛋儿简直要扭曲了,脸皮子抖啊抖的,脸上的粉也开始掉了。

    咬了咬牙,这该死的女人,和梵芊菡那个死丫头一样让人厌恶。

    “好,开始,那我先出题。”

    “嗯哼,没问题,只要你别浪费时间就好了。”梵芊菡耸了耸肩,一点没在意她的恶意抢先。

    “哼,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听好了,世界上除了火车还有什么车最长?”梵清涵开口了,下巴一挑,就一脸得意挑衅的看着她。

    “嗯——”梵芊菡一脸看傻子的看着她,就这简单的题目还要得瑟?

    台下的人也被她的题目给震惊了,就这玩意儿,他们家小孩子都能答出来好吗,这女的得意个啥?

    “怎么,答不出来了,那我告诉你答案啊?”梵清涵毫无所觉,一脸得意洋洋。

    旁边原本还想说什么的李一然脸色彻底阴沉了,他莫不是救了个傻子回来。原本看着他拉上来的那个姑娘是只傻白甜的小绵羊呢,原来他这个平时看着挺精明的学妹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白甜呢!

    冷脸的抿着唇,退到一边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场子是彻底救不会来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结束后老老实实的把奖励交出去。

    “呵——”梵芊菡冷眼的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得了,不用说,我知道,塞车嘛。麻烦你稍微出点有脑子的问题,这白痴的脑经急转弯连三岁小孩子都能猜的溜溜的好吗。”

    梵清涵顿时一噎,显然没想到,她这道题当年在学校可是难倒了很多师兄师弟们的,怎么可能?

    听说过相关事迹的李一然瞥了她一眼,呵呵……。当初还不是因为她是校花,那些个男人们哄着她的,原来还以为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呢,没想到蠢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好了,现在轮到我了,由冯。诺依曼确定的计算机体系结构使电子计算机的发明有了可能,经过几十年发展,这种体系结构仍未有重大和变化,那么它的基本思想是什么?”梵芊菡带着软绵悦耳的声音响起,却是说出了一串众人字分开懂,合起来不懂的问题。

    梵清涵直接一张蠢脸变成了懵逼。

    “我……我……”

    “你不知道,需要我告诉你答案吗?”梵芊菡眼波一个流转,低低的笑了。

    “我——”梵清涵脸上涨的通红,她确实不知道啊,她学的是艺术不是程序啊……

    “哼,蠢货,答案是程序储存和控制、硬件结构的五个组成部分、使用二进制。有空多看吧,哦,对了,就你这脑子怕是多也拯救不了了,哎——”

    梵芊菡摇摇头,像是一脸惋惜的看着她,随后直接无视她恼羞成怒到涨红的脸,直接看向站在角落边上的李一然,“好了,现在胜负已经决出来了,把奖励拿来吧。”

    “嗯。”李一然眼底闪过一抹幽深,那憨厚脸上却再也笑不出来了。随后直接从怀里掏出个盒子来递给她。

    “嗯。”梵芊菡满意的接过,然后打开,开始光明正大,一枚一枚的数……

    那一脸怀疑的模样,看的李一然直磨牙,“数目没有错,我们难道还会诓你不成。”

    “嗯?”梵芊菡挑眉看了他一眼,“这可说不定呢,毕竟你们之前可是有先例的。”说着又往梵清涵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李一然磨了磨牙,算是彻底知道了这小白兔的伪装底下所隐藏着的狡诈腹黑狐狸的内在了。

    看了一暗那边只知道瞪眼睛的梵清涵,哼的一声撇开了视线。

    “好了,数好了,这回算是你们比较诚信了,数目刚刚好。那我赶时间,就先走了。”说着对着他笑笑,极其潇洒的一挥手。不过刚迈开的脚步一顿又看了回来,“哦,对了,你们的这个活动以后还继不继续啊,我看着挺有趣对的,而且还能赢大奖呢,下次一定继续光顾。

    ”

    “不,不继续了。”李一然艰难的应了一声,这举办一次都要把家底给掏空了,而且还被人知道了内幕,怎么可能还举办第二次,他们又不是傻。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梵芊菡一脸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这回算是彻底的走下了台。

    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完全忽视了还站在旁边的梵清涵,像是之前还咄咄逼人,言语损人的人不是她似的。

    可把憋了一肚子话想跟她再战三百回合的梵清涵给搞的彻底气闷了,看,连衣服下面的肚子都给气鼓起来了。

    而梵芊菡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双目含笑的就走了下来。

    下面,小鸽子赶紧屁颠屁颠的就凑了上来,扬起张笑脸,“表姐你真厉害,看把那女人气的脸都绿了,而且还呼噜呼噜气喘的跟老母鸡似的。小鸽子一定要向表姐好好学习。”

    “哈哈哈……。乖,以后表姐也会好好教你怎么兵不血刃的气死敌人的。”梵芊菡拍拍他的小脑袋,随手的给了他几颗白色脑核,“乖,拿去买糖吃。”

    “嗯嗯,表姐就是大方。”小鸽子笑眯眯的将东西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一点没带推辞的。

    “反正都是免费赢回来的,只是浪费了一点时间而已,可惜他以后都不举办了,不然天天赢点回来给你买糖吃。”

    “嗯嗯……哎,那真可惜,他们为什么不办了呢?”小鸽子带着点老成的模样轻叹了一声。

    “啊,大概是资金周转不灵,内部协调不良,被我这个外人给赢去了大奖,总的来说就是那个敢跟你表姐我争的女人笨了点儿。”

    “对对,都是她太笨了……”

    两表姐弟一唱一和的,周围还没离开的人听了个清楚,同时默默无语,他们这算是彻底把飓风小队给得罪了,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哎,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闵律风对那些惋惜的眼神翻了个白眼儿,不过是一个飓风小队,他们要是敢来,女魔头一定敢让他们残!还是可怜他们去吧……。

    “呵呵呵……好了,既然比赛完了,我们先去任务大厅吧,我已经打探好了,在第一个窗口,估计人还不少。”林鹤轩也笑着走上来。

    “嗯,那还等什么,快走啊。”梵芊菡赶紧的加快了一下脚步,心里想着到那儿能不能再蹭蹭队。

    楼炎枭看着她那风风火火的样子,唇角微微一扬,这才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样子。

    等几人来了任务大厅之后,果然如林鹤轩所说的人很多,简直摩肩接踵,只能看见一个个黑色的脑袋了。

    梵芊菡皱了皱眉头,倒是她疏忽了,末世前期,南方基地的电子通讯、电力使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呢,电脑什么的却是能省则省,还都要靠手动记载,办事效率确实慢了一点儿。

    “怎么样,哪个是一号窗口,分配房子的?”几人站在门外观望了一会儿,一个个人头全参杂在一起了,里面还热哄哄,闹哄哄的,完全分不清哪个队是哪个窗口的。

    而且这些人像是刚进来基地等待分配房子的,身上好几天没洗澡了,这酸臭味加起来简直能熏死一头老虎了,实在不能忍。这在里面排队的人,全是勇士啊!

    梵芊菡皱了皱眉,“分不清楚了,不过这队我们肯定不能排,这么多人下午肯定轮不到我们,而且我拿着的那个房产证肯定要泡汤了。”

    “那怎么办?”元童踮着的脚一松,一双黑溜溜水汪汪的眼睛带着无奈。

    “嗯——”梵芊菡也是眉头一皱。

    这时候不远处突然来了两个人,让她起了注意。

    梵芊菡一眼就看向了他们,因为她认出来了,从他们身上的衣服,不是军队的迷彩,而是基地内另外一半掌权人手下的统一黑色制服,就如在门口看到的钟召云后边带着的那几个人穿着一样。

    顿时眼珠子骨碌的一转。

    顺着她的眼神看去,楼炎枭也注意到了那边的两个人,年岁并不大,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走路身形有几分练家子的样子,手上带着剥茧,显然练过枪。而他们身上的衣服——

    他们来自哪里,不言而喻。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犀利。

    来了,梵芊菡心里念了一句随后猛然上前,却被前面拥挤着的人群反弹了出去——

    “哎哟——”

    砰的一下撞到了人,原本还在随意交流着的两个人被这么砸了一下,瞬间一懵,随后脸色就不好了,下意识的就将人往外推了一把,恶声恶气的道,“你眼瞎了,怎么走路——”

    还不待他把话说完,那边楼炎枭已经走上前,一把将人揽住,梵芊菡也露出了她那张盛世柔弱的美颜来。

    顿时,那粗口成脏的话在此刻戛然而止。两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个美人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