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伍爷出场
    37小说 .37xs.

    闵律风眼珠子一转,看到坐在梵芊菡身边的那个小屁孩居然也翻着一本书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点点脑袋,一张小脸上还非常认真的样子。

    “……”

    他脸上有些麻木的坐在那里,风中凌乱了。

    再看看周围几个人都拿着书在看,满怀少女心的人,就连那只猫也抱上了一本书窝着,他这个正常人此刻在这里却显得有些像是异类了。

    闵律风:“……”

    恨恨的磨了磨牙,有些自暴自弃的伸手就抓了一本,不就是书吗,他倒是要看看这些有着恶趣味标题的书到底好看在哪里?

    随意的翻了一页,“嗯,女人爱上我吧,不然我就杀了你……。”

    他嘴角抽了抽,把书翻了个个儿,就看到了书名是丧尸老公真可怕,……。这句话却是有些可怕,紧绷了一下头皮然后继续往下——

    客厅内静静的,只剩下翻页的声音,外面的夜幕也慢慢的降临了。

    而在此时,有几人却踏着最后的一丝霞光进入了别墅。

    一到客厅,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领头的男人玫红的唇瓣抽了抽,那张精致耀眼的笑意都快维持不住了。

    “你……你们在看什么……”男人身边的那个人,此刻身上的一身煞气全都转变成了抽搐的不解,

    “嗯——”梵芊菡埋头于书中的脑袋微微抬起,分了点注意力给他们,“啊,是你们啊,难道还是为了在大门口时候的事感到抱歉,所以来登门表达歉意的?”

    “你——”荀殷一脸暴躁的看向她,下午他可是被这个女人给骗惨了。结果当他拿着这件事去调侃的时候,刚好被钟少抓了个正着。还被骂了一声蠢货,他荀殷什么时候会被骂成蠢货了,全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梵芊菡瞟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翻了个页,也顺便的打断了他,“既然这位钟少爷那么有诚意的话,道歉礼就随便送个百八十枚的脑核意思意思好了,其实我们都是很好说话的人。”

    “什么?让我们道歉,还百八十枚的脑核,你这个女人怎么不去抢啊?”荀殷和他身后站着的几个小弟简直惊呆了好吗,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脸皮的女人!

    即使刚才还惊叹她的美貌,此刻却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

    就连表面温润镇定如钟召云,一时间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女子的脸皮会比他的还厚。

    “嗯?抢——”梵芊菡柳眉微挑,看上去有些不悦了,“不知道淑女是不可以做这么粗鲁的事的吗,而且不是你们来道歉的吗,礼重一点更代表诚意。”随后一脸我是为了你们考虑才这么说的表情,气的荀殷几人想吐血。

    “草特娘的,我们怎么可能是来道歉的,我们是来算账的。”荀殷暴躁的脾气没忍住,一双眼睛充满煞气的朝着他们袭来。

    “嗯——”原本沉迷于书中的沙发上的几人眉头就是有一皱。

    一个个同时抬起头,目光犀利的直射向他们。

    “……”就算是凶煞如荀殷等人也不免的被强大的气势吓得一缩。

    收回身上的气势,梵芊菡脸色有些不好的将手上的书彻底的放下,往沙发背上一靠,双手抱胸,下巴微抬的看向他们,虽然她是坐在的,偏生的让人产生一种君临天下,俯看他们的错觉。

    她没少一挑,“哦,算账的,算什么账,说来听听?”

    钟召云之前被刺激的有些浮躁的心情镇定了下来,双眼微眯,这个女人不简单!看来之前在门口的时候看走眼了。

    伸手拦住后面几个还想冒进的人,他一张精致温润的脸上浮现出平日里的温润,迷倒万千少女的笑意来,玫红的唇瓣轻启,“姑娘似乎还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哦,我有错了,什么错,说来听听?”梵芊菡眼中潋滟的波光微转,傲然的眼神微微朝着他的方向偏了偏。

    “呵呵呵……。姑娘真会开玩笑,下午假借了召云的名头在任务大厅走后门办理了入住手续难道姑娘不记得了?”钟召云一双带着精芒的眼睛直看向她,那张漂亮的脸确实很有迷惑性,也难怪荀殷——

    “哦,我假借你的名头,这话可就好笑了,今天下午在南方基地的大门口,钟少爷是不是带人拦着当时身体正虚弱的我了呢?”

    钟召云唇瓣微扯,眼神带着点古怪,这姑娘问这个干什么?不过还是如实的点了点头,“是。”

    “那钟少爷是不是也因为怀疑了我感到抱歉,所以让我有什么事来找你,然后我就说如果有事的话就报你的名字呢,钟少爷可是没有反对。下午正好我不耐烦去排队,所以借钟少爷的名字去插了个队。这有什么错,你倒是分析分析给我听听。”梵芊菡一连串的话下来,气都不带一丝喘的,听的钟召云身后的荀殷有点懵,好像是这样没错啊,可是为什么钟少说没有呢?

    钟召云的嘴角一抽,他什么时候让这姑娘报他名字了,明明是这姑娘说完这句话之后跑的太快,他还来不及反应。

    “怎么,钟少爷记起来了吗。啧啧……这可真难得啊,小小年纪记忆力就不好,看来的去多喝点脑白金啊,不过现在估计是买不到了。”梵芊菡一脸可惜的看着他,眼中还带着点怜悯之色。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个善良,慈悲为怀的人呢!

    可惜,这里见过她的人,包括楼炎枭和钟召云这一方,都觉得她为什么会这么厚脸皮呢,这话说的简直把人拐到山路十八弯去了,她自己却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这是什么逻辑?

    钟召云此刻的脸色有点差,那常年戴着温润笑意的假面此刻也有些僵,倒是之前小看她了。原来这个屋子里最厉害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她啊!

    一双浅咖啡色的双眼微眯,落在她一侧的那个男人身上。他此刻俊美的容颜上带着些微宠溺的笑意,似乎还带着点骄傲,为那个女子而骄傲——

    看来确实是很在乎这个女子,难道他真的不是那个男人?而且他手上的书霸道总裁的野蛮女友……

    嘴角抽了抽,真的是那个男人会做的事吗?

    “钟少,让我去教训教训那个女人——”荀殷脸上带着杀气,不管之前她说的是对是错,但是就光她说钟少脑子不好这件事就绝对不能轻饶。

    “等等——”钟召云带着睿智的眸子微微一闪,既然现在还没弄清楚这几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还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才好。

    毕竟现在南方基地初定,林堂主也刚占据半个掌权人的位置,要是因为这件事声望下降,到时候受到怪罪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更何况他叛徒的身份还未得到完全的承认,那几个老家伙还不是完全信任他……。

    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闪了闪,而且他知道,那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实则最不好对付,阴谋阳谋怕是不比他差,要是惹火了她,明天基地内什么他钟召云恃强凌弱、欺凌弱小的传言怕是全出来了……。

    梵芊菡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这男人倒是确实有几分聪明的,看来是看出她的打算了。啧啧……。怪不得之前能把楼炎枭他们都差点蒙蔽了呢!

    “怎么,还想打我这个柔弱女子了?我可不经打的,不过你们要是硬要的话,我倒是可以陪你们玩儿玩儿。”梵芊菡一挑眉,带着戏谑的眸中还多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我还就……。”荀殷气的那叫一个脸红脖子粗,这女人简直不知好歹。

    “荀殷——”钟召云脸色微沉,那么明摆着的故意都没看出来,简直废物。

    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怒气,荀殷浑身一颤,刚才的热血愤怒一下子被泼了一盆凉水。“钟……钟少……”

    “退下。”钟召云脸色阴沉的道。

    “是,钟少。”荀殷有些不甘心的等了一眼那边坐着的笑意盈盈的女子,下午怎么就觉得她不错呢,简直瞎了眼了。

    钟召云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转眸看向梵芊菡几人已经带上了平时的温润笑意,“哈哈哈……。之前召云只是和姑娘开了个小玩笑,今天冒昧的打扰了。”

    “哦,你也知道冒昧啊。本姑娘原来是没打算跟你们计较的,可是你身边的狗腿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还敢恐吓我,我需要压惊费。”梵芊菡挑了挑眉,百无聊赖的玩儿起了手指。

    “什么,你不要欺人太甚——”荀殷凶恶的眼神一瞪,再配上他脸上的刀疤,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的凶狠。

    “嗯,你这是又在恐吓我了?”梵芊菡眉梢一挑,从旁边摸出来一盏灯来,瞬间原本只点了几根蜡烛的房间内亮了不少。

    随后梵芊菡又转脸看向旁边的钟召云,“看到了吗,他那张脸那么凶狠,我又受到了惊吓,看来这压惊费还得加一倍了。而且,你们没经过房主的同意,就擅自进门,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看在我们之前认识一场的份上,这点我就不计较了,记得下次不要随意乱闯就好了,进门可是要收拜访费的。”

    “你……”荀殷额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跳着,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没见过像这个女人一样厚颜无耻的人。狠狠的磨了磨牙,祈祷有一天不要落到我的手上吧。

    钟召云脸上的笑意再一次的维持不住了,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啊,他原本打算着晚上再探查探查那几个男人的底细的,可是——

    全被这女人接过了话茬,再看看那几个还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看戏的男人,差点没气吐血。咬着牙,唇边带着扬扯起来的僵笑,“那你想要什么压惊费?”

    “呵呵呵……还是钟少够爽快,我也不要什么脑核,想必那么大的一笔你们也拿不出来。那就帮我们缴纳一下这房子的使用费用吧,随随便便的交个七八个月就行了,怎么样,很划算吧。依照钟少在南方基地的地位,没准还能打个折扣呢。”梵芊菡一点没客气的就开口了。

    七八个月,每个月五十枚脑核,那不就是代表着要交三四百枚脑核了吗,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好。”钟召云从牙齿锋里蹦出来一个字。今天的这一趟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难缠了,看来正面试探是试探不出来什么了,那么还需要换一种方法——

    梵芊菡vs钟召云

    梵芊菡胜利!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了。”钟召云当机立断的打算走人,不然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哎呀,就走啊,我送送你们。”梵芊菡一脸满意的看着他们这么识趣的样子,为了以示屋主的诚意,表示很乐意送他们一程。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认识路。”钟召云赶紧的下意识拒绝。

    “啊,这怎么行呢,为了表示我们热情好客,也为了钟少爷慷慨的压惊费怎么着我也得表示表示……。”

    “好,那你就送吧。”钟召云脸色微黑,听着她一句一句的戳痛脚,身后的小弟们都快暴走了,赶紧的打断了她的话。

    “哈哈哈……那就好,那我们走吧。”

    说着,还真一路的把那几个压抑着火气的人往外送。

    等他们的脚步一踏出门口,梵芊菡就热情的朝着他们挥着手,“钟少爷你真是个好人啊,我们这次的见面非常愉快,下次我会记得还报你的名字的,再见——”

    “砰——”

    刚听到这句话的钟召云几人脸色瞬间难看,转头打算要说话,却没想到,那门砰的一下就被关上了。

    几个刚转头的人碰的一鼻子的灰,却只能看到那黑黝黝的大铁门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钟召云:“……”

    荀殷:“……”

    身后的几个小弟们:“……。”

    “钟少,刚才为什么拦着我,这女人就是应该教训啊。”荀殷脸上还带着愤怒和不解。

    钟召云那张白皙俊秀的脸上微黑,看了他一眼,“不,现在还不是时候,明面上他们都是异能者,要是我们得罪了,明天在基地内传出了什么消息,那会对我们招收异能者很不利,而且……”

    他双眸微眯,并没有把话说完,“荀殷,去,派个特殊异能者跟着他们别被发现了。”

    “是,钟少——”

    话音一落,却见前面出现了一群人,个个手拿着火把,气势汹汹而来——

    钟召云一挥手,荀殷立马往后退了一步,将他的主导位置让了出来。

    只见那一群人和火把之间,露出一个高大魁梧的人来。他脸上带着笑呵呵,但是脸上那道比之荀殷更加深的疤痕在火把的映照下却显得格外的狰狞凶狠——

    只见他一口锋利的大白牙一露,“哟,真巧啊,你们也在啊,也是来招揽里面的这几位异能高手的吗?不过看你们这样子是无功而返了啊。”

    钟召云那张如玉的白皙脸颊在这昏暗的火光下也阴沉了几分,“是伍哥啊!”

    “哈哈哈……。伍哥可不敢当,谁不知道你小子在堂主面前更受宠爱啊,而且,我也不需要你这个还没确认的叛徒来叫,这话怎么说来着,叫做降低格调。”伍哥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口中出来的话更是没带半点留情的。

    “哈哈哈……。”身后的小弟也跟着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钟少是敬你所以叫你一声伍哥的,现在大家同为堂主手下的人,你怎么能这样对钟少说话。”身后早已按耐不住的荀殷一脸凶狠的看向他们。

    “哼——你算是个设么东西,不过是跟着钟召云的一条狗罢了,给老子滚一边去,现在还没你说话的份。”伍哥脸色一沉,一张狰狞的脸,一双凶狠的眼神朝着他看过来。

    比之煞气,比之凶狠,显然伍哥比荀殷更甚。

    不过他还是咬着牙,一脸桀骜的坚挺着。

    钟召云眉头一皱,随着之前的心情平静下来,脸上的假笑又回来了,“呵呵呵……伍哥别生气,若我身边的人是狗的话,那伍哥身边的人是什么?而且,伍哥你确定你这个本身就在堂主阵营的人比的上我的忠心吗?”

    浅浅温润却带意味深长的声音在这个小山坡上划过,被风一吹,火把猎猎,伍哥的脸上阴沉,“哼,你这小子就这张嘴厉害,我老伍可比不上你,是不是忠心,我们可以拳头来解决。”

    说着,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破风而来——

    “伍爷,我来讨教讨教——”说着,站在旁边的荀殷瞬间抬手,一个拳头格挡。

    轰——

    双防气势爆裂开来。

    “砰砰砰——”只不过眨眼之间,双方交手已过百招。

    “荀殷,你别耍炸,觉醒了力量异能的还不要脸了。”身后的吕聪眼看着自家伍爷微微落于下风,心里有些着急。

    “呵呵呵……。吕聪啊,别担心,荀殷只是跟伍哥切磋切磋,伤不了的。”眼看着荀殷占上风,钟召云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一脸如沐春风的模样。

    可是在对面的一群人看来这就是在幸灾乐祸,吕聪咬了咬牙,啊呸,这人好不要脸。以前他们伍爷在大展拳脚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喝奶呢,现在居然胆敢算计起伍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