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再怼荀殷
    第二天一早,梵芊菡从房间中的大床上醒来,动了动脖子,果然床舒服睡着就是舒服啊!没想到军火头子还挺知道享受的嘛,这大床买的质量不错。

    还带着氤氲雾气的黑色双眸动了动,她就从床上起来了。洗漱了一下走下楼。

    “表姐表姐——”等在楼下的小鸽子立马屁颠屁颠的凑上来。

    “嗯,早。”梵芊菡唇边含着笑意,轻轻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这发质柔软的真好摸。

    “表姐——”

    “嗯?怎么?”只见小鸽子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看着她,还带着讨好之色。

    “嘿嘿,表姐,这次任务也带上小鸽子一起去吧。”昨晚他可是都听到了的,生怕自家表姐因为危险任务就不带上自己了。

    “哦,你不怕吗?”梵芊菡眉梢一挑,眼中带着笑意,这一路下来,她将这个小表弟从别墅区一路带到南方基地。却没想到他比她想象中的表现的还要好。没有一般小孩子的大哭大闹,看到丧尸害怕,也没给他们添麻烦,起居饮食全都能自己照顾自己,甚至在有些时候还配合着她扮猪吃老虎。不得不说,这样的小表弟简直太乖太可爱了。

    “不怕,妈咪说真勇士要敢于直面人生,等小鸽子再长大一点,小鸽子就能帮表姐打丧尸了。”他握着小拳头,一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严肃的绷起,那双水汪汪的眼中更是布满了严肃、坚持。

    梵芊菡看着满意的点点头,“好,那就带你去好好长长见识,不过你要答应表姐,别离开你的小龙兄弟,哦,对了,你小龙兄弟呢?”

    “嗯嗯,知道了表姐。”小鸽子一听,立马喜笑颜开,“小龙兄弟在外面扎根晒太阳呢。”

    “好,先吃饭吧,上午带你去逛逛。”梵芊菡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嗯嗯。”小鸽子继续乖乖点头。

    看的旁边的元童闵律风啧啧称奇,这小鬼也就是在这女魔头的面前才这么乖!

    “其他人呢?”梵芊菡看了一眼旁边还立着的两根柱子,挑眉问道。

    “哼,大鸟和老大拉着元魁早上也不知道鬼鬼祟祟的去干吗了,让我们自己去注册小队,他们会在下午任务集合之前回来的。”说到这个,闵律风就有点不乐意了,说好的他是老大的左膀右臂的,可是大鸟那家伙神神秘秘的把老大拉走了,还带上了元魁,就是不带上他。

    哼,他才不是嫉妒大鸟那家伙脑子好呢!

    “哦,是吗。”梵芊菡双眸微闪,“那也好,我们自己去注册吧,然后再去逛逛。”

    昨天广场上的那热闹场面她可是还没看够呢,没准今天去还能捡捡漏。

    “哦,好呀好呀,我也一起去。”那边元童倒是对楼炎枭没带上他没用一点不开心,相反的还还十分乐意。

    “哼,那爷也勉为其难……。”闵律风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前面两大一小已经走远了。

    气的他牙痒痒,哼,这个女魔头……

    嘴里嘀嘀咕咕的,恨恨的一咬牙,还是抬脚跟上了。

    等吃完了早饭,几个人就准备出门了。

    一路走到广场花费了将近二十多分钟,今天的广场依旧热闹非凡。

    促销大减价的,跳楼大甩卖的应有尽有,只不过没有了昨日看到的答题竞赛了,梵芊菡抿唇一笑,真是很久没看到这么热闹的地方了呢!

    “我们先去任务大厅注册。”闵律风从别墅出来就冷酷这一张脸,还别说,他这么一冷,整个人的气质都得到了升华。

    瞧这一路上下来,接二连三的姑娘朝他抛媚眼儿就知道了。

    “嗯。”梵芊菡点头赞同,先把正事儿给办了,待会儿再逛也不迟。所以三大一小转身就直奔任务大厅而去。

    只不过——

    “额……看来今天的人还是很多啊!”

    梵芊菡看着那大厅内依旧是人挤人的场面,那密密麻麻的人头看的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怕啊!?

    “卧槽,别挤老子啊,你特娘的踩着我的了。”

    “别挤啊,别挤啊,我大肚子都被挤扁了。”

    “卧槽,谁放屁了——”

    瞬间,因为这句话,原本拥挤的大厅内出现了一系列的反应。以放屁的人为中心,齐齐的向后退了几步,不过,仅仅一秒,又全都涌了上去,把人包围的密不透风了。

    感受着里面传出来的汗臭味,臭脚丫味……。

    四人脑门上齐齐掉下来一滴冷汗,脸上表情一言难尽啊,这简直比昨天还要难以忍受。

    互相对视了一眼,元童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郁闷的问道,“怎么办?”

    梵芊菡也是一头的汗颜,轻叹了一声,“哎,看来最近挤进南方基地的人确实很多啊!”

    转而就见她眸光微闪,“看来只能走后门了。”

    “啊,那他们今天还让我们进去不?”元童一听,立马觉得有点悬。

    他们昨天晚上还因为报了钟召云的名字被人找上门呢,虽然她厉害的转客为主,又坑了人家一笔。可是今天要是钟召云那两面派的特意吩咐了不让他们进去呢?

    那可不得吃亏啊,反正要是换做了他,他也一定得这么干。

    不过却见梵芊菡神秘一笑,“呵……。让不让进可不是他说了算的。”

    “啊,那是谁?”元童一脸懵逼,身后的闵律风也皱着眉头不解,这女魔头又玩儿什么花样啊?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了,他倒是不担心了,反正女魔头胸有成足的事她就一定能办到,这么短短几天下来,他已经见识过她那厉害的手段了。

    小鸽子抬起下巴,哼,表姐说了行,那就一定行,表姐厉害着呢。

    于是,三大一小一猫就来到了昨天来过了的后门。

    “喂,是不是昨天那美女啊……”原本守门口的两个吊儿郎当的守卫,瞬间直起了身子。

    “是啊,是啊,还真是她,不过钟少说今天不让她进去了怎么办?”

    “是啊,可惜了这美女不知道怎么得罪钟少了,还让钟少一大清早的过来发话。哎,可惜啊可惜……”

    “真是的,要我们拦住美女,这种缺德事儿怎么做啊。”

    “哎,没办法,谁让钟少发话了呢,来了来了,注意了,他们过来了……。”

    两个守门人瞬间浑身挺的笔直,堪比隔壁的两个如白杨的大兵,两双眼睛灼灼的就看着他们走过来,走近了……

    跟在梵芊菡身边的闵律风一眼就看到了那两守门人的样子,当即眉头就是一皱,看来确实如他们之前的猜测一样,钟召云那狡猾小气的男人,肯定是昨晚吃了大亏,今天就开始在背后搞小动作了。他那张帅气的脸上顿时一黑……。

    而元童更是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对话,一张娃娃脸上也是紧绷着,双眼还不住的往梵芊菡身上瞄——

    怎么小姐姐一点都不见慌的啊?

    至于她们都能看出来的,梵芊菡自然也能了,就见她唇角一勾,笑的轻蔑——

    直接无视那两个严正以待的人,在即将到达的时候,脚步一个转弯,就朝着旁边那两个大兵守着的门而去了。

    “站住——”一到门口,两个尽忠职守的大兵就伸手拦门。

    身后跟着的元童、闵律风眨眨眼,有点懵,这又是什么状况啊?

    反观梵芊菡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来往前一亮——

    两个原本警惕的大兵瞬间变成敬佩,“您好同志,你们可以直接进入,直接在柜台处办理手续即可。”

    “嗯,谢谢。”梵芊菡不吝啬的给了他们一个笑容,然后有慢吞吞的将东西放回了兜里,随后一脸闲适往门内走去。

    身后的元童、闵律风看的那叫一个一愣一愣的啊。

    刚一进门呢,两人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小姐姐,小姐姐,你刚才那个东西是什么啊?那两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大兵们居然放行了。”

    “是啊,好像态度还挺好的样子。”闵律风对着她身上仔细的瞅了几眼,觉得这女魔头真是神了。

    “呵呵呵……。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昨天晚上问吴军卓要了那么点东西罢了。既然他邀请我们参加任务,不是应该要帮我们安排好小队建立吗。”梵芊菡唇角微勾,笑的一脸风轻云淡,显然这一手是早有准备了。

    “哦,原历来如此。”两人一想到吴军卓的身份,瞬间了然了。

    “哈哈哈……。那不就是说钟召云那小气鬼今天白费功夫了?”元童简直乐开了花啊。

    闵律风也跟着扬起唇笑了,他可是清楚的看到刚才那守门口的两个人,那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到目瞪口呆的样子呢。不得不说,这女魔头要是虐起别人来可真是爽啊!

    “你们怎么进来的?”就在几人笑意盈盈的时候,一道狠戾中带着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来。

    梵芊菡几人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昨日刚见过的荀殷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那双闪烁着狠色的眸子阴沉,桀骜的脸上更是阴霾一片。

    梵芊菡微微挑眉,唇角带上了嘲讽的笑意,“哦呀,我们还能怎么进来的,不就是那么走进来的吗。”

    “你——”就见他皱着眉,一脸凶狠桀骜的朝着他们走过来。“没有介绍人的不准进来,给我滚出去。”

    昨天他可是被这女人的这张笑脸给骗惨了,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这女人的真面目,简直可恨。

    “呵……。现在你可没资格赶我们出去。”梵芊菡双手抱胸,同样笑的一脸高傲不屑。

    “就是就是,你这个坏叔叔居然凶表姐,实在是太坏了。”在下面的小鸽子挥挥小拳头,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荀殷脸上顿时一片阴鹫,这该死的臭小鬼,还有那女人的笑脸实在碍眼的很。

    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这女人的嘴皮子厉害着呢,他昨天可是领教过了的,不欲多说,当即扬手,打算直接动手,“来人,把他们给我扔出去。”

    “是,荀哥。”

    眼看着那几个昨晚在她这里吃亏了的小弟,满是恶意狰狞的朝着他们走过来,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我看谁敢——”

    那张绝色的脸上虽然带着不悦,却并没有半点慌张之色,甚至那双漂亮的桃花眸中还闪烁着一丝笑意。

    荀殷脸上不郁,眼中带上了狐疑,不过显然愤怒压倒了理智,“抓起来——”

    “谁敢——”又是一声,锋锐中带着铁血的声音直冲而来,隐隐的带上了严肃的威压,直把那边打算抓人的小弟们吓的浑身一颤。

    “你是那个昨天刚回来的少将——”荀殷带着狠戾的双眼在来人的身上打量了一圈,眼看着他浑身挺拔,一张脸上刚毅严正,只双眼一触,铁血煞气扑面而来,像是看到了万千尸骨,只他一人浴血而站。

    即使狠戾如荀殷,也免不了心神一震。

    梵芊菡也抬眸过去看了一眼,啧……。装的还挺像模像样的吗,穿上了这一身的军装,更加威严了几分啊。

    看了一眼那脸上带着忌惮的荀殷,梵芊菡唇边带起了一丝恶意的笑容,“吴少将,看来你在这里的威名还没有普及啊,看我可是你介绍过来的人,这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要把我们扔出去呢。”

    反应过来了的荀殷顿时浑身一怔,那张凶狠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怎么可能,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跟这位少将认识?

    不,为什么他们认识,他昨日可是听钟少说过的,在这南方基地里,就算是惹怒了上将刘伯康,也不能招惹这位刘伯康手下的第一人吴军卓。

    虽然他不清楚到底为何这人能得钟少那一句评价,但是现在,光他身上的气势和地位显然不是他这个等级的人能招惹的起的。

    那张桀骜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懊恼,看了一眼旁边那个笑的一脸嘲讽的女人,顿时脸色一青,就知道又是这女人搞得鬼了。

    他脸色快速变换着,现在也顾不上算账了,那双眼珠子快速的转动着,“少将,真是抱歉的很啊,我之前并不知道这女人是跟您有关的,还以为她非法进入了这大厅。”

    “哦,那你是说外面守门的人员玩忽职守了?”梵芊菡挑眉,唇边带着嘲讽的弧度。

    吴军卓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随后立马配合道,“我军部的士兵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事,还是说你们那边的人——”

    “我——”荀殷顿时哑口无言。让他逞凶斗狠没问题,但是拼口才拼脑子却不行。

    就在这一沉默的时候,外面匆匆来了几个人,梵芊菡一眼就见了那张白皙的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

    “钟召云?”梵芊菡眉梢一挑,来的倒是挺快的啊。

    “吴少将——”就见他一走近,就扬起了一个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伸手不打笑脸人,吴军卓倒也没什么为难的意思,那张俊美刚毅的脸上不怒自威的神色微缓,下巴轻轻一点,“嗯。”

    看着那那双犹不减锋锐的鹰眸,钟召云眼中划过一丝沉重之色,不过转而又带上了笑意,“吴少将,我看这件事是误会,荀殷昨晚和这位小姐闹了一点矛盾,我此次也没有推荐她来,所以今天他看到了难免的会产生怀疑。”

    “哦,那钟少是觉得我们这几个人还能忽悠了外面的守门人直接进来吗?”梵芊菡唇角微勾,带着浅浅的笑意。

    钟召云带着笑意的嘴角微僵。“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我们进来了那么就代表我们有通过检查,有资格进来。可是荀殷的此番做法可就有些徇私了,虽然我并不认为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他居然仅因为这矛盾而无视规定,想要把我们扔出去,这可不是执法人员所应该做的事啊。”梵芊菡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但是荀殷却觉得这女人简直是个恶魔。

    钟召云那笑着的脸上同样不好看,眸中暗涌翻滚,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做下了决定,“确实,荀殷的直脾气确实不适合在这里干了,姑娘放心,我会另外找人接替他的位置的。”

    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瞬间迸射出一抹厉光。

    不过,梵芊菡却不以为意,脸上笑意都没变一下的,满意的点点头,“还是钟少秉公执法啊,这个公正、不偏让的作态很好。那既然是这样,我就大度的不追究了。我现在要去办手续了,还请让让——”

    说着,直接的带着人越过荀殷几人,朝着柜台处走去。

    身后跟着的元童、闵律风,心里那叫一个爽啊,看着钟召云这叛徒吃瘪,简直解恨的不行!

    钟召云脸色阴沉,眼底藏着深深的阴霾,没想到他算无遗策,连军火商的大当家都骗过了,却是被这个女人狠狠的给算计了。

    啧……。吴军卓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他这个少将巴巴的赶来给她镇场子,她倒好,用过了就丢,这感觉,呵……还从来没有过呢。

    看了眼四周,还好没带手底下的兵一起来,不然指定得笑话他呢。

    “咳——”摸了摸鼻子,一脸严肃刚毅的对着前面那一群脸色难看的人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就走了,下午的任务还需要他主持大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