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栽赃嫁祸
    眼看着吴军卓的身影走远,剩下的钟召云阴沉狠辣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钟……钟少……”荀殷和他身后的小弟早就没了之前的张扬嚣张,一个个瑟缩的低下了头,生怕被问责。

    深吸了一口气,将之前的怒气压回了心底,双眼看向荀殷,“我知道这次是那个女人的手段更胜一分,没想到她居然跟吴军卓交情那么深。”

    他眸子微沉,回想起昨天下午南方基地门口那些兵们对她们的偏护,“不过,既然她能把吴军卓招来,怕是我们现在也不方便动她了,荀殷,今天是你莽撞了。”

    “是,荀殷知道,还请钟少责罚。”荀殷的桀骜的连山难得露出了几分愧疚懊恼之色。

    钟召云的眸子落在他身上,脸上划过一丝微凉,“嗯,知错就好,我这次也不罚你,不过——若是他们几人出了基地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在外面解决,毕竟外面是丧尸的天下,随时死个人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冰冷的声音带上了机质的寒意。

    “是,还是钟少睿智。”

    “嗯,很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安排,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不过那女人那边不着急,你先盯着。今日这件事恐怕要传到堂主那里了,老伍那边肯定要插一脚——”

    “钟少,要不要我们直接一不做二不休把伍爷给——”荀殷的脸上划过一丝狠辣。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林堂主那边还不是彻底信任我,荀殷,不要做多余的事。”钟召云眉头一皱,一双浅咖啡色的眸子折射出一丝锋芒。

    “是。”荀殷一个哆嗦,不敢再说话了,他知道钟少那温润的外表现掩藏的是怎样一只恶魔,所以桀骜自大如他,却忠心耿耿,甚至带上了敬畏。

    “嗯,知道就好,今天你先在这里守着,等我再安排——”

    “是,钟少。”一群人目送着他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转身,荀殷一双眼睛带着狠戾的落在远处正在柜台处的几人,眸中闪过一丝残忍的弧度。

    而另一边,俨然已经将他们的对话听进耳中的元童气的牙痒痒,钟召云那个叛徒居然还想着杀他们,不行,这件事必须得告诉老大和小姐姐。

    梵芊菡正签了字,就对上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她了然的挑了挑眉,“放心,就算是有人想杀我们,也得掂量掂量他们的本事。”

    这话一落,元童瞬间双眼一亮,豁然开朗,是啊,小姐姐和老大那么厉害,钟召云那叛徒算个屁啊,他派来的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宰一双,哼,小样儿,就等着哭吧!

    眼看着他那张娃娃脸从担忧到笑的嘚瑟,闵律风抽了抽嘴角,撇过头,哼,欺负他脑子笨又听不到是不是!

    “小姐,请问你们小队的名字是什么?”那边柜台小姐亲切礼貌的问道。跟昨天换了一个人,但是态度都相当不错,梵芊菡表示很满意。

    转回头看着她的笑脸,唇角也跟着微微一扬,“就叫总裁小队。”

    “总……总裁?”

    “是啊,昨晚刚好看了一本关于总裁的书,感觉还不错,就用这个名字了。”梵芊菡还一脸认真的给她解释了一遍。

    柜台小姐和身后的闵律风嘴角抽了抽,用不用这么随便啊!

    但是老大和大鸟没在,闵律风可不想再招惹这女魔头,之前的事实已经告诉他了,就算是提出什么反对意见,这女魔头照样有手段让他屈服,所以还是别受这份罪跟女魔头对扛了。

    于是,就这样总裁小队落定,开始了南方基地搅风搅雨的日子。

    从任务大厅出来,梵芊菡把玩着手里那代表着小队的一张名片,啧啧……。居然要让来的人才能当队长,真是,本来她还想抱着楼炎枭的大腿混日子呢,结果现在变成了她是队长了,看来以后有的忙了。

    不过——

    眼中锋芒一闪,按照楼炎枭他们的轨迹,怕是在这个南方基地待不了多久了。反正她加上上辈子,在这南方基地也憋屈的够久了,到时候跟着去北方基地瞧瞧也好!

    唇角轻轻一扬,吓得守门的那两个军火商的小弟们浑身一个哆嗦,刚才钟少爷急匆匆的进去,一身火气的出来,他们就知道一定是这姑娘弄出来的了,可怕,真可怕,就连那个钟少爷也……。

    顿时浑身挺直,不敢再看他们了。

    梵芊菡轻轻瞥了他们一眼,眼底闪烁着一丝笑意。“走,去逛逛,你们要是有事的话可以自己回去。”

    “没事没事,我们一点事也没有,我们跟着一起,是吧风哥。”元童赶紧的摇摇头,回去哪有跟着小姐姐刺激啊,哈哈哈……。今天简直是大快人心了。

    “嗯。”闵律风也跟着僵硬的一点头,老大没在,保护女人和小孩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那好,走吧。”梵芊菡扬唇一笑,脚步轻快的往前走去。

    身旁的小鸽子也像是脱离了笼子的小鸟,欢快的到处叽叽喳喳。

    “大甩卖大甩卖,跳楼大甩卖了,翡翠玉石随便选,只要一袋粮食即可换……”

    “跳楼价,跳楼价了,收拾耳环只要一包饼干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样样末世前价值不菲的东西在耳边叫卖着,但价格却是天差地别。

    梵芊菡感触颇深的看了一眼蹲在那摊位边上,身穿名牌衣服,却脸色发黄皮肤暗淡的女子。

    她认得出来,这人是z市有名的千金小姐,可惜她脸上的骄傲神情不再,只恨不得化身咆哮大妈把她摊子上的东西全卖出去。

    眸光微闪,视线在她摊子上的各种漂亮玉石上闪过,这些东西在末世前可是想买都买不到的,可惜现在,连块饼干都不值了。不过这个千金小姐还算是有点自强不息的精神——

    梵芊菡抬脚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这些东西怎么卖?”

    “你……你真的要买?”那位小姐微微一愣,随后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和身旁站着的小孩儿,顿时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

    “嗯?不卖吗?”看着她半响没动,还有那眼中的鄙夷,梵芊菡倒是没有动怒,双眼笑眯眯的就站在她的摊位前。

    旁边卖金银的一个大妈可没这么顾忌,一看顾客上门了,赶紧兴奋的道,“姑娘,姑娘来我这边看看吧,我这里的首饰也很精美,要是再配上姑娘这漂亮的脸蛋儿,绝对能把男人全给迷住了。”

    “对对对,姑娘天生丽质,来我这边看看吧……”

    一呼百应,瞬间周围的饰品摊子的人立马上前,纷纷热情的凑上来想要拉着她去她们的摊位。

    大妈,不管末世前还是末世后,都是如狼似虎的一群人,此刻看着梵芊菡就是饿狼看上了鸡,分,纷纷的扑上来抢食,粗糙肮脏的大手朝着她就伸过来,其中还藏着不少浑水摸鱼,想要趁机吃豆腐的。

    身侧闵律风和元童还来不及反应,立马就被挤进了人群。

    “小姐姐,小姐姐——”被人群淹没了的元童有些着急。

    倒是闵律风风一阵儿的溜了出去,那女魔头的本事大着呢,反正谁吃亏也轮不上她。

    果然,就在他想罢的下一秒,瞬间轰隆一声,人群中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

    原本哄闹的人头瞬间散开,露出站在中间那个笑意盈盈的女子和她脚下那捂着手哀嚎惨叫的猥琐男来。

    只见人群中的女子浅笑淡雅,却让人心里发寒,那双漂亮的眸子落在地上的那个人时,眼中划过一丝恶意的光芒,“呵呵呵……。下次要是你还管不住自己的手的话,那么这只手就不要要了。”

    众人纷纷随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那只手皮开肉绽,满是黑色,只差没成焦炭了。

    “咕咚——”一个个吞了口口水,看向梵芊菡的眼神立马不一样了。末世刚开始,他们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若是在这里还衣着光鲜的女子,要么是一个强者,要么是依附强者。

    之前看着梵芊菡那漂亮的脸蛋他们自然下意识的以为是后者,不过看到她现在这一出手,他们就确定了这姑娘是属于前者的,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强者。

    “是,是我再也不敢了……。”那满地打滚的男人赶紧讨饶。

    梵芊菡眼神一冷,“滚——”

    “是,是,马上滚,马上滚……”那男人连滚带爬的赶紧跑了,周围的大妈们也赶紧讨好的笑笑,纷纷鸟兽群散。

    梵芊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揉了揉小鸽子有点凌乱的头发,“下次记得要把小龙兄弟随身携带。”

    “嗯嗯,知道了表姐。”显然小鸽子也被这些大妈吓得有点怕了,往梵芊菡的身边缩了缩。

    梵芊菡垂着的眸中闪过一丝满意,这些疯狂的大妈确实比丧尸还可怕点,又不能宰了,好在她们够有眼色。

    纤长的睫毛抬起,落在对面那个还目瞪口呆的人身上,“你摊子上的东西怎么卖?”

    “啊,啊,不多,每样只要一块饼干就够了。”那千金小姐回过神来,顿时态度就变了,之前还以为梵芊菡是被人包养的,她这一生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女人了,可是现在证明梵芊菡并不是那一种,并且还是强者,当即态度就来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嗯,那好,我全要了。”随后从口袋里拿出许多压缩饼干来,放在她摊子的布上,“够了吗?”

    “够,够了。”女子吞了口口水,她这次是遇上了个有大本事的人了。

    梵芊菡也跟着扬唇一笑,“你这人不错,要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去山坡上那唯一一栋别墅找我。”

    随后,在那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地上的东西一包,起身就带着小鸽子走了。

    身后的闵律风见状,看了一眼那还呆站在那里的女人,没瞧出什么特别的来啊,怎么女魔头会那么好说话呢?而且还让她去找她?

    他可不相信女魔头会这么好心,她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就像是大鸟,表面上看着是好人,其实里面坏的透透的了。

    再看了一眼那女人,除了比一般女人漂亮了点,还是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啊,心中闪过一丝狐疑,他赶紧的抬脚跟上。

    正好元童也在问,“小姐姐,为什么说要帮那个女的啊?”他直觉绝对不是惺惺相惜那么简单。

    梵芊菡唇角微微一勾,双眼带着深意的在他的脸上逗留了一圈,“因为她有用啊。”

    “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元童有点懵。

    “呵呵呵……。因为她的价值现在还没觉醒呢。”梵芊菡的声音渐渐的飘远。

    身后的闵律风一翻白眼儿,他就知道。不过这女魔头是怎么看出来那女人有价值的?

    没有解答,留下的只是一串轻快的笑声。

    随后几人又买了不少的东西,这才朝着别墅回去。

    不过——

    刚路过一排密集的建筑,梵芊菡眸色微暗,对着两人示意了一下,四人转身就踏进了一个小巷。

    身后跟着的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双眼一沉,“走,跟上——”

    不过才刚进小巷,他们追踪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人呢?人去哪儿了?”几个大汉四处张望着,可周围除了墙还是墙,连个人影都没有。

    “你们是在找我们吗?”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就见旁边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三大一小一猫,正是刚才不见了的人。

    几个大汉心里一慌,“你……你们怎么在那里。”

    看了他们一眼,四人从墙上跳了下来,梵芊菡唇角一勾,“哦,我们不在这里,那该在哪里呢?”

    “你……你们……”几个大汉原本的脸色瞬间从惊愕转变为凶狠,“哼,不管你们怎么发现的,今天我们都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兄弟们上——”

    就见着那几个汉子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就朝着他们冲过来——

    “啧……”梵芊菡双眼闪过一丝冷光,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身侧的闵律风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们之前多风光的人啊,谁敢上门打闷棍。现在末世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就让他们看看,老虎终究是老虎,不是这群杂碎能随随便便欺负的。

    “砰砰砰——”

    双方当即就交上手了,旁边元童、小鸽子在旁边呐喊助威,“表姐加油,表姐加油……”

    “风哥加油,风哥加油……”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几个汉子全都人仰马翻,彻底栽了。

    啧……。梵芊菡一脸无趣的看着他们那大块头,哼,中看不中用。

    “说,谁派你们来的?”梵芊菡一脚就踩上了地上那人的一只手。

    “啊——”瞬间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你……你敢这么对我,我们队长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原来是暴风小队啊。”梵芊菡眼神一闪。

    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有些嫌弃的将脚挪开,“啧啧……你们暴风小队的人也太不识趣了,就昨天赢了你们一点脑核居然还要上门打人了,啧啧……。知道吗,我们可是认识钟召云的,让你们队长好好打探打探,看看什么人能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吧,我们走——”

    说着,当即的带着闵律风三人转身就走,留下了一地的哀嚎和惨叫。

    匆匆赶来支援的武义康和利李一然等人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队……队长,他们有钟召云罩着的,我们怎么办?”大汉一见来人,立马开始告状了。

    “钟召云,怪不得那死丫头居然敢目中无人,随意挑衅,哼,我看昨天的那件事也是钟召云指使的,哼,钟召云,我找到机会一定要他好看。”武义康脸色阴沉的发誓着。

    而已经走远了的梵芊菡几人,元童正笑眯眯的向她汇报情况呢。

    梵芊菡听言,也扬唇笑了,“哦,那武义康倒是有点胆识嘛,而且联想能力也不错。”

    “哈哈哈……是啊是啊。”元童赶紧点点头,觉得小姐姐真的很厉害,就这样把他们的两个敌人也变成敌人了。

    身后跟着的闵律风嘴角抽抽,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梵芊菡强大的栽赃嫁祸的能力,只觉得浑身有些抖,他之前得罪这女魔头现在应该还光了,没被记恨上吧?

    双眼往她身上瞄了瞄——

    见她没注意到自己,当即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后不能跟女魔头作对了,简直比大鸟还可怕。

    “走吧,回去吃饭了,被那几个货耽误了一会儿,不知道吃完饭再去,下午的集合时间还赶不赶的上。”

    “对对对,我们赶紧走,中午我要吃板栗烧鸡。”

    “我要蛋羹,还要那个很好吃的肉。”

    还没到家呢,小鸽子和元童就已经开始点餐了。

    身后的闵律风大厨表示已习惯,认命的拖着有些懵逼的身体走进厨房,为几个小祖宗们准备午餐去了。

    “对了,老大他们呢?”

    “不回来了,不用管他们。”梵芊菡一边玩着电脑,一边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

    “无线电给我报告过了。”

    “卧槽,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我怎么没发现。”闵律风暗自郁闷中,什么时候在这个队伍里,女魔头的地位变的那么高了,老大吃不吃饭居然还要打报告,tu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