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进化成五阶
    可是现在——

    看着那张丑陋至极的丧尸脸,再一次激起梵芊菡对刘雅芝那恶毒的女人的痛恨,要不是她,要不是他们,哥哥就不会被拐走,妈妈就不会伤心过度而死,而她也不会丢失了她最珍贵回忆中的两个人了……。

    向来坚强的她,这一次,一双水眸里带上了雾气和翻涌着却迟迟不肯掉下的水珠。

    脚步继续慢慢的往前,唇边扬起了前所未有的真实的温柔笑意,“哥哥,小菡要蝴蝶,你能帮我抓蝴蝶吗?”

    声音微暗软绵,却犹如春暖花开的温暖气息侵入那一片茫茫的黑暗之中——

    “吼吼——”那抱着头的四阶丧尸浑身一僵,龇着獠牙对着她吼了两声,那双碧绿色的眸子却无半点凶狠。

    “哥哥——”梵芊菡双眼微微一亮,唇边带着温和激动的笑意,伸手,距离那张狰狞的丧尸脸只有那么一步之遥。

    “吼吼——”那丧尸轻声的对着她吼了两声,虽然那一双碧绿的眸子闪烁着的是空洞,但是梵芊菡能感受到一丝的迷茫,还有疑惑,却独独没有丧尸本性的凶残。

    果真是哥哥,她就知道,她的哥哥才是意志最强大的人,即使变成了丧尸,破坏了脑子但他的记忆里依旧会有她的影子的,一如小时候对她的承诺一样:哥哥会永远记得你的!

    盘旋在眼眶中的泪水终究忍不住掉了下来,喜极而泣。

    “哥哥——”在那丧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扑了过去,抱了个满怀。

    还在和二阶丧尸缠斗的人们惊呆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发……发生了啥,女魔头居然叫丧尸哥哥?”太彪悍了有木有!

    那边刚摆脱了那只二阶土系丧尸的楼炎枭忍不住眉头一皱,双眼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一人一丧尸,眸子暗沉了几分。

    “老大,小心——”眼看着那还在蹦跶的二阶丧尸又朝着他们凶狠的扑过来了,在场的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吼吼——”四阶丧尸被扑的有些呆愣,一双爪子像是不会浮水的旱鸭子似的,来回的刨着,带着焦躁不安,却没有抓到梵芊菡的背上。

    此一刻,她是惊喜的,顾不得哥哥脸上那还带着的脓包,心满意足的蹭了蹭。

    “吼吼——”嘶吼声传来,却带着哥哥独有的轻柔和茫然。

    “吼吼——”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低柔的吼声又变得痛苦挣扎了起来,本被抱在怀中的梵芊菡一把被甩了出去。

    砰的砸在地上,虽然不重但也不轻。“嗯哼——”

    “哥哥——”忙从地上爬起来的梵芊菡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脸着急的赶紧又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

    “吼吼,吼吼——”痛苦的挣扎声,遥遥退了好几米远的距离,它痛苦的抱着脑袋,一双幽绿色的眸子时而闪烁着凶狠,时而闪烁着迷茫,时而又带着煞气——

    “哥——”梵芊菡着急的喊了一声,不行,绝对不能让哥哥又失去理智了。眼见着它拼尽最后的一丝清醒想要离开之际,她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拦住他。

    她梵芊菡找了十几年,等了十几年的哥哥绝对不能从她的身侧离开。

    那双含泪的眸子微敛,带上了一丝狠绝!

    神挡杀神,魔挡弑魔,即使是那丧尸病毒她也不惧——

    抬手一招手,一个针筒迅速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站起身来,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又快速的朝着那丧尸冲去。

    “吼吼——”那双幽绿的眸子闪过一道凶光,一双爪子嘶吼着朝着她伸过去。

    “小心——”闵律风几人震惊了。

    楼炎枭眼底的焦躁、暴怒冲体而出,整个身形在原地一闪而逝,瞬移,以着极致快速的速度,等再看到他的时候已经距离那双爪子不到一米。

    “老大——”

    梵芊菡对着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也略微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却没有心思放在他身上。眼中着急闪过,“你让开,我来——”

    她可以保证,即使是失去了理智的哥哥也不会伤她的性命,但是楼炎枭就不一样了,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煞气和强势的气息,很有可能引起哥哥的敌意。虽然这个金大腿很强,但是还没有成长起来了,现在比起来,怎么看都是她哥哥,四阶丧尸更强一点啊。

    不行,这条金大腿还是很有用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最重要的是以他的实力,只要大腿抱住了,绝对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虽然靠着她自己的本事也能……。

    心思烦乱,总而言之,这条金大腿还不能有事。

    看着她脸上的着急之色,楼炎枭高大挺拔的身躯浑身一怔,之前的冲动平息了下来。也知道自己的那一番作为肯定还带来了麻烦。

    当即,身上的煞气撤下,剑眉微皱。

    而已经距离他很近了的爪子想要停下来却来不及了。

    “小心啊——”眼见着那只尖锐的爪子就要排过来了,梵芊菡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之色,苍白的脸上花容失色——

    “嗯哼——”楼炎枭闷哼了一声,背后挨了一记,随着那力道直接扑过来正好撞的梵芊菡满怀,伸手一捞,将人抱进了怀里。

    “你——”梵芊菡眼底闪过诧异之色,不过此刻她也没有时间多管,顺着他的力道,直接一个转身——

    动作快到了极致,在那还在痛苦嘶吼着的丧尸又抱上了头的时候,她双眸一厉,针尖一道水光划过,快速的朝着它的脖子上扎去。

    “吼吼——”狂乱暴躁的嘶吼声响起,那双幽绿的眸中闪过一丝猩红之色。两只爪子更是暴躁的朝着她拍过去——

    梵芊菡咬了咬牙,嘶吼声冲击着耳膜,那强大爆裂的气息近在咫尺,她苍白的脸色更是带上了狰狞和决绝之色,“啊——”

    手指灵活的一动,将针筒的尾端推入,注射——

    “吼——”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传响在整个室内,震碎了室内所有玻璃器皿,包括那像是棺材似的水晶棺也变的七零八落。

    房间内仅剩的那两只二阶丧尸朝着那个方向猛然趴下,像是臣服。

    梵芊菡此刻也被那道威压震飞,连飞带撞的,直接压在了楼炎枭的身上,滚了老远。

    众人也齐齐心悸的趴在地上,不敢再有半分动作。

    巨大狰狞的嘶吼声,一直持续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这才渐渐变成了低鸣声。

    梵芊菡从楼炎枭的怀里探出头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房间里唯一屹立在那里的身影此刻正猛然一弯,半跪在地,两只爪子痛苦的捧着脑袋,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随着他的转身,梵芊菡清晰的看见他身上的脓包、水痘快速的消退下去,变的平整光滑。它此刻的脸色青白,虽不似正常人的那般红润健康,但是比起之前的丧尸脸实在好的太多。乍眼一看,还以为是个身患大病的人呢。

    当然若是再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他与人类之间的区别的。视线微微往下,那狰狞的獠牙也在慢慢回缩。变为了性感削薄的唇瓣,还带着苍白之色。

    最重要的是,那代表着四阶丧尸的翠绿眼珠子现在变为了象征着五阶的青色,只比刚才的幽绿淡了一点,却更加的清澈了几分。

    梵芊菡有些激动的看着那张已经能看得出容貌了的脸,和她有几分相似,有着和她和母亲如出一撤的桃花眸,清俊俊美的长相,此刻正露着点点的迷茫,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哥哥——”梵芊菡心中一喜,赶紧的撑着手从楼炎枭的怀里爬起来。

    “嗯哼——”带着低沉的痛苦压抑的声音从身下传来,梵芊菡一低头就看到了他过分苍白的脸。

    “额……”兴奋激动减退了一点,有些尴尬的看着地上的那个刚才奋力保护她的男人。

    赶紧的从空间内将之前精灵给的小苹果塞了几个给他,“你,你先吃……”

    随后七手八脚的往自己嘴里也塞了一个,然后拔腿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留下还躺在地上,脸色难看的楼炎枭。

    那边听到动静的林鹤轩几人抬起头看过来。

    “老大——”几人赶紧的朝着他这边跑过来,快速的扶起他。

    “老大,没事吧?”一个个脸上带着着急之色,他们还从未看到老大这么虚弱的时候呢。

    “嗯——”楼炎枭此刻虽然脸色白如纸,但其实身上并没有多大的伤口,刚才丧尸的那一巴掌是拍而不是抓,所有并没有染上什么血液病毒,要说伤的话,那也是内伤。

    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却依旧明亮的惊人,被扶着坐起来,双眼却落在了那个跑远了的女人身上,眸子微暗——

    “老大——”几人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向梵芊菡之时不免的带上了些许的愤怒。

    就连憨厚如元魁,天真如元童,也不免的皱起了眉头,老大受伤可是为了小姐姐的,怎么现在能扔着他不管呢?

    “嗯。”楼炎枭快速的收回视线,眼神在他们几个人身上一扫,看不出什么表情,“把果子给我。”

    “啊——”闵律风一懵,看着随着他刚才的动作,已经咕噜咕噜滚远了的几个青涩的小果子,有点傻眼了,“老大,现在吃那个果子啊?”

    现在不是应该吃伤药,送医院吗?

    他有些抓狂,就连旁边的吴军卓也有点不可思议,这难道是被砸傻了?还是媳妇儿跑了,被刺激到了?

    倒是旁边一直沉默着的林鹤轩眼神闪过一丝微光,看着那身姿矫健的女子之时,心底的想法一闪而过。

    随后走过去捡了一个最近的果子,慢条斯理的擦了擦,递到楼炎枭嘴边。

    “哎——大鸟?”闵律风诧异的看着他的动作,阻拦不及,就见楼炎枭已经嘴巴一张,将整个儿的都咬进了嘴里。

    “额……老大……。”现在是吃果子的时候吗?

    闵律风垂手,无奈了——

    有这么一个受伤时候吃果子的任性老大也是没谁了。

    “咦——”一声疑惑,围着他的几个人眼睁睁的看着那苍白的脸色慢慢的恢复红润健康,最后像是没事人似的,连呼吸频率也变的跟平时一样了。

    顿时,几人双眼噔噔的亮了。

    那边早就做好准备了的林鹤轩快步的朝着另外几枚果子走去——

    几个已经反应过来了的人也伸出尔康手,“久等麻袋,放着那个果子让我来——”

    一股脑的,急哄哄的就冲了过去,哪儿还顾得上还坐在那里的楼炎枭啊!

    “……。”楼炎枭额上的青筋跳了跳,“都给我滚开,那是给我的。”

    这帮没点眼力劲儿的臭小子们。

    还站在原地的几个小兵们睁大了眼睛,看的一愣一愣的。

    看着那人堆里还夹杂着他们少将的影子,顿时面面相觑,什么时候他们少将也变得如此狂热了?

    说好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呢?

    怎么还带抢的了?

    抓了抓寸头,还是很纯洁的大兵们表示不是很懂这样的少将。

    眼神余光一闪,不光他们起来了,那两只二阶丧尸也起来了,此刻正朝着他们扑过来呢。

    几个大兵瞬间浑身一凌,之前的纯洁不再转而浑身煞气的冲过去,“丧尸来了,少将小心啊——”

    那边原本还在趁乱抢果子的一群人赶紧的分散开去,纷纷又开始对敌。

    楼炎枭眸光一深,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一步,握了握拳头,好像觉得自己身上刚才空空荡荡的能量现在全都回来了,甚至比之前更加充盈了一些。

    剑眉一蹙,应该不是小苹果的原因,之前吃过一次的时候,异能并没有恢复,只是身上的伤全好了,那么难道是——

    幽深的眸中闪过一丝亮光,随后朝着那丧尸的冲去,他倒是想要试试这变强了的能量又是怎么样的?

    这边打的轰轰烈烈,那边却诡异的安静。

    梵芊菡站在梵翰墨,也就是她哥哥的身前。

    他此时一双青色纯澈的眸子正看着她,呆呆的有些迷茫。比之之前的疯狂状态好了太多,可是却又不像是认出她来了的样子!

    梵芊菡眼底闪过一丝低落,有了上辈子的记忆,她对丧尸这物种还是有些了解的。丧尸,一旦感染上丧尸病毒之后就会失去理智、记忆,像是哥哥之前那状态,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还记得之前身为人类的零星片段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四阶以下包括四阶的丧尸除了吃估计也只有吃了。而四阶再往上成为五阶,已经是初级的丧尸王,小boss了,他们忘却了人类的记忆,开始慢慢的觉醒了智商,也不再疯狂的见人就咬了,当然若是你就此放心,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他们能召唤其他低阶的丧尸为他们服务,甚至是围攻人类,比四阶之前的丧尸更加可怕。

    至于到了六阶、七阶,就算是上辈子的梵芊菡也很少听说过,她只知道那一只领着丧尸大军经常攻打南部基地的丧尸皇青皇,它就是一只七阶的。那还是在她死前不久的时候才进阶的呢。

    而现在她的哥哥五阶,也就代表着它开始慢慢有了智商,不再是除了吃就只是吃了。而且五阶,身为丧尸王也有了召唤其他丧尸的能力了。

    不过——

    之前哥哥好像就能召唤丧尸了,难道它还觉醒了精神控制系的异能?

    梵芊菡双眼一亮,哥哥强大,那么代表着以后很少人能打的过他,他也不会轻易的死亡了,瞬间她就高兴了。

    “哥哥,哥哥,让那边两只停下来好吗,那边的人是我朋友。”梵芊菡带着笑脸,微微往前走了一步,试探道。

    “吼——”丧尸脑袋一歪,一双青色的空洞的眸子就那么迷茫的看着她。

    梵芊菡:“……”看来是确实不懂了。

    她有点郁闷,之前身为四阶的哥哥还能记得她,还能痛苦却依旧克制,但是现在进阶成了五阶却不记得了,这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了?

    还是说那支药剂的问题?

    没错了,之前梵芊菡给它扎的那一针就是从修辰那边拿回来的药剂。据他检测的报告看来,这是一种高强度的未知基因液,含着一点植物的精华,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植物。只知道,这支药剂的效果是修复崩坏的基因,甚至是强化基因,总之打一针没什么坏处,尤其是对于丧尸。

    因为据修辰怀疑,人之所以变为丧尸是因为那种未知的基因元素进入人的体内,有些能符合基因改造的人自然能生成异能,而不能符合的则会变为丧尸,直到丧尸身体内的基因越趋于完善,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当然,它们也不再称成为人类了,而是一种新人类。

    不过,这也就是修辰找的科学家所得出来的初步结论,究竟是不是,修辰表示那位科学家并没有深入研究的兴趣。所以这个答案只能梵芊菡他们自己找了。

    对此,梵芊菡已经很满意了,果然这一支药剂下去,她哥哥顺利进化成无阶了。至于记忆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她轻舒了一口气,算了,就算是哥哥丢失了记忆,那他也同样是哥哥,他们兄妹两的感情还可以再慢慢培养就是了。

    不过,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没有记忆的哥哥虽然现在安分下来,没想咬她了,但是不听话跟她走了怎么办?

    ------题外话------

    听说有小可爱要给我寄刀片,赶紧麻溜的上传~

    女王大人容禀,小的还是要票票哒~

    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