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熊猫牌的媚眼儿
    笑面虎莫展离:“……”嘴角抽了抽,这嘴欠的黑眼熊猫是谁?

    狡诈狼林修栾:“……”眉头皱皱,一脸阴郁的看向他。

    尧旭濯却半点不为所动,就连楼炎枭那个军火头子他都敢怼上看笑话的,这么一个小喽啰他怕个啥?

    哼的一声,顶着个黑眼圈,一脸挑衅的就对上了林修栾那双阴戾的眸子,挺了挺胸膛毫不犹豫的就怼了回去,“看,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帅气的人啊?”

    “……”莫展离嘴角抽了抽,他确实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都成这副德行了还花见花开,呵呵……是满脸开花吧!

    不过能正面杠上林修栾那家伙,他表示敬佩。唇边噙着笑意,算是大方的不计较他被称为笑面虎这件事了。

    此时,林修栾的脸上更加阴郁了几分,眼中的狠戾毫不掩饰的迸射而出,“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是想死吗?”

    那张阴柔艳丽的脸上更加增添了几分血腥之色,一双犹如毒蛇的视线仿若附骨之疽的缠绕在他的身上。

    尧旭濯忍不住的心中一凉,那高高扬起的下巴往他的方向一低,哟呵,这小子的眼神还不错啊。砸吧砸吧嘴,不比以前他研究的那些疯子的眼神差。

    当即也没落下风,一双只剩下狭小缝隙的眸子依旧闪烁着夺人的妖艳光芒,“呵呵呵……你想杀我啊,我好怕怕啊,小军卓快来保护我。我可是未来人类的希望,现在南方基地的瑰宝,这小子要杀我,绝对是整个人类的敌人,快,快帮我干掉他。”

    话虽这么说着,但是依旧腰杆挺直的站在那里,言语、眼神,无不赤果果的在表达两个字:挑衅。

    梵芊菡看的嘴角抽了抽,现在就一个词能形容他,妖艳贱货!

    这个不要脸的,弄的她也好想打一拳啊。

    不过转而一想,又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之处了。

    他的来历显然编不了,倒不如将自己的身份公开,并弄个高不可攀,人类希望的帽子带上,这样一来,即使还有杀手想要动他的话那也得掂量掂量不敢明面上动手。因为一旦动手被发现了,被扣个毁灭人类希望的大罪状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尤其是明面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就比如林修栾之类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接收杀他任务的人,都不敢轻易的动他了,那么他也就有了嚣张的资本,安全的保护伞。

    那些人看到他求救,少不得还得硬憋着一口气也要去救他。

    梵芊菡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扬唇跟着道,“是啊,吴少将可是得保护好尧博士,尧博士身为生物领域的天才博士,其技术、头脑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现在正是末世爆发需要人才的时候,没准尧博士就能研究出控制丧尸病毒的血清疫苗,或者其他更多能帮助人类的东西,所以他的性命很重要,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喊打喊杀的。要是别有居心的人仗着私人恩怨想要杀尧博士的话,那绝对是对全人类的宣战了。”

    这话一落,掷地有声,原本蠢蠢欲动的跟着林修栾后边的人傻眼了,怎……。怎么他们队长想要干掉一个人就晋升成为全人类公敌了呢?

    那边莫展离倒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林修栾的方向,嗯——没想到这个熊猫眼男的来头那么大啊,好在他刚才没说话,不然下不来台的人就是他了。

    而且林修栾这人,这次杀气的表现太明显了,都说敌人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也同样的了解林修栾,这厮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却忍耐力也极强,而这次被这么轻易的挑衅了直言杀人,猫腻,绝对有猫腻。

    眼中精芒就是一闪,笑脸眯眯的就紧跟着道,“呵呵呵……。这位姑娘说的话倒是有理有据,很有道理啊,确实像是博士这样的天才当之无愧的是人类的瑰宝,林队长刚才的话说的有些严重了,还是说林队长想与整个人类种族为敌?”

    一步步,步步紧逼,让原本有些把握了的林修栾脸色愈加的难看了。

    莫展离脸上闪过一丝锐光,而且稍微讨好一下那位天才博士,没准对他以后再南方基地也有帮助,嗯哼,作为天生的商人他就是这么精打细算。

    林修栾眼神一狠,这两个人,绝对是他跟他作对,该死——

    阴厉苍白的唇瓣一启,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来,“不……我…是…开…玩笑的。”

    尧旭濯双眼亮了亮,很是满意,小芊菡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小子口才不错嘛,把博士他的形象塑造的又高大上了几分,很好很好。

    下巴一抬,对上林修栾之后小眼神那就更得瑟了,“哼,知道就好,也就是本博士脾气好不跟你计较,要是换了别的博士,没准分分钟告你个反人类的大罪。不过你可得记好了,本博士虽然这次不跟你计较了,难保你不甘心还想要趁机偷袭本博士,我得跟你做个君子协定。”

    林修栾额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跳着,一双眼睛暴怒的染上了一丝赤红之色,简直恨不得下一秒就把他给宰了,“什么君子协定?”

    尧旭濯完全无视他此刻的表情,依旧笑眯眯的自顾自的说道,“嗯哼,这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就是关于本博士的生命安全。都说了本博士是全人类的希望了,所以本博士的生命安全也极其重要了,未来的几天本博士会跟着大部队一起出任务,收集一下丧尸的资料,你身为人类的一份子,应该保障我的安全吧,那么我接下来几天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我看你们的小队人还挺多的,保护我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弯弯绕绕的一段话下来,就是三个字:不要脸,死皮赖脸的让这个原本想杀他的人来当他的保镖。

    梵芊菡在心中大呼了一声精彩,这精明样儿很有几分她的风采。

    倒是那边林鹤轩和楼炎枭已经见惯不怪了,这个尧旭濯虽然是个妖艳贱货,性格奇葩了点,但是他的智商绝对能衬得上他这份奇葩的性格。不然不用等到末世,就他这么一副嘴贱还自恋的样子,早就被人拿刀砍成条条,现在坟前的草长得比他人还高了。

    那边被针对的林修栾简直气的要吐血,真是一步错,步步错,不但没机会杀人了,居然还要沦为免费保镖。暗自恶狠狠的磨了磨牙,“这绝对不可能。”

    “咦?为什么?难道你不是人类的一份子,而是披着人皮的丧尸?”尧旭濯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赶紧的退后好几步。

    林修栾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得不冷静屈从下来,“我是有任务的,恐怕无暇顾忌博士的安全。”

    “哦,那好吧,本博士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用得着这么恶狠狠的看着本博士吗。还是说你其实暗搓搓的还想要杀了本博士,不行,这我可不太放心,一看你这人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万一在暗地里捅我一刀子怎么办?”说着,那张五彩缤纷的脸上又被他皱出了个害怕的表情。

    梵芊菡压抑着笑意,肩膀一耸一耸的,这奇葩也是没谁了。

    其他人也跟着忍不住的偷偷捂嘴,这么光明正大的耍贱,他们就算是想要无视都难啊!

    林修栾一脸阴沉的瞥了周围的人一眼,最后压抑住脸上的怒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哦,你早这么说不就得了吗,我还用得着怕你,小样儿。”媚眼一抛,典型的给他点阳光他就灿烂,“其实也没啥特殊条件,就是让你和你们的队员,在这次任务中不准踏进本博士五十米的距离,不然本博士会很没安全感的,而且要是本博士一不小心被人暗伤了或者杀了的话,本博士和吴少将第一个想到的人绝对是你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小伙子?”

    “林修栾。”那边莫展离帮他回答了。

    “哦,对,就是林修栾,你可千万不要离本博士五十米的距离内哦,不然本博士要是受伤了或者死了肯定会想到你的。”说着,还给了他一个勾人的媚眼儿,虽然现在眼睛已经肿的有点看不出来了就是了。

    这算是直接扣屎盆子吗,别的不知道,但是光要杀他的人绝对不会少,都算在他头上,怎么可能让他接受,当即原本沉淀下去了的脸色有开始怒了,那阴柔带着点苍白的脸闪烁着诡谲的冷意。

    吴军卓见状,当即配合的上来填补错漏,“哈哈哈……林队长不必生气,尧博士说的这话只是他的个人意愿,我们军人是绝对不容许诬赖一个好人的。不过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若是尧博士真的出事的话,我们虽然会第一个控制你们的人,但是在调查清楚跟你们没关系的话,一定把你们安全的放回去的。”

    这一番话说的倒是不偏不倚,也给足了林修栾的面子,当然同样的也是给了他一个威胁。也就是说要是他敢搞小动作的话,若是被查到就绝对不会放过。

    既然现在形势已经落于下风了,有这能下脚的台阶,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好,还是吴少将正直,我可以保证在这次任务中绝对不会伤害博士一毫,并且看见他会拉开距离,那么就希望博士安全的回到基地吧——”

    双眸带着冷色的看了尧旭濯一眼,其中的暴虐、阴厉更甚。哼,等过了这次任务——

    “我们走——”

    “是,是。”一群人稀里哗啦的就转身往回走。

    趁兴而来败兴而归说的就是他们了。

    看着他们远远离去的身影,剩下的一些人心中只有一个字:爽!

    林鹤轩轻呵呵的笑了,“有几分本事。”

    尧旭濯撇撇嘴,“那是,本博士可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

    梵芊菡挑眉:“哦,黑眼圈的美貌,恕我不是很懂你的审美观。”

    楼炎枭扬唇笑了,这小女人,就算是调侃别人的样子也很漂亮,怎么以前就没仔细看看呢。顿时一阵扼腕,真是可惜!

    林鹤轩赶紧拉拉他的衣角。老大暴露了,你隐藏了二十几年的二货本性要暴露了,还要不要形象了!

    哦哦,楼炎枭一个回眸,又赶紧的端起他的霸道冷艳范儿,头可断血可留,形象不能掉!

    尧旭濯闻言,顿时嘴角抽抽,“哼,小芊菡你真是太不可爱了。”

    “好了,走吧。”已经站在那里绷了着脸好久了的云霁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脑子是不错,但是妖艳贱货的性子不能忍。

    “嗯哼,人家听小云云的。”尧旭濯抛了个熊猫牌的媚眼儿。

    “额……。”众人浑身抖了抖。

    莫展离不忍直视的撇开视线,再一次的见识了这位博士的无下限无节操!

    “咳……回去吧。”吴军卓瞥了他一眼,故作镇定的轻咳了一声。

    这一次尧旭濯倒是没捣蛋,安分的点了点头。

    一群人没受到丧尸的干扰,接着就往前走去。

    梵芊菡拉过旁边自家哥哥的爪子,脸上笑意盈盈,哥哥听话真是太好了,又当了一把姐姐的瘾,以后若是等哥哥恢复了记忆的话,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梵芊菡双眼弯弯,就算是以后哥哥变成了更高级的丧尸了还没有恢复的话,她或许可以找找红包系统的那群人。科技位面、星际位面的技术都比他们这里好的多,她就不信没办法。

    她想,哥哥也一定也会怀念妈妈的……

    “吼——”刚想着他安静呢,但是没想到却又发出了这道叫声,梵芊菡眼疾手快的一巴掌捂过去,莫展离那群人还在呢,那个商人精明得不得了,要是抓住了把柄,她之前所弄来的交易承诺怕是要没了。

    “什么声音?”走在一侧的莫展离闻声,果然快速的转回头。

    却被眼疾脚快的尧博士、林鹤轩一把挡住了视线。

    “嗯哼,什么什么声音,你小子该不会是瞧上了本博士的美貌,特意转身偷看吧,被我抓包了还不想承认,嗯~”笑眯眯的对着他抛了个媚眼。

    “额……”接收到眼神的莫展离浑身就是一僵,“呵……。呵呵……。我听错了,听错了,博士不要误会。”

    说着立马转回了头,然后被吓得又加快了脚步。一群人快速的就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林鹤轩看了他一眼,“你这招还不错。”

    尧旭濯得瑟的一撩刘海,“那是,也不看看本博士是谁,”

    林鹤轩:“……等你脸上的青青红红消了再得瑟,不然有点恶心人。”

    扎心了,老铁!

    尧旭濯顿时鼓起包子脸:“喂喂,不带这样的吧,我这是为了谁啊!”

    眼看着前面那两个一句一句怼上了,前方莫展离一群人也拉开了不少的距离,梵芊菡这才放下手,轻舒了一口气:“呼——”

    “吼吼——”不满的叫唤了两声,他帽子底下,那双青色纯澈的眼睛像是控诉。

    梵芊菡可稀罕的看了几眼,果然不愧是哥哥,从这个反应看来都有自己的小情绪了呢!

    不过等她打算再仔细看看的时候,那张青白的俊脸又恢复了呆呆的样子,一双青色的眸子跟着也呆了。

    梵芊菡:“……”时好时坏的是什么鬼?

    难道是饿了?

    这可是大事啊,丧尸饿了吃什么?不行,绝对不能是人。

    抿了抿唇,她记得上辈子的研究室内那些人是给丧尸喂脑核的。

    她想了想赶紧的从空间内掏出几枚脑核来,白的、绿的、红的……反正除恶她和楼炎枭他们几个拥有的异能对应的颜色,其他的都有剩下。

    “吼吼——”果然看到她手上的脑核,他的叫声也高亢了一点。

    梵芊菡脸上带着笑意,果然猜对了。不过哥哥是什么异能的丧尸呢?之前猜测的是精神系,但是她这里可没精神系的脑核啊。

    “要不,这个白色的给你?”梵芊菡捡了一枚白色的放在他眼前。

    “吼吼——”

    “啊,什么,你不喜欢啊,那哥哥喜欢哪一枚?”

    “吼吼——”

    “哦,绿色的啊,没想到哥哥你居然有木系异能,真了不起,不愧是我哥哥。还好我们这里都没有木系的,除了给了小龙兄弟几枚,之前在植物身上弄来的好几枚都是高级的,哥哥运气真好。”

    “吼吼——”

    随后就传来了一道咯嘣咯嘣的声音,他们知道那是在咬脑核了。

    前面听了个明明白白的尧旭濯、林鹤轩都不由的额上冷汗滴滴。

    这姑娘到底是怎么从吼吼的两声中听出来这丧尸说什么的?这也是奇了,难道她也有小鸽子那样能听懂各种生物语言的异能?

    对此,他们没敢问,生怕打扰了五阶丧尸哥哥的进食乐趣。不过这样也好,不吃人吃脑核了,那就代表着他们的安全系数更高了。

    不远处的吴军卓鹰眸中闪过一丝微光——

    于是,喂食完了之后的丧尸哥哥又安静了,梵芊菡牵着个安静的美丧尸哥哥回到了营地。

    偌大的仓库门口,周围已经斩杀了不少的丧尸尸体,虽然还有一些继续往这边而来,但总的来说看起来并不危急。

    “军卓——”坐镇后方的林中将一看到他们几人,顿时就双眼炯炯的看了过来。

    其余的人也随着这一声大嗓门看了过来。

    吴军卓、梵芊菡等人齐齐的皱了皱眉头——

    “林中将。”吴军卓冷着一张严肃脸,绕过几个人就走了过去,对上林中将那带着笑意的脸不由的眼神微冷。林中将平日里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这是发生了什么?

    就连梵芊菡也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之处,昨天他们在高台上的林中将严肃刻板,虽然并没有吴军卓身上的那一分强大气势,但也算是普通人之中的佼佼者了,更是贯彻着身为军人的严肃严谨,可是现在——

    不知道这位林中将平日里的为人的,梵芊菡皱着眉暂时不予置评,将疑惑压进了心里。

    “呵呵呵……这位就是林中将说的吴少将吧,果真是一表人才啊。”一声娇媚的笑声传来,就见林中将身后冒出一个身段玲珑的妖媚女子来。

    “林妙人——”梵芊菡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她可不就是在他们村子里遇见的那个不知死活的那个,跟着林修栾一起,却被她毁了容的那个女人嘛。

    没想到她命那么大,进了丧尸群都还活着,而且那张脸上的伤痕居然也治好了,可是这治愈系的异能者到底是谁?她可是记得,南方基地除了莫展离就没有其他治愈系异能者了,按照莫展离和林修栾的敌对关系,不可能帮助他的人治脸的啊?

    梵芊菡眉头皱了皱,眼中闪过深思。

    一直注意着她的楼炎枭自然也看到了,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剑眉狠狠一皱,是个让人厌恶的女人,不过林妙人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相较于楼炎枭对这女人一事从来都是见过就忘的,林鹤轩可算是记忆不错了,当他看到那张完好无损的脸时,可比梵芊菡还要更惊讶一分。按照当时的毁容程度看来,就算是末世前的整容技术也没办法那么短的时间内让她恢复如初啊,难道是末世后的什么异能吗?

    林鹤轩眼中闪过一丝沉思,看来他确实得补充补充知识了,不然他这个第一军火商大当家的军师可就名不副实了。

    “表姐表姐,你回来了,这个大哥哥是谁?”那边远远的看到他们的小鸽子,迫不及待的就扑了过来。抱大腿——

    楼炎枭咬了咬牙,这个小鬼,居然敢抱他女人的大腿了,他都还没抱过呢?

    “表姐夫?”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小鸽子半探着脑袋看了他一眼,这么一声表姐夫叫的他神清爽的。

    赶紧收起之前那咬牙切齿的摸样,端着一副霸道严肃的脸,愣是给挤出了一分的笑意看着他,“嗯,乖——”

    “嗯嗯。”小鸽子笑嘻嘻的点点头,这个表姐夫笑起来虽然丑了一点,但是比以前那冷脸好多了。

    梵芊菡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直接把林妙人抛到一边去,一脸无语的看向楼炎枭,什么时候他还应的这么自然了。

    楼炎枭对上她的视线,不由的内心澎湃,之前因为不懂爱所以伪装的非常好,可是这一次他连伪装都懒得伪装了,一双炙热带着笑意的眸子就对视了过来。

    梵芊菡:“……”

    有些僵硬的嘴角抽抽,这军火头子又是闹哪儿样啊,这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瓦特了?

    好像是从见到尧旭濯起他就有点不一样了,难道被那妖艳贱货给传染了?

    赶紧的挪开视线,等他自行痊愈,随后将小鸽子往仓库内他们的车子处带了带。现在大多的人都在外面,而且声音嘈杂,倒是这这里面没什么人,正好。

    身后楼炎枭虽然失落,但还说示意林鹤轩、闵律风没有跟上来,元童和元魁倒是跟了进来,自觉的当上了守门人。

    梵芊菡又往里走了几步,见着安全了,就指着被她拉着的丧尸哥哥道,“这是你表姐我的亲哥哥,以后也是你的表哥,不过表哥有点特殊,以后小鸽子要记得掩护他。”

    小鸽子当即乖巧的点点头,“嗯,表姐放心,交给小鸽子吧。”

    随后又指着小鸽子给丧尸哥哥介绍道,“这个是小鸽子,小表弟。”

    “吼吼——”

    “表姐,表哥跟我打招呼了,表哥还说要吃东西,我能把你给我的脑核给他吃吗?”小鸽子一双小眼神闪烁着兴奋之色,表哥要交给他投喂了!

    “咦——”转而,梵芊菡眼中又闪过一丝了然之色,她倒是忘了小鸽子听得懂哥哥说话啊。

    顿时双眼带上了兴奋之色,“小鸽子你告诉表姐,哥哥除了说饿了还说什么了?”

    小鸽子往那张青白的脸上瞄了瞄,“唔……还说刚才的绿色的东西很好吃,他还想要。”

    “那你喂吧,不过你要跟哥哥好好沟通,让他不要在人多的时候吼吼了,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那表姐就不能带他会南方基地了。”梵芊菡带笑的摸摸他的小脑袋。希望小鸽子的异能能有帮助吧,他能听得懂任何有智慧生物说话,也能跟他们沟通,现在她只希望小鸽子的异能能给力一点。

    啧……看来得给小鸽子测试测试吸收脑核的极限在哪里了,她也好准备准备多一点的脑核,如果他进阶了的话,那么沟通就更加顺利了。

    梵芊菡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大一小,却反过来小的教大的,怎么看怎么逗……

    “有人进来了——”站在旁边把风的元童赶紧报告道。

    “嗯。”梵芊菡点点头,对着小鸽子使了个眼神,小鸽子意会,将脑核一收,丧尸哥哥也跟着听话的不再吼吼了。

    梵芊菡见状,点头很满意,果然小鸽子的异能很好用。

    随后视线看向门口的方向,吴军卓带着尧博士进来了,还连带着林妙人和林中将几人。

    她眉头就是一皱,不过随后就笑的一脸“傻白甜”的看着他们。

    那边见到她的吴军卓顿时嘴角就是一抽,有些不情愿的将人带过来,“这几位就是跟着我一起做任务,救了尧博士的人。”

    “哦,是吗,看着几位都很年轻的样子,呵呵呵……没想到这么厉害了。”林中将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那张原本冷硬的脸上带着笑意,尽显违和。

    ------题外话------

    梵芊菡:果然是跟尧旭濯那妖艳贱货学坏了!

    楼炎枭错愕脸:媳妇儿你错了,我和那丫的才不一样呢,我这是深沉的爱,对你灼热的爱爱,快来看快来看我真诚的眼神!

    晚安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