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你美你有理
    梵芊菡的眸子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幽暗,随后笑的一脸“天真”的道,“哈哈哈……。林中将夸奖了,我也想不到林中将居然是这么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啊——是吗,大概是我以前太严肃了。”原本笑着的林中将眉头皱皱,在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划出几道刻痕来。

    梵芊菡特意打量了他一眼,他本是中年大叔的面貌,长相并不突出,但是身为军人的冷煞刚毅还是给他带上了一层与别人不同的荣耀气势。不过此刻,他脸上的笑意却破坏了这整个气势,让他看起来如同普通的中年大叔一般,当然,站的比普通大叔挺拔那么一点。

    “唔——”突然,眼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炯炯大眼像是被一层迷雾似的环绕,此刻却慢慢的退散开去,他那张带着沧桑的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痛苦之色。

    “怎么了?”身旁的吴军卓当即发现不对劲之处,大步上前直接抓上林中将的手臂,微皱的眉头带着点忧虑。

    梵芊菡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们一眼,却转而的看向了他旁边的林妙人。

    只见她那张灿若桃花的娇艳脸上带着点着急之色,一双勾人媚眼闪过心虚和焦虑,原本的知性美人气质全然消失不见。

    似乎察觉到了梵芊菡正在看她,她那张艳丽的脸上微怔,随后就是疯狂的狰狞,一双眼睛带着仇恨的看向她,“你,是不是你干的。”

    “哦,我干什么了?”梵芊菡双手抱胸,看着那个已经痛苦的蹲下来双手抱胸的林中将,眼中划过一丝暗芒。

    这倒是不像林修栾的异能能控制的,他虽然是精神操控,但是却很难让一个人性情大变,而此刻的林中将明显除了外表、记忆,性格却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是什么异能呢?

    难道和这个林妙人有关?

    不然林修栾那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怎么可能在当时那么危急的时刻还带着她从丧尸群里出来,还为她治好了脸呢?

    一双明亮的水眸就带着狐疑的看向她。

    “你,是你攻击林中将——”林妙人看着她这不慌不忙的样子,心中恨得牙痒痒,立马就想到了当初在那个小村子里她也是这么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却在下一秒残忍的划花了她的脸,这个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一双妖魅的眸子迸射出凶狠的冷意,随后脸上带着着急的大喊道,“快,把她抓起来,别让她跑了。”

    不过,却没有热因为她的尖叫有所动作。

    身后几个兵瞧着她的摸样,顿时一阵面面相觑,最后视线落在了吴军卓身上,毕竟在场的人除了林中将以外就属他的军衔最高了。

    被注视着的吴军卓眉头一皱,在梵芊菡那张带着戏谑笑意的脸上扫过,略微有些头疼,这女人怎么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争端啊,这拉仇恨的能力还真是杠杠的!

    随后,脸上就严肃了起来,一双鹰眸直射那个脸上带着嚣张的妖媚女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害林中将的人?”

    说着,一边将手上还头疼的林中将交给一旁的尧旭濯,“尧博士,我知道您在医学方面也有涉猎,还请帮忙看一看。”

    “嗯哼——”看戏正看得高兴的尧旭濯被这么一打扰,鼻子哼哼,有些不情不愿的将人接了过来,“小军卓拜托的事我自然会帮把手的,先把人扶过去——”

    身后的几个小兵闻言,赶紧的上前帮忙。

    眼见着人就要被带走了,那边的林妙人就开始着急了——

    不过,下一秒当看到门口那一闪而过的身影时,那双带着闪烁的眸子就镇定了下来,她在林中将身上做的手脚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就算林中将恢复了也不能指证她。

    深呼吸了几口气,“我没证据,但是林中将可是跟她说话之后才痛苦的,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手脚。”说着她一双满怀恶意的眸子就朝着梵芊菡看去,眼底还带上了一丝洋洋得意。

    梵芊菡唇角微勾,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哦,那么就是说你没证据了。这位有点眼熟的小姐,不知道胡乱指证人可不是个什么好的习惯。”

    在她脸色沉下来还没开口之际,梵芊菡又接着道,“而且要说嫌疑人的话,我和林中将不过昨天远远的看了一眼,今天刚刚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的,就算是再蠢的人也不会对这么第一次见面的人发出攻击的。倒是你,之前一直跟在林中将身边,动手脚的可能性很大啊。”

    “你胡说——”林妙人双眼充满恨意的看向她,尖锐的声音拔高。

    “哦,我怎么胡说了,你的猜测可以随便来,我的怀疑就说我胡说了,难道是因为你美你有理了?”梵芊菡摊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噗嗤——”一旁的元童没忍住的就笑出了声,“哈哈哈……。还是小姐姐美,这女人就是风骚了点,没看出来哪儿漂亮的。”

    “就是就是,表姐最好看了。”小鸽子顶着张包子小脸,满是认真的点点头。

    就连带着兜帽的丧尸哥哥也慢半拍的跟着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帽子,显然也是在点头。

    梵芊菡余光扫过,眼中噙上了笑意,很想拍拍自家哥哥的脑袋,不过现在还不行,先把这讨厌的女人怼走,真是浪费时间,还妨碍他们兄妹培养感情。

    “你——”原本趾高气扬的林妙人气的脸都红了,看着这一唱一合的几个人,简直恨不得过去撕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不过不经意间的对上那双含笑的眸子时,顿时浑身一颤——

    这个眼神她太熟悉了,嗫了嗫嘴,在她打算再开口时,却被人打断了。

    “中将没事了,中将没事了……”那边围着的几个小兵当看到那张冷脸严肃的表情时,顿时感到一阵亲切。

    闻言,梵芊菡、吴军卓也转头看了过去。

    尧旭濯那妖孽站在那里,一张嬉皮笑脸的此刻却紧绷着,微低着头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林中将显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身冷硬铁血,身上装载的尽是军人的铁血荣光。那双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此刻尽显锋锐,整一个铁血老将的形象。

    梵芊菡点点头,这才是真正的林中将嘛。

    就见他那双含着锐利的眸子往他们这边一扫——

    梵芊菡勾唇浅笑——

    林妙人浑身震颤僵笑——

    吴军卓脸上带上了满意之色,迎上前两步,敬了个军礼,“林中将。”

    “嗯,吴少将。”两人一个对视,锋芒尽显,属于军人的那股特殊气势萦绕其中,让周围的一众大兵们肃然起敬。

    梵芊菡余光一瞥,扫过那个趁机偷偷摸摸的往后倒退的女人,眼中嘲讽闪过,“这位眼熟的小姐,你要去哪儿啊?”

    她的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划破了整片的静谧。

    吴军卓、林中将两双犀利的眸子齐齐射来。

    最后还是林中将开口,“林妙人同志,还请你站住,关于我前段时间的异样,我想我有权请你配合调查。”

    “不,不是我,不管我的事,你们凭什么抓我。”林妙人抓狂的摇摇头一双眼睛恶毒的射向梵芊菡,要不是她,她早就已经跑了。

    “呵——你看我也没用,又不是我要抓你的,是林中将,刚才你们不是关系还挺好的吗,要是你真没做什么,林中将肯定不会为难你的。”梵芊菡唇角微微一勾,典型的一副看好戏的摸样。

    身后元童、小鸽子有样学样的也双手抱胸,一脸看你倒霉的表情。

    不过,就她们这架势显然有些刺击到了那女人了,她原本一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你这个贱人,是你诬赖我的,你就是看我比你长得漂亮,之前毁我容,现在我又恢复了,你还想陷害我——”

    这几声疯狂的尖叫声,在这个并不密封的仓库里,很快的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

    看热闹的、好奇的、不安好心的人纷纷涌了进来。

    梵芊菡潋滟的眸子微晃,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莫展离和林修栾。

    此刻看着林修栾那张阴戾的脸很是难看,那么她就高兴了。

    笑意盈盈的看向对面那已经被抓住有些歇斯底里了的女人,“我毁你的容有什么证据吗,瞧你现在这张脸明明长的好好的,难道是一张假脸?”

    梵芊菡一手捂嘴,适当的表现出了小惊讶。

    “你这个贱人,我的脸被治愈系异能者治好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你才是假的,啊,放开我……”像是被梵芊菡彻底绷断了理智的神经,虽然被两个大兵钳制着,但还是张牙舞爪的想朝着她冲过来。

    “哦,治愈系异能者啊,那还真是难得——”梵芊菡低低的呢喃着,眼底含着一抹深思,余光却朝着人群中的莫展离看去。

    果然,在他听见治愈系异能者这几个字时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梵芊菡若有所思的挪开视线,看来真不是他治好的,那么这个隐藏着的治愈系异能者究竟是谁呢?

    而相较于梵芊菡的深思,那边在人群中的莫展离却皱眉陷入了沉默,治愈系异能者,难道除了他还有别人,那么就代表着他不是唯一性了?

    深知商场上的规则是物以稀为贵,现在既然出现了第二个治愈系异能者,那么就严重威胁到他,甚至是以后远航小队的利益了。他那双一贯精明的眸中闪过一丝狠色,无论那个治愈系异能者是谁,除非能据为己用,不然绝对不能留着。不过显然他更倾向与后者,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蠢货——”阴戾犹如毒蛇的声音在人群中的另一边传来,林修栾那双充满恶意的眼睛犹如附骨之疽的缠上梵芊菡。

    刚刚赶来的楼炎枭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神,高大挺拔的身影往她前面一站,阻隔了那道阴冷的视线。

    心中冷哼一声,哼,真是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三番两次的想动他的小女人,看来还是捏死了的好。

    并没注意这两男人一来一往的视线,梵芊菡只看到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身影。

    嘴角抽了抽,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呵呵……你高你了不起!

    等能看到了左侧林中将的时候这才开口道,“林中将,我看还是把这个疯女人带下去吧,现在这个情况也很难审问,还是先等她冷静冷静再说。”

    林中将略带赞赏的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嗯,先关起来。”

    “是,中将。”随后几个兵就带着人朝着那辆军用卡车走去。

    林中将满意的点头,随后转身朝着旁边的吴军卓看去,那刚毅的脸上略微柔和了一些,“军卓,这次是我大意了,我怕会再次陷入之前的状态,所以本次指挥官的位置就交给你了。还有尧博士是我们我们全人类的希望,若有什么闪失,我们军部一方绝对会追究到底。”

    这一声高亢浑厚,让在场的全部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这位林中将也是理解了他们之前的意图的。

    梵芊菡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嗯,也是个聪明的,怪不得能坐上中将的位置。

    “报告——左前方有丧尸群来袭,请中将指示。”在众人还不明所以之际,一个小兵突然从外面跑进来。

    “嗯。”林中将眉头微皱,随后看向旁边的吴军卓,“现在指挥权已经转移给吴少将了,传令下去,本次的任务全权由吴少将指挥。”

    “是,请吴指挥官下令——”

    吴军卓脸上严肃刚硬,临危受命却依旧不显凌乱,“大家抓紧时间上车,我们从右侧突击前进,目标百米外的大型加工厂——”

    “是。”小兵腰板挺直,然后快速的张口大喊,声音堪比喇叭,穿透了整片区域,“大家请注意,大家请注意,指挥权已经移交吴少将,吴少将将成为本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全体士兵听令,马上上策,往右侧放突击——”

    “大家请注意,大家请注意……”

    这播报的声音持续了三遍,原本还在外面的人员纷纷撤入仓库,抓紧时间上车——

    穿着迷彩服的兵们动作整齐有序,相比较其他杂乱的人速度更快——

    一时间,仓库内一阵鸡飞狗跳,嘈杂喧闹——

    吴军卓看着梵芊菡他们坐着的那一群人,剑眉一挑,“需要搭车吗?”

    “唔——”梵芊菡看了周围那一圈的人一眼,他们确实一辆车不够。虽然她空间里还收着几辆看得顺眼的车,不过此时拿出来就有点太扎眼了。于是点点头,“确实挺需要的。”

    “呵呵呵……。那就我和绿帽子还有元魁去过去。”这时候林鹤轩主动的从后边站了出来。

    梵芊菡看了他们一眼,有脑子有力气,还有个能浑科打混的人在,确实算是优良配备了,不错。不过,她首先还是将视线转向了旁边的男人,那是他的手下,自然还得他决定。

    看到她看过来的眼神,发丝在她白皙的脸颊轻拂,露出白皙姣好的优美脖颈,美好纤细——

    楼炎枭心中猛然一提,那一向沉稳有力的心跳加快了一个步调,这一次他是真真实实的尝到了书中所写的心跳的滋味。

    强忍着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他略带僵硬的点点头。

    梵芊菡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也没多想,转而对着林鹤轩几人道,“那好,你们去吧,要是有什么万一,记得大声叫啊。”

    林鹤轩、闵律风额上黑线直掉,“……”这是在拿他们当大姑娘呢,还尖叫。

    “好了,赶紧上车吧,尧博士你们也跟我来。”吴军卓见状,赶紧的吩咐道。

    “嗯。”几人迅速的对视一眼,随后快速的跟着几个兵跑远。

    至于尧博士那个还在不知道想些什么的,直接被元魁拎着后衣领,像小鸡仔似得被提着走了。

    剩下的梵芊菡、楼炎枭几人还在原地。眼见着车辆一辆一辆争先恐后的开了出去,梵芊菡当机立断,“走,我们跟在最后面。”

    这也是经过梵芊菡深思熟虑的,因为丧尸哥哥在,他们完全没必要担心什么丧尸群的,可若是在前方,一不小心他又没控制住的发出浑身的气势,那些丧尸群跑了,那他们可不就有被发现的危险了吗,所以他们还是在最后面为好,而且还还容易捡漏。

    看到她这么说,楼炎枭自然没有异议,不过稍微让他心里不满的是副驾驶换人了。

    看着旁边那缩着身子,瘪着嘴的元童,楼炎枭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至于梵芊菡,她自然是坐在后面陪着哥哥的啦。

    为此,小鸽子也很高兴,一点没有危机感的跟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话。

    看着后车座那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坐在驾驶座的楼炎枭一阵眼红,等着吧,那里迟早有他的位置。

    收回视线,不悦的看了旁边一眼,“系好安全带,走了。”

    “哦哦。”元童瘪瘪嘴,明明小姐姐坐在前面就从来没有系安全带的说,不过看着自家老大阴沉的脸,他没敢!

    缩了缩脖子,赶紧手忙脚乱的系好,顺便讨好的笑笑。

    不过还是换来了自家老大冷冷的一瞥,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风哥,我要一起坐军用车,就算都是汗味我也忍了,老大的气场实在太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