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我是你刘叔叔
    楼炎枭开着车,直接开到了这个南方基地中心,守护最严密的地方,也就是军方所盘踞的一个相对于比较大的别墅群。

    “站住——”两侧守门的小兵抬枪拦门,铁血冷硬的军人作风扑面而来。

    “是我。”吴军卓从车内探出个脑袋来,“这辆车和后面的那辆都是上将点名要见的人,这是批条——”

    不知道他伸手递了什么过去,两个守门小兵回敬了个礼,赶紧的将闸门打开。

    之后的路上,又是五步一岗,十步一队的,全靠吴军卓一路刷脸,十五分钟过后,总算是到了地方了。

    “呼——”梵芊菡瞬间松了一口气,这车这么慢慢吞吞、摇摇晃晃的,她都快要睡着了。

    “好了,到了,快下车吧。”吴军卓直接打开门,跳下车。

    紧随着,梵芊菡几人也跟着下车了,别墅的周围依旧有巡逻队陆陆续续的路过。

    “少将——”

    “嗯,你们忙去吧。”吴军卓笑着随手回了个礼。

    “是,少将。”紧接着又是匆匆而去,继续巡逻。

    走过来的林鹤轩正巧的与他们擦肩而过,伸手抬了抬镜框,对上正朝着他笑着的吴军卓,也带上了一抹温润精明的笑意,“你们这里还真是戒备森严啊。”

    语气似是感慨,似是怀疑——

    “哈哈哈……难不成你们还怀疑我们要来个瓮中捉鳖啊。”吴军卓爽朗的笑了,倒是一点没介意他的话,干脆把话说开。

    “哦,那也得看看你们的本事了。”林鹤轩也跟着笑了一声,之前常年养成的对军方的戒备倒是少了点,他们卖军火的吗,总有和军方合作过,又和军方矛盾过的,这点戒备,实属人之常情。

    “啧啧……。是啊,我们确实本事还差了点,要是真干上,就你们老大一个就能让我们吃大亏了。”吴军卓这句倒是大实话,比起那男人,他确实有点自愧不如。

    “好了,进去吧。”楼炎枭霸气的脸上,此刻在这暗淡的光影下,显得柔和了许多,看了一眼身侧那个正在打哈欠的小女人时,忍不住的眉头一蹙。

    双眸犀利的就射向两人,随后就开口打断了这两的絮絮叨叨。

    “额……”吴军卓摸了摸鼻子,这是嫌弃他们浪费时间了?

    倒是林鹤轩已经习惯了,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老大重色轻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

    闵律风、元童跟在后面笑眯眯,嘿嘿,总算是有大鸟(风哥)吃瘪的时候了!

    尴尬不过一瞬,吴军卓立马端上了自己少将的架子,爽朗有礼,却又好客刚正,“各位请跟我进来吧,刘上将就在这里了。”

    “嗯。”梵芊菡点点头,第一个就跟着走了进去,双眼在四周看了几眼,这明显是一个家居田园风的别墅。但是这一次将他们带到这里倒是她诧异的地方,为何第一次见面就选定了刘上将的家里呢?

    这个见面地方,总觉得过于和善了。

    身后楼炎枭倒是不介意她走在第一位,几个跨步的就在她的左侧并肩而行。

    没过多久,穿过一条鹅软石小路就到了别墅的门口。

    “叮叮叮——”

    吴军卓按起了门铃,很快的里面就又了动静了。

    “吱——”门一开,里面露出个一张和善的大妈脸来,当看到门口的吴军卓时,顿时她双眼就是一亮,“是吴少将来了啊,快进来,里面刚做好了饭呢,你们都辛苦了,上将特意吩咐我多准备些饭菜呢。”

    “哈哈哈……。那就谢谢刘妈了。”两人似乎很熟悉,此刻的吴军卓一点没有少将的架子,笑的开心的回答道。

    “哎,说什么谢谢的,都是自家人,快进来……”刘妈笑的脸上褶子都出来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真是一个挺和善的人。

    她一看到站在后面的他们时,顿时脸上又笑开了,“你们就是上将说的要来的人吧,快进来快进来,刘妈我啊,烧了很多的菜呢,都进来,晚上一定要吃的饱啊。”

    说着,还挤开了在前面的吴军卓,上来一把拽住梵芊菡的手,“哎哟,这小姑娘这么瘦,平时是不是没吃饱饭啊,可怜见的,快,快进来……”

    随后就拉着梵芊菡往门内走,一边还嘘寒问暖,晚上吃饭了吗,要不要洗个澡啊之类的。听的梵芊菡有点懵,这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不是来谈判的吗?怎么变成吃饭了?

    还有,这“可怜见的”是什么鬼?

    被挤开了吴军卓也有点懵,这是什么情况?刘妈虽然说平时就很和善,但是作为上将家的佣人好歹也知道分寸的,什么时候对着一个姑娘这么热情过?

    至于身后的闵律风、林鹤轩那就更摸不着头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楼炎枭稍微镇定点儿,横了一眼那还挡在门口的吴军卓,沉声道,“还不进去——”

    “啊,哦哦哦。马上就进去,马上就进去……”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几人赶紧的朝着门内走去。

    而最前面的,刘妈已经笑呵呵的拉着梵芊菡的手来到大厅了,“上将,人来了。”

    “嗯。”一声沧桑沉稳之中,带着些微的笑意尤为明显。

    梵芊菡此刻也看清了这大厅内的全景。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里还站着三个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人。

    她眼漂亮的美眸微抬,视线略带不屑的在他们三人身上扫过,随后落在这大厅内唯二坐在沙发正中央的那个人身上。

    他一副中年四五十岁的样貌,略带沧桑的脸上依旧可以看出他昔日里年轻时候的俊朗帅气,当然,此刻他那张成熟带笑的脸上也同样的有着不可小觑的魅力。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末世前身为上将,末世后身为南方基地的第一掌权人,位高权重,样貌不差,但上辈子她却听科研院的那一帮女人说,这位上将是没有结过婚的,因此还有很多女人想着倒贴上去,当然,也没有一个成功过就对了。

    “是芊菡吗?”还不待她开口,对面的中年男人已经笑着朝着她看过来了,唇边犹带着笑意和慈爱——

    是的,她没看错,确实是慈爱,难道他以前认识他?

    可是不应该啊,她的记忆里,除了上辈子末世之时,其他时候可完全没见过这么一个人。

    眉头轻皱——

    “什么,芊菡,她是梵芊菡——”还不待梵芊菡应声,那边原来还安安分分的站在那里的三个人突然脸色大变,梵清涵更是眼带惊恐之色,声音尖锐的叫起。

    刺破了整个安静的大厅。

    刚刚进来的吴军卓、楼炎枭几人齐齐不悦的皱着眉头,朝着声源的方向看去。

    “闭嘴——”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人,也就是他们之前见过一面的俞访琴,此刻她脸上退却了平日里的和善,一脸严肃厌恶的看向那边站着的三个人。

    “我……我……”梵清涵脸上白了白,一脸着急的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只是她和你妹妹的名字一样是吗?”俞访琴一脸嘲讽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梵清涵、梵霖、刘雅芝齐齐一张惊愕脸。

    不过转而刘雅芝收敛起脸上的惊愕,赶紧的扯了扯梵清涵的衣服,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带着尴尬笑意的道,“不,不,这是我们家清涵堂妹的名字,不过清涵堂妹可没这位姑娘长得好看。”

    “是啊,是啊。”梵霖那张还算有点老帅气的脸上也挤出了一丝讨好的笑意来,对着刘上将就道,“上将,我们今晚是来帮您治伤的,顺便看看昔日妻子的故人而已。清涵,快,还不快点帮上将看看伤口。”

    “哦哦,对,刘伯伯,你以前是我妈妈的旧友,也就是我的长辈,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吧,我的治愈系异能虽然等级不高,但也小伤绝对没问题。”梵清涵脸上带着“纯洁担忧”的笑意,轻踩着地板,就朝着坐在沙发上的上将走去。

    梵芊菡多聪明的人啊,这一来一往几句话之间,当即就猜到了这三人是在打什么算盘了。居然敢假借着她母亲的名头吗,呵,呵呵……胆子倒是不小啊,看来上辈子他们也是这样成功的,怪不得刘伯康在上辈子对他们这么好。

    一双明亮的眸子上彻底染上了寒意,视线在那三人身上划过,看来他们确实是活的太舒服了——

    不过,这刘伯康刘上将以前又是怎么跟她那位母亲生在农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母亲认识的呢?

    眼看着梵清涵慢慢的逼近,那位笑的慈祥的刘上将却猛然的皱起了眉头,往旁边一侧,声音冷沉之中带着刚硬煞气的道,“不用。”

    这一声和之前叫梵芊菡的那一句简直天差地别,北极寒冬和夏威夷暖阳的区别。

    梵清涵被震的猛然一僵,原本伸过去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之中,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那边坐在一侧的与方琴早就看不过眼了,脸上带着怒气,直接开口道,“你们别再装了,什么为上将治伤,什么母亲是上将的故友,全都是骗人的。来挟恩以报才是真的,别以为让这个小姑娘装成叔叔救命恩人的女儿就梦蒙混过关,我告诉你们这不可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一家三口的做派早就在z市传开了,梵霖将小三带进门,气死了原配,还卖掉了她的儿子,虐待她的女儿,你们以为现在是末世了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吗。呵呵……我刚好就知道这件事1详情,我就是在法庭收集证据将你们定罪的那个人。”

    这一番话下来,梵霖一家三口顿时目瞪口呆,犹如雷击。

    而梵芊菡同样的震惊了一下,那个末世前,给她打电话的那个很好骗很善良阿姨,难道就是俞访琴?

    现在这声音听起来确实还挺像的。

    “表哥?”突然,小鸽子软软的声音轻叫了一声,梵芊菡敏感的赶紧侧眸看过去,就见那双藏在兜帽下的青色眸子此刻染上了一丝血红,衣袖底下的利爪也在蠢蠢欲动中。

    梵芊菡当即一凌,双眼着急凝重,“小鸽子,你表哥不舒服了,带他进去休息。”

    楼炎枭也眸色一沉,“元魁,帮忙。”

    “是老大。”

    “啊,是不舒服吗,我们这边有许多空房间,我带你们去。”用刚才进入大厅之后,一直呆着没说话的刘妈赶紧道。

    “嗯,谢谢奶奶。”小鸽子嘴甜的说了一句,随后乖巧的安抚着道,“表哥,没事的,不舒服跟小鸽子说,小鸽子一定帮你,我们走吧,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刘妈见着上将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赶紧的起身在前面带路,“跟我来,在这边……”

    梵芊菡紧绷着的看着小鸽子一点没害怕的隔着袖子拉着哥哥的手,就将他往刘妈的方向带,元魁也帮忙在一旁看顾。

    直到那一直僵在原地的丧尸哥哥顺着小鸽子,跟着走了一步之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哥哥在这时候发狂了可就功亏一篑了,刘上将虽说认识她母亲,但是她还不能确定凭着这点认识,他能不能有那个度量能容纳一只会发狂的五阶丧尸在南方基地。毕竟他另一个身份是担负了好几万生命的南方基地的掌权人啊!

    目送着他们离开,梵芊菡这才真的放心了。

    擦了一把额上沁出来的冷汗,转而一想,哥哥在听到俞访琴的这一番话后居然会发怒,那是不是代表着他潜意识里还留有记忆呢?

    这一刻,梵芊菡是高兴的,这是不是代表着哥哥只要不断的进阶,总有一天会把记忆全想起来的。

    经过这么一个打断,梵清涵、梵霖他们已经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了,满是惧怕的看向那在座的上将。

    梵霖嘴巴动了动,眼神闪烁着,还想解释什么,“那……那是,我没有虐待我女儿,我没有,都是道听途说的,对,都是那个不孝女在外面乱传播谣言的。”

    “对对对……”梵清涵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顿时跟着应和道,“我爸爸说的没错,都是梵芊菡错了,她从小到大都胡作非为还欺负我,她现在死了,所以爸爸才让我代替她的身份来看看林妈妈的老友的,我是为了不让您伤心啊……”

    梵芊菡嘴角抽抽,要是不知情的,怕还真是被她这么一场声泪俱下的表演给镇住了。由此可见,梵清涵这个表演系的还真有几分演技天赋,可惜——

    “行了,别演了,老子在战场上看到的阴谋诡计、弯弯道道的,可比你们这些扮家家酒的演技强了不知多少倍,敢再我面前耍心眼儿,呵呵……。”原本慈祥稳重的上将瞬间一个变脸,眼神尖锐犀利带着暴躁。

    身上铁血煞气翻涌而出,冷眼一横,“滚——要是再敢这里碍眼,本将军绝对让你们好看。”

    “是,是是……”三人立马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震慑的腿软了,哪儿还敢多说话啊,连滚带爬的就越过了站在一侧的梵芊菡几人,赶紧的朝门口跑去。

    “砰——”的一声门关上,留下大厅内的人一阵静谧。

    “咳咳——”刘上将似乎察觉有些不妥,赶紧的轻咳了几声,又回到沙发上端坐好,一脸慈祥的朝着梵芊菡看过来,“小芊菡啊——”

    “呵呵呵……叔叔,你就别再装了。”旁边的俞访琴忍俊不禁,都暴露本性了,现在还装个什么劲儿啊。

    “咳咳……你这丫头,平时是我太惯着你了是不。”刘上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哈哈哈……。没有没有,叔叔说的都对。”俞访琴捂唇偷笑。

    得,这会儿刘上将是再也装不下去了。

    立马热情的站起来对着梵芊菡道,“我是你刘叔叔,当年我执行任务受伤逃到你母亲的村子里,是她救了我,她是个很漂亮很善良的人,原本我想着交完任务之后就回去求婚的,却没想到等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还怀孕了。我是想着她能幸福才离开的,可是没想到啊,那男人居然是个渣,要是老子当时知道的话,铁定不会让他继续招摇撞骗的。”

    “不过可惜,我知道的太迟了,哎,要是当年我能查的再清楚点,她当年嫁给我的话,……本来你就是我女儿了。你长的和你妈妈真有七八分像呢。”

    梵芊菡:“……”

    什么鬼?

    还刘叔叔?

    他的女儿?

    不过确实如他所说,要是母亲嫁给他的话,肯定比梵霖那个渣渣好。不过,要是真的是他跟母亲结婚的话,那生出来的是不是她就另说了。

    “行了,行了,叔叔,别提这些伤心往事了,看,小芊菡都被你吓到了。”旁边俞访琴脸上带着和善温柔的笑意看着她。

    “你这丫头又埋汰我了,哼,什么叫被我吓到了,老子年轻的时候可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在军区没一个人能跟我比。不过确实话不多说了,小芊菡回来也累了,赶紧先吃饭吧,刘妈,把饭放上来。”刘上将吆喝了一声。

    “好的上将,马上就好,您带着芊菡小姐先入座。”刘妈赶紧笑呵呵的道,随后一下子就钻进了厨房。

    ------题外话------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