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老大推销计划
    梵芊菡过去拍拍他的爪子,也不知该作何表情。

    刘上将见状也不去追究到底什么意思,而是哈哈一笑,“哈哈哈……。好啊,我看着这小子也是个有毅力了,肯定不会随意发狂的,那我就放心了。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孩子都像妙薇,一点都不像梵霖那个渣。”

    “呵呵……”对于这话,梵芊菡不可置否,若真像梵霖那个渣她现在铁定已经忍不住把那渣给干掉了。

    “好了,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你们今天晚上就住下来吧。”关于哥哥的去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刘上将又满心满眼的热情邀请道。

    “啊,这个就不用了,我们有车,回去很快的。”对这热情劲儿的刘上将,即便如梵芊菡也有点hold不住了,赶紧婉言拒绝道。

    “哦,那也好,我这里晚上没准要来几个糙汉子污了你的眼,还是回去的好,回去的好。我让军卓小子送你们道门口,免的麻烦……。”

    “对了,女儿啊,记得经常回来吃饭啊,让军卓这小子带你进来,千万别怕麻烦啊……”一路送到了别墅门口,刘上将还热情的邀请她下次再来,顺便再一次卖了一把吴军卓。

    吴军卓:“……。”原来还以为他们是一伙儿的,转眼的,怎么就变成他是外人,还是随便让人差遣的了……

    不过,对于恩师的话,他还是没有反驳的。

    梵芊菡也给了他一个同情的表情。

    随后从空间内拎出一袋子的东西来,“这个给您吧,我这里太多了,怕过期。还有,这个小苹果也给您吧,至于效果吴少将应该也有汇报了。”

    梵芊菡没吝啬,直接给了三个小苹果。本来她就打算今晚用这东西“贿赂”一下,增强谈判结果的通过率的,却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啊。不过,这准备好了的东西送出去倒也不心疼。

    而且空间内的那株小苹果已经结出小果子了,精灵族的东西就是不一般,生长周期特别短,怕是再过两天就可以吃了。到时候再问问小精灵弄点小树苗来,以后果子大大的有。

    “啊——”刘上将震惊于“女儿”的出手大方。

    身后的吴军卓倒是很不客气的已经伸手接过来了,“那真是谢谢了,上将正好身上受伤了。”

    然后生怕她反悔似的,把那袋子和小苹果往旁边的俞访琴手里一放,就赶紧催着几人走了。“好了好了,这天太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这两天都辛苦了……”

    正好,梵芊菡也怕刘上将再从嘴里蹦出个“女儿”来,也就顺着吴军卓的话,“是啊,该走了,刘叔叔再见。”

    勉勉强强的叫了声刘叔叔,算是确定了辈分了。

    刘上将看着那已经被吴军卓带远了的几人,气的眼睛都瞪出来了,暗骂了一声,“这小子猴急什么,带着我女儿就这么跑了……”

    “好了叔叔,你别吓着小芊菡了,这孩子从小受苦太多了,你这上赶着认爹的,还以为你居心不良呢。”俞访琴对待自家叔叔嘴上可是一点都不留情的,要是留情了他一准得得寸进尺,这么多年了,这性子也摸的差不多了。

    “哼,你说的倒也是,那你说说,我要不就认个干女儿怎么样……”刘上将尤不气馁,依旧坚持提议的道。

    “呵呵……这个还是从长计议吧叔叔。我们先来看看小芊菡给你什么东西了。”俞访琴赶紧的转移话题。

    “哦哦,也是,没想到我女儿出息了,在末世都能混的这么好的,就算是我想帮忙怕是也帮不上什么咯,瞧瞧,这好东西比我这儿的还多呢。”刘上将接过那一个大袋子,“嚯哟,居然还有烟、茶叶、酒、速冻汤圆儿……”

    “东西还挺多的啊。”

    刘上将、俞访琴两个人脑袋都快要钻进这塑料袋了,这拿出来的东西真是一样比一样稀罕啊。

    “刘妈,你去找个冰系的小子,把冰箱给我弄几块冰来,我的速冻饺子、汤圆儿可不能化了哟……”一边脑袋还挂在袋子里面,一边刘上将扯开嗓门就开喊了。

    “哎,好的上将……”

    三个人随着袋子里拿出来的东西一阵忙忙碌碌的,直到吴军卓回来的时候,这才整理的差不多了。

    “上将,你把东西都藏哪儿去了?”吴军卓对着那空了的袋子瞅了好几眼,他可想看看那梵芊菡那吝啬的女人送了什么的。

    不过,刘上将可没给他好脸色,哼的一声对着他吹胡子瞪眼了一番,“你小子,刚才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快快快,去洗洗睡,别浪费电了。”

    “哎,是啊,少将,我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在楼上第二间房。”刘妈也适时的说了一句。

    听的吴军卓差点想翻白眼儿,得,今晚上他恩师的人性全试探出来了。不过,恼归恼,还是提醒了一句,“那个小苹果记得吃啊,吃了,你腰上的伤就不会痛了。”

    说完,转身就朝着楼上去了。

    那边俞访琴也坐不住了,“叔叔,那我也上去了,这电现在也是个金贵的玩意儿了。”

    “知道了知道了。”刘上将不耐的摆摆手,然后挑了个最好看的一个小苹果往自己嘴里一塞——

    一股暖流划过。

    “嗯——”顿时他双眼瞪大了,“好,好了……真的好了?”

    于是,那张老脸一扯,立马欢快的站起来,开始扭扭腰,抬抬手,顺便来一下广场舞、军体拳,一连串动作下来,感觉这身体比没伤之前还要好啊……

    “上将,好睡觉关灯了。”刘妈在旁边忍无可忍的叫了一声。

    “啊……哦哦……”刘上将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了动作,双手背腰,脚步轻快的朝楼上走去。

    “啪——”的一声,电灯关闭,别墅内静谧了下来。

    而另一边,梵芊菡几人一路无话的回到了他们的别墅。

    然后静静无声的洗漱睡觉。

    直到第二天早上,几人才活跃了起来。

    梵芊菡带着自家哥哥下楼,楼下的人已经开始忙活了。

    “哟,起来了,快点来吃饭。”几人对昨晚上的绝口不提,早上除了多了丧尸哥哥之外,其他的依旧跟往常一样。

    “嗯。”梵芊菡扬着唇也坐了下来。

    看着桌上特别丰盛的早餐,诧异了一下,“怎么今天兴致这么好,还玩起花样了,玫瑰花饼、绿豆糕、芙蓉糕的……”

    很是满意的拿了块绿豆糕放进口中一咬,“嗯——”

    满足的又咬了好几口,一边还对着对面的闵律风竖起了跟大拇指,表示很满意。

    不过,闵律风怎么敢接这个功劳,赶紧诚惶诚恐的道,“这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我还没这手艺呢,是老大一大早的起床做的。”

    “是啊,老大可是起了个大早才做的,听说女人们都很喜欢这些糕点。”林鹤轩推了推眼镜,眼中露出一抹精光来。

    昨天晚上老大可是从书中得到了第一个追人技巧:要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胃。

    这不,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就起来开始揉面做糕点了。

    可惜,梵芊菡没t到他的意思,一双眼睛全都沉浸在了眼前的糕点上了。

    抬手又是一块,“嗯,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手艺啊,不错不错,以后拿出去卖没准也能赚上不少。哦,对了,这别墅还没通电呢,今天我们去把那还没装上的太阳能给装上,要是还不够的话,我给蓄电池里导导电。这样厨房里的烤箱应该也能用了,什么时候问问你们家老大,西式的糕点有没有兴趣做啊,我收集了不少的制作蛋糕方面的书,材料也有不少……”

    一听这女人还得寸进尺了,闵律风内心是崩溃的,林鹤轩是无奈的。不过他显然比闵律风想的多一点,随随便便一顿饭怎么能讨好她的胃,况且老大也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了。反正老大这辈子估计就她一个了,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差。

    于是,推了推眼镜,相当淡定的道,“会做,老大什么都会做。”

    “好样的。”梵芊菡顿时就喜上眉梢了,“那他现在人呢?”

    “嗯,他听说你要将外面的花坛种东西,现在带着元童、元魁翻地去了。”林鹤轩继续淡定道,话里话外将“为你”两个字引导进去。

    “哦,没想到军火头子这么勤劳啊。”梵芊菡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完全没看出来啊,原本以为养尊处优的军火头子,居然还能亲自摆弄这些东西了。

    林鹤轩瞧着没啥反应,准备来点直接的。

    当即不放过一个推销的机会,“是啊,我们老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的了丧尸,抗的了锄头,还有很多军火,而且还特别宠媳妇儿……。”

    “哎,等等,等等,不是说那军火头子有恐女症吗,你怎么知道他特别宠老婆啊?哈哈哈……你可别随便乱在后面编排他啊,这次看在这么多好吃的份上,我就帮你保密了,下次我一定告诉他,让你去扫厕所。”梵芊菡一边啃着一块绿豆糕,顺便还递了一块给小鸽子,表姐弟两吃的很愉快。

    但是对面那两可就没那么愉快了。

    好吃的糕点味同嚼蜡。

    林鹤轩僵硬的推了推眼镜,第一次推销老大计划,宣布破产。

    不过,林鹤轩并不气馁,眼看着那一大一小一丧尸一猫往楼顶走去,他赶紧在后面道,“我们老大对太阳能这一方面很了解,要不要帮忙安装啊,我去叫——”

    还没等他说完呢,那边梵芊菡就摆摆手了,“不用不用,对电器这方面我也很熟,不费什么事儿,我自己就能搞定了,待会儿我还能给大门安装个遥控电子锁,你们继续吃,我们先去楼上了。”

    说着,一大一小一丧尸一猫的就消失在了视线内,

    林鹤轩第二次推销老大计划,再一次宣布破产。

    闵律风抓了抓头上的杂毛,懊恼道,“我就说这个女魔头很难对付的,要不,我们去劝劝老大,换一个怎么样?”眼巴巴的看着林鹤轩,争取最后挣扎一次的机会。

    可惜,回答他的是林鹤轩的一声冷笑,“呵呵……你以为是买西瓜啊,不行的还可以换一个。你觉得老大要是能随意换一个的话,那那么多年来又怎么可能被冠上‘恐女症’的名头啊!”

    “可是,她……”

    “行了,别抓头发了,头皮屑都掉进糕点里去了,小心我告诉老大?,让你扫厕所。”林鹤轩很不客气的就给了他一个白眼儿。

    “嘤嘤嘤……大鸟你跟着女魔头学坏了。”闵律风一脸悲愤欲绝。

    “呵呵……你才知道啊。不过看在我们这么多年都是老大手下的情谊上,我提醒你一句,把女魔头这个称呼换一下吧,不然迟早有你扫厕所的时候。”林鹤轩将最后一块甜腻的糕点塞进嘴里,随后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闵律风郁卒,乖乖的收拾起桌上的碗筷,刷碗去了。

    另一边,林鹤轩到了院子里汇报情况。

    “老大,小嫂子她很喜欢吃你做的糕点,希望下次还能尝试一下西式糕,我推荐奶油泡芙,据说这是美食甜点上排名销量top的甜点,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嗯,我知道了。”楼炎枭紧抿着削薄性感的唇,看上去魅力十足。

    直起身子,在阳光照耀下,他一身白色干净利落的白色衬衫,袖子的挽到胳膊肘,露出健康的麦色手臂来,结实富有爆发力。再配上他一身冷冽霸气的气势,足够让女人尖叫,男人嫉妒了。

    可惜了,她没有下来看看。

    “嗯——还有事?”楼炎枭犀利的眸子一扫,看了他一眼。

    “额……没事,没事。”林鹤轩赶紧的移开视线。

    “嗯,既然没事的话,帮忙把那边的地翻一翻,她说要种些豌豆。”楼炎枭指着另一侧的花坛道。

    “啊,哦哦……”接过那把锄头,林鹤轩那是郁闷的,早知道就等绿帽子那家伙洗完碗一起过来了。

    随后,就见楼炎枭弯腰又干了起来。

    那原本拿枪的手拿起锄头来也特别干脆利落。

    “鹤哥,你好好干吧,不然中午的饭可就没你的份了。”元童在一旁拿着洒水壶,幸灾乐祸的走过。

    林鹤轩:“……”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元童这小子长能耐了啊,看来和绿帽子一样都是欠收拾的。

    转而囫囵的拿起锄头,扛到了另一端的花坛边上开始锄地了,他还就不信,他堂堂一个军火商的军师还能搞不定这一把锄头嘛!

    等梵芊菡在楼上装好了太阳能下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满院子热火朝天的一幕。还有某军师拿起锄头差点砸到自己的脚的一幕。

    “噗嗤——”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就连小鸽子也用小胖手捂着嘴偷笑。

    “……”林鹤轩额上跳出个十字路,愤怒的不可自持,他这么丢脸是为了谁?

    帮老大追人他也算是豁得出去了!

    恨恨的一转头,却对上了那一双纯澈青色的眸子,还有他脑袋顶上的两片绿色小叶子,摇啊摇的……

    瞬间一肚子的火全憋了回去,露出个强颜欢笑的脸来,“哈哈哈……第一次干这个,见笑了,见笑了。”

    随后,一下子就转回了头,不欲多说。

    梵芊菡也耸了耸肩,这个笑点算是过去了。

    拉着小鸽子和自家哥哥就开始巡视起了周围的地来,就见这小院子的花坛、还有两侧的地,全被开垦了一遍,瞬间有点汗颜了。

    这军火头子还挺能干的啊。

    走到他身边,有些委婉的表达了一下,“我这个只是想试验一下,没必要开垦这么多出来。”

    楼炎枭原本挥舞着锄头的手臂顿时一僵,随后慢慢的放下,转过身来——

    他那坚毅的额上冒着汗水,一滴正着顺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流了下来,在阳光的折射下,格外的晶莹,还闪烁着金光,将他整个人的魅力提升了好几倍,荷尔蒙直飙——

    但是梵芊菡却只是有点不适的挪开了一下视线,心想着,这军火头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金光闪闪了的,有些刺眼。要是能拉出去当金子卖的话她就不说什么了,可是问题是不能啊。

    于是抬眸道,“能否把汗擦一擦啊,要不去洗个澡也行啊,我已经放好水了,而且反正这里的地也够用了。”

    楼炎枭顿时浑身一僵,最后脸色有些不好,干巴巴的应了一声,“嗯。”

    看着那无知无觉笑了的小女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

    书中说的第二个追人技巧:认真流汗的男人最帅,最有魅力,最能引发女人春心萌动。

    可是……

    不仅没撩到人,反倒被她撩了一把,什么放好水等你洗澡什么的……

    抿了抿削薄的唇,耳尖有些泛红。“我去洗澡——”

    放下锄头就同手同脚的朝着屋内走去。

    “嗯——”梵芊菡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就转身对小鸽子道,“你带着表哥在院子里玩儿,我去门口把密码锁给装上。”

    “好哒表姐,表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带着表哥进行光合作用哒~”小鸽子举起小胖手,敬了个礼。

    “嗯,乖。”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梵芊菡今天心情还不错。

    ------题外话------

    谢谢小可爱们的月票,么么哒~

    晚安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