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三方巨头齐聚
    “你……你……”刘雅芝一张老脸上狠狠的抖了抖,那掉下来的泪珠子也停顿了一瞬,不过看到那边还在哭的自家女儿,又咬了咬牙,那断线了的泪珠子又开始连上了,“芊菡你是阿姨亲手养大的,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别闹脾气了。这么多年阿姨不要求你叫一声妈,但是现在你姐姐有难,可不能因为你的小脾气害了她啊……。”

    “哦——”梵芊菡漂亮的水眸里漾着疏冷之色,脸上又扬起了一个诡谲的笑意,“这位……大妈,你这是准备赖上我了不成,我可是说过了,我长得那么漂亮,就你身后那男人那样的可生不出我这么好看的女儿来。再看看你和那男人生的女儿,啧啧……说实话,简直不堪入目,她是我姐姐,你倒是问问现场的观众们信不信啊!”

    “是啊,我第一个就不信……”旁边耐不住寂寞的尧旭濯立马就跳出来了,双眼在刘雅芝身上打量了一圈,然后满是嫌弃的道,“你说你长得跟只老母鸡似的,那男人像只老公鸭,生出那样的只知道哭的鼻涕虫确实有可能,但是你说就老公鸭那样的能生出这么漂亮的白天鹅来,不是在白日做梦嘛!”

    “哈哈哈哈……。”周围围观的众人也跟着轰然大笑起来,一个个对着刘雅芝三人指指点点,显然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你——”刘雅芝气的眼珠子都红了,差点吐血,这么多年来谁人不说她刘雅芝是顶漂亮的,居然被这个熊猫脸给说成是老母鸡。

    那边梵霖、梵清涵父女两也是瑕疵欲裂。

    梵芊菡一挑眉,看了一眼那得意洋洋,笑的没缝了的熊猫眼,就论拉仇恨的能力还属他最强了。

    “你……你们不能这样……”梵霖硬憋着一口气,一双带着血丝却懦弱的看着她。

    梵芊菡这才施舍的看了他一眼,此时的梵霖和她印象里的那个英俊多金,总是穿的光鲜亮丽,披着大善人形象的梵霖相去甚远。他此刻一张憔悴苍老的面容,原本有些魅力的脸也被那爬满了的胡茬遮盖了,还真如尧旭濯所说,有点像只老公鸭。

    梵芊菡心中情绪翻滚,双眼中染上了浓重的墨色——

    突然,那有些冰冷的手上一暖,被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

    梵芊菡心中微怔,侧眸就看到了那双深邃中带着担忧的眸子,顿时心中的那一片阴暗被驱散了不少。

    呵——稍稍恢复了那波动阴暗的情绪,转而对上梵霖的方向,唇边划开一抹略带冷意的笑来,“我们不能怎样啊,原本我们就是来凑凑热闹看看戏的,谁会料到你们看我长得漂亮好欺负就过来乱认亲戚,还说我串通人来污蔑那个女人,呵……她的脸怎么这么大,她要聪明没我聪明,要能力没有我有能力,要漂亮,更是云泥之别,我为什么要污蔑她,她配吗——”

    红唇轻吐,带着薄凉的笑意,看的梵霖一家三口浑身一颤。

    安静了半响之后——

    “可……。可是你不能看着她受人欺负啊!”梵霖有些嗫嗫的看着她,他确实也开始怀疑了,这个谈词犀利,绝色漂亮的姑娘到底是不是他那个一直唯唯诺诺,连大学都没上过的小女儿。

    “呵——”梵芊菡唇边划过一丝嘲讽的弧度。

    “这位先生说的对,确实不能见死不救。对待求救的人,这位姑娘未免也太刻薄了。”人群之中,传来了一道阴柔低沉中带着机锋的声音。

    循着这声音看去,众人又纷纷的让开一条缝来。

    站在那里的男人尤为瞩目。

    妖艳的比女人还要好看几分的脸却带着阴柔之色,但是偏生的他唇边带着的恰到好处的绅士微笑让人不敢轻视小觑。他一身欧式西装,笔直而立,端的正是一副贵族绅士之风。

    瞬间让人对他的好感提升。

    梵芊菡眸光微闪,“林修栾——”

    “正是在下,我们又见面了,梵小姐——”带着锋锐阴戾的眸子一扫,语调中带着意味深长的诡谲。

    “呵呵呵……是啊,又见面了,每次见到你都带着一张伪善的面具,还真是让人倒胃口的很。”梵芊菡抬眸扫了他一眼,嘴上一点都没留情。

    林修栾脸上当即一沉。

    “栾爷,栾爷救救我,救救我啊……”突然,那边还被扯着的梵清涵顿时眼睛一亮,朝着林修栾看了过去,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声音也随之穿插了进来。

    林修栾阴戾的看了一眼梵芊菡,转而看向梵清涵之时,又挂上了绅士的笑意,“清涵小姐啊,你这是怎么了?”

    “我,是那个女人串通好这位刀哥乱来污蔑我的。我……我是清白的,我宁死也不愿被他带走……”梵清涵见状,眸中立刻又涌上一层水雾,脸上倔强,宁死不屈的表情。

    梵芊菡和周围的围观群众们:“……”这丫的好能演啊,这脸皮也厚的不像话。

    “哦——”林修栾阴柔的眉宇之前闪过一丝厉芒。

    随后看向那个刀哥,“这位壮士,还请你放开那位姑娘,大庭广众之下污蔑一介良家少女可不是君子所为。”

    刀哥看着这小娘皮子接二连三的招惹来人,顿时气血上涌,带着狰狞的脸上暗啐了一口,一双眼睛就凶狠的瞪了过去,“呸,君子,哈哈哈……老子不过是个莽夫罢了,你又是哪个,难道又是这小娘皮子在外面招惹来的野男人,啊呸,老子告诉你,我刀哥也不是好惹的,这小娘皮虽然脏了点,但是之前说要给我的,我刀哥也不介意浪费一口饭养着她。”

    闻言,林修栾脸上顿时阴沉了下去。

    梵清涵更是脸上涨红,羞耻的想要杀人,这该死的男人,该死的贱男人,居然敢当众,敢当众羞辱她……

    张张口就朝着林修栾求救,“栾爷,别听他乱说,他是污蔑我的,污蔑我的……”

    林修栾看了她一眼,虽然也觉得这女人脏,但是她身上还有价值——

    随即神色猛地一厉,“既然这位壮士不肯放人,那就别怪我动手了。”

    说着,一挥手,当即身后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就朝着刀哥的方向走去。

    这人一看就是练家子,可比那凶狠的刀哥还要魁梧一圈儿,顿时原本气血上涌的刀哥也忍不住的浑身一颤,那双凶狠的眸子染上了惧意,“你……你们这是要仗势欺人。”

    他神色有些瑟缩的就拽着梵清涵就往后退了一步。

    “哼——”林修栾鼻子一个冷哼,眼中的杀意明显。

    这会儿,梵芊菡反倒是成了围观人员了。不过,她可不相信林修栾会那么好心的救人。

    视线一扫过同样在围观人群中的莫展离,唇边就是诡谲的一笑,那就让这场热闹变得更热闹些吧。

    “修爷这是在做什么,我可不记得修爷这么爱管闲事了,还是说你救她是为了她身上的治愈异能?”梵芊菡双眼带笑的看向林修栾,果然见他脸色突然变的难看起来,一双阴戾、杀意沉重的眸子更是直直的射来。

    但是梵芊菡显然一点儿也没被吓到,笑意盈盈的对视了回去。其实梵清涵觉醒了治愈系异能还真在她意料之外的,上辈子梵清涵可是在那一场酸雨之后,第二批觉醒异能的,不过即使觉醒了异能者但她也只能治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的能耐,一个花架子罢了。以至于后来人们只记得她刘伯康掌权人宠着的人,南方基地的小公主,却不记得她还是个治愈系的异能者。

    倒是没想到,她重生之后的小翅膀,竟然扇动了梵清涵也提前觉醒了异能。

    “什么,治愈异能?”

    “治愈异能者?”周围的围观群众们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一个个看向梵清涵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带笑围观的莫展离那张笑面虎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的沉重和幽暗。

    当即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哈哈哈……还是梵小姐知道的多啊,修爷确实是好算计,原本我想是一场风花雪月的英雄救美,倒是没想到却是一场谋算啊,既救的了人博得美人的好感,又装了一次好人,没准待会儿你就把这治愈异能者收入麾下,一箭三雕,哈哈哈……。好算计啊,好算计……”

    看着莫展离也出来捣乱了,林修栾的脸色更是难看。

    但还不待他说话,那边的莫展离就直接动手了,就见他身后的人一把挥开林修栾的人。然后莫展离顺势走出来,就朝着梵清涵的方向看去,脸上带着的和平时一致的温和笑意,“治愈系异能者啊,我正好也是治愈系,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加入莫某的队伍,我们今后也可以一同探讨探讨这异能的使用啊。”

    “我……我……”被这么俊美的人看着,梵清涵也顾不得此刻还被刀哥拽在手里,立马娇羞的脸上一红,“莫少抬爱了,我……”

    “发生什么事了,谁人在这里聚众闹事……”突然几道带着蛮横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打断了梵清涵的话。

    “是荀哥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周围的群众哗哗哗的让出了一条路来,随后就见从人群中走出来几个穿着统一黑衣制服的人来。

    一个个脸上带着傲气和凶煞,为首的还是梵芊菡熟悉的老面孔——钟召云,还有他身边站着的荀殷。

    梵芊菡唇角微勾,来的早倒不如来的巧,钟召云倒是来的刚刚好——

    今天倒真是热闹了,未来的三方巨头齐聚,风起云涌,且看到底鹿死谁手呢?

    眸光微转之间,就对上了一双充斥这暴虐阴鹫的眸子,这可不就是荀殷嘛!

    啧……看来还真是记仇啊!

    双眼弯弯,遥遥的对着他们就是一笑。

    可气的荀殷那张桀骜的脸上当场就阴霾了起来。

    “这是发生什么了?”钟召云抬眸轻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唇边带着温润斯文的假面问道。

    这一排场,可比之前的林修栾、莫展离都大了几分。

    梵清涵更是连莫展离都懒得理会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就朝着钟召云看去。“我……我,是有人强迫我,其他两位爷想要救我的。”

    “哦——”钟召云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就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去,随后就顺着那只抓着她的手看去,“还不快松手——”

    声音虽轻缓,但却不知怎么的,刀哥像是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瞳孔一缩,之前一直拽着不撒手的,现在却忍不住的颤抖,然后直接一把的就松开了。

    “哎哟——”梵清涵轻叫了一声,随后就喜悦的揉了揉手腕,得救了。

    “谢谢这位少爷救命之恩,小女无以为报——”羞羞怯怯的就朝着钟召云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儿。

    身侧的莫展离和不远处的林修栾同时唇角一抿,脸色十分难看。这个该死的水性杨花的女人!

    “呵呵呵……”钟召云咖啡色的眸中闪过一丝厌恶,清润磁性的低笑声传入众人耳中,又是一阵听觉的享受。

    他身侧的荀殷一脸不屑的看向那个女人,之前这女人的所作所为早就传到了他的耳中了,现在对她这娇羞那就更加的不屑了。

    不过,看了一眼钟少,就语气恶劣的对着那女人道,“女人,既然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吧,我们钟少手下正好缺治愈系异能者。”

    “这……”梵清涵顿时双眼亮了亮,心中算计闪过。

    之前的林修栾就曾邀请过她进入他的队伍,但是她不能答应,治愈系的异能者啊,多珍贵啊,她怎么可能屈就在一个小小的队伍里呢,她梵清涵是注定要站在人上人的位置的。所以之前偶遇上了南方基地掌权人刘伯康,她才会和自家父亲合计了昨晚的那一出,准备李代桃僵,再利用自己治愈系异能者的身份成为南方基地的小公主,可惜,全被那该死的贱丫头给破坏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