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赫赫凶名
    房间内,小鸽子已经洗的香喷喷的,像是个蚕宝宝似的正在床上打滚了。

    而站在床边的那一道黑色身影,身姿挺拔屹立,犹如擎天巨人,一双黑沉深邃的眸子盯着那一张大床,哦,不,准确的是盯着那一张大床上的那滚来滚去的小屁孩,眸色明明灭灭,忽明忽暗的……

    “表姐夫——”一道怯怯的叫声传来。

    原本的怒气瞬间消散无踪,犹如黎明破晓,万千黑暗之中透出了亮光。

    不过,那双黑眸仍然带着些许残留的暗沉看着床上的小豆丁,那张俊脸上紧绷着,狠狠的磨了磨牙使劲儿的从嘴里蹦出了几个字,“别捣蛋,睡觉。”

    未来媳妇儿的床居然是被一个小豆丁先爬上去的,怎么想怎么不爽。但是他现在还没立场说啊,妈的……两条剑眉硬是被他扭曲的像条毛毛虫似的,那双深邃的眸中带着点哀怨。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媳妇儿啊,这张床他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躺上去啊?哎——

    那些该死的破书里教的追人技巧真的有用吗?他堂堂军火商的大当家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就连那个老不羞都不能拿他怎么样,也就是这个小女人啊……。

    不行,他得想想有什么捷径可以走的。

    脾气又忍不住的开始暴躁了,隐藏在丹田处的一团漩涡开始动荡弥漫开来,暴躁的气息忍不住的从从心里、身上传出——

    “哦。”小豆丁脖子一缩,乖乖的眨眨眼睛,然后赶紧的在床的最里面找了个位置,小小的一团躺在那里,小胖手抓过一条薄被盖在自己的身上,一副我很乖乖,你别生气的摸样!

    看到楼炎枭看过来的眼神时,瞬间一个激灵就闭上了眼睛。

    楼炎枭这才稍微满意了一点儿。

    房间内的另一侧,梵芊菡正拉着丧尸哥哥的手正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看上去像是在闭目养神似的。

    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她现在正在红包群里发红包呢。

    梵芊菡:红包。jpg

    梵芊菡:红包。jpg

    ……

    一连串的红包下来,可把群内的人砸的都没时间说话了。

    直到梵芊菡发完了最后一个红包之后,群内才开始慢慢的冒出了苗头。

    紫晖真人:哎哟喂,小姑娘这发红包的疯狂劲儿可和当年的小代裳有的一拼了,哈哈哈……

    拉拉:是呀是呀,还是小姑娘和代裳姐姐出手阔绰,拉拉又抢到了翡翠了,是一对翡翠耳环,拉拉要把它送给精灵女王。

    容犀:哼,那些金黄色的黄金勉勉强强的还算入小爷的眼。

    拉拉:哼,你这条臭龙,一点也不真诚,略略略……

    容犀:哼,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小精灵似的那么白痴啊,天天嚷嚷着喜欢谁喜欢谁的。

    拉拉:你这条臭龙,一点也不明白精灵女王慈爱大自然每一件事物的伟大胸怀。

    容犀:是啊是啊,我们巨龙一族本就是强者为尊的一方,才不像你们弱小的精灵族那么软弱,还谈什么博爱呢,先把你们自己保护好吧。

    拉拉:啊……你这条臭龙,竟然敢污蔑我们精灵族,拉拉要揍扁你。

    容犀:哼哼,有本事你来啊,来啊,你这个只有我一个龙爪子一样大的小精灵。

    拉拉:臭龙臭龙,你等着,等我把系统升级了一定能跨越位面来揍你的。

    咦,原本还想离开界面的梵芊菡瞬间意识一顿,跨越位面?难道希德桑所说的系统等级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升级了,就能跨越位面了?

    希德桑:咦?小精灵知道系统升级后能跨越位面?

    问的好,梵芊菡心中躁动的想着。

    拉拉:这个……拉拉也不是很清楚。

    容犀:哈哈哈哈……就知道你这个小精灵异想天开,体统升级完的人全都离开了,你怎么可能知道消息,哼。

    拉拉:哼,臭龙,你不知道但是代裳姐姐肯定知道的。

    容犀:代裳又还没有升级她怎么知道的。

    拉拉:哼,你这条臭龙孤陋寡闻了吧,凭着代裳姐姐和那位帝尊的关系,帝尊肯定会告诉代裳姐姐的。

    容犀:你说告诉就告诉啊,不是说体统升级之后的人都不能再联系群里的人了吗,我才不相信呢,哼。

    拉拉:可是,那位帝尊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不行,真人你说。

    紫晖真人:哎哟喂,你们两个小娃娃,不要命了,敢在背后议论那位帝尊,本真人才不跟你们一起掺和呢,走了。

    紫晖真人:对了,小姑娘,记得下次的红包发一发字画什么的,真人我来者不拒啊,哈哈哈……

    梵芊菡:……

    看来这是讨论不出什么来了,看着那界面出现那位“帝尊”有关的字眼之后,渐渐平息下去了的聊天界面,梵芊菡眯了眯眼,若有所思。那位即使隔着体统,不能见面都能让人闻风丧胆的,不敢议论的帝尊到底是何人呢?

    梵芊菡有点好奇,也好奇倪代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不过,代裳她好像一直没出现啊……

    将好奇全都放回了心里,梵芊菡查看了一下积分,又增加了一千多分,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从红包群里退了出来。

    “吼吼——”

    抬眸一看,就对上了一双带着血色的青色眸子,和另一双闪着暴虐的黑色墨瞳。

    梵芊菡柳眉一挑,看来今晚确实是一个暴躁的夜晚啊。

    伸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就将房间内的温度又往下调了一度,随后转那个正坐在她对面,一脸虎视眈眈的看着她的男人,嘴角不免的一抽,这是闹哪儿样啊。

    之前一直以为这个军火头子虽然看着霸气了点,实际上还挺好说话的,和上辈子的那个传说中的“暴君”相去甚远,但是现在看来暴君还是暴君啊,只不过前几天是被什么给压制住了吧。

    不过她房间可不容许他点火,当即水眸一暗,“浴室有水,自己去洗——”

    声音比平时冷了一个度,却让原本正处在暴躁中的楼炎大脑一凉,混乱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清明。

    不敢再看她,心中的那股挥之不去的暴躁感让他恨不得狠狠的将这温香软玉抱到怀里这样那样的,但是碍于旁边还有一个比他更暴躁的丧尸在,不然他刚才就在她闭着眼睛的时候动手了。

    沉默的应了一声,一个闪身就朝着浴室狂闪而去。随后里面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梵芊菡这才松了一口气。

    处于暴躁状态的军火头子还真是有些让人心生畏惧的。

    想了想,伸手拉着自家哥哥到床上躺下了,等到那些人到来之前,还是先好好睡一觉的好。

    于是,等楼炎枭从浴室里出来之后,就看到那像是一家三口似的躺在床上的人。

    顿时,原本消减下去的火气顿时刷的一下又冒上来了,狠狠的咬了咬牙,该死的,小女人抱着他干什么,即使是哥哥也不行。

    对上个那双青色的眸子,他狠狠的一瞪,你等着,这个位置迟早是他的,被抱着的也迟早是他。

    哼——

    摆了摆手腕,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希望晚上来的人够耐揍吧——

    强忍着上去把那丧尸和小屁孩从床上揪下来的冲动,楼炎枭索性撇开了视线来个眼不见为净。

    一个大跨步的就在沙发上大刀阔斧的坐下,不行,他一定得去找找有什么能抱到媳妇儿归的捷径的。

    随着暗下去了的灯光,沙发上那双幽绿暴虐的眸子闪烁着……

    夜,闷热的如火炉,焦躁又排泄不掉——

    天空中的星光点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暗色包围,就连一点月光都没有流露出来,暗沉的可怕,诡异的可怕,黑暗的可怕。

    但却在这么黑暗的时刻,几个人正摸黑的,快速的朝着这个小山坡上而来,不,准确的说是朝着这小山坡上那一栋孑然独立的别墅而来。

    “小心,里面种着变异植物——”

    “阿大,你打头阵。”

    “是——”

    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一个个翻墙而入。

    “噗噗噗噗……”

    多如牛毛的攻击快速的激射而来——

    黑暗之中,梵芊菡双眼睁开,灿若星辰的眸中并无半点惺忪。隐藏在暗色之下的樱唇缓缓勾起,“终于来了——”

    随后转身做起。

    “你醒了?”低沉带着点沙哑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嗯。”梵芊菡朝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后起身就朝着窗口而去。

    临窗而站,即使在黑暗之中,下面的身影也尽数落入眼中,眸中闪烁着暗沉的星光,带着冷意凌冽,和之前从未释放过的嗜血,“呵——看来他们是下血本了。”

    院子里,十几条的黑色身影接二连三的闪过,丝毫不惧那些植物的攻击,势如破竹的就通过了变异植物的攻击范围,转而已经进入小别墅了。

    梵芊菡眸子一冷,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走吧,我们去会会他们。”

    “嗯。”依旧还在沙发上大刀阔斧的坐着的男人,低沉的声音,眼中的积聚已久的暴虐更加的疯狂肆虐,带着点血丝的眸子闪过狠戾,总算是来了,想杀他们,呵——

    削薄的唇带起了一丝薄凉!

    “表哥,表哥,你别叫,我们也跟上去看看。”小鸽子揉了揉揉眼睛,一只小胖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一点也不放开。今晚的表哥好像脾气有点不太好啊。

    大厅内,几道进来了的人影齐聚——

    一个互相警惕的对视了一眼,“走,他们在楼上——”

    但是,话音刚落下的下一秒,在他们还没有动作之前,啪的一声,客厅内的灯就亮了起来,撕裂了黑暗,变得灯火通明了起来。

    吧嗒,吧嗒……

    由上而下的声音响起,从楼上缓缓的走下来几个人,衣衫整齐,唇角含笑。

    “你们——”黑色制服那边领头的几个瞬间一惊,随后警惕的齐刷刷的看过来,不像是白天遇上的那些黑色制服那样平淡的像是混混小弟。这几个人却浑身充满了煞气血腥,倒像是亡命之徒。

    梵芊菡视线在这几个人身上扫过,随后唇角就是一勾,钟召云,哦不,应该是那位掌权人林堂主是下了血本了吧。

    那个为首的魁梧男人她认识,上辈子南方基地,军火商所属的掌权人,林堂主的保镖。

    他名为霸刀,手段极其残忍凶残狠辣,杀人不眨眼,甚至是三四岁的孩子,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在南方基地也是赫赫凶名。但是有掌权人的庇护,他却比任何人活的都好,即使连林修栾、莫展离几个南方基地举足轻重的小队队长见到他也无不退让的。

    当然,他这么嚣张,自然也有嚣张的本钱。

    他身为第一批觉醒的异能者,更是身负毒系这样让人防不胜防的异能,让人心生忌惮,一不小心,就算是超级强者也会被他给暗算了去。

    而此刻,下方的一群人,既然暴露了,索性也不慌了。

    一个个脸带阴戾的就朝着他们看过来。

    站在最前面的霸刀此刻一身魁梧,凶悍狠戾,他一双带煞盎然的眸子划过众人,在梵芊菡的脸上停顿了一秒,随后落在了梵芊菡身侧的楼炎枭身上。

    唇边顿时就噙着阴笑的开口道,“大当家,真是久仰了。”

    ------题外话------

    感谢蓉蓉儿10086、ng小小兔、悠闲的猫猫、亡灵蝶舞、sharen96、132**934的票票,(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