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我只能帮到这儿了
    “老大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啊,这都要天亮了啊——”元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边还朝着门外张望着,一张娃娃脸伤满是着急。

    “应该快了吧,快了吧……”闵律风也同样跟着他在那里走来走去,焦躁的看看门外。

    “行了,你们别在那里转了,转的我头晕。”林鹤轩一巴掌扶额,这两弄的他在沙发上都坐不安稳了。

    “你们这叫关心则乱。”尧旭濯宝贝似的捧着那一花瓶的雨水,整个脑袋都快钻进去了,可惜,在现在这里没什么仪器,不然他可得好好检查检查这到底是个什么雨?

    撇了撇嘴,脸上满是无奈。

    “安静——”云霁同样身旁放着个花瓶,听着里面传来的滋滋响,眉头皱了皱,看来没有合适的容器装,这雨水的腐蚀性太强大了,怕是再等一会儿,这只瓷瓶该被穿透了吧。

    一边,顺手的给旁边那个已经睡成了一团的小豆丁盖了件衣服。

    林鹤轩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人看着挺冷冰冰的,却挺细心的,顿下伸过去拿毯子的手。

    清冷的客厅内,只听得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

    突然,元童耳朵一动,“咦,什么声音?”

    “什么什么声音,难道是老大他们回来了?”闵律风一个蹦起,就朝着他看过去。

    “不是不是,我是听到了有人吃东西的声音。”元童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切——”原本激动起来了的几人一阵唏嘘。

    “不过,我们这里可没人偷吃东西的啊,难道是南方基地里的人?他们现在有这个心情吃东西?”闵律风嘀嘀咕咕的一句。

    “不是,我听到了咀嚼,咬骨头的声音,咯嘣脆,而且还很近——”说着整个人就往二楼冲去。

    “哎——你搞什么啊?难道是我们家进老鼠了?这可不行,看老子不打死它——”闵律风骂骂咧咧,一个箭步也跟了上去。

    尧旭濯更是一蹦而起,现在食物可是他的命根子啊,谁敢跟他抢吃的,他绝对会跟他拼命。于是也一溜烟儿的往楼上跑。

    留下林鹤轩和元魁、云霁,和刚醒过来,睡眼惺忪的小鸽子一阵面面相觑。

    “卧槽——”突然,楼上传来一阵爆出口的声音。

    原本坐着的三大一小也有些不淡定了。

    林鹤轩推了推眼镜,“走,我们也去看看。”

    云霁看了一眼那还在发着滋滋声,却没破碎的花瓶,也放心了一点,随后起身跟上。

    等三大一小到了楼上之后,就看见在廊道最左侧的那个窗边,三个翘着屁股的人正在朝着外面张望着。

    林鹤轩眉头一皱,“你们看什么呢?也不知道注意点儿形象。”

    “啊——大鸟啊,快过来看快过来看。女魔头种在院子里的植物种子居然长成食人花了,现在正在吞那些尸体呢……”闵律风一脸惊喜的对着他们四个招手。

    “真的吗,表姐真厉害!”小鸽子一听,立马就欢喜上了。赶紧哒哒哒的跑过去也打算看看。

    林鹤轩和云霁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也看到了一丝的惊奇之色,随后也快走了几步来到窗口处往外看去。

    只见已经初晓了的天空带上了几分亮色,院子里,一排的植物摇头晃脑的像是守卫兵似的,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比昨天见到过的个头整整大了一圈了。

    不过,最让人惊奇的还是那七八朵的食人花,它们的个头比周围的仙人掌还要大,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的,只是这么一夜之间,居然生根发芽,现在又长成了那么大朵的食人花了。

    而元童刚才听到的声音正是从它们口中传出来的,那几张锋利的獠牙大口中,还残留着一只手在外面,其余的大半个尸体都被它们咬入了嘴里。正好一朵花消化完了一具尸体,又在他们目瞪口呆的眼神下,伸长了脖子,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那一个尸体整个的就叼了过去,然后咔嚓咔嚓的开始咬了——

    ……现场静寂一片……

    半响之后——

    闵律风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你……你们说,女魔头种下去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林鹤轩推着眼镜的手一歪,“很……很有可能。”

    想想下午之挖土埋种子的时候,还有之前叫元魁把人丢出去的时候,明显的就知道了什么。可是,她是怎么知道这食人花一夜之间会长成的呢?

    这个疑问在众人心中徘徊了许久,最后尧旭濯的研究精神决定,就算是为了研究,他顶着被揍一顿也得问问。

    不过,他显然是没那个机会了。

    “快看,外面来人了,是什么人?”闵律风眼尖的指着山坡那边的只能看到一个小影子的人影。

    “哪里?”元童也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顿时心中大惊,“是……是老大他们回来了……”

    “老大回来了?”跟着就是一阵慌乱。

    “表姐回来了——”小鸽子满脸欢快的就哒哒哒的往楼下走去。

    等一群人呼啦的冲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外面急匆匆的冲进来两条人影,还有被抱着的梵芊菡。

    但是,当看到他们的那一刻起,原本的惊喜瞬间变惊吓。

    “那……那确定是老大?”闵律风颤巍巍的看着那个浑身狼狈,身上血洞极多,凄惨至极的男人,就连那张脸上也是坑坑洼洼的一片,血肉模糊,有好几个伤口都已经见到森森白骨了。

    妈呀,简直比他还要惨上十万倍了……

    唯独他那双充斥着冷色和着急的眸子看向他们的时候,那威慑力、压迫感和平日里相差无几。

    “是表姐哇呜……表姐怎么了……。”小鸽子一张可爱的小脸上瞬间皱成了一个苦味的包子,小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担心之色。

    “吼吼——”跟在身后的丧尸吼了两声,有些蔫哒哒的垂下了脑袋,就连他头顶上的那两片叶子也跟着一耷拉了……

    “真的是老大——”几人顿时一个激灵,快速的飞奔了过来。

    就见楼炎枭一个跨步的,将怀里的人放在了沙发上,他这才整个人颓废的,踉跄了一下,像是破布娃娃似的瘫软在了地上。

    “老大,老大——”闵律风、元魁赶紧急哄哄的冲上来一把将人扶住。

    而此刻,躺在沙发上的人此刻也被他们看了个清楚。

    “嘶——”几人瞬间跟着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的情况也不比楼炎枭好上多少,此刻她身上的衣衫也充满了血色,大大小小的伤口让人看不见一块好肉,脸上更惨。

    原本绝色白皙的脸,此刻坑坑洼洼的一片,甚至还有接连的几处位置像是像是被灼伤了似的,焦黑的看不出一块好肉来。

    “嘶——这……这是咋么搞的?”闵律风几人齐齐的瞪大了眼睛,心中发颤。他们见过她意气风发的模样、柔弱扮无辜的模样、狡黠坑人的模样、绝代优雅的模样。可独独没见过这么凄惨的如同破烂娃娃似的模样。

    “吼吼——”

    身后传来的一道吼声,瞬间把他们惊醒了。

    “对,快,快帮老大看伤。”

    “可,这……这伤药怎么弄啊?”就算是医学手段极高的尧旭濯,此刻也感到棘手万分啊,这些伤即使好了也会留下很多疤痕的啊,可惜了两个风华绝代的人……

    他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伸手,又不敢伸,一时间犹豫不决……

    那边脾气暴躁的闵律风没耐烦的将人一推,“没本事的一边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转向林鹤轩的方向,脸上认真的道,“我之前抢到的一个小苹果可以给老大吃。”

    “嗯,我这里也还有一枚,不过,他们身上的伤口还有布料和细碎的碎屑夹杂在里面,怕是即使是小苹果吃了,那些脏东西也会留在那伤口里面的。不然,就这姑娘自己有的东西,刚才肯定会吃了。”林鹤轩推着眼镜认真的分析道。

    “哦,你说的也对,那还等什么啊,快给他们洗澡啊。”

    “老大可以,可是嫂子……”林鹤轩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股为难之色,她可是个女子,而且还是老大要的人,他们几个大男人的怎么方便。

    原本激动着的闵律风瞬间也蔫儿了。

    “那要不我们去南方基地请个女人回来?”元童在旁边提议道。

    “不行,现在的雨还很大,而且现在的南方基地恐怕很乱。就算是下去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人带回来,或者带回来的是个坏的呢。”林鹤轩继续严肃道。

    “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闵律风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要是不是个女人该多好啊。

    林鹤轩眼中精光一闪,“我看小嫂子气息虽然有些不稳,但应该还能再坚持一下,我们先把老大的伤弄好,等老大醒了就交给老大吧,反正他们都是小两口。”

    “对对对,还是大鸟你想的周到,就这么办。元魁,我们快给老大洗澡……”说着,急哄哄的就抬着人往楼上走去。

    留下的林鹤轩看着那个被带走了的身影,心中想着:老大,我只能帮到这儿了!

    ------题外话------

    谢谢黄雪爱、藕紫色的票票,两个有颜色的小可爱,哈哈哈……

    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