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脱还是不脱
    “那,我,我可以给表姐洗澡……”一旁的小鸽子高高的举着小手,皱着一张可爱的小脸积极道。

    林鹤轩一双狭长的眸子看了他一眼,语气淡定,“那你确定能翻的动你表姐,而且她身上的伤口也得洗的干干净净,你这个小胳膊小腿的……。”

    话意犹未尽,但是小鸽子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了,那原本高高举起的小手慢慢的,蔫儿哒哒的落下,一个黑色小脑袋也快埋到胸前了,整个小身板儿都不好了!

    “咳……”林鹤轩轻咳了一声,自觉有点伤害未成年儿童的幼小心灵,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赶紧话风一转,“不过,你可以帮你表哥洗澡啊,看你表哥现在这脏的,正好要洗一洗,之前也不是小鸽子你洗的吗,你要相信自己,你也是棒棒哒。”

    林鹤轩难得温声细语的低下头来安慰着。

    不过这安慰还真有效,小鸽子顿时就满血复活了,“谢谢眼镜叔叔,那我现在就带着表哥去洗澡了,眼镜叔叔再见。”

    说着拉上旁边的丧尸哥哥,哒哒哒的往楼上跑去。

    林鹤轩原本斯文的脸上有些皲裂,眼镜叔叔……

    这个小鬼取名能力还真不差啊!

    磨了磨牙,就对上了身侧一副见鬼了的摸样看着他。

    林鹤轩皱了皱眉头,一手戳着对方的眉心,将人戳的往后退了几步,这才道,“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还有,你那是个什么鬼表情?”

    “啊%¥@%&%……”尧旭濯一脸激动,面色狰狞的挥舞着爪子。

    林鹤轩嘴角抽抽,“说人话。”

    “啊……。”尧旭濯像是被解禁了似的,瞬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轰隆隆的就倒了出来,“那么严重的伤你们怎么就不着急一下呢,还有这些伤口,这些伤口是要毁容的,毁容知道不知道,就算是末世前的植皮手术、整容手术也不能让他们恢复到从前了、更何况现在是末世了,什么工具都没有,什么药品都没有,你居然就把她这么放着,不怕细菌感染啊,不怕她死啊,啊,啊……”

    林鹤轩紧皱着眉头,伸手做了个掏耳朵的不雅动作,“你说够了没有?”

    “额……”被他这冷淡的语气一搞,原本还有些激动的尧旭濯顿时戛然而止,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然后理了理自己酷帅的发型,“还没有,最后一个问题,小苹果是什么?好吃不?”

    顶着双熊猫眼,亮晶晶的就看着他。

    看到林鹤轩都有点想抽他。

    “告诉我啊,快告诉我吧……”尧旭濯继续顶风跟上。

    林鹤轩眼中恶意闪过,视线在他肚子上停留了一瞬,“如果你在肚子上开了个洞,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给你一个尝尝。”

    “啊,不要哇——”尧旭濯顿时惊恐脸的倒退了几步,双手捂着肚子,脸上充满了谴责,“大鸟,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呵——”林鹤轩冷笑了一声,原本斯文的脸上充满了诡谲,“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以前的眼力劲儿太差了。”

    尧旭濯不敌奔走,“嘤嘤嘤……大鸟不爱我了。”

    林鹤轩嘴角抽抽,说的好像什么时候爱过他似的。

    翻了个白眼儿,眼不见为净的移开了视线,双眼看向沙发上的人,他可得保证在老大醒来之前她得活着还行啊。

    “行了,别耍宝了,你花瓶里的水快漏了。”云霁冷冷的声音传来。

    “嗷,我的宝贝啊……”原本还在装哭的尧旭濯顿时一个火烧屁股的窜起,急匆匆的就看他的宝贝去了,于是,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在他总算是给他的宝贝换了一个容器之后,这才擦了把冷汗走过来。

    脸上恢复了点正色,“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啊,能不能坚持到小楼楼醒来啊,不然我可以帮忙啊……”

    “不用——”一道冷沉带着极致的怒气快速的席卷而来,原本跃跃欲试的尧旭濯瞬间被冻成了冰块,顿时有点懵,“你你你……你好了……”

    看着那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高大身影,一如往昔的俊美相貌,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脸上什么坑坑洼洼的全都没了,要不是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他怕是要怀疑自己白日做梦了,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嗯——”楼炎枭冷眼一扫,瞬间冷气狂飙。

    尧旭濯跟着就是一个激灵,想想自己之前尝试过的切肤之痛,顿时想起自己刚才好像被抓包了,赶紧的把头摇成拨浪鼓,“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绝对没有要帮她洗澡的意思,小芊菡是小楼楼的媳妇儿当然是小楼楼洗了,哈哈哈……”

    “嗯。”楼炎枭轻吟了一声,不自在的瞥开视线,耳尖微微的染上了一点殷红。

    不过当看到沙发上那个气息有些微弱了的人儿时,瞬间整个人浑身紧绷了起来,脸色一下子难看了,也顾不上其他,直接一个大跨步的走上来,将人打横一抱,就快速的往楼上走去。

    被无视了的林鹤轩:“……”

    摸了摸鼻子,老大这卸磨杀驴的一手做的不错。

    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那对着他挤眉弄眼的人之后,就转身往沙发上一坐,不动了。

    而另一面,楼炎枭直接抱着人就横冲直撞的一路来到了梵芊菡房间的浴室内——

    水稀里哗啦的放着,但是事到临头了,楼炎枭这才感觉到有一丝尴尬。

    娇小的人躺在浴缸边的宽大水台上,一只大手停留在她那胸口的上方,悬浮着迟迟不动。

    那张原本有些苍白的俊脸上此刻也布满了红晕,军火商的大当家即使面对豺狼虎豹,洋枪大炮的都面不改色,可偏偏到这里就犯难了——

    脱,还是不脱——

    这不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因为脱是肯定要的,不然怎么为她治疗伤口啊。

    但是这身体,即使现在是坑坑洼洼的,但是依旧不影响他对她的喜爱啊,要是事后她问起来怎么办?他该怎么回答?

    心中思绪万千,一张憋的通红的俊脸,脑袋都快想炸了。

    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脱,这特么的是老子未来媳妇儿,看一下身体怎么了,以后迟早整个人都是他的。

    好歹大好春光,虽然现在血肉模糊了一点儿,但是……脱,一定要脱,不然人没了怎么办,他宁可自己到时候被揍一顿也不能让她有事。

    于是,将已经差不多满浴缸了的水一关,一只大手就色胆包天的朝着那衣领处的一颗扣子伸去。

    一颗……

    大手有点颤抖!

    两颗……

    大手颤抖到不行,简直比第一次杀人还要刺激。

    定了定神,咬牙朝着第三颗也就是那关系着大好春光的那一颗伸去——

    “咳——”

    一身轻咳声,吓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军火头子整个人往后倒弹了出去,高大的身躯紧贴着最远的墙壁以示自己什么都没干。

    “我,我我我……”支支吾吾的,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那个方向。

    “你……你在干什么?”梵芊菡低若蚊蝇的声音响起,那双一直闭着的眼睛此刻正张开了一条缝的看向他。

    “我,我就是想,想……”一张俊美的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就连原本属于军火头子常年的霸气都消失无踪了。整个人小媳妇儿的不行——

    梵芊菡还有些晕乎乎的脑子有点懵,这军火头子莫不是被掉包了?

    “咳咳……”又是咳嗽了几声,感受着自己身上已经痛到了麻木了,索性将视线注意到周围,看来这里是她的浴室了,那这个军火头子是……

    刚才想干什么不言而喻。

    “咳咳……”忍不住的又是一阵咳嗽。

    咳的那边楼炎枭连尴尬都忘了,赶紧的冲过来帮她拍了拍背,“没事吧,没事吧,等你洗完澡吃下小苹果就会没事了。”

    “嗯,咳咳……嗯……”梵芊菡感受着自己那软如面条的手,和发软的全身,顿时一阵蹙眉,这该死的,异能消耗过度的后遗症,真是,这一世还真是第一次把自己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啊,不过为了哥哥她不后悔。

    她那双半睁着的眸子星光微闪,“你帮我脱衣服吧。”

    “啊,啊——”幸福来的太快,砸的楼炎枭有点懵。

    他抿了抿干涩的唇瓣,“你……你真的让我脱?”

    “那你看我这副样子能自己脱吗?”梵芊菡没忍住的愣是翻了个白眼儿,这男人怎么这个时候就这么笨呢。

    “不,不能……”楼炎枭简直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兴奋的。但是面上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摸样,“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看的。”

    于是,哆嗦着一只大手,接着往下继续解扣子。

    梵芊菡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看,看什么,她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血,他要是看出个什么来算他有本事。

    转眸,看着他那哆哆嗦嗦,半天没解开扣子的大手,梵芊菡又是一阵无语,这是要把她折磨到断气啊,这军火头子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有气无力的埋怨了一句,“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叫小鸽子来。”

    ------题外话------

    谢谢小依稀的钻石,谢谢小蓉儿的月票,抱住,蹭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