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做我的女人
    这么轻飘飘的一句,缺如九天神雷一般轰的劈在了脑海里,整个人顿时一懵,随后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就是一青,狠狠的磨了磨牙,“行,怎么可能不行。”

    休想叫那个小屁孩来。

    还有,别跟男人说他行不行,因为他会证明他很行!

    然后再梵芊菡的注视下,这男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浑身霸气尽显,刚才怎么都没解开的第三颗扣子,他一股脑儿的解到了底。随后就露出了那血淋淋,没几片好肉的身体来。

    顿时所有的怒气全都化为了乌有,一双深邃的眸中带上了怜惜之色。

    半响,他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瓣,那双眼睛直直的落在那一片的坑坑洼洼上,带着点小心的道,“疼……。疼吗?”

    “疼,当然疼了,你之前不是也体验过了吗。”梵芊菡狠狠的咬了咬牙,可是这点疼又怎么能抵得上上辈子那大火焚身,烧灼彻骨的疼;又怎能比的伤骨肉分离,看着亲人惨死的疼。她的一切努力全都是为了这辈子能站在人类顶峰,让上辈子那些欠她的全都还回来;欺她的全都辱回来;想杀她的那就让她宰回来——

    所以这点疼,她承受的住。

    眸中一丝狠色一闪,“别磨磨蹭蹭的,疼完早了事儿,你快点。”

    “嗯……嗯……”看着她这般坚韧的摸样,楼炎枭又怎能不知道她的想法,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同一种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只有这样,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才会怕他、敬他、远离他。

    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幽光,心中却再也生不出一丝旖旎。将她的裤子直接撕开,伴随着血肉撕扯在地,顿时,浴室中血色漫天,血腥味弥漫刺鼻——

    就在他的大手要往上撕扯重要部位的两片薄布之时,却被一只血淋淋的手给挡住了——

    “你——”紧张的眸子猛然一抬,就对上那那双比漫天星光还要漂亮绚丽的水眸,一时间又是一个晃神。

    “我现在有力气了,你把我放到水里,我自己来。”

    一句话,咔嚓的毁天灭地,原本是虚飘飘的仙境,现在一下子就轰的一声跌入了凡间,哦不,甚至还跌进了地狱。

    那张俊脸上又是一僵。

    “嗯?怎么?”梵芊菡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没,没事……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叫一声,我就在门口。”说着,浑身僵硬的将她抱入水中,然后一步一个脚印,极其缓慢的走到了门口,但是仍没听见后边人的呼唤,他那张俊脸就彻底就黑了。

    “呼——”深吸了一口气,一个跨步,走出了大门,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

    一个落锁,心也跟着失落了几分。

    满心郁闷的一转身,却对上了卧室门口那层层叠叠数着一排,探着脑袋进来的一双双圆滚滚的眼睛。

    顿时,楼炎枭的脸上又是一顿,眸色一冷,随后浑身冷气直飙,“都给我滚进来。”

    被抓包了的几人顿时干干的笑了几声,讨好的笑笑。

    “咳咳……”林鹤轩一把推开上面压着的人,一身从容的从门口走进来。

    推了推眼镜喊道,“老大——”

    双眼在他身上看了几眼,又往远处浴室的方向瞄了几眼,这是没成?

    “咳咳——”楼炎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林鹤轩赶紧识趣的收回视线。

    随后就见楼炎枭一个跨步走出来,将内间的门关上,就走到了外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稳定了一下心神。

    一双带着犀利幽深的眸子就朝着他们射去,“你们进来干什么,嗯——”

    还带着有些暗哑的声音显得格外的低沉磁性,低迷却有威慑力。

    身前排排站,你推我攘挤进来的人一个个讪笑着。最后还是元童胆子大了点,讨好的笑笑,“老……。老大,我就是来汇报一下情况的,我们顶楼上被这场酸雨腐蚀了半个屋顶了怎么办?要是再这么下下去,我们会不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啊。”

    “嗯——”楼炎枭犀利的眸子从他身上挪开,勉强接受他的解释。

    随即眉头就是一皱,“这场雨总会停的,先看看情况。”

    “哦哦……”元童看到自己完事儿了,赶紧乐呵的往后一蹿。

    被推上前来的闵律风脸上就是一僵,“我……我就是来看看……”

    “小嫂子伤成这样,我们有点担心,所有上来看看。”林鹤轩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接话道。

    果然,就见楼炎枭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这声“小嫂子”叫的深得他心。

    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开口道,“既然没什么事了,那就下楼去吧,现在南方基地事情复杂,楼下得注意点。”

    “是,老大。”

    一听到这声音,几人如同大赦,赶紧的如放出笼子的小鸟似的的就往门外跑去。

    一到门口,尧旭濯就给林鹤轩竖起了根大拇指,“大鸟,还是你靠谱。”

    林鹤轩眼神微妙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把这名字改了,我会还能不靠谱——”

    “哎,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人家不依了……”妖娆缠绵的声音响起,身边那些刚重获新生的人一个个的没忍住,搓了搓肩膀,赶紧的逃下楼去。

    这会儿小鸽子刚好帮自家表哥洗完澡出来了,看到的就是他们这副样子,有些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眼镜叔叔,你们刚从表姐的房间里出来吗,表姐怎么样了?”

    林鹤轩看了他一眼,赶紧的正色起来,脸上带着哄骗小孩的不良笑意,“你表姐肯定没事的,有你表姐夫在呢,你也不要进去打扰他们了,我们正好下楼做吃的,你正好一起啊。”

    “嗯嗯。”一听到自家表姐没事了,小鸽子就高兴了,那双原本灵动的眼珠子一听到好吃的顿时就转不动了,吸了吸口水,“那我要炸薯条,炸鸡,炸面包片儿,炸……”

    “好好好,都给你炸。”林鹤轩眉角抽了抽,脸上带着忍耐的笑意,赶紧的同意道,随后一把拉过身边的闵律风,“哝,让这个哥哥给你做。”

    要拉近老大和小嫂子的关系,首先第一步就得把他们的辈分给平齐了,不然这可不好弄。

    “嗯嗯。”小鸽子眼珠子一动,谁给吃的谁是老大,但是等吃完之后……

    “呵呵呵……”一大一小乐呵呵的就往楼下走去。

    留下闵律风在后面默默无语,丫的大鸟又在出卖他的劳动力了,不过为了老大,他忍!

    随着这一连串的脚步声渐渐离去,还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楼炎枭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双带着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志在必得,哼,这间房间他迟早会光明正大的踏入的。再想想刚才那小女人毫不犹豫的把他赶出来,他心中已然默默的有了个决断——

    随后起身又走回了内间,那苍白的脸上硬是泛起了一丝红晕的坐在那张大床上,一双幽深的眸子灼灼的盯着浴室的方向,心跳随着那淅淅沥沥的水声砰砰砰的乱跳着。

    水声停下,门“吱——”的一声就从里面打开了。

    热气翻腾,一朵出淤泥而不染,清澈纯洁的白莲花缓缓绽开,冷香悠然。

    清澈透亮、白皙圣洁,一头还带着湿漉漉的黑发落在肩上,内里的白色肩带若隐若现,给人以无限的魅惑。

    她身上那些坑坑洼洼的血洞完全消失不见,现在的皮肤就如剥了蛋壳的鸡蛋一般光泽滑嫩,让人想要轻轻的咬一口,看看是否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微抬着手,用毛巾擦着头发的梵芊菡似有所觉,一双灿若星辰一般,还带着雾气的眸子就朝着他看了过来,“嗯?你怎么还在这里。”

    “……”

    楼炎枭狠狠的咬了咬牙,“我—怎—么—在—这—里——”

    梵芊菡眨了眨眼睛,“对啊,你怎么在这里?”

    “呵——”楼炎枭唇边邪肆一勾,狠狠的磨了磨牙,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女人虽然智商高,情商待定,但是那根爱情的弦绝对还没开窍。

    看来之前他的表现全白瞎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他楼炎枭什么时候那么小心翼翼过,他第一军火商大当家要追个女人何至于那么偷偷摸摸的,那些什么追人技巧全特么的是个狗屁,对这个小女人,那就得来明的,来硬的。

    声音低低醇厚,磁性惑人,一双幽深的眸子灼灼的冒着火光,“难道以你的智商看不出来我到底为什么在这里吗?”

    梵芊菡:“……”犹有些苍白的脸上带上了一点僵硬,她还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在这里,不过,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呵——”就见的一向霸气的军火头子邪魅的一笑,“不是自以为很聪明吗,不是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吗,怎么刚才会把自己折腾的那么惨,你是个女人,知不知道要是没有小苹果的话,现在已经千穿百孔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说到最后,楼炎枭的眼中还带上了隐隐的疼惜,想到之前这女人奄奄一息,无比凄惨的摸样,他整个人也跟着颤抖了,不知为何,情不知所起,冥冥之中已经印入骨髓……

    这……这是打算事后算账吗?还是因为担心?

    梵芊菡有点懵,对于这个突然爆发的军火头子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她好像确实把他害得够惨的,想到这里,也就不计较他为何发那么大的火了。张了张嘴想要感谢一句的。

    却没想到突然眼前一黑,原本坐在大床上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然后就感觉肩膀一紧,整个人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一如今天凌晨,在那一片危险丛生的树林里一般那么温暖,那么有安全感;只一个充满血腥,一个清爽舒服,让她不想推开。

    “嗯——感受到了吗?”低沉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听的梵芊菡顿时一个激灵,她什么时候能容许一个人这么近身了。

    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感……感受什么?”心中有那么一丝的想法蠢蠢欲动,却又处在迷雾,挣扎不出来。

    “感受到我的心在为你跳动。”楼炎枭眸光深沉,双眼微眯,鼻尖萦绕着她身上的味道,让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双臂又是一紧,将人抱的更紧了一些,让她整个人的镶嵌在自己的怀里,没有半丝缝隙。

    梵芊菡心中一紧,那苦苦挣扎的预感哗的一下破障而出,豁然开朗——

    “做我的女人——”

    咣当当,哗啦啦……这道低沉认真的声音在脑海里炸响,与原本的预感重叠,开出绚烂到极致的烟花,轰轰的在耳边、心里、脑海里盘旋,嗡嗡嗡的让人整个人都懵了。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已经被转了个方向,整个人落入了大床上,然后继续的被抱在那个清爽又男人味十足的怀里。

    “嗯——好好睡一觉。”楼炎枭轻笑着,低沉的声音从胸膛处传来。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喜悦,温香软玉在怀,而且还是自己认定了的女人,怎么能不高兴。

    哼,果然书上的那些全是狗屁,直接按照他的作风来,不是早早的就抱得美人归了吗。唇边邪肆的一勾,一双幽深的眸中透着满足之色。

    伸手又将人往自己的怀里搂紧了几分,这小女人怎么就这么软呢,这么可人呢,抱着真舒服啊!

    心中一声喟叹,满足的又用下巴对着她的头顶蹭了蹭——

    卧槽,这个动作彻底把懵了的梵芊菡给蹭清醒了。

    做他的女人,做他的女人……

    原来这男人不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而是一头大尾巴狼——

    眼睛就是一瞪,伸手就对着那有些坚硬的胸膛往外推了推。“你放开,你给我放开……”

    被捂着呼吸有些不畅,声音瓮声瓮气的,但是楼炎枭就是觉得很可爱,性感的薄唇就是一勾,“乖,好好睡一觉,你累了。”

    梵芊菡:“……”她是累了,但是为什么要被这男人抱在怀里一起睡。狠狠的对着又推了一把。

    身上气的有些冒火了,这男人吃什么长大的,力气那么大。而且她现在浑身异能全都用完了,虽然小苹果能恢复身上的创伤,但是不能恢复异能,不然绝对给这个男人来一道。让他尝尝什么叫五雷轰顶的滋味!

    ------题外话------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篇

    梵芊菡:做我的男人——

    楼炎枭:赶紧躺平,媳妇儿,求随意的蹂躏吧……

    哈哈……谢谢云隆丰、沐茗嫣、芳菲雪岚、lim86、7and4的月票,谢谢ng小小兔的评价,么么哒~爱你们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