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三手两脚
    “你——”荀殷被她的那一句“比女人还小肚鸡肠”的话刺激的,差点又要发飙,不过因为早上钟少的叮嘱,他还是硬生生的给忍了。

    额上青筋一跳,狠狠的咬牙道,“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不关你们的事。”

    昨晚霸刀他们没回来,势必和这些人有关,是生是死,他总要进去走一遭得到个结果才行。想着,他的眼神就是一厉——

    “嗯,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梵芊菡笑着点点头,随后让开了个位置,“那里面请吧。”

    “对对对,快里面请,里面请。”在旁边看热闹的尧旭濯早就忍不住了,嘿嘿,他昨天可是被那些仙人掌刺扎的满身子小洞洞,现在总算是可以看到别人倒霉了,而且今天还增加了几朵那么大的食人花,可有他们受的。

    嘿嘿,没想到小芊菡这么黑!

    闵律风几人也捂嘴偷笑,今天的这些植物可比昨天的更了不得了,没看到它们都大了一圈儿吗,那攻击力肯定更上一层楼啊!

    原本迈开腿打算往里走的荀殷顿时脚步一顿,一双桀骜的眸子充满狐疑的在他们身上扫过,心中总有那么几分不好的预感。

    “荀,荀哥……怎么了?”身后的几个小弟们也跟着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双目带着疑问的看向他。

    荀殷眉头就是一皱,随即看着身后的一个小弟道,“大力,你先进去试试。”

    “啊——”那拿着喇叭的小弟就是一怔,随后就是一阵大笑,“哈哈哈……放心吧荀哥,这些人就是在装神弄鬼,等我前去探探路。”

    那叫大力的小弟像是被委以重任了一般,顿时就哈哈哈的笑了。

    不过他这句话一出,梵芊菡那边几人戏谑的笑了,荀殷却是嘴巴一歪,气的不行。

    这没眼力劲儿的小子怎么说话的,他这意思就是说他荀殷大惊小怪的了,哼——

    那双充满阴鹫的眸子就是一厉,沉声的的点点头,“嗯,去吧。”

    似是没注意到他那阴沉的语气,随即,就见大力乐呵呵的将喇叭往身后的人身上一塞,然后昂首阔步的就朝着里面走去。

    迈道门口之时,他脚步微顿,探着脑袋往里面一伸,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说时迟那时快,前面一片密密麻麻的刺和大土豆般大小的豌豆就喷射而来。

    还没来得及防备的大力就正好被喷个正着。

    “砰砰砰——”

    **受到攻击,针刺入身体的声音,阵阵的传来。

    “啊——”他忍不住的就是大声一叫。

    身后原本探着脑袋的荀殷等人脖子就是一缩,嘶——龇牙咧嘴的也跟着一阵儿的发疼,一个个眼神闪烁,心里庆幸,好在他们没全部进去,不然这挨扎的也有他们一份儿了。

    不过,前面那叫大力的小弟还是有几分骨气的,这么猛烈的攻击,非但没有就此退缩,反而在身前凝聚出了一面土盾牌,语气得瑟道,“哼,别以为爷会怕你们,等着我进去踩扁你们吧。”然后,咬着牙硬撑着也要往里面走去。

    站在一场看戏的梵芊菡柳眉一挑,“呵呵……有点意思。”怪不得刚才吼的那么大声,那么嚣张有底气呢,原来是个异能者啊。

    相对比,身后的荀殷脸色就难看了几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总之那双眼睛顶着前面那道背影很复杂,反正看到前面那大力坚挺着过去不是什么喜色就是了。

    “嗯——”梵芊菡眸光一闪,将他的神色看在了眼里,随后转向那还在被疯狂攻击中的人影,大力吗……

    “快,快看,大力哥进去了,进去了,马上就要过那一片植物了……”看着那道身影顽强的坚挺到了最后,荀殷身后的几个小弟忍不住激动了,沸腾了……

    还朝着梵芊菡几人抛来一个挑衅的眼神:哼,你们自以为强悍的防御还不是被大力哥给过去了。

    梵芊菡不怒反笑,呵……想过这些变异植物的地盘,还差的远呢,真正的危机现在才刚刚开始——

    “啊——”冷不丁的一道极其凄惨的声音响起。

    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下,只见排在最后的那朵紫色的巨花突然张开血盆大口,然后嗷呜的一下,将整个连人带盾的,一口囫囵的就吞了下去。

    声音戛然而止,就连刚才还发动攻击的豌豆喷射和仙人掌刺都停止了攻击。摇晃着叶子,探着脑袋,伸展出最好的姿态,继续进行光合作用。

    “大……大力哥……”荀殷身后的几个小弟一个个的吞了口口水,脸上带着不可置信。原本信心满满的,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的人就这么挂……挂了?

    “呵……”梵芊菡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尤其是荀殷身上那个狠辣的眼神,可是一点没带痛惜的,啧啧……。难道那叫大力的小子身上有戏?

    朝着后边就使了个眼神,元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眨,立马会意,随后一个大跨步的走了过去。

    然后再众目睽睽之下,大手一掰,露出食人花那一张尖锐锋利的牙齿来,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大手一伸,速度极快的就拽着里面的一条大腿就把人拽了出来。

    几个大步之间走过来,啪的一下将人甩到了荀殷面前。

    果然,梵芊菡就看到荀殷那张桀骜的脸上立马的铁青起来。

    “嗷嗷,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啊——”安静之际,那原本趴在地上,浑身狼狈,身上的衣服都快被腐蚀掉了的人突然猛地窜起,抱着一条手臂嗷嗷的来回跳动着,像是猴子似的乱窜。

    梵芊菡将视线从荀殷的身上收回来,落在了那乱窜的人身上。

    柳眉顿时就是一挑,眼底含着戏谑之色——

    荀殷似乎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小子抱着一条已经被腐蚀的坑坑洼洼了的手臂,顿时脸上就是一沉,“你给我住口——”

    “嘎——”大力猛的就是一僵,一脸懵的看向荀殷,可怜兮兮的道,“荀……荀哥,你看我的手臂断了,能不能接回去啊?”

    “你——”荀殷眸中阴沉、狠戾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尽是不悦之色,这个蠢货!

    “噗嗤——”

    “哎哟,我忍不住了,哈哈哈……这位大兄弟哎,你确定要把这条手臂接上去,难不成你想要来个三手两脚,这我倒是有点兴趣,要不你让我试试。我在你后背上开个刀,然后把这条手臂接到你的脊梁骨上去,以后出去回头率妥妥的第一。”尧旭濯硬憋着笑,介绍道。

    “啊,那美女能看我不?”那傻不愣登的大力实在没听清楚前面那一大串,一个脑子就听到了最后半句。

    看着他那兴奋的脸,荀殷嘴角就是狠狠的一抽,钟少想重用着小子,呵呵……看来钟少还是第一次出错了,就这小子的脑子也能办事?

    哼,还不如他荀殷呢!

    “呵呵呵……当然能,别说一个美女了,就算是好几百个,一准的保证百分百回头率。”尧旭濯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继续忽悠。

    “真的,那你帮我安上吧。”大力抱着那条手臂过来,激动已经冲破了他理智,整个智商都没救了。

    荀殷狠狠的一皱眉,实在看不过去眼儿了,要是任凭他这么下去,这小子绝对会给钟少抹黑。

    “哼,大力,你给我看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你的手。”荀殷暴躁的声音响起。

    他身后的小弟也如梦初醒似的,一个个的嘴角狠抽,“对啊,大力哥,那不是你的手臂,可别安上了,以前哪吒有三头六臂的,咱们是正常人,还是两条手臂的好。”

    “是啊是啊,大力哥,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啊——”原本还兴奋的蹦跶的大力一顿。

    低下头看看那手臂,血淋淋的还带着血洞——

    再看看他自己,手指动动,自己的两只手都还在啊。

    顿时,一下子他傻眼儿了……

    “这这这……不是我的手啊……。”

    “你以为呢。”荀殷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

    “那这是谁的手啊?”大力一脸的懵逼。

    “呵——”梵芊菡倒是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蠢成这样的人,视线就轻轻的往他身上一瞄,“谁的手,从食人花里面出来的自然是死人的手了,唔……我想想,昨天晚上那领头的小贼名字就叫霸刀吧。”

    “什么,霸刀——”原本还想再打探的荀殷顿时声音猛然一提,视线落在那只断手上,脸色十分的难看。

    “霸……霸什么刀……”被他的眼神一射,大力的手都不稳了,哆嗦着一把就将这只手抛了出去。

    “砰——”断手掉在地上,溅起了一地的血色。

    荀殷的脸色也跟着越加的难看了,霸刀,钟少不是说他很厉害吗,怎么就这么死了?

    不过当他看向对面那懒洋洋打着哈欠,却毫无受伤痕迹的女人时,心中又不得不动摇了,这女人确实厉害,几次三番的算计他,昨天还在大街上差点将他打残了,实力深不可测,那么那个霸刀……

    好像也不是不可能死在她的手上的,更何况她身边的其他几个好像也是厉害的角色……

    他一双阴鹫的眸中暗沉翻涌,脸色就是一片铁青,看来钟少和林堂主的算计失败了。

    ------题外话------

    谢谢carrie阿雅、weixina7f993852d、北冥宸月、丽丽萝莉的月票,小雅和梦梦的评价,么么哒~

    今天是愚人节,我能说明天会加更吗,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