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下一个女神还在等着你
    “不用——”声音洋洋盈耳。

    突然眼前一只纤手挡住了他的去路,白皙如玉,根根光滑剔透,光滑有弹性。近距离的还能从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雅的香味,类似于水果糖的味道——

    “女神——”王千河眼神有些飘忽,对着那只手就有些舍不得离开了,没想到女神不仅人美,手更美啊~

    原本的那张娃娃脸,变成了一只看到骨头流口水的吉娃娃,哈喇子泛滥——

    身侧的楼炎枭眉头狠狠的一皱,小女人的手能是随便看的吗,腰弯的那么低干什么?流口水又算什么?

    “哼——”冷冷的一声低哼,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寒冰之色。

    随后伸出一只大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领往上一提,冰冷的充满煞气的声低沉的响起,“收起你的狗眼,不然爷不介意让它掉出来在地上滚两圈。”

    “啊,挖我眼睛,不要挖我眼睛啊,我的眼睛还有用,还有用。”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王千河哪儿还有什么心思看美手啊,没节操的赶紧求饶。

    这一声带着颤抖的声音瞬间惊醒了还在纠结的林杏。

    当看清楚了前面的现状之后,于是,暴躁小辣椒上线——

    眼睛就是一瞪,“喂喂,那个漂亮男人,你快把千河放下来,他就是平时无厘头了点,喜欢看美女了点,白木了一点儿……”

    “喂喂,小杏,你这是救我还是损我呢,在我女神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啊!”王千河赶紧打断她的话,原本一张痛苦的娃娃脸上皱成了一团,女神肯定是嫌弃他了。

    “哼——”这个该死的小子,还敢觊觎。

    楼炎枭一声冷哼,原本拎着他的领子瞬间大手一抓,改伸向他的眼睛。浑身煞气凌然,铁血悍然,一双犀利的深邃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一个死人似的。

    王千河当即浑身一个激灵,这是来真的了?

    娃娃脸上的那双眼珠子一个瞪大,赶紧抬手就挡——

    与此同时,一根尖锐的冰刺突然而出,暗含机锋,冰锐而冷冽,在空气中折射出冰冷的锐光,直直的朝着那近在咫尺的男人射去。

    “找死——”楼炎枭冰冷的俊脸上霸气尽显,原本伸向他的手指微顿,拐了方向,大手一张,挥斥方遒——

    只见那根快到极致寒冰刺只一个眨眼就落入他手,扬手一捏——

    “啪——”的一声,冰刺破碎,只剩下碎冰凋零,掉落之下,很快的就化作了白色雾气,呼的一下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卧槽,这么厉害,看我再来——”又是根根冰刺齐出,快速的朝着楼炎枭直射而去。

    身后的林杏见状不妙,同样的几根火箭朝着楼炎枭而去。

    “泥煤,你们当老子是死的啊。”闵律风看着他们的动作就不乐意了,竟敢在他面前明目张胆的袭击老大,这不是把他这个老大的左右手没放在眼里吗。当即撸撸袖子就打算动手。

    但是,比他更快的是楼炎枭,他眸中冷色闪过,提着手上的人就快速的瞬身一个躲闪,根根冰刺旁落,噔噔噔的就钉在了他们身后的墙上,然后嗤的一声化作了水汽消散了。

    转而又见几道火箭齐射而来,楼炎枭深邃的眸中一抹冷光闪过,不躲反进——

    “哎呀妈呀,王千河你丫的快躲开啊——”林杏一声娇喝,眼珠子都快瞪突出来了。

    “什么——”原本还被拎的晕乎乎的王千河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就看到了几道冒着亮色的火箭朝着他射来。

    顿时,瞳孔跟着就是一缩,“我靠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仰天长啸,就见那几道火箭一根不落的,接二连三的射到了他的屁股。

    “噗噗噗——”

    沉寂了一秒之后,瞬间爆发。

    “嗷嗷嗷,我的屁股啊——”一声悲鸣声响起,空气中紧随着就出现了一股烧焦了的烤肉味。

    “额——”围观群众一二三号简直看呆了。

    闵律风大白牙一露,竖起了根大拇指,“老大你真厉害,用屁股接箭,根根不落啊!直击红心啊。”

    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老大拎着那个挡箭牌,速度快到了极致,才让那几根并排齐射的火箭根根都的射准了一个位置的,妙哉啊,妙哉啊……

    “呵——”原本冷气直冒的楼炎枭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意,赞赏的看了一眼闵律风,随后将手上的那个还在哀嚎的货随手的一扔,像是扔垃圾似的扔到了地上。骨碌骨碌的滚了几圈这才撞到了墙,砰的一声停了下来。

    “嗷嗷,痛死我了……”顿时,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声。

    林杏这才如梦初醒,着急的跑过去,“千河,千河你没事吧——”

    “痛痛痛,痛死我了,小杏,你的火箭威力真是越来越强了。”王千河憋屈着一张脸,眼泪哗啦啦的就往下掉,整张脸褶皱的不行,娃娃脸瞬间变豹包子脸。

    “我,我这不是帮你嘛!”林杏有些讪讪的笑了,他丫的,谁知道那个男人这么强啊,而且还拿千河当做挡箭牌,她就算是想收也收不回去啊。

    转而狠狠的就对着他一瞪,“活该,谁叫你觊觎人家的美色的啊,典型的要美人不要命,哼——”

    “哎,小杏,我都受伤了你怎么还这么说我呢。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那个男人那么暴力,不知道女神嫁给他之后会不会被家暴,不行,我是正义的使者,我一定要拯救女神,嘶——疼疼疼……”刚打算爬起来的,又牵扯上了屁股上的伤口。

    “家暴——”刚开完锁的梵芊菡眉梢就是一挑,似笑非笑的朝着楼炎枭看去。

    原本教训了那小子一顿还算心情不错的楼炎枭,当即脸色就是一黑,狠狠的瞪了那小子一眼,看来这教训还不够啊——

    被瞪的林杏和王千河脖子齐齐的就是一缩,识时务者为俊杰,林杏赶紧的道,“不不不,你听错了,听错了,千河是说你英俊潇洒,俊美霸气,和他女神简直是天生一对。”

    “嗯——”天生一对……

    原本黑沉的脸色顿时又有了好转,还算这丫头识趣,至于那小子——

    “好了,进去吧。”梵芊菡唇角微扬,这王千河两个还是挺有趣的,无聊之中的调味剂,嗯,这调味剂当的不错。

    “嗯。”对此,楼炎枭自然没意见,反正她说什么是什么。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点点头。

    看的对面所在角落里的两个又是一阵惊愕,原来这个冷脸男人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啊!

    楼炎枭冷眸在王千河身上扫过,唇角勾起一抹邪肆冷意的弧度。转而,甩袖就走。

    “啧啧……我说你小子胆子也忒大,敢跟我们老大抢媳妇儿,呵呵……下次记得装个铁屁股再来。”闵律风笑呵呵的在他的屁股上一扫,然后一声狂笑的朝着里面走去。

    最后只留下角落里一趴一蹲着的人,相视无语。

    王千河瞄了一眼那还完完整整的门锁,顿时心里哗啦啦的碎成一瓣一瓣的,原来女神无所不能啊,之前强大的实力,现在又是这超高的开锁技能——

    简直没有他一分的表现机会啊!

    “好了,也别惦记着你女神了,你小子就是不长记性,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像罂粟,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害死的。”林杏戳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阵数落,这人明明长的好好的,怎么就缺心眼儿呢!

    “哦——”王千河低落的点点头。现在女神比男人都厉害了,那还要男人干什么?除非有个男人比她还厉害,就刚刚那个还算符合,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女神是别人的啦,我的初恋啊……”

    “额……好了好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了,还每次初恋初恋的,我还不知道你啊,哭哭就行了,别过了,很快就会好的,下一个女神还在等着你呢。”林杏很是嫌弃的拍拍他的背,安慰着。

    “我看你还是先把屁股治好吧,不然以后要是遇上个也喜欢你的女神知道你有个烂屁股,肯定还得跑。”

    “嗷嗷嗷……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为什么没有一个女神看上我。”悲从心来,王千河又是一声干嚎。

    见着实在没人理了,这才停了下来,抹了把脸,“走吧,去找莫少去,怎么着我这也是公伤。”

    “哦哦,走吧……”林杏一声哀叹,认命的将人扶起来,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青梅竹马呢,哎!

    另一边,梵芊菡几人听着总算消停的了声音也是齐齐的松了一口气。这小子还真能嚎,也不怕把丧尸给招来。

    “就在前面了。”楼炎枭不爽她还惦记着那个小子,于是沉声的开口说道。

    “嗯。”梵芊菡立马正色了起来。

    这栋楼虽然是公寓室的,但建在这里的毫无疑问也是豪华的。

    只见前面一间雕花梨木大门,蔓延了大概整个墙壁,那嘶吼声和人类的声音也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