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到底是何方圣神
    梵芊菡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啊?”

    嗯嗯啊啊的,原本她想着是重伤什么的,但是现在居然还在叫,显然不是重伤吧。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还是先进去看看吧。”闵律风挠了挠头发,反正他们是来救人杀丧尸的,管他声音对劲不对劲呢!

    “嗯,说的也是。”梵芊菡点点头,直接一道雷电打碎了这需要钥匙的锁,然后就冲了进去。

    “吼吼——”一道夹杂着浓烈的恶臭腐烂味传来,原本还在房间内乱窜的丧尸就朝着他们扑过来。

    梵芊菡嫌厌恶的看了一眼那腐烂的不成样子了丧尸,只是只零阶的,脸脑核都没有的废物,皱了皱眉头,直接一道雷电下去,顿时就成了渣渣。前后不过两秒的时间,速度快的惊人——

    解决完了丧尸,然后就目不斜视的朝着那传来声音的那间房间走去。

    与她表面不同的是霸气凌然,一副女王范儿的对着那道门就是一踹,“东西不用收拾,先到外面去避难,等这里清理完了再……。”

    还没等她说完呢,里面就传来了两道惊叫声。

    梵芊菡不明所以的,这才正眼看过去。只见一张大床上,两个人惊恐的瞪着眼睛,浑身**着,男上女下,白花花的肉就展露在了眼前——

    “……”梵芊菡顿时就是一僵,随后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儿,这两人行啊,外面丧尸吼吼叫,里面办事正热闹啊!

    也亏得他们心这么大。

    梵芊菡挑眉,还不待她再次开口呢,身后沉重的低气压,伴随着一双干燥的大手就朝着她的眼睛捂来。

    本来梵芊菡倒是无所谓的,但是,身后的这个男人……

    “咳——”轻咳了一声,一个侧身就躲开了,随后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顺便道,“办完事儿了,就把衣服穿上吧,我们带你们出去。”

    “是,是……”原本正在兴头上的男人一下子就萎了,哪儿还敢再干啊。

    “穿,穿衣服……”一阵忙乱之中,男子还算健壮的身体就暴露在了空气里,又是传来一阵的尖叫。

    楼炎枭看了一眼那凌乱的大床,一双深邃的眸中闪烁着幽光,随后这才转身跨步的跟上梵芊菡的脚步。

    “发生什么事了?”慢了一步的闵律风和元魁刚走过来就看到两人走了回来,又听着里面凌乱的声音,顿时就是一阵好奇,探着脑袋的就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额……这个……”梵芊菡挠了挠下巴,脸上带着笑意,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要是不怕眼瞎的就过去看。”身后楼炎枭沉着一张脸迈步跨出来,小女人看的居然第一个人不是他,心情不是很好。

    而且她刚才还眼睛都没眨一下的,那个男人的身材还没他好呢,心里憋屈,顿时,脸色就更加不好了。

    “什么,这么厉害?”闵律风震惊脸,连老大的脸都这么臭,这里面的人到底是何方圣神?

    闵律风暗搓搓的表示很好奇。

    不过他摩拳擦掌的还不待走出几步的,那间房间里就惊慌的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浑身健壮,看着十分老实的男人;一个脸上带着娇羞,最多只算得上是清秀的女人。

    两个人齐齐的眼神带着飘忽,脸上还留有红晕,很是尴尬。

    “好了,我们……我们刚才只是……。”男人瞪着眼睛憋红了脸,但是愣是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来。

    “行了行了,我了解,打算死前开开荤嘛,我懂我懂。”梵芊菡挥挥手,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男人浑身上下就写着两个字:老实!

    要他霸王硬上弓还真没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这两人以为自己要死了,绝望了,死前来一场欢愉也不辜负此生。

    这种事她上辈子见多了,有一次她也是和几个人被困在了一个仓库里,那些人以为自己死定了,几个老处男哭爹喊娘的觉得人生不够圆满,怎么着这来世上走一遭也得开开荤啊。那一次要不是她强烈拒绝,而且长得丑的原因,没准也被叫过去一起来一场了呢。

    哎,所以这个事啊,她懂!但是不理解,那个时候应该想尽办法的活下去才对,自暴自弃什么的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啊,绝处逢生才是真英雄。以至于那一场围困也就她一个人抓住了机会活下来,至于那几个贪图欢愉的人自然是如他们所愿,死得不能再死了。

    说的她好像很有经验似的,身侧站着的楼炎枭当即脸色就是一黑。这个小女人欠收拾——

    “嗯,嗯……”两人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句,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红晕。

    梵芊菡看了他们一眼,这也算是好运的一对儿了,瞧着这牵在一起还不放开的手,显然是成了。

    啧啧……梵芊菡感慨了一句,末世还是有真情在的,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吧。

    没看到楼炎枭那浓郁漆黑的脸色,也没看到闵律风那张大嘴巴,成了“o”的闵律风,梵芊菡径自的挥挥手,“既然好了,那就走吧。”

    “嗯嗯”。两人脸上顿时带着喜色。

    男人也不忘从房间里找出来一根结实的铁棍,然后才跟着她走了出去。

    梵芊菡倒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虽然胆子小了点,但是担当还是有的。

    几个人,唇边噙着笑意的梵芊菡,脸色漆黑的楼炎枭,还处在晕晕乎乎的闵律风,带着憨笑的元魁,和最后面的一对胆战心惊刚出炉的情侣,就这么扫荡了整个大楼。

    虽然也解救了好几个幸存者,但都没有那一对小情侣那么激烈有趣的了。

    紧接着,梵芊菡就带着这些幸存者往外走去,路上就遇上了那还坐在那里的莫展离,和他身边站着的两个满脸讨好的人。

    梵芊菡柳眉就是一挑,“哟,这是在干什么?”

    “我……”原本还在叽里咕噜的两人瞬间声音戛然而止。王千河一脸羞涩的捂着屁股直往小杏身后躲。

    莫展离眼中划过了一丝深意,随后也笑着看向梵芊菡,“这小子说是公伤让我帮他治屁股呢,也不知道谁那么有兴致,还来了个烧烤屁股。”

    说着笑眯眯的朝着梵芊菡看过来。

    这个锅梵芊菡表示她不背。

    耸了耸肩,一摊手,“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可不是火系异能者,平时就算是想烧烤个肉都还不能烤呢。”

    说着还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

    “嗯——”瞧着她说的有模有样的,难道真的不是她?

    王千河这小子可是在这儿求了他大半天的,还硬是不肯说出怎么伤的。原本他还以为是这姑娘被这小子缠的有脾气了,给他一个教训,现在看来倒像不是她了。

    那难道是——

    视线就朝着身侧那脸黑着的楼炎枭看去,该不会是这男人吃醋了,所以才来个烧烤屁股?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可得小心了,之前多次跟这姑娘有说有笑的,怕是被这男人记恨上了,生怕他的屁股也被盯上。

    “嗯——你这是什么眼神?”楼炎枭利眸一扫,皱眉看了他一眼。

    “没……没什么,没什么……”莫展离赶紧的摇摇头,还好还好他是治愈系的,能自己治疗。

    “咳……”擦了把被自己脑补出来的冷汗,脸上就恢复了平日里精明的笑意,“既然你们没人受伤,那我就不妨碍你们了,赶紧将人送出去吧。”

    “嗯。”梵芊菡看了他一眼,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随后视线在王千河那憋屈的小媳妇儿脸上扫过,呵呵……还挺逗的!

    不过这一眼楼炎枭自然也是看到了的,他的脸色更不好了,眼神犀利的在那还探着脑袋的王千河脸上扫过,哼——

    这夺妻之恨没完!

    身侧的闵律风赶紧的往旁边躲躲,哎,老大生气了,希望女魔头能承受的了后果!

    嘿嘿,这么一想,瞬间他就高兴了。

    迈着大步的就朝着前面走去。

    “来了来了,有人来了……”外面原本安静的等着的群众们瞬间站起神来,呼啦啦的就迎了上来。

    有看到了自己的亲人的,顿时喜笑颜开,热泪盈眶;没看到自己亲人的又是一阵失落的坐了回去。

    “儿啊,儿子,我的儿子……。”一道大嗓门在人群中响起,梵芊菡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警戒线外,满脸欣喜眺望的妇人。

    与之前见到过的彪悍、激烈不同,这时她脸上尽是笑意,堆满皱纹的脸上也依旧抵挡不住她的高兴。

    “啊,妈,真的您啊……”原本跟在梵芊菡身后的那个老实男子脸上也同样的高兴。

    拉着牵着的女孩就快速的冲了过去,“妈。”

    “哎,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这个臭小子,之前还让我先走,哼,知不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什么滋味啊。”高兴过后,彪悍的妇人逮着他就是一顿骂。

    “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吗。”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题外话------

    谢谢云起不归处,小不归的月票(づ ̄3 ̄)づ╭?~

    晚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