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爬的越高才摔的越疼
    “阿姨,您就别怪大壮哥了,大壮哥也是为了您好。”突然,一道温柔悦耳的女声响起。

    原本将注意力了从他们身上移开了的梵芊菡微微一顿,又转了回去,双眼一眯,果然,看到的就是那个熟悉的面孔。

    清丽漂亮,打扮的干干净净,一张脸蛋上还画着一个淡妆,一袭白裙好似在那一群乌七八糟的人群中格外的突兀。

    此刻她正在那个彪悍的妇人身边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淡雅浅笑的样子。哪儿还有以前伪装的刻意高冷啊。只不过,现在的这温柔是不是又是伪装呢?

    呵——梵芊菡轻蔑的一笑,漂亮的水眸折射出一道寒意的冷光。她现在这副模样可真像上辈子她初来南方基地的时候啊,也是这刻意的温柔,加之治愈系的异能,在众人心中建立了一个温柔善良的外在形象。让她的复仇之路难上了一倍。

    不过,那又怎么样,上辈子她能让梵清涵玉女温柔的形象彻底颠覆,这辈子自然也能,而且还会做的更彻底。一个人在自以为春风得意之时,从最高处跌下,这才是最痛苦的,不是很有趣吗,哼……梵清涵,且让你再逍遥一段时间吧,你可得尽量爬的越高啊。

    因为爬的越高才摔的越疼,呵呵呵……

    眸中一抹冷意的狠色闪过,转而又恢复了一片平淡无波。自我感慨了一下,现在她控制情绪的能力可比以前好的多了。

    纤长的睫毛一眨,她又是那个看上去温温软软,弱柳扶风的梵芊菡。

    一直关注着她的楼炎枭,自然也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视线随着她的方向看过去,眉头就是狠狠的一皱,又是那个恶心的女人。

    眼观六路时刻准备勾搭人引起人好感的梵清涵自然也看到了他的视线,她顿时心中就是一跳,是跟着梵芊菡一起的那个男人,好俊美的男人啊!

    这么看着她,现在难道是厌恶了梵芊菡那个女人,看上她了?

    顿时,脸上就透出了一抹红晕,她就知道她比梵芊菡那个死丫头强,随后一脸娇羞的朝着楼炎枭抛了个媚眼儿——

    该死——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就是一冷,身上的冷煞气息狂飙——

    “嗯?”梵芊菡感受着这突然而来的狂霸气息,微微的一挑眉,看了一眼那边故作娇柔的梵清涵之中,瞬间眼中闪过了然之色。

    勾引嘛,呵,胆子还挺大的,想想之前那些勾引这军火头子的人,那下场,啧啧……。

    “哎,等等。”梵芊菡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的手。

    “嗯?”楼炎枭原本凌厉的眸子一对上她的,顿时缓和了下来。

    “这个女人我自己收拾。”

    楼炎枭带着冷意的眸子看着她脸上的那么认真,这才慢慢的平息下了怒气,“嗯,听你的。”转而反客为主的握住了她的手。

    指节分明的大手,带着暖意温柔,他身上的体温朝着她传递着,淡淡的,还透着那么一股子的愉悦。

    梵芊菡:“……”这男人还真是会得寸进尺。

    红唇微动,纠结着一张脸,想把他甩开,但是反而却被握的更紧了。说好的害羞的军火头子呢?

    “妈,对了,就是他们救我的。”那边,那叫大壮的声音响起,然后那彪悍的大妈和其他人也齐刷刷的就朝着梵芊菡几人看过来。

    梵芊菡挣扎的动作微微一顿。“咳——”轻咳了一声,努力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一副弱柳扶风,纯洁如白莲花的摸样朝着他们看去。

    那边梵清涵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狠狠的瞪着那两人交握着的手,这个不知廉耻的死丫头,滚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手牵手——

    梵芊菡对上她那愤怒的眸子,眉梢就是一挑,呵呵……。又在惦记着别人的男人了,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看着她那气的想杀她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还是愉悦了梵芊菡的。

    柳眉微扬,扯了扯身边的男人,“走,我们过去。”

    楼炎枭见着她没有再挣扎了,自然是高兴的,性感的薄唇微扬,让他整张俊美的脸上又多了几分耀眼——

    嘶——

    看的周围双眼冒着红心的姑娘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又是一阵欢呼雀跃,“好帅——”

    就连对面的梵清涵也是一怔,随后就是恶狠狠的咬牙,梵芊菡那个死丫头凭什么能得这样的好男人?

    “你在看什么?”不知什么时候,梵芊菡几人已经来到了梵清涵他们的身前,此刻正眼含着戏谑的冷意看着她。

    “我……我……”梵清涵浑身就是一抖,一双含着雾气的眸子就看了过来一副被欺负了的表情。

    “咦,清涵这是怎么了?”彪悍妇人原本还感激的看着梵芊菡的,这会儿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梵清涵。

    “没……没事,只是……。”一双眼睛欲言又止的看着梵芊菡两人,“妹妹,真是好久不见了,还有这位……先生……”

    “哦,你们认识啊,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们姐妹两都帮了我们,真是太谢谢了,太谢谢了。”彪悍的妇人激动的道。

    周围也接回亲人了的众人也一脸感激的看过来,原本是看着梵芊菡的,这回又带上了梵清涵,原本的感激之中还带了几分敬重。

    “哎呀,这姐妹两长得都俊,一个是实力强大的异能者大人,另一个是治愈系的异能者,都是好样儿的。”

    “是啊是啊,没想到那长的娇娇软软的姑娘居然是个很强的雷系异能者,厉害啊,厉害啊……”

    显然,那些被梵芊菡救出来的人也知道了梵芊菡的异能了。对于这个末世,实力强大的人明显更值得人敬重。

    梵芊菡柳眉一挑,这女人学聪明了嘛,还知道耍心机通过她来帮她提升民众信仰度啊。

    可惜啊,原本还打算着让这女人好好的往上爬的,但是借着她梵芊菡往上爬,这可是会让她生气的哦~

    眸中一抹诡谲的笑意闪过,“呵……我已经说过不认识你了,怎么的今天还这么不识趣呢?还是想让我帮你宣传宣传在广场上的那个丰功伟绩啊,嗯——”

    “我……”梵清涵瞳孔一缩,狠狠的一咬牙,这该死的贱丫头。她一定是梵芊菡那个小贱人,不然谁会这么针对他们。

    一想到昨天被那男人拉着说出了毁了她清白的丑事,她还是不敢赌,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新形象绝对不能让这个贱丫头毁了。不然就是钟少那里也……。

    梵清涵顿时就是一个哆嗦,脸上扯出了一抹忧伤的笑意,“啊,抱歉啊这位姑娘,因为你实在是长得太像我之前的那位妹妹了,所以,忍不住……”

    说着,还微红着眼眶,委屈的看了一眼楼炎枭的方向,美人泪眼,欲语还休。

    “眼睛不想要了——”楼炎枭却含着冷冽残忍的声音直冲而去,那双深邃的眸子透着极致的寒意,蔑视的看着眼前那个娇柔造作的女人,要不是小女人拉着,他早就挖了她的眼睛了,泪眼朦胧的真是恶心。

    “我……”梵清涵看着楼炎枭的眼神瞬间带上了惊恐,原本还算红润的脸上一下子就白了。“你……你为何这么凶我……。”

    周围的人更是齐齐的往后退了几步,像是洪水猛兽似的,满是警惕惊恐的看向他。

    梵芊菡清冷的美眸就是一皱,呵……刚才还奉若救命恩人呢,这会儿就成了大魔头了?那是些什么眼神,看怪物吗?

    啧……这些人还真是现实。

    梵芊菡跟着眸色就是一冷,淡淡的在那一群人身上扫过,天边的霞光却映的她整张脸淡漠散发着冷意。

    “我们走吧。”反正他们是为了接任务而来,他们的感激,呵——谁需要呢!

    一双水眸中一缕幽深闪过。

    似是感受到她突然转变的情绪,楼炎枭带着冷色的眸子也在前面那些人身上扫过,将他们脸上的惊恐警惕之色一一记在了眼里。

    这样的眼神他见的多了,人心人性,有时候还真让人寒心啊!

    不过他那如铁打造的心却不为所动,现在他有最需要珍惜的人在身边了,又怎么会管这些乌合之众的到底什么表情呢,要不是为了她……。

    随后看向身侧的人,带着霞光更如天神降临的俊脸,满是郑重的对着她道,“嗯,我们回家。”

    说完,两人牵着手,齐头并肩的转身而去,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是带走了众人忐忑不安的心。

    不久——

    “等等,等等……”

    “嗯?”两个踏步而行的人,诧异的一转头,就见后面追着跑来的一男一女。

    “呼呼呼……总算是追上了。”

    “追上了干甚么?”梵芊菡柳眉一挑,眸中不知是何情绪的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就……我就是想要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的话,我和小宁没准现在已经被丧尸咬了。”大壮挠了挠脑袋,老实的脸上充满着感激。

    “是啊,谢谢你们。”旁边那清秀的女子也满是该感激的看着他们。

    梵芊菡柳眉微顿,看来还真是有傻子的,这两人真是大傻瓜……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她一直抿着的唇却扬了起来,眸光微转,随意的道,“没什么,我们就是接了任务才来的,谢谢就不必了,谢礼我倒是可以收下。”

    两个两手空空的人顿时脸上一僵,“我……我们现在没有,等,等下次我们一定带上。”

    “嗯。”梵芊菡扬着樱唇,不可置否的笑了,随后拉着楼炎枭转身就走。

    闵律风和元魁自然也是亦步亦趋的跟着。

    迎着霞光,给他们镀上了一层五彩的光芒,犹如下凡的仙人,唯美又神秘。

    “完了,我们忘记问地址了,要是准备好了东西要送哪儿去啊?”

    “也许那个姑娘是故意的吧。”

    “故意,故意什么?”

    “故意不告诉我们的,刚才她要谢礼只是开玩笑的。”

    “哦,但是我们还是准备一点吧,毕竟,要是没有他们,那咱们两也……”

    “嗯,都听柱子哥的。”女子清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辉,两人的笑声在这腐朽了的末世犹如一点微光,翻不起什么浪花,但是却不容忽视。让人知道,在这人性冷漠,道德沦丧的末世,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远远的,梵芊菡一行也传来了点点声音。

    梵芊菡洋溢着淡淡的笑意,“明天我们外出做任务吧,在这个基地里呆久了,怕是连末世的恐怖都要忘了。”

    闵律风也乐意的应和道,“嗯嗯,去历练历练,不然骨头都生锈了。”

    “不过你们可得做好准备啊,现在恐怕不止是一阶的丧尸了,二阶、三阶估计也冒出来很多了。”

    “啊——天要亡我,老子现在还是一阶呢,三阶丧尸都冒出来了,这不是彻底把人类碾压的死死的吗?”

    “唔,是这样没错,所以你要努力了。在这个末世啊,你不努力就会被人踩着,被丧尸踩着……”梵芊菡微勾着唇,这是经验之谈。

    “这么听起来好像很惨的样子,元魁,我一定会超过你的。”闵律风斗志昂扬。

    “啊,如果你力气比我大的话。”元魁憨憨的道。

    这可把闵律风气的不行,“你给我等着,哼,还以为元魁你最老实呢,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

    “怎样的人?你们在说什么呢?”刚走进院子,里面的林鹤轩就走了出来。

    “啊,大鸟啊,我们准备明天出南方基地做任务,怎么样,到时候我们比一比谁先进阶啊。”闵律风一看到他的脸,饶有兴致的就发起了挑战。

    “嗯,有什么好处?”林鹤轩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如果我输了,我帮你洗一个月的衣服。你输了,你帮我洗一个月的衣服。”闵律风抬着下巴,一脸英勇无畏,他比不过元魁,还能比不过大鸟嘛!

    “好,成交。”林鹤轩一脸笑眯眯,显然也是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

    “快来做饭了——”

    “哦哦,来了来了。”原本斗志昂扬的人瞬间化身家庭煮夫,快速奔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