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那是猫吧
    前面的楼炎枭看着这两人树立起来的新目标,削薄的唇微扬,那常年冷冽霸气的脸上也带上了柔和之色。

    车子一路疾驰的开着,没过多长时间,就通过了高速公路,来到了z市与j市的中间地段。此刻的天也渐渐的暗沉了下来,今日没有太阳的天气,显得昏昏沉沉的。

    梵芊菡一副淡然摸样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研究着地图。

    没过多久,她眉头轻皱,“任务大厅拿来的那张j市地图和黄泽湿地的鸟瞰图看来,我们现在已经接近位置了,前面再过去五百米左右就是黄泽湿地外的一处供游客休息的小型村庄,里面有加油站、农家乐小餐馆还有一个规模较大的酒店,至于其他的,就是住在这里的农户了。”

    梵芊菡摩挲着下巴,视线从地图上转移到前方,“末世是发生在过年后不久,还属于寒冬,据湿地这种景区看来,应该是属于旅游淡季,游客较少,村子里的除了本地居民一般已经回家过年了。所以初步确定,小村子里危险应该还不大。”

    “嗯。”楼炎枭点点头。

    安静的车子内,小鸽子靠在丧尸哥哥身上睡成一团,丧尸哥哥也睁着一双青色的眼睛在神游。所以,只剩下了梵芊菡那低低的悦耳的声音在车厢内流泻着——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直视向前方,耳边流转的她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只剩下凉风的路上却一点也不孤单,反而非常的温馨。

    梵芊菡看着他那一直都勾着的唇角,眉梢一扬,这军火头子在高兴什么呢?

    伸手就是面包酸奶在手,“今晚就在那个小村子里休息吧,不过等我们下车后没准又是一番战斗,先补充补充体力——”

    说着,将手里的面包递给他。

    楼炎枭比那比女人的睫毛还长点的眸子微垂,然后很没节操的就握紧了方向盘,“我在开车,不方便。”

    “哦,那就别吃了。”梵芊菡吸管一插,咻咻的就喝起了酸奶。

    “……”楼炎枭脸上微僵,暗示失败。

    随后重整旗鼓的再来,顶着一张俊脸,霸道严肃的道,“可是我饿了。”

    梵芊菡眉梢一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当即就翻了个白眼儿,这个闷骚又幼稚的军火头子,伸手将另一盒酸奶也插上了吸管,“哝,别说不会喝啊,上次我可是亲眼看着你喝的,还有面包要是不会吃的话——”

    楼炎枭眼中闪过一丝期待,面上却绷着一脸认真开车的样子。

    “呵——”梵芊菡潋滟的眸子就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就在楼炎枭眸子亮起的时候,脸上表情急转直下,恶劣玩味的道,“等我吃完了,我们换换位置。”

    于是,楼炎枭那颗心啊哗啦啦的破碎了一地。

    “噗——”小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在后边捂着小嘴呵呵呵的笑着。

    楼炎枭恶狠狠的磨了磨牙,这个可恶的小鬼,没好气的拿过酸奶狠狠的吸了一口,好歹吸管也是这小女人亲手插上的。

    倒是梵芊菡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平常的摸样,淡定的将吃的往后一递,“你也吃点,待会儿得运动了。”

    “嗯嗯,知道了表姐。”小鸽子乖巧的点点头,接过面包就撕开,然后一张小脸儿整个儿的都埋在了里面。

    “吼吼——”丧尸哥哥耐不住寂寞的也凑着脑袋过来讨食,一双青色的眸子眼巴巴的就看着她,可把梵芊菡看的表情柔和了下来,好声好气的哄着,“有有有,都有。”

    说着掏出来好几枚绿色的晶核,一枚给了勾着小藤蔓伸过来的小龙兄弟,剩下的就全给了哥哥。

    “吼吼——”

    “吱吱吱——”

    感谢二重奏过后,后面就响起了咯嘣脆的声音。

    而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和小女人那温柔似水的表情,楼炎枭沉着脸色,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凭什么对这只丧尸这么好,好歹他现在也是她男人,怎么就不见这小女人温柔以待呢?

    “瞎看什么呢,看前面,都开到山沟沟里去了。”梵芊菡对着他的侧脸就是一记,将他那歪了的脸拍了回去。

    “哦。”带着点暗哑的声音响起,耳尖微烫,完全没在意这一巴掌,反而将全副的注意力全都关注在了那与他脸相贴的掌心去了,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像是棉花糖似的,还带着点甜甜的香味,让他忍不住蹭了蹭。

    “嗯——”梵芊菡眸光一个流转,在楼炎枭还陶醉在片柔软的时候,身侧就突然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身躯,淡淡着带着女儿香的温热气息在耳侧流转,“好好开车知道吗,嗯——”

    “我——”心中像是一万根痒痒棒在挠啊挠啊的,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没轻没重的油门一个猛踩,方向盘没把牢,这下子还真是差点儿就开到山沟沟里去了。

    不过好在楼炎枭反应快,大手一张,方向盘一个往回猛打,刹车油门有节奏的踩着,这才将车开回了正轨。

    “呼——”顿时松了一口气。

    心跳加速中带着惊险刺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贴着他的温香软玉已经不见了。

    侧眸看了一眼那端端正正的坐在副驾驶上的小女人,他那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哀怨,刚才是在调戏他吗,是在调戏他吗?

    看来一眼那已经收回了视线的男人,梵芊菡唇角微翘,这军火头子真不经逗啊,啧啧……。

    相比于这边安静下来了的越野,身后的那辆小货车此刻可谓是热闹非常啊。

    “元童元童听到了吗,前面什么情况啊?该不会是老大开车开睡着了吧,哈哈哈……差点开到山沟里去了。”闵律风嘿嘿的大笑着。

    “唔……这个不可说不可说。”元童赶紧的摇摇头,直觉告诉他,要是把这老大被调戏差点开车到殉情这件事说出来的话,那么下次开车殉情的就会变成他了,所以,闭紧嘴巴,就是不说,这件事众乐乐还不如独乐乐。

    “哎,你小子在害怕什么,反正现在老大没在啊。”闵律风白了他一眼,这个胆小鬼。

    “哼——”元童将脑袋一甩,就是不说怎么滴。

    “喂,你小子……”

    “等等,别说话,小心点——”突然原本一副誓死不屈脸一变,一双眸子带上了凌厉之色。

    “什么啊——卧槽——”闵律风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那一朵高高的长在路中央的巨型花朵拔地而起。

    紫色的花瓣,狰狞巨型的如钢刀的牙齿,那花茎都快有五个人叠起来的那么高了。

    “快,快闪开,那片叶子拍过来了——”元童震惊的叫了一声。情况急转直下,原来的悠哉快乐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忐忑快速的心跳——

    “我靠,躲,怎么躲啊。”闵律风瞪大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片巨大的叶子拍过来,整片叶子的大小大概有十几米那么大,只要一扫过来一准得把他们这辆车给掀飞了。

    还不待他着急忙行的相处对策,就见前面的那辆越野车已经猛地停了下来,就距离那朵巨大的紫色花十几米的距离。

    “停车,停车……”闵律风赶紧的将方向盘一打,刹车快速踩,吱吱吱……车子往前滑行了好几米,直接到了越野车的屁股后这才停了下来。

    但是那一片挥舞着的叶子已然到了近前,瞳孔微缩,“真是天亡我啊——”

    他没忍住的喊了一声,却见,前面的越野车声突然一坨那黄色一跃而出,站在车顶之上。

    然后在他们惊讶又快速跳动的心跳下,那道小小的身影骤然拉长——

    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后长到了跟之前见到的那头白狼差不多的体型,也就是比一般成年老虎还大上一圈儿的大小这才停了下来,“喵呜——”

    一声仰天长啸,就见整只猫一个飞窜而起,猫爪子一抓,刷刷刷——

    整片叶子变得七零八落,飘散了一地。

    “我来帮忙,我来——”

    原本骑着狼,眼巴巴的赶来救援的王千河在他们车外猛地一个刹车,哦不,刹狼,也同样和他们一样,张大的嘴巴,瞪着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

    “那……。那是猫吧,那真是猫吧?”王千河伏低身子,懵逼着一张脸朝着他们看过来,试图寻找答案。

    “咳咳……”闵律风赶紧的收拾起脸上的表情,装一脸淡定样儿,下巴一抬,一副你怎么这么没见识的摸样,“是啊,不是猫是什么。”

    “是,是……难道不是老虎?”王千河抓了抓头发,指着那不远处那生物的脑门儿上的那个“王”字。

    闵律风白了他一眼,“那你小子没听见它是喵呜喵呜的叫啊,肯定是猫。”说着,还一脸若有其事的点点头。

    心中那个纳闷儿啊,之前还知道这只猫是会变大的,可是现在居然能变的这么大,简直颠覆他的世界观啊,他把之前抢它的红烧肉还回去来不来得及啊?

    欲哭无泪!

    “可是,可是……”王千河有些抓狂了,确实是猫啊,之前来找他们家白狼玩的时候确实是猫啊,可要不是刚才他亲眼看到那一坨奶黄色的小猫变成这么威武雄壮像是大老虎的生物,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两者是同一种生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