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护妻的男人
    “呜呜呜……”风声像是号角般低沉的呜鸣声在众人耳边响起,一行人警惕的,互相背对着背的往前走着。

    脚下踩着的沙粒发出沙沙的响声——

    梵芊菡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任由着楼炎枭半抱着她,一双漂亮明亮的眸子却时刻的观察着四周。周围的屋子屋檐被腐蚀,周围的地面上也有些坑坑洼洼,和南方基地看到的地面差不多。看来,这里也受到过酸雨的侵袭。

    大风吹过,露出许久不见的月华,梵芊菡眸光微深,一眼就捕捉到了地上那些挣扎的、拖拽的,还有丧尸腐烂的液体的痕迹,虽然被人刻意收拾过了,但还是在这月华之下暴露无遗。

    和身边的男人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人眉宇之间的微皱稍松了些许。

    “走吧,去那个最大的宾馆。”梵芊菡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啊啊……鬼来了吗……”乍一闻声音,胆小的,时刻紧绷着身体的人一个猛窜而起,就例如王千河那边。

    “什么,什么,鬼,鬼在哪里……”闵律风跟着一声应和,虽然没像王千河那么丑态尽出,但是他猛然摆出的防御姿态也足够证明着他的紧张。

    不怎么怕的人也被这两一惊一乍的弄的心跳加快。一时间人心惶惶,几双眼神闪烁的眸子不定的在周围看着,王千河更是趴进白狼的毛里,瑟瑟发抖的不出来了。

    而作为发声的始作俑者梵芊菡:“……”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是我说的话,去宾馆。还有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一个个的大男人还不如个小女子呢。”

    梵芊菡看了一眼王千河队伍里的两个女子,一个是昨天见过的林杏,而另一个也是个熟人,就是梵芊菡之前一次逛广场遇到的那个摆摊的千金小姐祝婉歌。

    上辈子的祝婉歌是酸雨之后,第二批觉醒的异能者,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虽为木系异能,但是是主攻击型的木系异能者。当然,这不是她记住她的主要原因,而是因为她上辈子是林修栾小队里的左膀右臂梵芊菡才记住了她。

    这个女子不似林修栾让她这么讨厌,上辈子的祝婉歌清冷高傲,虽为林修栾的左膀右臂,但是却并不与林修栾同流合污。甚至有好几次因为看不惯他的行为,当众与林修栾争执,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始终没见那两个人分道扬镳。梵芊菡猜测可能是当初末世之初的时候祝婉歌得到了他的恩惠,或者是达成了什么交易才是如此。

    所以也就有了之前梵芊菡让祝婉歌有什么困难可去小别墅找她的原因。她可不希望林修栾那家伙再一次得到祝婉歌这个得力的助手,提前挖墙脚什么的她可是做的溜溜的,毫无压力。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祝婉歌居然加入了白狼小队了。这个墙角怕是挖不成了——

    那边祝婉歌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那张瑰丽白皙的清冷脸露出了一点柔色,对着她微微笑着一点头。

    梵芊菡也是回以一笑。

    算了,这墙角被挖走了就挖走了,反正只要不要再加入林修栾的队伍就行了。

    腰间一紧,梵芊菡诧异的将视线收了回来,就对上了楼炎枭那张微沉的脸色。

    嗯?这是怎么了?

    楼炎枭被她看的那张俊脸上也有些不自在了,黑暗之中深邃的眸子微闪,赶紧的转开视线:“咳咳……走吧。”

    “哦。”梵芊菡点点头,随后两人一马当先的往前走去。

    留下那几个还有些怕怕的男人们,看看那个已经被半抱着走上前了的梵芊菡,再看看那边两个并肩而走,同样胆大的林杏和祝婉歌。顿时脸上一臊,难道他们真的还不如这三个女子。

    “咳咳……”闵律风轻咳了一声,赶紧的将自己的防御姿态收起,一把拉上身侧的林鹤轩,蹭蹭的就往前跑去,一时间豪气万千,“大鸟,快走啊快走啊,就算是个鬼爷也要把它给揪出来。”

    “……”刚从毛里出来的王千河,手指颤抖的指着他,“这……这世上居然还有比我更不要脸更装逼的人?”

    林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你也知道自己不要脸,自己装逼啊,快点从白狼的身上下来。不然你就在你女神面前装不了逼了。”

    “哦,可是我现在找到了第二任女神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朝着一侧站着的祝婉歌身上偷偷瞄了一眼,声音小声的不能再小声了。

    不过,站在旁边的林杏几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儿,这小子还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了,以前的女神好歹隔个十天半个月的才换人,这次居然才一个晚上就换人了,啧啧……。该说他有自知之明,知道高攀不起了呢,还是这小子压根儿的就是个色胚。

    “喂喂,小杏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这次是真心的,绝对是真心的。”王千河指天发誓,一张娃娃脸上满是认真。

    林杏:“……。”

    刚加入没几个小时的祝婉歌,眉头皱皱,自己队伍的这个队长貌似很不靠谱,确定这次能完成这个相较危险的任务吗?

    在堆上王千河偷瞄过来的眼神时,顿时她瑰丽漂亮的脸上一冷,“我对你没兴趣。”

    “嘤嘤嘤……。我又失恋了,我的命好苦啊……”王千河脸上一垮,一头扎回毛里就是一阵痛哭。

    原本还准备防狼纠缠的祝婉歌:“……”

    “别理他,他十天半个月的就得失恋一次,你得习惯。我们这个队长啊除了不着调了点,见一个爱一个了点,别别扭扭像小孩了点……总之绝对不会坑人就是了,你就安心呆在我们队里吧。”林杏赶紧挎上她的手臂,一副姐两好歹样子,生怕这个刚进小队的姑娘被吓跑了。

    “呢。”祝婉歌无奈的点点头,谁让自己选这个小队就是因为它简单呢。

    于是两个女人欢欢乐乐的走了,顺便带走了小队的其他人。留下一个王千河继续在那里鬼哭狼嚎。

    这么寂静的地方,前面的梵芊菡几人自然也将这一幕听的清清楚楚了。

    于是,楼炎枭脸上满意了,那小子还算识趣,要是真的敢跟他小女人的话,哼——别怪他不客气!

    梵芊菡则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王千河这宝耍的也真是够了。

    不过,也正好帮他们打破了之前那凝重的气氛。

    “走吧,前面就是宾馆了。”梵芊菡对着那个月华之下格外高大的建筑看过去。

    建筑门写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匾额“黄泽冰宾馆”,虽然坑坑洼洼的有被腐蚀的痕迹,但是依旧能辨认的出字迹。

    抬头往上,整幢宾馆也算的上是大型的了,总共十八层,虽然看上去最上面的两层受损严重,但是下面的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是足够人住的。

    梵芊菡视线落在了二层的窗口,那个幽暗漆黑的,却影子一闪而过的窗口。

    眸光就是一冷。

    “那上面有人。”走在身侧的元童突然出声道。

    “哦,你听到了什么?”梵芊菡一双潋滟的眸色中闪烁着兴味,在月华之下更添了几分冷意和狠色。

    元童浑身抖了抖,直觉现在的小嫂子很危险。

    “他们说来了,该宰肥羊了。”

    “呵,肥羊啊……”梵芊菡眼尾一勾,划出一道诡谲的弧度。

    周围人瞬间抖了抖,他们确实是肥羊,但是宰不宰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走,进去——”就见梵芊菡纤长的睫毛微垂,掩盖住了其中的冷色和狠意。原本的凌厉尽收,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弱柳扶风,只靠着男人的柔弱小女人。

    全程围观的众人:“……”嘴角抽了抽,装,真能装!

    楼炎枭直接将人一揽,一双犀利的鹰眸环视四周,所过之处,一个个纷纷收回了视线。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不看这个护犊子,咳,护妻的男人。

    随即纷纷感叹一声,能容忍她作天作地,装白莲花的也就这个男人了。

    梵芊菡也对此满意的不行,还别说,军火头子这配合度让她非常满意,再一次感慨一下,这个男人选的好啊!

    见着周围的人都挪开了视线,楼炎枭这才满意的抱着佳人,随后往前走了几步,一脚就霸气的踢开了前面的那扇宾馆大门。

    梵芊菡不知道何时拿出来的手电筒一照,就照出了那门后面的一个个拿着刀枪棍棒的人,和一张张惊愕、扭曲狰狞的脸来——

    “你,你们……。”为首的一个看起来瘦弱却精明的男人脸上扭曲的脸色一转,一眼就对上了对面怀抱着美人儿的男人。

    铁血霸气,悍然冷酷,却又极致狂狷邪魅,就单单那么一张脸,就能看出此人的不凡之处来。

    再看看他怀里抱着的人,虽然只是简单的白衣雪纺衫和一条牛仔裤,但是却有一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美感来。那一张白皙绝色的脸,被黑色的长发半披半掩,美人羞涩,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语还休间——

    绝色啊,真绝色啊……

    极品,真极品啊……

    对面的几个男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一双双眼睛发直。

    ------题外话------

    谢谢4589504和夜祇靡荼的月票,蹭蹭蹭~

    谢谢鬼罗刹,小罗刹的月票和评价,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