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视金钱如粪土
    楼炎枭的眉头就是狠狠的一皱,一双鹰眸带着犀利深沉的往前一扫,“你们的眼睛还想要吗,嗯——”

    煞气凌厉席卷——

    低沉磁性,却有暗含霸道煞气的声音听的对面的一个个差点要流口水的人顿时一个激灵。

    就连跟在楼炎枭身后来的人也忍不住的一个哆嗦。尤其是王千河,他颤抖着身子往白狼的毛里埋的更深了。

    沉寂的半秒过后——

    为首的瘦子精明男一个回神,顿时一个抬手,身后的刀枪棍棒全都放下了。随后他们一张张凶神恶煞的脸瞬间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呵呵呵……几位这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瘦子男一脸讨好的笑笑,一张嘴就出来这一句话。

    “打尖儿,住店,你们这里是客栈?”后边的闵律风一脸不爽的走了进来,什么嘛,根本不是鬼,这些全都是人来着。

    随后眼珠子就是一转,“你们这里可以付钱送吃的?那正好,我这里还有不少的钱呢,也亏的我保存的好。”

    “额……这个,付脑核才有吃的。”对面的瘦子男就是一噎,但还是不得不详细的回了一句,这亏他可不能吃,即使前面这一只是待宰的肥羊也不行。

    “呵呵……可惜可惜。我原本还想着这么偏远的地方不知道这个消息呢,啧啧……看来我之前藏着的钞票怕是彻底不能用咯。”闵律风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个破烂的钱包来,里面还真被他拿出一把花花绿绿的钞票在他们面前甩啊甩的,随后哗的一下往前一洒,一场漂亮的钞票雨就在此浪漫的飘散着。

    可惜,现在是末世了,众人欣赏不来。要是把钞票换成了脑核,他们或许会群起而抢之。

    “额……呵呵……”对面被甩了一脸钞票的的瘦子男和他的手下们干干的笑着,脸都有点绿了。

    伸手恶狠狠的扒拉开糊在他们脸上的钞票,完完全全的表现了一把什么叫视金钱如粪土。

    随后一个个朝着瘦子男使眼色:老大,这一票咱们还干不干啊?这小子忒气人了点,想反过来把我们当傻羊宰呢!

    瘦子男眼睛一挤:等着,这群人不好惹,我们得等晚一点,找个恰当的时机再说。

    于是又赶紧的朝着楼炎枭几人笑笑,“各位要吃饭吗?我们这里饭菜虽然比不上末世前,但是也算丰富了,有菜有肉。”还有迷药,保管你们吃了晕乎乎的成为肥羊。

    瘦子男眼中精光一闪,面上还是很好心好意的推荐着,继续诱惑道,“每份饭菜只要两枚一阶脑核哦。”

    嘿,这几人还真能耐了啊,脸皮可真是厚厚的。之前还是一副刀枪棍棒,凶神恶煞的样子,转脸的居然就变成了热情好客的小二了。当人家傻子啊,明知道这些人有问题,那些饭菜有问题,会去吃他们的菜?还两枚脑核,哼,一枚都没有。

    就在闵律风打算黑着脸拒绝的时候,却听到身边一道温温柔柔,还带着点暖绵的声音响起,“真的吗,我好久没吃到一顿正常饭菜了,枭,我想吃!”

    “……”闵律风眼睛突然瞪大,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到在地。

    这女魔头,啊呸,这女嫂子的声音……还,枭……我靠,他听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这是在撒娇吗?简直比外面的那些勾搭男人上位的妖艳贱货的声音缠绵上一百倍啊一百倍。他敢保证,要是她这么出去叫别的男人,保准的一勾搭一个准。

    不过,先不管闵律风等一些外人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种风中凌乱的表情了,就看咱们的当事人楼炎枭,楼老大,楼大当家,第一军火商的第一人——

    即使地位如他,定力如他,但是在这声音,或者是在梵芊菡面前也是一败涂地。

    他那双像是万千星辰的深邃眸子,越发的幽深,浑身一个紧绷,整张冷峻的脸上泛起了不可抑制的红晕,身上的某个部位更是蠢蠢欲动。

    “嗯?怎么了?”梵芊菡清楚的感受着他身上的变化,娇躯也跟着微僵,拿着胳膊肘对着他捅了捅,“喂,你给我冷静一点。”

    “冷静不了。”端着一张俊脸,带着些微暗哑的声音在梵芊菡的耳边擦过。又是一阵儿的颤栗。

    随后在梵芊菡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直接将人打横一抱,一双灼热烈焰的眸子就射向了对面,灼热中又夹杂着极致的冷冽,“只住店。”

    说着,抱着人一个大跨步的就往里面走去。

    “哎——”原本还以为自己推销成功的对面的瘦子几人傻眼儿了,眼见着那个人速度比风还快,拦都拦不住,最后他也只来得及高声喊了一句,“三楼,三楼都是空房啊——”

    声音一个飙升,差点喊到嘶哑了。

    瘦子稳了稳心神,压住就要一口吐出来的老血。虽然跑了两个,但是剩下的人还在啊,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随后继续一脸讨好的看向对面,“我们的饭菜提供绝对优良,味道肯定有保……”

    话还不待说完,闵律风也兴致冲冲的拽着林鹤轩几人赶紧上楼,“走走走,大鸟,我肚子都快饿扁了,你那里的东西也有很多,快点贡献出来。”

    “哎,我我我,我也要吃,风哥做的香辣鸡翅还有好多呢,我记得……。”元童也举着一只手,美滋滋的道。

    林鹤轩的空间手是保温时间定格的,所以在梵芊菡知道之时,就让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清理出来,专门放着做好了的热乎乎的饭菜,这样即便在野外不方便,他们也能吃啊。这不,元童这个吃货可不就惦记上了吗。

    “走,我们快走……。”小鸽子这个小吃货也同样的拉着丧尸哥哥的爪子快速的往楼上走去。

    一时间,呼啦啦的又走掉了几个。

    “那你们——”瘦子男僵硬着一张脸,刚想舔着脸打算怎么着也得把剩下的那几个拿下,但是——

    一对眼儿的就对上了前方那暗金色的兽瞳,凶残的还带着血腥的味道。

    顿时就是浑身一颤,赶紧屁滚尿流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和一众兄弟们惊恐着脸看着那头占据了宾馆半个大门的巨型白狼。

    正处在失恋状态的王千河连理都懒得理他们一下,高贵冷艳的下巴一抬,“哼,爷我有的是吃的,谁稀罕你那么那些啊,白狼,走——”

    “嗷呜——”一声狼嚎声冲天扬起,然后身姿矫健的就跃上了楼梯。

    “砰,砰——”每走一步,整个屋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不过好在这个宾馆是良心建造,楼梯也足够宽敞,并没有造成塌裂什么的,整头狼安然无恙的走到了楼上。

    至于林杏等人自然也是狐假狼威的也跟着一走了。

    看着最后一个人,最后一片一角消失在眼前之际,站在大厅内颤巍巍的瘦子男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呼——老大怎么办?看来这次的大肥羊不好宰啊?”身后的一个粗犷的汉子,一双眼睛中带着狠辣之色,此刻正询问的看向那个瘦子男人。

    “哼,就算是不好宰也得宰,这次来的小队绝对不凡,要是能把他们身上的好东西全都拿出来,而且还有那三个娇俏的美人儿……”

    听到这里,一群原本害怕的人也忍受不了这诱惑、贪欲,彻底的冒出了本相来。眼底带着垂涎和浑浊的贪婪之色,“干,一定要干,只要干了这票,我们可以逍遥好几个月了。”

    “嗯,看来这一次我只好用上那个东西了……。”

    “嘿嘿嘿嘿……那个东西就算是一头大象也扛不住啊,咱们一定成功。还是老大最厉害!”

    “那是,也不看看你们的老大我是谁,桀桀桀……”

    阴恻恻的笑声响起,在这昏暗的大厅内尤为阴森恐怖。

    刚露头了的小月牙儿都吓得缩回了脑袋。大地又恢复了一片漆黑,森冷——

    另一边,楼炎枭早就抱着人一溜烟儿的到了楼上,直奔三楼,最后挑选了一间最靠近内侧墙边,与其他房间隔了好一段的豪华大房。

    不待梵芊菡动手,他直接暴力的将门一踹,闪身进入后,随后抬手拴上门内的特有的铁链锁。

    “哎,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门一关,梵芊菡就懵了,这个节奏不对劲儿啊。

    “唔——”就感觉整个人一转,人就被狠抵在门上,背后一痛一凉,张口龇牙咧嘴的就要叫疼,但是嘴一个开口,就被一个温热给堵上了。

    “唔——”那一抹温热先是狂热的吮吸她樱色的红唇,在梵芊菡推拒之际,直接长驱直入,席卷了整个感官。

    缱绻狂热,热烈又霸道——

    男人灼热的气息蔓延,映烫着唇舌,梵芊菡整个儿的都还在发懵,这到底是怎么了?

    亲吻,除了之前那蜻蜓点水,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五感被霸占,气息被侵入,感觉整个世界都跟着在颤栗,即使冷静如梵芊菡,都有点转不过弯儿来。

    等她整张唇都有些发麻了,她这才渐渐的清醒过来,一把按住了那只就要探向腰间的大手。清润的眸中还带着朦胧的水光,“你——”

    ------题外话------

    不敢深入啊,不敢深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