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游戏位面大神冥白
    夜静悄悄的,充斥着黑暗和蠢蠢欲动。

    一呼一吸之间,气息渐渐平稳下来。

    躺在最外侧的楼炎枭猛然的睁开眼睛,然后做贼似的往里面挪了挪,再挪了挪,直到碰上那抹柔软之时,这才舒缓了下来。

    在停留了一分钟之后,又慢慢的,小心翼翼的侧了个身,将身侧的人一把抱进了怀里。在感受着那温香软玉,和喷洒在颈侧的湿润气息之时,他那空落落的心这才觉得填满了。

    将怀里的人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他某光闪烁着,这才满意的用下巴抵着她的秀发,深吸了一口气,打算闭上眼睛睡觉。

    不过——

    抬眸之间,忽的却是对上了不远处的一双青色的眸子。

    顿时,他又恨恨的牙痒痒了起来。

    没错,睡在里面,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正是小鸽子和丧尸哥哥。有了这两个拖油瓶在,他自然就不能和小女人亲亲我我了,别说是之前的亲吻了,就连拥抱牵手都被那个小屁孩看的牢牢的,哪儿还有机会啊。

    楼炎枭心里委屈啊,就连现在他睡床,睡在她身边还是他自己据理力争回来的。

    想想之前为了睡床,去隔壁又扛了一张大床回来的憋屈感,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丧尸大舅子不用睡的,还有那个小鬼睡沙发也是绰绰有余的。

    偏偏一个两个的就嚷嚷着要睡床,恨的他牙齿都快磨平了。

    青色的眸子动了动,苍白的薄唇一扯,露出了两颗比常人稍微尖锐一点的獠牙来。

    笑,这绝对是**裸的笑,在笑他——

    得出这个结论的楼炎枭顿时浑身一怔,丧尸大舅子笑了?

    他一贯幽沉深邃的眸子也不免的带上了一点惊愕,难道丧尸五阶就能表达情绪了?

    前两天不还是呆子吗?为什么这脑域智慧,情绪进化的这么快?

    眉头微皱,看来回去之后得让尧旭濯好好检查一下了。

    对着他露了个挑衅的眼神,随后继续抱着人睡觉了。哼,就算是丧尸大舅子也不能阻挠他抱小女人。

    “吼——”轻微的一道低吼声,似是带着不满和愤慨,不过只一小秒就赶紧的收声了,只是睁着一双青色的眸子就对着楼炎枭的方向瞪着。

    楼炎枭削薄的唇微扬,心中高兴了,就欺负他是一只丧尸怎么了!他乐意。

    又将怀里的人紧了紧,埋头在她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嗯,小女人的味道。这才唇角微翘着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至于被他抱着这样那样的梵芊菡到底为什么还没有醒呢,那自然是因为她又跟红包群进行沟通了。

    她翻看了一下,距离三十天说话已经没剩下几天了,顿时心中一高兴,就进入了牛人红包讨论群。

    即使晚上了,这群里依旧挺热闹的。

    梵芊菡一进去,就被雷到了。

    冥白:睡你麻痹,起来嗨啊,哈哈哈哈……可算是可以说话了,可憋死爷了。

    紫晖真人:哟哟,小明白啊,大晚上的就这么瞎得瑟,是不是要打算发红包啊。

    冥白:哈哈,是真人老头啊,没问题,今儿个爷高兴,打算散财了。

    梵芊菡柳眉就是一挑,是个新人物啊,看来只比她早来那么几天。不过,之前她好像没抢过他的红包,难道错过了?那还真是可惜啊。

    可惜这个红包群没有红包提醒,她在末世里很多时间都不方便,想必也错过了很多红包吧,啧啧……看来以后得常常进来看看了。

    梵芊菡心里默默的这么决定着,就看到前面一大波红包袭来。

    顿时双眼就是一亮。

    冥白:红包。jpg

    冥白:红包。jpg

    冥白:红包。jpg

    ……

    一连串的红包下来,梵芊菡眼疾手快的点点点……。

    [叮咚——恭喜梵芊菡抢到初级红药一瓶!]

    [叮咚——恭喜薇薇安抢到初级红药一瓶!]

    [叮咚——恭喜倪代裳抢到初级蓝药一瓶!]

    ……

    [叮咚——恭喜梵芊菡抢到初级蓝色药一瓶!]

    [叮咚——恭喜倪代裳抢到初级蓝药一瓶!]

    [叮咚——恭喜紫晖真人抢到初级蓝药一瓶!]

    ……

    [叮咚——恭喜梵芊菡抢到神圣匕首一把!]

    ……

    这个界面,好一大片的全都被红包和抢到的提示给覆盖了。

    梵芊菡却是一阵儿的满足,这个游戏大神还真是好大啊,几个红包发下来的东西她都很满意。

    迅速的打开包裹查看情况。

    [初级红药:恢复百分之五十的体力]

    [初级蓝药:恢复百分之三十的法力,据不同位面换算,一瓶蓝药可以恢复百分之三十的异能。]

    [神圣匕首:伤害+20]

    简简单单的介绍,却特别符合梵芊菡的需要。红药能增加体力的,弥补了小苹果的只能治伤的不足,蓝药,能恢复异能的,虽然只有百分之三十,但也好很多了,三瓶加起来都堪比一粒小还丹了。而且这还只是初级的,那么中级的,高级的呢!

    梵芊菡真是太喜欢这个游戏位面了,啧啧……好东西啊,好东西啊。

    至于那把神圣匕首,这个防身还不错,要是来一把法杖就更好了,毕竟她可是雷系和水系的,要是有了附加效果的法杖,那不是如虎添翼嘛!

    双目灼灼的盯着聊天群,希望来个心有灵犀的。

    不过半秒之后,还真有——

    倪代裳:呵呵……。小明白啊,你这个大神当的不错,有没有什么没用的法杖发几把来给姐使使啊,姐正好缺上那么几把。

    冥白:法杖啊,这玩意儿我还真没有,嘿嘿,平时我都是用刀的,法杖全都换给那些法师了。不过既然代裳姐要的话,下次我一定多弄几把好的来。

    倪代裳:呵呵呵……你小子挺上道的,姐等着。

    薇薇安:哼,代裳,你的本性暴露了吧。

    倪代裳:哦,我暴露什么本性了,薇薇安倒是说说,呵呵……我不会怪你的哦。

    薇薇安:哼,什么本性你自己知道,我才懒得跟你说呢,就知道装好人。

    薇薇安:喂,小子,我也缺几根魔杖,我用魔法药剂跟你换。

    冥白:啊,薇薇安,你也要法杖,没问题,不用药剂换,我自己多的是。我是谁,我是大神啊。等我下几个本,要多少法杖就有多少,你们等着,我马上组队去打boss。

    燕娘:等等等等,这位公子,奴家想要蓝药可以吗,这个对奴家恢复鬼力很有帮助。

    冥白:好,没问题,我身上还有几组,现在马上发红包,有需要的都可以抢。

    冥白:红包。jpg

    [叮咚——恭喜梵芊菡抢到初级蓝色药两瓶!]

    [叮咚——恭喜燕娘抢到初级蓝色药一瓶!]

    ……

    梵芊菡乐滋滋的看着抢到的几瓶蓝药,看来这个大神是个傻白甜,还是个冤大头,鉴定完毕。

    唔……。不过法杖啊,看来她以后得仔细关注红包群了,这冤大头估计也是要来群发的,万一错过了可就不好了。

    冥白:那我先去组队打boss了,大家再见了!

    倪代裳:再见!

    薇薇安:哼,再见。

    燕娘:奴家谢谢公子了,公子慢走。

    嘶——梵芊菡摸了摸自己起的鸡皮疙瘩,鬼界,还真的有鬼啊,而且这调调——

    实在不敢恭维,看来这个燕娘也是个新来的面孔。

    啧……这个牛人红包群补充新鲜血液补充的还挺快的嘛!

    看着慢慢平静下去,又开始闲话聊天了的红包群,梵芊菡暂时转移了视线,查看了一下储物格,防御符、小还丹、原子弹好几把,还有新增加的红药、蓝药,嗯,差不多了,闯个黄泽湿地应该没问题。

    又看了一眼开始逗逼了的红包群,没什么红包可抢的,梵芊菡这才将红包群关闭了。

    收回注意力打算睡觉了。不过,那额前抵着的温热是这么回事?

    睫毛眨眨,划过心弦——

    “别动。”上方,一道带着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梵芊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又被抱着了。

    身子微顿,随后随遇而安的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好,闭上眼睛开睡。

    这个撩人的小妖精。

    楼炎枭暗骂了一声,使劲的压下了自己某处上升起来的热气。但却又舍得将人放开,于是只能就这么痛苦与快乐并存着。

    夜凉如水,白日里的温度随之降了下来。楼炎枭身上的温度正和梵芊菡的意,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唇角一勾,又往他怀里钻了钻,这才彻底的安分了下来。

    而楼炎枭那张俊脸只能是挂着无奈的笑笑,往她的小细腰上掐了一下,算作了报复。

    “哒哒哒……”一连串的细微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做点什么的楼炎枭大手一顿,放缓了呼吸,屏息凝神的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刚闭上了眼睛的梵芊菡自然也察觉到了。

    头微微一抬,两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在这暗夜里一个对视:来了!

    比想象中要来的早一点,可以猜的到,那些人是迫不及待了。

    梵芊菡眼神微闪:门关着吗?

    楼炎枭淡笑着:关着,锁上了,给他们增加点难度。

    梵芊菡柳眉一挑:你有时候还真是挺恶趣味的啊。

    楼炎枭宠溺的注视着她:比不上你。

    梵芊菡狠狠一瞪:怎么说话的——

    楼炎枭扬唇:呵呵呵……。这是跟你学的,妇唱夫随。

    梵芊菡翻了个白眼儿,为什么觉的这男人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呢。

    “咔嚓——”一声响,锁链碎裂了的声音。

    梵芊菡两人赶紧的闭上眼睛,装睡。

    只见门外偷偷摸摸的摸进来几道人影,小声悄悄的道,“老大,我们开门的声音他们没听见,看来之前放的迷烟有效果。”

    “嗯,你小子干的不错。这个男人虽然强,但难免阴沟里翻船,哼,今晚我们就叫他们好好看看什么叫黑店的最高境界。”

    “嘿嘿,那老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把他们绑起来吗?”

    “不行,还得补上一针麻醉,不然那男人要是醒来了,那就是我们阴沟里翻船了。”

    “还是老大英明。那那个女人和小孩儿,哦,这边还有一个男人呢。”

    “还有一个男人也给他打一针,小孩和女人就不用了,别浪费了麻药,现在这玩意儿在外面可是没有了的,除非我们再去培育区拿去。”

    “嘿嘿,老大英明神武,就老大的本事,进培育区拿麻药肯定轻而易举。”

    “那是,行了,你小子别拍马屁了,快点干活,正好这小娘们儿咱们可以爽一爽。”

    污言秽语,原本在装睡的两个人瞬间眉头就是一皱,眼底凶光闪过。

    呵——

    爽一爽,那她一定不辜负他们的期望,让他们好好的“爽一爽”——

    梵芊菡幽暗的眸子唰的一闪,带着无尽的黑暗和残忍,红唇微微一勾,带起血色的诡谲。

    楼炎枭跟着心中一紧,他的小女人——

    深邃的眸子逐渐加深,这几个该死的人。

    还不待他们起身,突然隔壁就传来了几道嘈杂声:“啊——”

    “救命啊——”

    “怎么回事?”原本正拿着麻醉枪靠近的几人顿时浑身一颤。

    “呵——”梵芊菡一声冷笑,房间内的灯亮起,原本鬼鬼祟祟的几个身影瞬间暴露无遗。

    “你,你们,你们……”为首的瘦子男颤巍巍的拿着麻醉枪,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床边那两个已经坐起来了的人。

    “想要爽一爽,嗯——”梵芊菡唇边带着笑意,一双漂亮的美眸中此刻却充斥着冷意和凶狠。

    ------题外话------

    谢谢susan33433、云凌风的月票,要睡觉了,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