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井底之蛙
    熊强,也就是那个瘦子男,他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周围有些的熟悉的房间,白色的装修,白色的大床,还有宾馆内的统一配备,电视机和茶几。

    “呼——”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没死了。不过也离死差不多了……

    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像是做贼似的往四周扫视着,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他顿时心中就是一喜,直起身子就打算跑路。不过,这还没站起来呢,就一个用力过猛,四肢不调,骨碌骨碌的就从角落里滚了出来。

    最后“砰——”的一声撞到了茶几上,砸的满头的大包。

    “嘶——”这一下肯定撞青了,他狰狞着一张脸想着。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绑着的麻绳,这会儿才意识到,这不是放心他一个人呆在这儿,而是绑着他在这儿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在这里等,不然就昨晚的那个女煞神的样子,肯定没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这么一想,眼珠子就是一转,又快速的在周围寻找起了生机。然后视线就落在了不远处的那把之前被他从茶几上撞下来的水果刀上了,心中一喜。嘿嘿的在地上做着圆滚的动作,然后拿到刀子小心翼翼的就开始割麻绳——

    “嘣——”的一声,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就是一亮,麻绳断了,马上就要重获自由了,他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可是——

    “你在干什么?密室逃生?好玩吗?”耳边幽幽的就响起了一道声音,吓得他一个哆嗦,一下子又摔趴了回去。

    “哈哈哈哈……”房间内瞬间响起了几道笑声。

    “好了元童,别玩了。”林鹤轩出边挂着温润的笑意,似似斥责,但是语气中的笑意仍能听得出他同样的恶趣味。

    随后那边在门口站着的几个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来。

    “嘿嘿嘿……。还不是这人太蠢了,自己都能撞桌子。”元童欢快的声音响起,毫不掩饰其中的幸灾乐祸。

    “嗯,确实,刚才撅屁股割绳子的动作也很蠢。”闵律风也着走进来,一张帅酷的脸上带着嘲讽之色。

    “刚才握刀子的方式不对,要是由里往外割的话,时间会缩短一倍。”难得出声的元魁进行着专业性的点评。

    “嗯,说的有道理。不过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能逃的出去?”梵芊菡唇角微勾,划起一丝淡笑嘲讽的弧度。视线就对上了那抬着脖子的人。

    “我,我……。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来的啊?”雄强脸上一僵,心里颓丧。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莫不是以为你以为能逃出生天了,可是到头来却告诉你这一切依旧在别人的掌握之中,而且他们还围观了全过程。

    “你以为呢——”梵芊菡挑了挑眉,为他这愚蠢的一问笑了。

    “我以为……。”我还怎么以为啊,全都说出来了,可不就是从头开始围观的吗。想想自己之前真是太天真了,这些不是善茬的人怎么可能放着他,任由他逃走呢。

    看着他自暴自弃的干脆赖在地上不起来了,梵芊菡倒是没什么意见,开始进入正题,“说吧,怎么知道我们这一次来是为了粮仓的?”

    “我……”

    瘦子男还没有开始说,梵芊菡几乎就打断了他的话,“别以为能撒谎蒙混过关,想必我的手段你昨晚已经见识过了,嗯——”

    虽然声音淡淡的却让人觉得杀意压迫力浓重,瘦子男一回想起昨晚那炼狱似的场面,顿时浑身一颤,老实了。

    “我……我说,我说。”他忙不迭的赶紧点头,这女煞神可是说要人命就要人命的,他可不能得罪了,还是保住小命要紧,“我们之前有透露过这里有粮仓的事情,想必南方基地那里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发布任务让小队过来的。”

    “哦,那你们是坐在这里守株待兔?”梵芊菡眸子一利,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小把戏。

    “是,是……。”瘦子男抹了把汗,眼中带上了畏惧之色,没想到这个女煞神比他想象的还要智慧,对上她的眸子时,立马下意识的就点头了。到了后来,干脆的破罐子破摔。

    “我们听说能出任务的小队油水都很多,所以特意用粮仓来吸引过往的小队。前面我们有木系异能者设置了食人花群。只要小队经过那里,都会消耗不少的实力,到时候再等他们进到这个村子里的时候就是强弩之末了,到时候我们再动手,绝对能万无一失的把人拿下。但是,但是没想到……。先来的是你们。”

    说到这里,瘦子男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谁知道他们运气这么背,招来的第一个小队就是块难啃的骨头,让他们原本的计划全翻了船不说,甚至昨晚那些跟着他的兄弟们也被烧的一个不剩……。

    “哦,那么说起来不是你们太笨,是我们太强了。”元童心里那个乐滋滋啊。

    瘦子男一刀子戳了心窝,差点吐血。

    “嗯。”梵芊菡点点头算是了然了。怪不得上辈子的那些个小队都是有来无回呢,原来有这么个还算精心的布局在呢。不过还别说,这个布局确实还算不错,要是他们没有女王和白狼,确实在之前的那一路的食人花之中会消耗掉不少的体力和异能。

    当然,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落入他们的陷阱就是了。

    于是回归正题,“你知道去粮仓的秘密通道?”

    “知道知道。”这回不用梵芊菡多说什么,他赶紧的就点点头。

    “之前我们和黄泽湿地农耕区的管理员有过合作关系,我们就是通过那个秘密通道帮那个管理员买卖粮食,赚取钱财的。”

    “哦。”梵芊菡柳眉一挑,看来那个管理员不老实啊,而且还大费周章的弄了条秘密通道专门运送粮食,想必他的这地下买卖做的还不错。

    “那通道在哪儿,等我们收了粮食之后,可以考虑放你一命。”

    “真的。”瘦子男顿时双眼一亮,并没有听清梵芊菡语中特意放低的“考虑”两个字。

    “嗯,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们通道在哪儿了吧?”梵芊菡拿着水果刀,慢悠悠的削了个苹果就递给了身侧一直坐着的楼炎枭。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一亮,有些受宠若惊。抿着唇,耳尖微红的接过——

    瘦子男一听,这话到嘴边了却又咽了回去,双眼骨碌的一转,“那个入口处比较偏,在中部休闲区那边,一般人找不到,你们带着我一起去吧,我到时候好给你们指路。”

    “哦——”梵芊菡双眼带着高深笑意的在他脸上划过,在瘦子男开始胆战心惊,心里打鼓之际,却是点了点头,“那就让你带路吧,在楼下集合。”

    说着,自己径自的就朝着门外走去。

    元童几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怎么就这样答应了?那男人明摆着说的不是实话啊?

    “鹤哥,这是为什么啊?”刚到了门外,元童这个憋不住话的就开始问了。

    “为什么……。”林鹤轩眸子微闪,“那瘦子戒心重,说出来的没准不是实话,要是他死了也要拉我们当垫背的可是拦不住他。而且,密道入口设在休闲区,那里人来人往最多,却没人发现,那瘦子想必也说了一点真话,那就是那个地方确实不好找。”

    “哦哦……。”元童似懂非懂,过来了凑一耳朵的闵律风也眸子闪烁了一下,在林鹤轩看过来之际,又有些尴尬的挪开视线,他才不是故意要听的,只不过是想听听大鸟说的对不对,嗯,就是这样。

    等几人走后,剩下一个瘦子男在房间内,他那张脸上的惶恐之色才渐渐褪去,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一眯,微皱着,还有一丝精光一闪而过。最后一把将身上剩余还缠着的麻绳弄掉,大步起身跟了上去。

    “女神,女神……。”看着她们下来了,原本分散在四处的人又纷纷的集中了过来。

    梵芊菡看着那一群黑压压的人头,眉头就是一皱。

    随即柳眉微动,视线落在了那个最前面脸上带着点纠结的人身上,“怎么?”

    “女神,他们说要跟我们一起去。”王千河的脸上有些讪讪,又略带纠结的看了一眼她身侧的楼炎枭。

    “一起去,呵——”梵芊菡唇角一勾,就是一声冷笑,她就知道这些都是不知足的拖油瓶。

    视线在那一群人身上扫过——

    当看到她的眼神时,又一个个的有些心虚的挪开了视线,梵芊菡眸色一冷,转而脸上就恢复了平常的姿态,“好啊,让他们车子自备,生命安全自己负责,爱跟着就跟着吧。”

    “啊——可是那里面不是很危险吗。”王千河两条眉毛差点皱成了毛毛虫。

    “那就让他们不要跟着呗,自己的生命自己负责,我们还能拉着他们去送死啊。”身侧的闵律风就不爽他这么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像个大男人。

    他一双眼睛对着王千河就是一瞪,“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是被他们的话夸的飘飘然了,想要送佛送到西的带着这些拖油瓶吧。”

    “我……”王千河唇瓣嗫嗫,那张娃娃脸上窘迫的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确实好像是被夸的飘飘然了,之前小杏和女神二号也这么说过了。

    “呵呵……”闵律风白眼一翻,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你小子行啊,自己想做好事,自己想做圣父就自己去做呗,可别牵扯上我们,我们要去的可是最危险的地带,这群人要是跟着我们进了那些变异动物的狩猎区了,可是给它们塞牙缝都还不够,别怪我没早提醒你。”

    “哦。”王千河的脸上有些失望,随后就反应过来了,确实啊,带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起去,那跟去给那些变异动物送口粮没什么差别。

    “行了行了千河,你小子别这么笨行不行。这些人摆明着想忽悠你当保镖,当保姆的带他们进去捞好处呢,也就是你这么笨,一句两句的就被夸的飘飘然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英雄啊,他们当你是免费保镖冤大头呢。”林杏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通骂,毫不顾忌现在是大庭广众面前。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别以为你是个姑娘就可以胡乱说话了啊——”人群中有个脾气暴脸皮还薄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气愤的看着他们。虽然他们说的是事实,但是也说的太难听了。

    “什么意思,就表面上的意思呗,怎么的,难道你们不是看着我们要进去,觉得有利可图,所以才想着一起进去吗?”林杏这小辣椒爆炸起来,可是一点也不留情面的,尤其是这些人还哄骗的千河团团转。

    一双杏眼一瞪,毫不怯场的就怼了回去。

    “你,我们是打算进去帮忙的,还有你这么个小姑娘都能去,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大老爷们儿就是进去照顾照顾你们,也算是报答救命之恩了。”那年轻男人说着,还有些倨傲的扬了扬下巴,在他看来,这些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都能进去的地方,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怎么的就不能进去了,肯定是里面藏着什么好东西,不想让他们分一杯羹呢。

    “哼,井底之蛙——”林杏脸上一怒,抬手动作利索的就解下腰间的长鞭,噗嗤的一下,一条火焰长蛇就缭绕上了整个鞭身。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下,扬手一甩,“啪——”

    之间一条火红色的影子一闪,地面上就多了条焦灼的,而且还不浅的裂缝。抬眼看去,就在之前的那个年轻男人的脚边——

    “咕咚——”众人纷纷吞了口口水,然后惊恐的往后一退,这力道若是打在人的身上,怕是早就皮开肉绽了吧。

    林杏满意的看着他们的表情,精致的下巴一扬,“怎么样,还要不要比一比到底谁能打啊?”

    “不……不不不……”那个年轻的男人踉跄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双眼满是惊恐之色,哪儿还有之前那么嚣张啊。

    “哼——”林杏对着他们就是一阵嗤之以鼻,一群吃软怕硬的家伙!

    ------题外话------

    谢谢北冥宸月的花花和评价,么么哒(* ̄3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