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你真是个好人
    接下来的战斗,就如之前那般,林洛的蜘蛛网打头,其他人纷纷各显神通。

    累了,异能消耗完了就休息,休息了之后再接着出去干,总之,是彻底的跟那群虫子耗上了。有了林洛的那个虫子的克星蜘蛛网,众人倒也没遇上什么致命的危险,被叮咬了几口也没出什么大事。

    毕竟那些虫子可都还是处于零阶或者一阶的,连脑核都很少掉,就不用担心它们身上的病毒携带危险了。

    大半天过去,周围的那些虫子已经越来越少了,从原本的遮天蔽日,变成现在的零散几只。

    这一次的击杀虫子,捕猎虫子计划可谓进行的相当成功,又给他们增添了不少的食材。

    让梵芊菡侧目的是,林洛那边的空间一直在线,完全没有装不了了的征兆,确实符合她之前的猜想,这个小队里有好几个空间异能者,或者有一个空间异能者的空间很大。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了,谁能没点特殊性呢。她只是随意的关注了一下就挪开了视线——

    最让梵芊菡惊喜的是她之前改良过了的网兜还真不错,随便一捞就能捞上不少的虫子,而且还有她特意弄的电力加持,只要一触到这网兜,那些虫子就被电死电晕的不会动了。简直是捞虫子的神器啊!

    可把林洛那边的人给羡慕嫉妒恨的,最后还舔着脸问她借了几个过去,事实证明,效果十分不错。

    两个小队的人全都满载而归。那么接下来,就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梵芊菡看着周围一片被摧毁了的小木屋,那边原本漂亮的油菜花田也被摧残的干净,只剩下些残花败柳了,地面上也多了不少的坑坑洼洼的。心中感叹,这些变异昆虫的战斗力确实强大。

    “你们打算现在就走吗?”林洛心中略带着惆怅的问道,女煞星他们的战斗力,简直牛逼了,要是他们在北方基地的话,那些个牛逼哄哄的大佬算个什么鸟啊!

    “嗯,差不多了,有人在等我们。”梵芊菡唇角轻翘着。

    “哦。”一群人顿时带上了一点沉闷,就刚才大半天的并肩作战,显然林洛他们队里的,不管是新成员还是旧成员,都很喜欢梵芊菡他们小队的人。

    不光是战斗力强啊,而且还能放心的把背后交给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安全感爆棚。要知道,在末世里能交付背后的伙伴真是少之又少,而且还是他们这么强的,一时间,他们也有点怅然了。

    “怎么?舍不得,这样子可真像小媳妇儿送着新婚丈夫离开的摸样,啧啧……要是你们开口的话,或许我考虑考虑再多留一分钟。”梵芊菡摩挲着下巴,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末世里交付信任、依赖的感情可是会很危险的哦。

    “额……。”一时间,众人的离别愁绪被她破坏的一干二净。

    “一路走好,要是你们在南方基地混不下去了也可以来北方基地找我们。”林洛赶紧立马的对着他们挥挥手。他才不承认自己是小媳妇儿呢。

    “呵呵呵……”梵芊菡轻笑着看了他们一眼,话没有多说,转身就走进了粮仓,留给他们的只是一个潇洒远去,挥手走远的背影。

    楼炎枭自然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了,心中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那些崇拜她的男人女人甩掉了。

    不知道何时站在秋寻雁身侧的林鹤轩,掏出一卷纱布和伤药递给她,“哝,收着吧,脖子上的伤可大可小,你注意点——”

    “啊——”秋寻雁微愣,那张白皙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不待她说什么,就被人拉过手,将东西放在了她的手上。

    看着她还是一副傻呆呆的摸样,林鹤轩唇边扬起一抹笑意,这样子还挺可爱的。抬起手想摸摸她头上翘起来了的那根短毛,不过,大手伸到一半,就对上了其他人好奇的眼神……

    “咳……。”原本伸在半空的手硬生生的一个转弯,就抵在了自己的唇边,“有缘再见吧。”

    “啊,再见。还有谢谢,你真是个好人。”秋寻雁握着手里的纱布,脸上红红的扬着灿烂真切的笑意,那双漂亮的水眸更是透着晶亮和真诚。

    但是林鹤轩却噎的不行,他是个好人?

    怎么他自己从来没觉得过,这姑娘还真是……

    他带着点妖魅的狐狸哞微闪,眼中精光闪过,希望下一次见面她还能称他为好人吧,呵呵呵……

    薄唇带上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的在她的脸上扫过,随后转身离去。

    他这动作看的秋寻雁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抓了抓自己乌黑的头发。为什么最后一刻的时候,她读到的他又不像是个好人呢?

    司云香看着她的摸样,轻叹了一声,不知道是该为自家这个表妹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像是刚才那位先生,明显不是一般的人,要是以后和寻雁……。

    算了,南北方基地相差甚远,而且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末世里,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谈情说爱之类的还是压后吧,而且寻雁这丫头还没开窍呢!她还是不提醒的好。

    “好了好了,不用送了,大老爷们儿的,爷以为你们要哭呢。”垫后的闵律风露出一口大白牙调笑着道。

    “对对对,别哭了别哭了,都回去吧。”元童也对着他们挥着手,像是被送走的领导人似的,这口气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原本分离的情绪再一次被这两个家伙捣乱的一点不剩。

    这丫的还真当自己是个领导呢!

    林洛等一干人笑骂着道。

    直到几个身影全都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他们这才反应过来——

    “咦,表姐,我们好像又忘了问他们的名字了。”秋寻雁呐呐的看着那个粮仓的门口。

    “应该……总有机会的。”司云香这样道,眼中也带上了敬佩和感恩。

    “嗯。”秋寻雁点点头,白皙秀美的脸上有些严肃,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遗憾的不知道刚才那个帮她包扎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卧槽,我也忘了——”最前方的林洛也突然爆出来一道粗口,赶紧风一阵的追了上去,“等等,等等,我还有重要事情问呢……。”

    “哎,大哥,大哥……。”身后的人齐齐一惊,也一股脑的全都追了上去。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粮仓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林洛使劲的敲着梵芊菡他们之前出来的那道门也完全没什么反应了。

    “好了,洛哥,他们应该是已经走了吧。”王百万眨了眨眼,看着那纹丝不动的门,在旁边安慰着。

    “嗯。”林洛的脑袋一颓,闷闷的应了一声,他这个什么脑子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问了。

    “我们总会再见面的,像他们那么厉害的人,以后没准会来北方基地做任务呢,我之前欠着他们的蛋炒饭还没给呢……”嘟囔嘟囔着,王百万有些郁闷了,之前捣鼓那个螃蟹状的变异昆虫起劲儿了,把之前想要变蛋炒饭还他们那顿饭的都给忘了。

    “嗯。”林洛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小子低落个啥劲儿。无奈的摆了摆手,“算了,我们走吧……”

    “哦哦。”

    一群人的脚步声稀稀拉拉的离去,而他们隔壁的那个粮仓,梵芊菡几人却是席地而坐着,并不如林洛他们所想的已经走了。

    “怎么不回答他们?”等隔壁的声音彻底的离去了,楼炎枭侧过头,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点疑惑的道。

    “因为我知道他要问什么啊,可惜我现在并不想回答他。”梵芊菡摊了摊手,唇边噙着笑意,样子看上去纯真的如同邻家女孩,但却又带着极致的危险,极致的光明背后就是极致的黑暗。

    “他想要问什么?”这会儿林鹤轩倒是好奇了。能让这姑娘选择避而不见不想回答的,到底是什么问题?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在众人还以为她要笑着跳开话题的时候,却没想到她脸上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

    随后开口道,“是他哥哥的事。也可以说是科研院的事。之前我在林洛的身上拿到了一支药剂,是他的哥哥留给他的,应该是跟末世丧尸有关的,不过这支药剂却在末世前就出现了,你们觉得这正常吗……”

    “所以你怀疑末世的事是人为。”林鹤轩严肃的瞪大了眼睛,脑子极快的就想到了这点。

    此刻,就连暗搓搓拉着梵芊菡的手的楼炎枭和一脸天真的元童也认真了起来,其他心思不在,只剩下了严肃。

    唯独乔明雅和周谷冲一脸的懵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就跟牵扯上末世是人为了呢?

    不过,两个人也快速的调整了状态,互相对视了一眼,但还是选择留下继续听。

    梵芊菡一双带着幽深的眸子在他们身上扫过,神色未明,最终还是微点了头,“嗯。”

    她知道这件事的调查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楼炎枭几人作为未来的超级强者,告诉他们这些她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什么——”得到了她的肯定,原本忐忑不安,有些猜测的人这时才是真正的大惊,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那些策划末世的人也太可怕了吧。

    要知道丧尸和异能可都是存在小说中的东西,现在居然变成了现实,那么制造起这一场末世的人该有多强大?

    就连镇定如楼炎枭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梵芊菡看着他们脸上那深沉凝眉的样子,脸上微顿,唇角一扯,“你们想什么呢。我说的人为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看过来。

    “是我怀疑某项做违法人体研究的研究室不小心把这未知的病毒传出来了,导致多人传染,病毒快速传播形成了这末世。”梵芊菡低声的道。

    “哦哦,原来如此。”众人那沉重的心脏这才稍微放缓了一点。

    “所以也就是说,那个做研究的研究室也不知道这个病毒有多强大了,结果不小心传染出来造成了这末世。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有那个研究室的?”林鹤轩快速的抓准了其中的关键。

    “这个,是因为我的哥哥——”梵芊菡唇瓣一抿,眼中闪过一抹凶光,“还记得尧博士跟我们说的吗,我哥哥被他找到的时候,神志开始模糊,身上开始变异腐烂,獠牙变尖锐,而且还越来越凶残吗?”

    “嗯。你是怀疑你哥哥就是从那个非法研究室出来的?而且他们在你哥哥身上试验的就是那种末世丧尸病毒?”林鹤轩脑子跟着快速思考着,紧随着梵芊菡的思路,不愧是未来鬼才军师级别的人物,思路清晰,直抓重点。

    “对,之前我把从林洛手上拿到的药剂注射进了哥哥的体内,他快速的从四阶丧尸进入五阶丧尸,可见,那支药剂是那个实验室的核心东西,我猜测那个实验室和南方基地的科研院有关,所以之前让林洛避其锋芒,不要去南方基地。”梵芊菡神色严肃的说道,几乎将猜测和盘托出。

    这些,可都是上辈子知道的事,再加上这辈子的调查才得到的最为准确,也是最有可能的推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