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女人私房话
    等梵芊菡和乔明雅从厨房内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一团娇娇女乱战肥婆已经结束了,此刻一个个的正半瘫的倒在地上。

    当然,如果你认为她们现在安分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反而她们现在这一副凄惨狼狈的样子,越发的作了。

    因为她们不走高傲小姐路线了,改走柔弱小可怜的小情调了。

    “严大哥,谢谢你们之前的帮助,我,我,是我福薄……。”一个长相俏丽,娇媚的姑娘,脸上被扇了个红肿的巴掌印,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再看她那一双红肿的眸子,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直勾勾的就看着那边站着的严千亦,装的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小摸样,要是男人怜香惜玉了一点,没准还真能被她吸引住了,软下了心肠。瞧那边站着的几个脸带怜惜,恨不得上去将人抱起的富二代就知道了。

    当然,也有不怜香惜玉的,就比如严千亦和他身后的几个兄弟们,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像是吃了屎似的,脸色难看的很。

    而梵芊菡和乔明雅一走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乔明雅暗自庆幸了一下,幸好她男人现在在厨房帮忙。不然的话没准也被这些个妖艳贱货缠上了,就算是大米不动心,她也嫌恶心人。

    梵芊菡眉梢一挑,看了一眼那个哀哀怨怨,痴痴缠缠的女子,戏精上身了啊这是?

    随后视线就朝着那边的秋思柔看去,这勾搭的可是她老公,这女人难道就没点想法?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秋思柔也只是柔和的回望了她一眼,唇边依旧带着的是优雅的浅笑:“这样的招数我在娱乐圈见多了,不用担心,千亦不喜欢这样的!”

    “哦,是吗,你倒是豁达了解的很。”梵芊菡漫步的走近,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试图在她那张常年浅笑温雅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呵呵呵……是啊,女人嘛,想要开心的活着就得豁达点,不然随随便便吃醋迟早得把自己酸死。”此刻的秋思柔此刻的眼中也带上了笑意,也侧着身子朝着她们这边走了几步。

    梵芊菡扬唇笑了笑,她的见解倒是很有意思。

    “嗯,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身侧站着的乔明雅也跟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呵呵呵……。每个人,每个夫妻、情侣相处的模式都不同,我的一些有经验之谈,明雅妹妹只做参考就好了。”秋思柔声音柔和的建议道。

    “嗯嗯,放心吧,我会的。而且我现在和大米的感情也非常好。”乔明雅明艳的脸上带上了笑意,一脸信心满满的样子,又为她那张研丽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光彩。

    “呵呵呵……那就好。”秋思柔跟着浅笑的点点头。

    这会儿乔明雅也懒得顾那边还在娇柔造作,装模作样的娇娇女了,只是嫌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兴致勃勃的看向秋思柔,“思柔啊,你当初和你家男人是怎么认识结婚的?我总感觉我和我家大米虽然关系很好了,但是却觉得还差一点,还没到结婚的那一步是怎么回事啊?”

    说着,她漂亮的眉目还有点小担忧的皱了皱。

    “这个嘛……。我当初是跟千亦相亲认识的,原本对他这么个脸好看,但是正直严肃的男人没什么兴趣的。”秋思柔唇边带着回忆的笑意,温暖甜蜜,“只是后来我遇到了疯狂粉丝的骚扰,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是被他救的,当时就对他这个人有点改观了,或者说那时候那颗爱慕的种子已经发芽了。”

    “后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开始了频繁的联系了。千亦他是军队里的人,我也常年拍戏赶通告,在现实中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大多都是网上聊天。我讲讲拍戏时候遇到的感受感慨,他也讲讲自己的训练任务,平平淡淡的,却是心里最好的寄托。对对方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到后来,没想到慢慢聊着聊着,就感觉越来越依赖他了,感觉这男人其实很不错,或许是习惯原因,欣赏原因,慢慢的爱上他了。然后我们就相约着见面了,其实也没什么太多的惊心动魄,两个人相爱了就在一起了……”

    秋思柔那双充满灵韵的充满着追思回忆,还有淡淡的幸福。

    看的身旁站着的三个女人也是各有所思。

    半夏一脸崇拜,没想到哥哥和嫂子是这样好上的啊,看来得感谢一下当初嫂子的疯狂粉丝,不然哥哥也不能抱得如花美眷啊!

    乔明雅则是一脸的感慨,确实每个人的相爱过程都不同。

    梵芊菡的心思则更加深沉了一些,她那双充满幽深的眸子此刻却带上了一点迷茫之色,相爱了就在一起吗?那她跟楼炎枭呢?现在这相处模式又是不是正确的呢?论好感,确实有一点,论喜欢确实也有一点,但是爱——

    她不知道!

    “对了,明雅和你家的那位怎么认识的,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参考参考,毕竟我也算是过来人了。”秋思柔笑着看着她,带着淡淡的打趣。

    乔明雅也是个爽快豁达的人,一听她这么说,也没什么隐瞒的,笑着就开始吐露了,“我和大米啊,那叫不打不相识了。我和他认识的时候是在高三,他那时候是个鼎鼎大名的学霸加校草,我嘛……咳,学习不好也不差,只不过当初跟着师傅学武多一点。和他正式有交集的时候是高三的一次其中考前几天。”

    “那天我看着小巷子里有聚众勒索的,刚跟师傅学了几招新的招式就顺便过去除暴安良了一下。”

    “然后你就救了这个学霸?”半夏眨着眼睛猜测道。美女救英雄嘛,这个套路她以前也干过。

    乔明雅看了她一眼,“不,我揍了他。”

    “嘶——那你们还成情侣了,这个也是厉害了!”半夏对着她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哈哈哈……。就说是不打不相识嘛,我当时看到他站在外面一圈,还以为他是那帮小混混的头头,第一个就把他给打了,却没想到的是那小混混有两批,一批原来是来揍他的,另一批是来帮他的……。”乔明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这么复杂?”梵芊菡看了她一眼,表示不是很懂这个套路。

    “也没多复杂吧,是我把事情搞复杂了。当时下手有点重,把学霸的右手给打伤了,然后过几天的考试他就不能考了。”乔明雅泪目。

    “哦,那他确实是挺惨的,学霸第二天考试不能考了,这可是学霸最深的打击啊。”梵芊菡挑了挑眉,干脆的拉了几把椅子桌子过来,拿出啦几包瓜子,打算边听边嗑瓜子。小说看多了,听听现实版的还不错。

    其三个人也没客气,也是一屁股坐下,来了个女子私房话座谈会。

    “谁说不是呢。”乔明雅抓了一把瓜子,一想到当初那时候,心里就郁闷的不行,“后来等我把全部的小混混揍趴下了,愣是没找到那个被欺负的人,这才看到了坐在角落里阴森森看着我的学霸。当时他的眼神可吓人了。”

    “然后我就听到了那帮小混混说的前因后果,知道打错人了,又是赔礼道歉,又是送他上医院的。结果这学霸还不依不饶了,还说自己吃不了饭,写不了作业,连考试都要失之交臂了,让我负责。我想确实是自己的错,负责就负责吧,每天到医院陪他,硬着头皮喂他吃饭,他说我帮着写作业。但是那次考试他还是没能参加,我就只能又愧疚的,又郁闷的继续伺候他了。”

    “后来这人还得寸进尺了,衣服让我洗,袜子让我洗,就差帮他洗澡了,没想到学霸是这样的人。”说着乔明雅还气恨恨的磨了磨牙。

    “那后来呢,后来呢?”半夏对此可感兴趣了,这可比小说里的写的精彩多了,简直是霸道学霸,憋屈小娇妻啊!

    “后来,后来他手好了,我总算可以摆脱他了,结果还没完全摆脱他呢,最后一天他给我来了个壁咚——”说着,乔明雅那张明艳的脸上也带上了点薄红之色,显然是害羞了。

    梵芊菡眨眨眼,满是感慨的看着她,这么大大咧咧的暴力女,没想到谈起恋爱来也能化作小女人啊。

    “咳咳……”似是感觉到了三双火辣辣的眼神,乔明雅轻咳了一声,赶紧的转移话题,“我当然是没同意他的告白了,当初被他压榨了那么久,正在气头上呢,怎么可能接受他的告白。然后他就每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跑,惹得不少喜欢她的女同学在我面前作妖。那些女人,每天都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让我离开他。这话我听的烦了,老娘丫的,偏偏不听她们的话,当场就宣布了接受他的表白,正式成为恋人了。”

    “哇哦——冲冠一怒为蓝颜啊!”半夏感概了一声。

    梵芊菡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冲冠一怒还能这么用的?”

    “额……读书少,别见怪,别见怪。”半夏尴尬的笑了笑。

    “哦,然后呢——”秋思柔看了这两人一眼,随后知心姐姐似的,引导着乔明雅继续说。

    “嗯,这个……。接下来就说这个学霸还挺有吸引力的,原本是为了气那几个女生的,倒是没想到用上了真感情了。他帮着我补习,一起学习考上了同一所学校。我们都是孤儿,后来就越来越相互依赖了,他的体贴、真心都是我拒绝不了的,我在正式接纳他之后,我们的感情突发猛进。直到毕业了之后,我们工作分隔两地,有时候他开车过来陪陪我,有时候我会市区陪陪他,感情一直很稳定。但是总缺少了那么一点热恋的激情。”乔明雅说着,还带上了点点的惆怅和淡淡的满足。

    没有激情?

    梵芊菡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当初见面的第一眼就一点没顾上周围人感受,直接吻上了的人是谁?

    还有后来一次次的派发狗粮,这都不算激情?

    那真正有激情的情侣是什么样子的?

    似是察觉到了梵芊菡诧异的眼神,乔明雅无奈了一下,随后解释道,“这个我还没说呢,直到末世,直到末世来临之后,那么远的路,那么危险的路,他开车来找我。在我经历了生死关键的时候再次见到他,我那颗彷徨不安的心才尘埃落定,才知道他是多么重要。”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还带上了点哽咽,和泪意。

    很难想象的到,像她这么坚强的人,开朗明艳的人,居然哭了。

    “那么你说的还差一点呢?什么感觉?”秋思柔脸上带着优雅的笑意,和浅浅的认同,让乔明雅很有倾诉的**。

    “差一点啊……。”乔明雅的眼神变的悠远了起来,“就感觉我像是喜欢他却不能开口说爱他,站在这个末世,明明是我的武力值高,却又偏偏最后都是他保护我,谦让我,善导我,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以前都是我帮他打跑小混混的……”

    听着的三人一头黑线,这还真是甜蜜的负担啊,你确定是来寻求开导的而不是来炫耀撒狗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