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必赢的结果
    ,精彩小说免费!

    进入南方基地反击战的第一步已经打响了,并且非常的成功!

    眼看着众起激昂,人群之中的娃娃脸青年得逞的一笑,也默默的功成身退了。

    “回来了——”南方基地的某个别墅内,一道斯文带笑的声音传来。

    “是的,莫少。”娃娃脸青年加快脚步走入客厅内。

    里面穿着各色的,有精英范儿,有休闲范儿,有妖娆女子,魅惑女郎,邋遢大叔,卖货老爹等各色各样的人坐满了整个客厅,此刻正一个个的朝着他看过来。“小昭子,你快说说外面情况怎么样啊,成了没?”

    “有我出马,怎么可能不成。”张昭,也就是那个娃娃脸青年,脸上笑意一扬,得瑟了一下。

    “快说说,快说说——”一群人双眼放光,早就迫不及待了,虽然他们穿着不同,性格不同,但是都有同样的一个爱好,那就是八卦——

    也亏得他们天生的对八卦有着非一般的敏锐度,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南方基地,第一情报贩子莫少的得力手下了。

    见着那坐在大厅沙发正中间的莫少,也同样微笑的投来视线,张昭也不卖关子了,快速的之前见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这个总裁小队真的很厉害?”

    “是啊,没想到连老虎豹子那样的变异猛兽都能驯服啊,也不知道坐上去是什么滋味了。成天看王千河那小子骑着白狼窜来窜去的,还挺带感的。”

    “倒是没想到他们真运了一批粮食回来,比军火商那边的人还快啊。不过,他们这运粮食的车——”

    “车怎么了?”客厅内一个个的视线又朝着那娃娃脸青年看去。

    他也没隐瞒,直接道,“我看着那车还挺眼熟的,像是我之前在南方基地门口的时候看到的,跟军火商林堂主派出去的人,开出去的那几辆非常的像。”

    在场的人也不是傻子,这么一听,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个个的脸上有那么点怪异,“不会吧——”

    “难道真是我们想的这样,那林堂主那边可不得气死啊,哈哈哈哈……”

    “要真是抢了林堂主的那一批,那可就太大快人心了,这几天,军火商那边的人就因为有这一批粮食,那可在基地里狂的很啊!”

    “哈哈哈……。这么说起来,那可就有好戏看了。林堂主那老匹夫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居然和林修栾那人合作了,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看来,我们这一次帮忙造势确实是好事一桩啊。”

    一人一句的,瞬间整个客厅内气氛热闹愉快了起来。

    之前不得不避其锋芒,沉默了许久的小队在这一刻迎来了快意的喜悦。

    “确实没想到啊,看来这个总裁小队还真是卧虎藏龙,光今天早上那一手就足够吓人了。”一个邋遢大叔拍拍胸脯,庆幸之余还有点惊恐。

    那个群内可是他们远航小队的特殊联络群啊,居然有外人潜进来了,要不是那张超市内,莫展离匆忙跑路的背影照片,他们还真猜不出这人来。

    说到这里,原本安逸的坐在那里,就笑笑不说话的莫展离顿时额上青筋一跳,他的形象怕是在这个小队内部维持不住了。

    还有那个女人,他一双桃花眸就是一眯——

    眼神带着闪烁的晦暗之色,他现在和林修栾是死敌,而林修栾既然已经和军火商那边勾搭上了,那么对他这一方来说,势必落于下风。所以之前几天他都非常聪明的选择了安分的呆在别墅里,避其锋芒。

    但是,早上群内弹出来的那条合作消息却给他此时的困境带来了新的转机。

    虽然只是那么寥寥的“帮我散播总裁小队是英雄的事”,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的字,却带着绝对的强势和势在必得。

    这作风,不用那张背影照片,他也能猜到这人是谁。

    也仅仅只是这寥寥的几个字,却让他嗅到了南方基地即将风起云涌的味道。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站队,既然和军火商那边已经无法调和了,那么就直接选择军方,也可以说是选择这个总裁小队,选择相信那个看似娇小,却绝对强大的女人。

    所以,也就有了之前派娃娃脸青年带着人去南方基地造势的那一幕。

    而若是之前他们没有分析错的话,那么这一次那个女人带着总裁小队强势回归,并且冠以“英雄”称号,势必会在这个南方基地掀起一场动荡的风云。

    他一贯在商场上纵横的敏锐嗅觉告诉他,选择和这个女人一起站队,是必赢的结果。

    当然,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他们远航小队现在的处境非常的不好,在林修栾狂狼小队的打压下,已经处在了颓势,长此以往,必定人心涣散,小队不再。而现在选择站队是为了保住远航小队。

    为了守护,同样也为了崛起——

    而此时此刻,基地内的另一个方向——

    纸醉金迷,莺莺燕燕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内响起,空气中四处传播着各种暧昧的气息,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女人娇俏的打趣声,婉转低吟,惑人诱人,男人暧昧的调笑声,低吼声,持续不断的响起。这股子暧昧,足够证明着这房间内的人究竟在干些什么。

    突然,在这欢愉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道敲门声,“梆梆梆……”

    “**,是谁打扰老子的好事——”暴躁惊怒的声音传来,带着女子娇俏的抱怨声。

    外面站着的人不可抑止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钟少——”荀殷看着他带着森冷的脸色,顿时浑身一颤。

    “没事。”钟召云睫毛微垂,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却是一般人看不见的暗流汇聚。

    过了半响,里面窸窸窣窣的低吼声散去,这才传来了那道带着极致愉悦之后的沙哑声。“进来——”

    “走吧。”钟召云眉头一皱,看了站着的荀殷一眼。

    荀殷立马会意,抬将门打开,钟召云也顺势走了进去。

    瞬间房间里的全貌就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四处凌乱的衣衫,被撕裂了的女子穿戴的衣物散落了一地。

    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味道,腥味刺鼻,让人异常的难受,像是钟召云这种有点洁癖的,当即眉头就皱了起来,不过很快的就恢复了平常的一副白皙炫目的雅致笑容。

    抬眸朝着那张大床上被三个**女人环绕的男人,哦不,更准确的说是一个长相强壮的五六十岁男人身上。

    “林堂主——”

    “哦,是召云啊,你怎么来了?”那人摸了一把身侧那娇笑的女人,脸上带着压抑的欲色,只分了半分的心思在钟召云的身上。

    但是钟召云像是习惯了似的,脸上笑意不变,浑身随和的站在那里,“外面传来消息,那几个类似大当家的人就在刚才带了四车粮食回到了基地,并被成为英雄,被众人迎接了进来。”

    “什么——”林堂主一听,大手将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一推,再也顾不上什么温香软玉了,一双眼睛带着阴沉怒气的就瞪向那站着的人。

    “该死的,又是那个毛头小子,你不说是昨晚的行动万无一失嘛,和青博士一起派出的人都有上百个了,难道还没弄死他们。”

    “嗯。”钟召云眼中厉芒闪过,他同样也没想到,那么多人埋伏了,居然还让那人个逃了,而且,那四辆车的粮食——

    “你看什么,吞吞吐吐的,把话全说出来,别惹老子不高兴。”林堂主火气旺的很,直接**的从那三个女人堆里爬出来,毫不顾忌的就拿起了地上的衣服披上。

    “昨天晚上派出去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我猜测已经全军覆没了。而且他们开回来的四辆车的粮食大概是我们之前派出去要运回来的粮食。”钟召云道,虽是皱着眉,但是他眼中的神色毫无波动。

    “什么——”林堂主顿时脸色大变,一口气堵在喉咙里,这可比听到那几个人还没死,派出去的人还全军覆没了的消息更加让他震怒了,他那张脸上顿时一黑,怒气滔天。

    那批粮食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能在这南方基地地位更高一层啊,现在居然告诉他没了,没了……

    特娘的,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吗,要是没了那几车的粮食,他们还怎么在南方基地立足,现在的情况是要不交出粮食来,他们之前几天弄出来的势,势必跌落,而且还会比之前更惨。

    他气恨的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步,“你……你……。”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走到钟召云面前,赤红着眼,气恨的瞪着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粮食怎么会落到他们的手上。钟召云啊钟召云,你说,是不是你身在曹营心在汉呢,你心里还惦记着你那旧主子吧,老子还他娘的就不信了,几百个人怎么可能对付不了那几个人……还有那些粮食,是不是你通风报信的——”

    林堂主双眼恶狠狠的瞪着他,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冷煞之气此刻杀气凌人。

    钟召云的脸色未变,只是表情变得恳切了几分,“不,我既然已经投靠了林堂主了,自然就没给自己留后路,之前我告诉您大当家没死那件事,若不是末世发生,之前的埋伏足够要了他的命了。”

    钟召云点到为止,林堂主听了这话果然脸色好了许多。不过看向他的眼神仍旧有不信任和梳理,“好,就算是我相信你的话,那这次陷害老伍的事又怎么解释,你可别把我当成傻子耍。”

    林堂主,既然能爬到第一军火商堂主的位置,自然也是有谋略有手段的。在处置了老伍那件事之后,自然发现了端倪,可是现在想为老伍翻盘也没有机会了,他背负的罪名还不足够他拿着自己的利益面子来交换。

    所以,这也是钟召云之前毫无顾忌的陷害老伍的原因,那件事一旦林堂主做出了处置,那就再也挽回不及了。

    而且,只要除掉老伍,林堂主手下权势最大的就是他了,用林堂主的不信任来换取绝对的权势,他不亏。

    钟召云心中想着,面上依旧一副道貌岸然的温润摸样,“堂主,之前我跟您说过了,老伍那人是大当家的留在您身边的卧底,之前交给您的证据也足够证明了。而且,这一次我最主要的还是向您报告应对之策的。”

    “哦——”林堂主脸色稍缓,扬着头将视线在他身上从下到上的扫了一边,长得倒是不错。

    钟召云眼中幽芒闪过,不着痕迹的将那恶心压制在心底,随后道,“我已经查到了在z市内还藏着一个粮仓,只要把那里的粮仓搬运过来就能解决掉这次的危机。虽然不至于声势高涨,但是也不会让军方一面独大。”

    “嗯,倒也是现在最好的方法了。”林堂主喝了一口茶,惬意的靠在椅背上,已经平息了之前的怒气了,随后看向对面的人,一双浑浊的眼睛此刻却闪烁着精芒,“这一次你亲自带队去,要是那些粮食带不回来的话——”

    “是,召云知道了。”钟召云眸色微敛,脸上的笑意不再。面上像是一副认真严谨的摸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