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青博士在撒谎
    “真的,没骗您,快去洗,快去洗吧,待会儿我们慢慢吃。”梵芊菡好笑了一声,直接将袋子塞到刘妈手里。

    “哦,那我马上去,马上去……。”刘妈提着那个袋子,有点喜上眉梢,水果这玩意儿,她可好些日子没吃到了,这次还真是有福了。

    随着刘妈风风火火的前去厨房,客厅内这才恢复了之前的摸样。

    刘上将挤眉弄眼的对着梵芊菡,打趣的道,“你这是哪儿来的好东西啊,你刘叔我都没那么大的本事呢。”

    “我这不是之前在z市搜刮的嘛,整个大型超市的水果全在我这儿了。”梵芊菡摸了摸鼻子,半真半假的说道。

    “好啊,还是你这丫头有本事啊,哈哈哈……。”刘伯康猛地一拍大腿,就是一顿夸。

    然后对着她招招手道,“来来来,别站着了,上这儿来坐。”

    不过在梵芊菡的动作之后,却看到了那两人牵着的手,顿时原本还高兴着的刘伯康眼睛就是一瞪,看向楼炎枭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

    明明之前他家闺女还说不考虑这方面的事呢,怎么才十几天没见的,就被这军火商的小子得逞了呢?他之前还物色了不少青年才俊打算给他家闺女介绍呢,这下子可不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嘛……

    对上楼炎枭那双带着春风得意的黑眸时,刘伯康差点鼻子都气歪了,果然,这军火商的小子坏心眼儿太多,脸皮还厚,跟他家的老不羞一个德行,哼——

    楼炎枭见状,唇角就是一扬,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更是增色不少。

    随后,好心情的就拉着梵芊菡在吴军卓那一侧沙发上就坐了下来。顺带加上一个小表弟,三个大人,一个孩子,这张宽敞的沙发上坐的正好。

    至于身后跟着的元童等人,除了林鹤轩眼疾手快的抢占了一个位置之外,其他人都只能瘪瘪嘴,自己去别的地方找了凳子椅子来也跟着坐下了。

    一时间,整个大厅变得人头满了起来。

    而这个大厅内,除了梵芊菡这一行,就是之前早早的就在了的严千亦等人。

    此刻他们正顶着一张懵逼脸,有些诧异的看着梵芊菡,没想到她居然跟刘上将的感情这么好啊——

    而且刘上将明显的,对她的态度十分的和善可亲。严千亦那就疑惑了,这到底是什么关系?一向威严,就连笑也是威风凌然的刘上将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他觉得,他之前十几年认识的刘上将可能是个假的上将。

    反倒是对刘上将并不怎么熟悉的秋思柔和半夏两人倒是没什么震惊的,只是有些好奇,怎么上一秒还那么威严的人居然就变成了这副比亲叔叔还亲的摸样了呢?

    “对了,千亦他们应该都认识了吧。”等着梵芊菡他们坐下来,刘伯康收起了愤怒的表情,又恢复了那亲切的笑意道。

    梵芊菡柳眉一挑,在那几张笑脸上扫过,“嗯,认识,之前跟我们一起回南方基地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不用拘谨了,都随便吃,随便聊啊。”刘伯康大手一挥,那张带着成熟男人风范的脸上,少了几条皱纹之后,更多了几分硬朗男人的魅力,此刻正高兴的笑着。

    随后转向那边一直坐着但笑不语的吴军卓道,“对了,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是谁把粮食运回来了的?”

    “呵呵呵……。这不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吗。”吴军卓笑着看向梵芊菡他们。

    他这前脚刚把千亦他们的是安排好了过来呢,没想到她们这后脚的就来了,这下子也好,凑一起好商量了。

    “咦——真是你们这几个啊。”刘伯康满脸惊喜的看着他们。之前因为粮食的事,他们军方这一边可谓是愁云惨淡,他更是装病了好几天没出门。却没想到给他们雪中送炭的人居然是他这闺女。

    “好,好啊……你们都有大出息啊,这下子看军火商那边还敢不敢嚣张,欺负我们军方没人是不。哈哈哈……这下子,那位林堂主脸上的表情怕是十分精彩啊。”刘上将一拍大腿,洪亮的嗓门简直要冲破了云霄去,那中年威严美大叔的形象彻底被他给笑没了。

    梵芊菡无奈的,也跟着唇角就是一扬,“那我要是告诉刘叔这一批粮食是我们从那林堂主那边劫来的,刘叔是不是更高兴呢。”

    “什么——那粮食是他们的?”这下子连吴军卓都惊愕了,随后而来的就是大笑开怀。

    “哈哈哈……好啊,那些瘪犊子之前还嚣张的很,这下子看他们还怎么得意。”

    “是啊,那看来我们之前的计划还得变上一变,趁着他们现在处于劣势,南方基地的掌控权我们得抓紧。”刘上将脸上的笑意微敛,带上了几分严肃。

    “对,上将说的对。”吴军卓赶紧的点点头,这几天暂代上将掌权者的位置,让他的视野开阔了不少,也让他对全局的把握性在心里更加有了几分谱。

    而严千亦几人则是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

    他们就说嘛,怎么他们早上出去溜达了一圈之后就多了四辆载着粮食的车子呢,原来是抢劫来的啊。不过他们初来南方基地,对于这局势还不大了解,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打算插嘴。

    就连一向活泼的半夏也是腰杆挺直,一脸认真的听着。

    梵芊菡见状,脸上也扬起了几分笑意,和聪明人讲话,果然一点就通。

    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脸上严肃了起来,“对了,刘叔,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尧博士的那件事,不知道你们这边了解多少。”

    “这个啊……”原本还算气氛轻松的客厅内这下子安静严肃了不少,“尧博士偷盗事件发生的时候是我被伤到之后,这件事一直是军卓在处理的,先让他说说。”

    随后众人的视线又移向了吴军卓。

    吴军卓轻咳了一声,随后脸上也沉了下来的道,“这个啊,我这一次来还有一件事也是为了尧博士来的。之前尧博士那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我们也来不及反应。只是后来我问了守门的两个大兵后,才发现一点蹊跷。”

    “哦,蹊跷在哪里?”梵芊菡身体微微前倾,抬眸看向他。

    吴军卓也没有隐瞒,很是直接的道,“他们说尧博士自从进了科研院之后就一直在实验室内做研究,期间只是需要一些材料由人送进去,至于他,是一步都没有踏出过那个房间。事发当天的晚上,他实验室的门突然开了,然后他们就看到一道快速到看不清人样子的人影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窜了出去。”

    “再接着就留下一个小兵守门,另一个去追,结果半道上遇上了青博士那边带着人出来抓小偷。搞的当晚的科研院十分的热闹,还惊动了里面驻守的小队。而青博士他们像是认准了那个小兵追的人影似的,然后就一直追着他到了楼下,亲眼看到了拿到人影将一个箱子交给了外面来的老伍,这下子就人赃并获了。”

    “那那个留在尧博士研究室门口的兵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去检查过?”

    “据他说,他刚打算进去检查的时候就被人拉走了,那个人受伤了急需治疗,而在他身边的只有那个兵,所以,不得不先将人送去救治。”吴军卓皱着眉头,显然这个情节一听就十分的有问题。

    “那么就是说,尧博士那时候的大门大开,没人知道里面到底还有没有人了?尧博士和云霁的情况无人所知?”林鹤轩拧着眉,脸色有点不好了。这么明显粗鄙的布局,怎么就把尧旭濯那小子给套住了呢,这简直是侮辱他的智商啊。

    “哦——说的有道理。”梵芊菡听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样听起来其中的漏洞很多啊。”

    “是啊,确实很多。”吴军卓点点头,接过话道,“那个从尧博士房间内出来的可疑人影,明明其他人都没看到过他的样子,却一个个的都认定他是尧博士。”

    “嗯,还有他一直被人追着,又是怎么拿到青博士所说的病毒抑制剂的?”林鹤轩也接了一句。

    梵芊菡也接着道,“尧旭濯既然一直在研究室内,又是怎么知道青博士研发出了这病毒抑制剂的?”

    “对,还有的就是为什么他能在青博士还未将研究成果公布之前偷盗的,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显然不正常。”林鹤轩继续道。

    “除非他在科研院内有什么接头人,可是,现在的科研院由青博士把持着,又怎么可能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放暗线?他又不蠢,更何况病毒抑制剂这个东西对人类帮助极大,算得上是末世后最重大的研究成果,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暴露在人前。”

    “所以,很有可能就是青博士在撒谎。”

    “他在贼喊捉贼,栽赃陷害,并且得到成果,一箭双雕。”

    “对,这样才最符合逻辑。”

    “……”

    一人一句的说下来,将这件事分析了透彻。

    而梵芊菡几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了,此刻正宠辱不惊的坐着。

    刘伯康和吴军卓却是眉头紧皱。

    “这件事里面也有军火商那边的影子,看来这个青博士很有可能已经跟林堂主那边勾搭上了。”吴军卓眉头紧蹙,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显然非常不好。

    科研院,那个为人类造福的地方却由青博士一人把持着,可是为了全人类,他们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忍着。

    可是现在居然爆出来这个青博士不光陷害同为博士的尧博士,并且那个对人类来说的重大成果病毒抑制剂很有可能不是出自他的手的,这就不可饶如了。

    “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救出尧博士,有了他在,就算是整个科研院倾向军火商那一方,损失就算是减少到了最小。”刘上将是睿智的,一言就抓出了其中的重点。

    “对,上将说的对。”吴军卓也跟着赞同的点点头。

    “可是,要怎样才能救出尧博士呢?自从那件事发生后,青博士以受害者自居,拒绝我们将人带走查问,并且碍于那些民众现在对青博士的推崇,若是我们大张旗鼓的将人带走恐怕会遭到抵制。可要是将人偷偷救出来的话,也怕青博士发难,毕竟科研院的外围安全也有我们军方的责任。”

    吴军卓说着,有些懊恼了一下,要是时间回到当晚,他在现场的话,将尧博士带走还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已经事隔三天了。

    现在的南方基地组成部分大致是这样的,一方为军方掌权者,第二方为军火商林堂主掌权,第三方则是民众。

    民众分为那些有本事的自行组成的小队,还有的就是没本事,只能窝里横,闹事情的难民。

    而恰恰这些难民所占南方基地人数比例最多,自行组织的各方小队占其二,接下来才是军方,剩下的军火商这几天一直在吸收扩张,吸收人数,那势头显然是想要在人数上占据先锋。

    所以,现在的情况必定不能引起民众的公愤,不然,军方在那些民众的抵制,还有军火商那边的压轧下,很难维持住,即使他们现在才是南方基地最大的一方掌权者也是一样。

    一时间,他有点愁云缭绕了。

    “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既不让青博士撕破脸皮的发难,又能安全的带回尧博士。”梵芊菡突然出声道,打碎了那一片愁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