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把人气晕才是真绝色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两天,梵清涵一直想找机会好好和小鸽子亲近亲近,但是却一直被压榨着洗衣服、洗碗、打扫卫生,她以为这就完了,毕竟有第一天的基础在,接下来的两天地面都不怎么脏。大胡子他们没出去,衣服也不怎么脏的,所以她干起来格外的快。

    但是——

    事实情况却总不能让她如愿,等她干完了一样,接下来一样又在等着她了。比如说翻地种植物——

    当时她差点破口大骂,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帮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为什么学那边别墅区还种什么变异植物啊,嫌自己死的慢啊。

    但是,她的反驳人微言轻,甚至还起了反效果。而且还要被小鸽子打上“坏人”的标签,她还是不得不咬咬牙,忍了。

    直到第三天下午,情况依旧毫无进展,原本被以为的突破口却像是滑不溜秋的小泥鳅,一打算和他亲近亲近,就被他找了个借口推了出去,或者刚好她又被派发了什么任务,以至于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这下子,她就算是再蠢,也知道了一些大概了,这个小屁孩压根儿就是在耍着她玩儿的。

    梵清涵恨恨的拿着锄头锄地着,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太阳依旧炙热,额上的汗水依旧盈满。

    一边干着活儿,一边恨恨的剜了一眼在旁边小马扎上坐着,还有人撑伞递水果,舒服的像大爷死的小屁孩。该死的,该死的,这个小屁孩儿哪儿来的那么多心眼儿啊,居然一直耍着她玩儿——

    小鸽子萌萌哒的回以一笑,像是天真,像是无辜——

    噗——

    差点一口血气的喷出来,梵清涵一双眼中闪烁着怨毒,被耍弄了的气愤,毫无进展的压力,三天之期就要到了的慌张,一时之间喷涌而出,弥漫在胸腔,震动乱撞。还有青博士时时在耳边的威胁,她憋闷的,耳边嗡嗡作响,随后眼前一黑,就这么晕倒了——

    “啧啧……。这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差。”乔明雅一脸嘲讽的走过去踢了踢她的身体,自然也是判断出了梵清涵这下子是真的晕倒了。

    “就是就是,就是晒晒太阳就晕倒了,真没用。”小鸽子也跟着绷着张小脸,满是认真的点点头。

    “你啊,就你这个小机灵鬼。”乔明雅笑着看了他一眼,恨不得伸手捏一捏他那张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这个小鬼怎么就这么机灵,这么可爱呢!

    “嘿嘿,都是表姐教的好。表姐说了,能把人气晕过去才是真绝色。”小鸽子眨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的,小下巴一扬,满是骄傲。

    而且那小表情看起来对梵芊菡充满了崇拜之色。

    乔明雅也跟着扬起了一个赞同的笑意,“也是,队长很厉害。把你教的也很厉害。”

    这话,乔明雅是出自真心实意的。她还真是从没有见过那么特别的女子,强大又腹黑,虽然恶劣却也恩怨分明,最重要的是,对自己人最为护短。托了她的福,他们在这个末世过得非常好,甚至比末世前还多了几分自由恣意的畅快。

    “哼哼,那是。”小鸽子骄傲的扬了扬脑袋,给了她一个你很有眼光的眼神。

    随后小手一背,小小的身子像是大人似的,“走吧,我们该回去了,这个女人就放在这里自身自灭吧。表姐说了,三天到了,该是时候处理了。”

    “嗯,走吧。”乔明雅看了一眼那边还躺在阳光下的女人,微红着脸,喘着粗气,双目紧闭,看上去还真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但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得罪了队长,就算是亲生姐姐也没用了,啧……

    于是,心里更升起了几分对梵芊菡的尊重忠心,这才跟着前面那个小大人似的小鸽子一路走了。

    “表姐,表姐,我回来了……”小鸽子一回到别墅,就像是燕子归巢似的,欢脱的朝着梵芊菡飞奔而去。

    “嗯,先吃点冰淇淋,你表姐夫特别研制的。”梵芊菡笑着往他面前就端了一杯红白交加的冰淇淋。

    “哎,表姐夫做的冰淇淋肯定很好吃。”小鸽子一个晋紧急刹车,就被这美食给截住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倒梵芊菡怀里,此刻他正一脸美美哒拍着马屁。

    “哼——”楼炎枭得意的抬了抬下巴,这小鬼有好吃的了才会拍马屁!

    “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的闵律风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两天有小鸽子在,虽然看那女人气愤的脸挺有趣的,但是连看三天他可受不了,这不,第二天开始就没有去了。

    这会儿的,就跟着元魁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品鉴老大特意弄出来的冰淇淋呢。

    “那个坏女人晕倒了,所以我就回来了。”小鸽子一边哼哧哼哧的吃着冰淇淋,一边口齿清晰的说道。

    “咦——”这下子坐在那里的几人来兴趣了,“怎么就昏倒了呢?好歹的那个梵清涵也是个治愈系异能者啊,不会这么菜吧。”

    “嘿嘿,那当然是我气的了。”小鸽子一脸骄傲的抬起了下巴,好不得意。

    “啊——”

    “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啊!”

    一个个的看着小鸽子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啧啧……这一个小豆丁气人的战斗力指数爆表啊!

    “干得不错,再接再厉。”梵芊菡直接给了他最佳的赞赏。

    “嗯嗯,我保证会努力哒表姐。”小鸽子像是小奶狗似的,一双眼睛闪烁着纯澈又兴奋的光芒,显然高兴的不行,表姐夸奖他了,夸奖他了……

    ——

    当晚,天色渐暗,炙热的大地也渐转微凉。

    躺在地上的梵清涵睫毛动了动,随后一阵酸软无力直冲脑门。

    “嗯哼——”艰难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她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一片黑暗的夜空,只有零星的几个小光点闪烁着,而她现在躺着的是地上,地上——

    周围还是她翻过的松软泥土,那带着泥腥的味道传入鼻尖,顿时她浑身就是一个激灵,下午的记忆袭上心头,她是当着那个小屁孩的面倒下的。

    梵清涵一把就坐了起来,“该死的,该死的小屁孩,没娘教的野种,居然敢把本小姐就这么放在地上,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黑暗之中,那双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治愈异能闪现,身上的酸痛这才退去了一点儿,

    她有些暴躁烦闷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才看向了临近的一栋房子,和那边已经漆黑了的豪华别墅。

    顿时,她气恼的双眼就闪过了一抹情绪,该死的梵芊菡,她怎么就没死呢,早知道在小时候就该让妈妈把她掐死了,省的她现在在这里受气。她都这么低声下气的来道歉了,那小贱人居然连面都不露一下,这是在羞辱她吗?还是她偷偷的躲在背后看戏?

    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梵清涵眼中闪过一抹狠色,随后整个人快速的站起来,朝着那栋黑暗的别墅走去。

    这两天虽说她被时刻被压榨着干活,但是她也查探过了,那边别墅里种的食人花虽然看着凶但是却不伤人,只要她今晚进去了,再加上博士给的迷烟——

    哼,到时候你们就任由我摆布了!

    梵清涵眼底闪烁着惊人诡异的光芒,只要今天晚上将那小贱人送上别人的床,她就不信了,那个霸道的男人还会喜爱她。哼——

    到时候她再趁虚而入,让那个男人喜欢上,那么梵芊菡的一切就都属于她了。依照那个男人的实力,到时候就算是找不到药剂,青博士也不会拿她怎么样的。

    心中的恶毒念头一起,瞬间就点燃了她剩余的理智。

    就见黑暗中闪烁着兴奋幽光的眸子,已经快速的摸到了那栋别墅外。

    然后就见她小心翼翼的输入之前偷看来的密码,吱呀的一声——

    果然,门开了。

    她心中兴奋直起,胸腔内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走去。心里念着:就快成功了,就快成功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这栋别墅的二楼窗边,此刻正站着几个人。

    “咦,她还真来了啊。”闵律风看了一点院子里那鬼鬼祟祟的身影,双眼也跟着一亮。

    “小嫂子果然料事如神。”林鹤轩语气中也充满了赞赏之色。

    下午的时候,众人吃完了冰淇淋,梵芊菡就直言晚上有好戏看了,这不,那女人可不就来了嘛。

    “不,我只是对她了解一点罢了。”梵芊菡扯了扯唇角,一双潋滟的眸中此刻却充满了暗沉之色。

    都经过两辈子,三十几年的时间了,她自然是对梵清涵这个人非常了解的了。有点小聪明却总用不到正途,喜欢装模作样,喜欢万众瞩目受人追捧。爱慕虚荣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只能靠阴私的手段,跟她的那个有点手段的妈一个摸样,只喜欢走捷径成为人上人,为此,她可以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可以狠下心表演一下什么叫恶毒。

    别以为之前梵清涵强撑着没去找男人帮忙是因为她坚韧,有自己的坚持。不,那并不是,梵清涵可没有那么好的品德。

    之所以她没去找男人,是因为她知道,能被她当时那个名声勾引到手的男人必定不是个好东西。她手中还有筹码,还到不了那个地步。但是,当时只要是条件好点的,例如林修栾、莫展离之类的站在她面前,她必定不会顾及的自己贴上去了。

    说回正题,而按照梵清涵的性格,青博士所说的三天时间已到,她害怕承受那后果,同样的也在考虑着抢她梵芊菡手里的东西,例如男人、例如她现在的优渥生活……

    所以必定会铤而走险,哦不,或许在她的心里,这不是铤而走险,而是胸有成竹。因为以着她之前的调查,和之前所生活的环境,她的小聪明还构不成大聪明,还谋划不了那么大的行动呢,她必定是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了,必定会成功的。

    所以,在这三天内,梵芊菡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故意的让小鸽子约束好那些变异植物们,也故意的让人输入密码的时候让她偷看到了,所以,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出——

    “快看,她要到变异植物那里了……。”元童是五感变异的异能,比之一般人更加的敏锐,现在这不,也比大家都看的清楚。

    “嗯嗯,看到了看到了。”窗边的人,一个个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无聊之中的调剂品,就目前来说,下面那个女人当的还不错。

    梵芊菡也跟着双眼一眯,暗沉幽深翻滚交织着,上辈子那不好攀登的高山,这辈子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间,多少还是有点畅快,梵清涵啊梵清涵,你欠我的,欠哥哥和妈妈的,现在这些还远远不够偿还,不够,不够……。

    而下面,正在得意自己已经走进院子,快要通过那些狰狞的变异植物的梵清涵,突然感觉到背后闪过一丝森冷,滴答的水声落地,在她的脑子里炸响。

    “什……什么——”只见她一回头,后边的阴影兜头而下,那锋锐的锯齿即使在黑暗之中也显得格外的森冷瞩目。

    梵清涵瞳孔猛然一缩,“啊——”

    尖锐的声音在划破了这一片黑暗的静谧。

    ------题外话------

    wow~⊙o⊙哇,好多票票,感谢忧伤的夏天、yaya5151139、137**723、奥利奥小饼干~么么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