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元魁VS华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边眼见着林鹤轩和雨辰有说有笑的,报名处的斯文男子擦了把额上吓出来的热汗,总算是心里安定了一点儿,还好,还好,至少没结仇!

    这要是再来一次的话,他的心脏估摸着也要吃不消了,哎!

    有些激动的,又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不过一转脸,看到册子上等级的两个名字时,心中又是一跳。真是造孽了啊,这还有一个没挑战的呢。

    再看看这时间,才两点三十五,确实还很早!

    一时间,斯文男子看向那边的林鹤轩眼神略有些复杂。这位大人莫不是之前就算计好了的,所以才说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了呢?

    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现在这个状况要不要喊继续挑战呢?看几位大人那边正是气氛恰好的样子啊——

    “想什么呢,还不开始喊下一场啊,要是时间错过了,那个叫华斌的不接受挑战了怎么办。”那边正站着有点烦躁了的闵律风一瞄到这人正犹犹豫豫的样子,顿时脾气就有点上来了。

    走过去就敲了敲他的桌子道。

    哼,他才不想大鸟出风头这么久呢,要是等元魁上去了,尖叫着叫大鸟鹤轩大人的人肯定就少了。

    “是是,马上就叫,马上就叫——”斯文男人被他这“凶神恶煞”的表情吓的汗刷的一下又掉下来了,随后赶紧点头哈腰的道。

    “哼,那还差不多,喊吧——”闵律风唇边这才扬起了个满意的笑意。

    斯文男人碍于“淫威”,这才有些哆嗦的喊道,“下……下一场,元魁挑战华斌——”

    “哦,到元魁了啊。”还在跟雨辰几人闲聊着的林鹤轩唇边带起了几分笑意。

    “那是鹤轩兄弟的朋友吗?”站在雨辰身边的来了一个上去挺爽朗,一身硬汉气质的男人插了一嘴的道。

    “啊,是啊,这位是——”林鹤轩看着这刚走过来的男人,礼貌的问道。

    “我是雨辰的兄弟,铁哥们儿的那种,我叫林民佑。”男人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爽朗的哈哈一笑,看起来十分的磊落。

    林鹤轩倒是对他多了几分的好感,“哦,原来是林兄弟啊。”

    “哈哈哈哈……别叫林兄弟林兄弟的,我们这十六个除了钟召云那家伙之外全都姓林,你就直接叫我民佑就好了。”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啊,那确实是挺巧的,十五个都姓林啊。”一闻言,林鹤轩也诧异了一下。

    “哈哈哈……这就是缘分了,鹤轩兄弟也姓林,这也是缘分啊。”雨辰,哦不,完整的名字应该是林雨辰,此刻正对着林鹤轩笑眯眯的道,提到林这个姓,显然他脸上的笑意也更真切了几分。

    “哈哈哈哈……怪不得你两还不打不相识了呢。对了,你跟元魁既然是朋友,那他强不强,我见着他身材魁梧有力,应该是个练家子,看的我拳头都有些痒痒了。”林民佑见着那边正朝着比试台走去的元魁,双眼有些微微发红,还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味,可见他并没有说谎,确实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呵呵呵……”林鹤轩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微动,看来那蓝博士座下的十六个也并非全都是心思叵测的人啊,至少这一位看着十分的磊落,并不像是无恶不作的,而且还有那晚上郁棋在别墅里说的话——

    “你笑什么,快说啊?”民佑脸上带着些许焦急的催促道。

    “呵呵呵……元魁确实练过几年,伸手还不错,异能也不错,至少比我强点。”林鹤轩也笑得爽快大气了些,这话说的一点也没有嫉妒。

    这就让民佑更加好奇了,“真的?”

    “真的。”林鹤轩笑着点点头。

    “哎,那真是可惜了,怎么就不来挑战我呢。”林民佑带着点不甘心的摩挲摩挲了拳头,“我可比华斌那小子拳头强多了,啧,那小子也就是觉醒了力量异能,平时比我的拳头硬了一点。”

    对此,林鹤轩也只是但笑不语,随手的端了把椅子,也在林雨辰他们中间坐下了,显然一副不打算走了的样子。

    看的郁棋几个人也是一阵嘴角抽抽,这人脸皮还挺厚的啊!

    不过,林雨辰等心思细一点的人更注意的则是林鹤轩的那一句,“比我强点”。

    之前林鹤轩跟林雨辰比试,已经展露了他四阶的强大实力了,几乎将相差一阶的林雨辰被压的毫无还手之力,可他现在说那元魁比他还强点儿,那究竟是——

    似是看出了他们眼中的疑问,林鹤轩依旧没多说,只是笑着道,“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哦。”几人还有点心痒痒的,确实也有点期待这场比试了。不过,那另一个人呢——

    一个个的看着元魁对面那还空着的位置,一下子就眉头蹙了起来,“华斌,到你了,怎么还不上去?”

    另一边,华斌看了一眼刚才拉着他的钟召云,唇瓣抿了抿,将袖子扯了回来。语气严肃的道,“我很快的就会回来的。”

    随后冷着脸,就大跨步的朝着比试台走去。

    “华斌——”坐在原位的钟召云手捏着椅子的扶手,用力的有些发白,看着那一步一步朝着比试台上走去的人,那双浅咖啡色的眼中染上了些许暴躁之色,显然情绪极为激动。

    林鹤轩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刚才他直接挑衅都没见着他情绪波动的这么厉害,而现在那个叫华斌的只是上台比试一下就激动成这样,啧啧……难不成有什么猫腻?

    不过,他们不是才认识几天吗?

    “之前我们遇到钟召云的时候他受了重伤,是华斌发现他并且把他带回来的,平时也跟华斌最为熟悉……”身侧,林雨辰的声音响了起来,似是帮着解释他的怀疑。

    不过,林鹤轩更倾向于这是在对自己示好的意思。

    他眸光就是一转,“哦,那看来他确实是对救命恩人比较看重啊——”

    这话中带着几分戏谑之意的道,但是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组织里可是从小就将钟召云收养到大的,都不见他有一分的感恩,说背叛就背叛,而这次的这个华斌仅仅只是发现了他而已。他可不认为钟召云有那样的感恩之心啊。

    见着他语气中的未尽之意,林雨辰也是个聪明人,自然也知道其中的深意,也没有多说,跟着一起看了过去。

    此时的华斌已经站到了比试台上了,正与元魁对立而站。

    相比于元魁有些魁梧的身材,华斌看上去就有些单薄了,当然比起林鹤轩、雨辰这般文人之流,倒也健壮几分。在他脱衣服只留下一件工字背心之时,还能看见他手臂上的腱子肉,和隐约藏在衣服底下的肌肉。

    “哈哈哈……兄弟,你好,我叫元魁,这一次来挑战你的。”元魁笑的傻憨憨的挠着自己的寸头,对着对面的人就露出了个有点傻气的笑意。

    这就叫原本有点气势汹汹上来的华斌有点懵了。

    “啊……你,你好,我叫华斌。这一次的比试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华斌绷着一张冷脸,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并不像是一个坏人。

    梵芊菡距离的近,这时候还是能清晰的看到台上两人的动作的。

    那个叫华斌的浑身肌肉紧绷,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练家子的气场。那张能让万千少女痴迷的俊脸也没有特意展现出他的魅力。而且从他刚才上台之后的一懵,再到认真严肃,都足够证明着他的严谨到严肃。完全不像是个跟钟召云一丘之貉的人。

    不过,还是有待观察。

    他是怎么和钟召云走的近的,这一点她也很好奇。

    刚才林鹤轩看到的,她自然也是看到了的,一个能让钟召云紧张对待的人吗——

    “看我。”身侧,磁性的声音带着点委屈的响起。

    梵芊菡原本满是兴味的落在华斌身上的视线微顿,随后露出了个无奈的笑容。真是,还真像是养了一条大狗啊,一会儿得不到主人的关注,就抓心挠肺的委屈上了——

    “看你,看你,你每天都是那么一副霸道总裁风的,迟早有一天我会看腻的。”梵芊菡转回眸,带着点调笑的味道道。

    不过,落在楼炎枭的耳中却当了真,大手握着她的微微紧了紧。削薄的唇紧抿着,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带上了几分着急的光芒。

    梵芊菡:“……”这可比养大型狗狗难多了。

    “行了,跟你开玩笑的,看比试吧。”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儿,这男人,真是啊——

    话落,梵芊菡的视线就转回了比试台上了。

    不过,身侧的楼炎枭眸中的深邃却未减,抓着手上的那只白皙嫩滑的纤手舍不得放开了。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出现了几个字:看腻,看腻,会腻吗?

    而此时的台上,比试也要开始了。

    “好,那我也不留情了。”元魁抓了抓头,依旧笑的有些傻气。

    “开始吧——”华斌见着他的样子,有点不忍直视,随后直接的喊道。

    “哦哦。”元魁条件反射的点了两下头。不过,下一秒的,那张傻笑脸就变了,变得锋锐强势了起来——

    华斌的脸色也顿时一沉,更是认真了几分。

    “看拳——”不知道是谁喊了出声,台上的两道身影突然间一起动了。

    “好快——”

    就见他们一眨眼,台上的两人已经你来我往的挥上了好几十拳了。你挥我闪,你退我进——

    相较于元魁的强烈进攻,华斌的拳法倾向于刚柔并济,敌强我躲,敌弱我进。

    不过,元魁一直处于精力充沛的强势状态,所以,现在的华斌现在也只有躲闪的份了,一时间,华斌落在了下风。

    现场的围观群众们又是一声唏嘘,今天,十六位大人中的三人表现都不佳啊,原本以为他们是无可战胜的,却没想到,今天连战三场,已经输了两场了,这第三场——

    伴随着华斌的连连后退,观众们这几天建立起来的信仰也渐渐的开始消退了。他们心中战无不胜的大人已经输了,这恍若神邸一般的人物已经跌下了神坛,那还能称为神吗?

    梵芊菡抽空看了一眼他们,见着他们从打鸡血的过度热情的状态已经变成了现在这般的有些颓废了的样子,她樱唇一勾,很好,这一次他们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没有完全消除蓝博士他们在群众们心中的伟岸形象,但是让他们产生动摇怀疑,也已经足够了。

    热情消退了的人们,理智还会远吗。

    转回头,台上又是几十招过去了。

    众人只看得到四个快速挥舞的拳头,砰砰砰的砸的响亮。

    元魁脸上的兴奋之色愈渐增加,但是华斌身上的气势却愈渐减退,此消彼长,最后的结果已经明了了。

    果然,又过去了几分钟之后,只听得“咯嘣——”的一声,华斌被元魁的一个强劲的拳头砸的连连倒退,原本挡在身前的手臂已经呈下垂的状态了。

    “华斌——”那边坐着的钟召云脸色顿时一变,再也坐不住了,直接冲上台挡在了他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